116第七十一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展暮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沧蓝蜷缩在沙发上的样子,曲着腿将(身shēn)子蜷成一团,显得瑟瑟可怜。

    这几天沧蓝给折腾得实在够呛,无论是(身shēn)体还是心理,无时无刻不在经受考验,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自己与他在一起所承受的压力比任何时候都来的大。

    这会儿,当展暮出门,她紧绷了好几天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她睡得不太安稳,清秀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展暮远远的看着,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下。

    沧蓝的睡姿从心理上讲,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她本能的将自己困在假想出的世界中,仿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拒绝着所有人的靠近,当然也包括他……

    她睡得不是很熟,所以在听到门口处传来的响动时,整个人很快就醒了。

    她沉默的坐起(身shēn),夹着腿盯着他手里的购物袋,见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她干脆直接跳下了沙发,赤着脚朝他的方向走去。

    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沧蓝在里面翻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自己惯用的牌子,抓着手里的卫生棉,小跑着进了卫生间,然后当着展暮的面关上。

    隔着门板,她轻轻吁了口气。

    展暮很细心,知道她会痛经,还特地绕去药店买了止痛药。

    沧蓝盯着手里那一小罐药片,目光逐渐变得幽深。

    她突然有点明白过来。

    展暮对自己的执拗,会不会是因为她自(身shēn)的问题?

    她已经无法全心全意的去相信他,如果只是因为这一世,她对他的态度有所转变,从而换来他的不甘与纠缠,那么这种感(情qíng)就不会长久。

    不。

    沧蓝紧紧的咬着唇,这怎么能算是感(情qíng)呢,展暮对她的,只是一种占有,人是会变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女孩了,她明白当他又一次得到她的时候,那么等待着她的,只怕是更悲惨的结局。

    沧蓝在里面磨蹭了很久,终于,展暮忍不住拍门。

    “小蓝。”

    他始终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呆着的,总想着能全天二十四个小时的看着她。

    可是他不能把一辈子的时间都放在一个女人(身shēn)上,即便是重生,在展暮心中,事业依然是排在首位。

    他是穷过来的人,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金钱,权利的重要(性xìng)。

    他想起了自己上辈子的事。

    三十好几,近乎接近四十的男人,正是事业最顶峰的时期,那时候的他,吃的是最好的,住的是最好,有家庭,有孩子,妻子的(性xìng)格虽然懦弱了点,但不得不说的是,他的小蓝很美,在他眼中,比任何人都来得娴静温婉。

    那时候的沧蓝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会,没有生存的能力,她又怎敢轻易的离开自己?

    而面对他的荒唐,她也只有一个选法,那就是死心塌地的留在他的(身shēn)边,老老实实的做一辈子的展太太。

    只不过他从未想到的是,这个懦弱的女人,原来可以用这么决绝的方法离开,化作了灰,从此烟消云散,连一丝念想,也不曾给他留下。

    脑海中浮出了沧蓝看着自己的眼神,平静中透着死寂,疲惫的没了追逐的力气,犹如一滩死水,而那份对自己的痴恋是真的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

    浴室的门开了一条缝隙,从里面露出一张苍白的没了血色的脸。

    这几天虽然不明显,可她确实是比来时瘦了。

    “我还没弄好。”怯生生的模样,比起(爱ài)人间的亲昵,更像是一种疏离的讨好。

    在第一时间就过来开门,是怕他撞门吧。

    想到这展暮敛下眼,拢好她散到颊边的黑发,温柔的说道:

    “今晚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沧蓝不懂他的态度怎么转变得那么快,刚才还(阴yīn)阳怪气起的拍门,这会儿跟变了个人似的,对自己嘘寒问暖起来。

    她扁了扁嘴,见着他的心(情qíng)不错,却也没敢造次:

    “随便。”

    “‘随便’是什么,我不会做。”他故意沉下脸,原本只是想逗逗她,谁知道沧蓝却是真给吓着了,吱吱呜呜了半天,最后又沉默了下来。

    “小蓝,别怕我,我不会再打你了,好不好?”他的声音又低又柔,像是在哄孩子一般,不敢大声,揉着她的小手,说道:

    “想吃什么?”

    “粥……”

    这段时间,沧蓝的胃口一直不大好,一碗饭吃两口就再也吃不下了,这也是她消瘦的原因之一。

    展暮想了想,点头应下。

    吃晚饭的时候,他虽然做了粥,满桌子的菜依然以(肉ròu)类为主。

    她坐在对面小口小口的喝着碗里的粥水,碗前的小碟子上已经堆满了展暮夹过来的菜。

    她盯着他又夹过来了一块羊(肉ròu),摇了摇头:

    “我吃不了那么多。”

    “羊(肉ròu)暖胃,乖,多吃点。”说着,又给她多夹了块。

    沧蓝咀嚼着嘴中的(肉ròu)片,味如嚼蜡,这张餐桌不大,只是将将好能坐下两人,也使得展暮一抬手就能碰上她。

    他擦掉额上的汗水,拉开领结的模样有些狼狈,刚入秋的天气带着一丝清爽,可毕竟在厨房中忙碌了一个下午,(身shēn)上或多或少的沾了些油烟味。

    看着这样的展暮沧蓝有些愣神,其实他完全可以花钱聘请菲佣,不需要在这种小事上亲力亲为的。

    他不需要工作吗?

    为此沧蓝感到不解,在她的记忆中,展暮的形象还是停留在那个冷硬的工作狂上。

    可是最近几(日rì),她却很少见他处理公事。

    终于,她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展大哥,你最近工作不忙吗?”

    听到这话的时候展暮正在给她舀汤:

    “不忙。”

    他将装好的汤递了过去,忙的是另一个人。

    此时,正在远方顶着两只又浓又黑的熊猫眼埋首文案的魏无斓狠狠的打了个喷嚏,他骂骂咧咧的抬眸,瞪了眼门板处,展暮被插了无数支飞镖的照片上,嫌弃的呸了声,继续回到如山的工作当中。

    饭吃到一半,沧蓝注意到展暮今天的心(情qíng)似乎不错,琢磨一阵,提议道:

    “你明天有没有空?”

    展暮夹菜的动作没有停,她又补充道:

    “能不能陪我去医院看看姆妈?”

    见展暮半天没回话,沧蓝心中一急,一双水眸胶着在他(身shēn)上,眼中溢满祈盼:

    “好不好?”

    他突然朝她伸出手,沧蓝一愣,却没有躲,只是浑(身shēn)僵硬,眼睁睁的看着他抹去自己嘴角边的饭粒。

    他((舔tiǎn)tiǎn)去指上的油渍,看着她的目光里,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

    “好。”

    这一晚展暮并没有为难她,两人吃过饭后,他抱着她在沙发上看了一阵电视,便直接从书房里搬出笔记本,坐到一旁办公。

    沧蓝抱着枕头懒懒的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的遥控器,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按。

    电视里播的片子对她来说,无论新旧都是好几年前的老片了,剧(情qíng)演员都没什么新意。

    看着看着,沧蓝便抱着靠枕打起了小盹来,没一会儿就睡熟了。

    听着一旁传来浅浅的呼吸声,展暮从工作中抽(身shēn),将目光落在女孩漂亮的脸蛋上,长长的黑发乖巧的披散在脑后,衬得她的皮肤更为白皙,这无疑是一个睡美人,纯洁美好。

    他看着看着就出了神,忍不住伸手摸上去,感受着她温暖的皮肤给自己带来的触感。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了,他的目光微微闪烁着,伸长了手臂把她拉入自己怀中。

    沧蓝正是好梦正酣,皱了皱眉却没有醒,只是靠着他蹭了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展暮出神的抚摸上她的小脸,嘴角不(禁jìn)浮出一抹笑意,这是他的妻子,是他失而复得的宝贝……

    隔天中午,展暮驱车来到区医院。

    他跟着沧蓝在一旁的百货公司买了点营养品,又在路边挑了些新鲜的水果后,双双来到病房。

    姆妈这(日rì)精神状态异常的好,居然把沧蓝给认出来了。

    可认出归认出,她似乎把她失踪四年的事给忘了,只是一个劲的握着她的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

    “姆妈,最近好点了吗?”展暮搁下手中的礼物,挨着她在(床chuáng)边坐下。

    “来就来了还破费什么。”姆妈的目光在小两口(身shēn)上不停打转,末了叹了口气:“展特助啊,我们小蓝就交给你了,你可得对她好,要不然,要不然我老太婆死了做鬼也不放过你啊。”

    那语气,跟告别差不多。

    沧蓝一听,眼眶顿时湿润了:

    “姆妈,您别这么说,您一定长命百岁。”

    ……

    沧蓝又在病房里呆了许久,等到两人离开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

    沧蓝与展暮并肩的走在医院的走廊里,她低着头跟着他的步伐慢慢的踱着步子,心不在焉的想着自己的心事。

    展暮突然握住她的手说道:

    “过几天有个美国脑科专家会过来一趟,我让他卖我个面子,把姆妈转过去,你看怎么样?”

    沧蓝点了点头,没有搭腔。

    他安慰道:

    “放心吧,姆妈不会有事的。”

    “嗯。”沧蓝低低的应了声。

    其实他们两人都清楚,这些不过是徒劳,只为求一个安心罢了。

    有些事一旦注定了,便无法更改。

    展暮靠在女厕门前,取出了口袋里的香烟刚想要抽,可一念及这里是医院,又收了回去。

    他烦躁的在门口等了许久,也没看到沧蓝出来。

    环视四周,正当他要找个人进去看看的时候,终于见到她从里面走出来的(身shēn)影。

    沧蓝驼着背,抱着包包走到他面前。

    他不愉的盯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

    “怎么这么久?”

    “我……”她脸一红,没往下说。

    “算了,回去吧。”

    沧蓝低着头乖巧的跟在他后头,只是当他们离开后,从女厕里又走出了一个小护士,她攥着手中的纸条看着这对逐渐走远的(情qíng)侣,面上浮出一抹困惑。

    纸条上写着详细的地址与几个大字——

    请帮我报警。

    距离病房到医院的停车库有点远,沧蓝静静的跟在展暮(身shēn)后,因为穿着高跟鞋的缘故,她走不快,尖细的鞋跟踩在医院的走廊里,发出“哒哒”的回((荡dàng)dàng)声。

    突然,她脚下一个趔趄,直直的往展暮后背撞去:

    “啊——”

    慌乱间,她揪着他的西装外(套tào),勉强稳妥了自己的(身shēn)子。

    展暮回过头,看着自己被揪得皱巴巴的外(套tào),目光微敛,两手扣着她的腰把她提了起来,他的语气带了点无奈:

    “怎么连路也不会走了。”

    “……”沧蓝咬咬牙,扶着他的手臂,这才发现经过刚才的一扭,现在脚踝处隐隐作痛起来。

    “扭到了?”展暮抱着她来到一旁的座椅上:“这里疼不疼?”

    他在她肿起的地方轻轻按了按。

    “疼,你别碰那里。”她低低的喊了声,踢蹬着小腿不让他碰。

    “还好没伤到筋骨,回去涂点跌打药就没事了。”他站起(身shēn),责怪的说:“你那走路不看路的毛病得改改。”

    说完,没给她闪躲的机会,他捏了捏她的面颊,弯下腰就想把她抱起。

    “我不要你抱……”沧蓝一路后退一路用袖子擦脸,这人怎么能刚碰过她的腿就来摸她的脸呢。

    “不好看。”

    他双手抱(胸xiōng),好笑的俯视着她:

    “你能自己走回去?”

    一句话就把她堵死。

    她动了动自己还在痛的脚踝,牙一咬刚想落地,又被一双大手按了回去。

    “……”

    展暮叹了口气,压着她的肩膀:

    “上来吧。”

    他背过(身shēn)蹲下,估摸着也快没了耐心:

    “上来,你是想让我把你扛回去是吗?”

    语气中透着淡淡的警告。

    这样,沧蓝再不(情qíng)愿也不敢造次了,她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

    趴在他宽阔的背上,沧蓝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嫌弃的说:

    “展暮,你多久没洗头了?”

    “……”

    展暮还在走着的步子一僵,也只有这个女人能在这么浪漫的氛围里,煞风景的说出这种话来。

    沧蓝见他没有回话,忍不住又唠叨起来。

    “你怎么老这样,我跟说了很多次了……”

    听着(身shēn)后絮絮叨叨的声音,一股暖意流入心扉,展暮嘴角忍不住裂出一抹笑,直到两人回到车上,沧蓝也早已住了嘴,他还在笑——

    展暮,袜子不能乱扔——

    展暮,内衣裤要分开洗,我跟你说几次了——

    展暮……

    他的小蓝会回来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