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六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温和的声线,无害的笑脸,好像昨晚的事只是她凭空生出的幻想。

    沧蓝握着拉杆的手一僵,没有去看他,低着头加快步子往楼下走。

    “小蓝。”

    温以深几个箭步追上,拉住她的行李箱说道:

    “我道歉。”

    “你放手。”沧蓝与他拉扯了一阵,气急败坏的说:“我去哪里不关你的事。”

    “昨晚是我太鲁莽。”他没有放手,反倒越握越紧:

    “你原谅我好不好?不要走。”

    “以深。”她撇开脸:“我不是傻瓜。”

    温以深一愣,看着沧蓝松开了握着行李的手:

    “我知道自己承了你不少的恩,也很感激这几年你对我的照顾,可是……可是你曾经做过的,我也大致明白……”

    当年她孤(身shēn)一人来到榕城,下船后所发生的一切都太过巧合,钱包的失窃,温以深的出现,这么好的公寓,这些个亲切的陌生人……还有他的告白:我们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在四年前。

    他笑着问,又朝前迈去一步:“你明白什么?”

    温以深俯视着她,看着少女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却没有说话。

    “你倒是说说,你明白了什么?”

    沧蓝悄悄后退了一步,她不是一个善辩的人,温以深做得太好,好的让人找不到破绽,她心里虽然怀疑着,却又苦无证据,如今被他这么一问,自己反倒哑口无言起来。

    天刚露白,楼道中静得仿佛能听到窗外徐徐吹过的风声,一缕阳光透过墙壁上方的小孔(射shè)入室内,点点树影斜斜的印在脚边,沧蓝低着头,沉默着,片刻后又突然说道:

    “以深,你不懂,我其实不像你想的那么好。”她犹豫的抬眼:“我有过一个未婚夫……”

    他淡淡的打断她的话:“小蓝,你的过去我并不在乎。”

    “我们上过(床chuáng)。”

    温以深脸上的笑意瞬间僵硬。

    她垂下眼帘,没有看他,继续说道:“我曾经很(爱ài)他,可是……”

    她(欲yù)言又止:“我已经没有办法全心全意的去接受另一段感(情qíng)……以深,这样对你不公平。”

    那些尘封的往事被一点点的忆起,犹如刚结痂的伤口被撕开,露出一个个鲜血淋淋的口子,很疼,可是这种疼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身shēn)体不好,或许这辈子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

    “这件事我应该一早就跟你讲的……只是希望现在还不晚……”

    沧蓝一口气将堵在心中的梗给全部说了出来,顿觉轻松不少,总以为藏着从前的往事,埋掉一切踪迹,她便能过上崭新的生活,可事实并非如此。

    有些事不是遗忘了就能够当做没有发生,她到底不是个狠心的人,也清楚欺骗所换来的感(情qíng)不会长久。

    温以深静静的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垂在(身shēn)体两侧的手张了又合,却没有开口唤住她。

    房东是个微胖的女人,脾气不是太好,沧蓝求了她很久,这才勉强同意退回预缴了两个月的房租,可是押金却一分也没有退还。

    如今只是一晚,却花了好几百块钱,比住酒店还来得贵。

    沧蓝站在公车站牌下等车,摸了摸包里的钱夹,有些心疼,她在站牌附近的报刊亭中买了一份报纸,上了车后便静静的呆在角落中查看招聘信息,她需要找一分工作来延续之后的生活。

    b市在这几年中显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公交车开进了一旁的林荫小道中,在一栋小区前靠站,数十秒后,车子一动,又往前开去。

    沧蓝看着车窗外的小区大门,心中百转千回,这里就是她与展暮曾经的住所,如今门口两旁的榕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坎去一棵,原本搭在树底下的石桌椅孤零零的空着,火辣的阳光下,已经没有人愿意在那里停留。

    车子很快疾驰而去,眼前的小区只是一晃,便远远的甩在后头,她收回自己的目光,在报纸上画了几个圈圈,最后将东西折叠好放进了包包里。

    她没有学历,也不打算在b市停留太久,所以只是在超市中找了一份促销的工作,同事都是一些趁着暑假出来兼职的大学生,大家都是同龄人,平时没客人的时候倒是也能聊上两句。

    再加上沧蓝长得漂亮,不知不觉的,来跟她买东西的人便多了起来,这样她手头上也宽裕了不少,并足够在超市附近租住一间条件还算不错的房子。

    只是在很多时候,当她们聊到校园生活时,沧蓝心中便升起一抹羡艳,如果不是因为展暮,她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看到客人过来,她收回了自己的心神,打算着等事(情qíng)过去了,就离开这个城市,存点钱半工半读把梦给圆了……

    沧蓝每次下班,都会路过中心医院,她在公车上看着,却怎么也不敢进去,不为别的,只是对往事的一种胆怯,心里总想着,还有时间就再拖几天,然后几天又几天,这一拖就拖了半个月。

    而在今(日rì),当她终于鼓起勇气要过去的时候,消失了小半个月的温以深却突然出现在她的门前。

    温以深透过她的肩膀静静的打量着她的住所,笑着说:

    “不请我进去坐坐?”

    沧蓝微微一愣,最后还是给他让出一条道。

    有了前车之鉴,她没有把门关上,只是虚掩着:

    “要喝水吗?”

    见温以深没有反应,她说道:“我这里只有清水。”

    “那么麻烦你了。”他朝她点点头,径自往沙发上一坐,从进来到现在,他的目光一直锁在她(身shēn)上没有离开。

    沧蓝租的房子条件还不错,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她给他倒了一杯开水:

    “我前段时间回了趟英国,所以一直没能来找你。”

    他还来找她做什么?

    沧蓝有些不解,她不是都把话说清楚了吗?

    温以深放下手中的杯子,状似漫不经心的说:“小蓝,我这次过来其实是有一件不(情qíng)之请。”

    沧蓝眉心一跳,却没有接口他的话。

    他语气温和的继续道:“我请求你嫁给我。”

    看着女孩突然睁大的双眼,与困惑的表(情qíng),他笑道:“你的过去我不会过问,我要你的未来就足够了。”

    沧蓝张了张嘴,刚想要拒绝,他又道:

    “你又想找什么借口?因为你的病?还是别的?”

    像是知道她的想法,他起(身shēn)朝她靠近:“小蓝,现在医学发达,你安心的把自己交给我,将来我们一定能生出许多个活泼可(爱ài)的孩子。”

    眼见他越靠越近,她忍不住又往后退了几步,却突然被握住了手,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温温(热rè)(热rè)的一路蔓延至掌心,暖得她忘了抽开自己的手。

    心蓦的一跳,那是一种她从未感受过的珍视。

    车子驶入医院里的停车场中,沧蓝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他熄了火,目光落在(胸xiōng)前的坠子上。

    你可以不接受却不能阻止我的追求。

    在一个小时前,温以深说完这句话便将前些时候自己还给他的戒指,串上了一条银链戴在她(身shēn)上。

    小小的一枚戒指,却沉甸甸的,益发沉重。

    距离上一世姆妈去世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沧蓝除了知道这家医院,对于她在哪间病房,也记不太清楚了。

    问过护士小姐后,两人双双进入电梯,直达五楼。

    这段时间姆妈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沧蓝走进病房的时候,看着她一脸的病容忍不住眼眶一湿,哑着嗓子上前喊道:

    “姆妈,我来看你了。”

    “啊……是小红啊……”病(床chuáng)上的妇人眯着一双眼,看不清眼前的人。

    沧蓝站在门口的(身shēn)子一顿,却没有去澄清,只是走到(床chuáng)边一言不发的握住她的手。

    桌子旁放着一篮水果和一个保温壶,壶里的汤水还是(热rè)的,可见送来的人没走多久。

    “姆妈,你饿不饿?我喂你吃点东西好不好?”原本胖胖的手如今摸来只剩下一层皮,手背上露出好几个针孔,看着密密麻麻的甚是吓人。

    温以深跟在沧蓝(身shēn)后进门,在入口处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静静的看着她喋喋不休的说着小时候的事。

    (床chuáng)上的妇人一副昏昏(欲yù)睡的模样,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她的话。

    “姆妈,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给我唱的歌儿……”

    “我七岁的时候捡回来的小土狗你还记得吗?爸爸一声不吭就把它给扔了,我哭了好久……”

    “姆妈,你要快点好起来啊,我还等着你给我包饺子吃……”

    少女的声音很轻柔,面上始终带着微笑,述说着从前的点点滴滴,可她的话妇人像是没有听到,躺在(床chuáng)上呜呜啊啊啊的应着,这次看病的时间持续得不长,一个小时后两人走出医院的大门,沧蓝依然回头不住张望。

    鼻子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的模样。

    温以深揽过她的肩,安慰的轻拍她的背脊:

    “别伤心,明天我们再过来看她。”

    他一边说,眼底却闪过一道精光——

    沧蓝。

    沧氏企业大小姐,

    16岁时曾经有过一个未婚夫,据资料来看,两人的感(情qíng)并不好……

    医院门口人来人往,沧蓝顺从的靠在他怀中,犹自沉浸在将要失去家人的悲伤中,她垂下眼,并没有注意到他突然变得冰冷的神色。

    温以深带着她一路往停车场走去,他体贴的给她开了车门,并俯(身shēn)系上安全带。

    “小蓝,让我照顾你……”

    在坐上驾驶座的时候,他对一旁的她说:

    “相信我,我会好好对你的。”

    沧蓝心中一动,却没搭腔,车子缓缓的驶出中心医院大门,她侧过脸静静的凝着窗外的风景,心中百感交集,如今,就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么样。

    潜意识里,她依然无法安心的去接受温以深对自己的感(情qíng),或许是他(身shēn)上有太多与展暮相似的地方,她可以从一开始被这一点吸引,也可以在最终,被这一点吓退。

    沧蓝撑着下颚没有看他,所以她不知道,在经过转角的时候,男人眼中的戾气越发的沉重。

    温以深稳稳的握着方向盘,脸上依然挂着那抹笑。

    他怎么能甘心一切付诸东流,在这四年里,他在她(身shēn)上所花费的心思,都将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午后,微风轻轻拂过,带来一片茉莉清香,四房两厅的房子不算大,对比男人如今的收入,他完全可以搬到地段更好的房子中。

    宽敞的室内突然响起一阵铃声,刺耳的划破这一片宁静。

    铃声没响多久便被人接起:

    “是我。”

    男人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威严,徐徐萦绕在室内。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