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第五十五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入室内的时候,展暮捂着隐隐作痛的头从(床chuáng)上坐起(身shēn)。

    他扒了扒头发,目光落在窗外的景物上,心神有一瞬间的恍惚。

    听着浴室中传来哗哗的水声,胃里一阵阵的泛酸,他难受的低、吟,坐在(床chuáng)上没有动作。

    片刻后,浴室的门被人推开,魏无斓从里面走出来:”哟,醒了?”

    少年刚沐浴过,湿漉漉的黑发拢过耳后,水珠沿着发丝往下滴落,保养得极好的皮肤白皙光滑,透着淡淡的粉色煞是(诱yòu)人,纤细的腰肢下松松垮垮的围着一条浴巾,好像随时可掉的模样。

    他赤着脚走出浴室,手里抓着牙刷刷了满嘴的白泡。

    展暮揉了揉发疼的眉心,平静的问道:”你怎么在这里。””昨晚的事你忘了?”少年说得一脸无辜,一滴透明的珠儿沿着脖颈一路划过(胸xiōng)膛,如玉般光洁的皮肤在残留水珠下闪着点点光芒,如扇的长睫一扇一扇的垂着惹人怜惜,纯净的黑色瞳孔在妖媚的眼型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诱yòu)人的风(情qíng)。

    展暮抚额的手一僵,顺着魏无斓的视线来到自己赤、(裸luǒ)的(胸xiōng)膛,而后便是结实的小腹……

    魏无斓眨眨眼,吐掉嘴里的牙膏沫笑着道:”要不咱们再重温一遍?”

    刚说完,便对上展暮那双冰冷的眼眸,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躺在(床chuáng)上的男人没有理他,掀开被子径自下(床chuáng),毫不在意自己的赤、(裸luǒ),就连脚掌踩在玻璃碎上,被尖锐的渣滓刺破渗出鲜血,也像是毫无知觉,木然的面色读不出任何(情qíng)绪。

    他一路往桌子边走去,精准的找到摆在柜子里的vsop。

    开了盖子,又要往肚子里灌。”你不要命了。”魏无斓上前抢过他手里的酒瓶。”给我。”展暮的声音比平时来得低沉,微眯起的眼透出一股威严。

    魏无斓紧紧攥着手里的酒,挡在柜门口:”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是个痴(情qíng)种。”

    他冷哼:”为了个女人要死要活的,连公司也不管了,这不像你啊……””你不懂。”深不见底的眼中犹如一片死水,激不起半点涟漪。

    没有人会懂。

    一次又一次的失去,他却无能为力。”无斓,别((逼bī)bī)我对你动粗。”

    压迫感劈天盖地的袭来,他浑(身shēn)一震,松开了握着瓶口的手。

    展暮顺势接过,背过(身shēn)脚步不稳的往窗边走去。

    他靠着窗沿,静静的俯视着楼下的行人。”无斓。”

    他沉默良久,低低的开口唤道:”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魏无斓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展暮便又说道:”你放心,我自有分寸。””这就是你的'分寸'?”魏无斓双手抱(胸xiōng)的靠在玻璃制的柜门上,一脸的鄙夷:”何必呢,有钱还怕买不到女人吗?你至于为了那个小丫头……””我只要她。”橘红色的酒水在阳光下泛着灿烂的红光,指腹轻轻摩挲着瓶口,他重复的说:”只要她。”

    从前的沧蓝,对展暮来说就是一粒无意间进入蚌中的细沙,她的存在微不足道,可有可无。

    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起,这粒沙子经过长年累月的打磨,长成了一颗璀璨夺目的珍珠,她温柔的安抚着河蚌的内心,充实着他的生活,逐渐变成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份。

    这颗珍珠太美了,全(身shēn)撒发出一层耀眼的光晕,毫无疑问的,只要有机会,她可以成为众人瞩目,竞相争夺的焦点。

    她温柔体贴的(性xìng)格,会受到无数男人的追捧,在明白这一点之后,河蚌开始慌了,他紧紧的闭着自己的壳,将珍珠深深的藏在心底,他不(允yǔn)许她多看别的男人一眼,更不会(允yǔn)许她离开自己的势力范围。

    他切断她所有的退路,不让她工作,不让她过多去接触社会、人群,她的圈子被他画得很小,很小,小的只能容下他一个人。

    魏无斓皱着眉,无法理解他的执拗。

    这时,门外轻轻的响起叩门声。”您好,请问是要点餐吗。”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魏无斓的目光落在堆在角落的衣服上,上面还残留一些污渍,都是展暮昨晚稀里哗啦吐在他(身shēn)上的东西。

    他捂着鼻子一阵恶心,几个大步迈过去开门:”小姐。”服务员站在门外,甫开门便撞上一副□的(胸xiōng)膛,她脸色微红。”麻烦帮我送一(套tào)衣服过来,谢谢。”

    关上门,魏无斓端着手里的披萨像是饿极,大块大块的往嘴里塞。”喂,你吃不吃。”

    话是这么说着,嘴里的动作可是一点没(挺tǐng),三两下解决掉一盘子披萨,他抹了抹嘴角,凝着展暮犹自沉默的侧脸,无所谓的耸耸肩:”忘了告诉你。”抬眼瞧着他木然的脸,他顿了一会儿,说:”前几天接到消息,有人在港口看到那小妞……”

    展暮握着酒瓶的手一顿,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亮光:”你说什么?”

    魏无斓擦着手里的油渍,踢掉脚下的酒瓶,撇嘴道:”她还活着。”

    杀河蚌、取珍珠。

    她是他精雕细磨出来,专属于他一个人的珍珠,除非他死,否则他不会将她让给任何人。

    四年后,榕城

    榕城的名字虽然带了个”城”,其实只是个小镇,在这个小镇的尽头处开着一家饭馆,炎炎的午后里微(热rè)的暖风带来一阵阵的睡意,收银台的老头子拿着算盘靠在柜台上打盹。

    突然,门外风铃响动,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

    听到响动,老头子猝然惊醒,被打扰到的不悦刚要爆发出来,却在看到门口的男人时,收敛了:”温少……老师。”

    男人温和的朝他笑了笑,老头子会过意来:”她在厨房里。””谢谢。”

    这个小镇不大却很精致,纵横不过五六条街,光是用走的,不出两个小时就能走完一圈,虽然小镇规模不大,布局却很合理,邮局,饭馆,电影院,该有的都有……

    简陋的厨房里泛着(热rè)气,少女乌黑的头发扎在脑后,几根发丝因为出汗的关系黏在脸上,洁白的皮肤在阳光下闪着象牙的光泽。

    她(身shēn)上围着一件过大的围裙,松松垮垮的罩在(身shēn)上,这其实是前一个厨师留下的,两年前,那师傅便辞职外出发展。

    少女守在炉前,专注的看着锅里的火,浓浓的蒸汽往上冒着,环绕在四周,听着汤水沸腾的声音,并没有注意到(身shēn)后有人在靠近。”小蓝。”低低的笑声在耳边响起,沧蓝一惊蓦的回头,背脊险些碰上滚烫的汤锅。”危险。”温以深搂过她的腰将她带开。

    双腿悬空,沧蓝被人提着腰部抱起,她轻轻的叫了一声,两手慌乱的攀上他的肩膀。”以深!”脸上闪过一抹红晕,沧蓝有些恼的说:”你快放我下来。””今晚陪我吃饭。”他笑得如沐(春chūn)风,可手上的力道却越发的紧,沧蓝挣了挣见挣不脱也就安静了下来,想不透他瘦瘦高高的一个人,哪来那么大的力气。”我要工作。”目光落在沸腾的汤水上,她拍了拍他的手臂:”汤……””我跟裴姐说。”粗粝的手指隔着薄薄的裙子掐在她纤腰的软(肉ròu)上,他的眼中溢满了笑意:”你今晚请假?”

    温以深很高,即使被抱着,她也只是将将能与他平视,她有些逃避的别开眼:”不行,这里就我一个厨子,我不在,今晚要怎么开市?””没关系。”他终于放下她,只是堵在角落中,同样没有给她自由:”不是还有裴姐吗?””这怎么可以。”沧蓝躲着他朝自己伸过来的手,哪有打工的请假,让老板替班的道理,更何况,裴姐对她有恩……

    她盯着锅里快要溢出的汤水,有些急了:”以深,你让我过去。””今晚陪我。”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请求,他闲适的站在入口处,也刚好挡住了她的去路。

    沧蓝推不动他,只能叹道:”你先让我把火熄了,这事回头再说好吗?”

    温以深耸耸肩,丝毫不肯让步。”啊,温老师,你又来找我们小蓝了。”这时候,裴姐从门外进来,看到两人一愣:”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也怪不得她会误会,如今两人之间的氛围确实透着一股暧昧。

    温以深嘴角挂着一抹笑,看起来教养极好,沧蓝趁机将他推开,几步走过去关了火,有些心疼的瞧着烧了小半碗的老火汤。”裴姐。”温以深朝她点点头,眼中的光芒闪了闪。

    裴姐会过意来,回头说道:”小蓝啊。”

    沧蓝搅拌着锅里的汤,小心翼翼的勺了点盐巴进去:”有什么事吗?汤马上就好了。””你今晚放假吧。””可是。”沧蓝一愣,有些为难,这个小镇虽然小,可饭馆的生意却(挺tǐng)好,特别是在吃晚饭的时间里,没了她谁掌勺?”还有我呢,你们小两口也该去谈谈恋(爱ài)了。”裴姐笑着说:”让你一个小姑娘呆厨房里,天天灰头土脸怪不好意思的,今晚你就跟温老师去玩吧,玩的开心点。”

    沧蓝脸一红,看了看温以深,又看了看裴姐:”我们不是……””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没有让她把话说完,温以深便搂过她的腰,低头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毫不避讳旁人的目光。

    裴姐捂着笑了,眼中溢满了羡艳。

    沧蓝凝着她眼角边的细纹,思绪回到了四年前出走的那一天。

    榕城的地势比较偏北,气候没有b市来的(热rè),下船的那一刻里她独自站在码头,看着(身shēn)旁往来的行人心中一阵恍惚。

    过了十几年无波澜的生活,如今的突变令她无所适从,即使这份突变是她筹划已久,几经波折才得以实现。

    沧蓝并不是一个胆大的人,她不够聪明、胆小,对方稍稍强硬些,她的态度便软了下来,说得好听就是脾气温和好相与,难听点就是软趴趴的柿子,任人揉捏。

    临近傍晚的天气有些(阴yīn)凉,她搓了搓手臂往一旁的饭馆走去,店里没什么人,毕竟还没到吃晚饭的时间。

    老板娘(热rè)(情qíng)的给她介绍了几样风味小菜,看着价钱便宜,她估量了下,自己吃完这顿,剩下的零钱还是足够在这里找家旅社住下的,等明天天亮了再去找房子,找工作。”美女是来旅游的吧。”见店里没人,老板娘也不出去招呼了,擦了擦椅子坐下跟她闲聊。

    沧蓝有些羞涩的摇摇头,因为不习惯与陌生人太过亲近,也就没多说什么。

    对于她的态度,老板娘也不恼,又跟她扯了一些闲话,直到有客人上门了,这才起(身shēn)过去招呼。

    小店的招牌菜做得不太好,沧蓝刚咬了口鱼(肉ròu),嘴中便充斥着一股腥味,她皱着眉头吐掉,抬头看了眼店内的客人,这样的菜色,也难怪门庭冷清了。

    她翻了翻剩下的几样菜,无论是色、香、味,皆是次品,这对于从小养尊处优的大小姐来说,这些无疑是无法入口的。

    摸着空空如也的肚子,她叹了口气,随便扒了两口米饭算是解决了晚餐,等以后在这里找到了工作安定下来,就自己煮吧,这样不止能省钱,她做出来的东西总是比外头饭馆好的。

    她一边吃一边出了神的看着窗外的景物,这个小镇虽然小,却很精致,小店的位置比较靠近海,坐在这里吃饭,闲暇之余可以透过木工雕琢的大窗欣赏不远处的海景,也算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

    沧蓝撑着颚,目光逐渐飘远,她很享受这一刻的宁静,并希望在往后的生活中,能够融入这片祥和之中。

    可往往事与愿违。”小姐,请问你还要找多久。”坐在柜台上的老头子不耐烦的盯着她的动作,微凸的脑袋在灯光下泛着白光。

    沧蓝脸上一片灰白,她哪里敢相信,自己刚下船不到两个小时,钱包就不见了?

    明明……明明刚才在船上还好好的……

    她站在柜台前,忍不住打起哆嗦,她丢失的钱包里放着她所有的财产、存折、(身shēn)份证……”喂,你到底有没有钱付账啊。”

    沧蓝瑟缩起肩膀,手足无措的僵在原地。

    这时老板娘从厨房里出来说道:”王老,出什么事了。””小裴,有人吃霸王餐。”老头子轻哼了声。”我没有,我只是钱包不见了……”沧蓝赶紧解释:”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的,这顿能不能让我先赊着?””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裴姐扯掉(身shēn)上的围裙,往后抛去,状似无意的说道:”小姑娘,你打个电话回去让人送来不就成了?”

    沧蓝小脸一白,咬着唇摇头:”我不能……”

    这一通电话打回去,展暮一定不会放过她。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