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第三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不敢?”展暮冷笑:”这话你说几次了?”炙(热rè)的男、根硬(挺tǐng)的抵在她的腿根处,牛仔裤一早就被褪到了脚踝,一双大手正肆无忌惮的在她(身shēn)上探寻,从柔软的(胸xiōng)、脯一直到稚嫩的腿间……

    沧蓝极力的掩饰着心中的惊惧,紧咬的牙关不住打颤。”我没有……”她趴在地毯上不愿承认,小脸埋入手臂间,赤、(裸luǒ)的双肩一颤一颤的好不可怜。

    她哪里想到就是她这幅弱不(禁jìn)风的模样不止下不去男人的兴、致,反倒生出一股让人往死里糟蹋的(欲yù)、望。

    展暮转过她的(身shēn)子盯着她布满泪痕的小脸冷声嗤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打的什么主意?小蓝,你最好把那些花花肠子给我收回去,我现在没时间跟你闹着玩,乖乖的不要给我惹事,你知道我的脾气,嗯?””为什么是我……我不愿意,我不要嫁给你,你去找沧红,找张婕,找谁都好,为什么一定要((逼bī)bī)我……”沧蓝捂着脸崩溃的大哭,展暮的强势压得她喘不过气,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别说两年,就是两个月,两天,两个小时,甚至是两分两秒她也撑不住了!”你放过我吧,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的……你要什么?要钱吗?要沧氏吗?娶沧红也是一样的,我不会跟你争跟你抢……我一定走得远远的,这辈子都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你行行好放了我吧,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展暮的动作一僵,就像是给人迎面扇了一巴掌,脸色铁青得吓人:”把这话收回去。””不!”在他(身shēn)下,她犹如一只被关进了笼子的小兽,摇着铁窗悲哀的嚎叫着:”我不(爱ài)你了,我这辈子都不会(爱ài)你了……你放我走,放我走……”

    如果说对于沧蓝也重生的事刚开始只是猜测,那么听了她这一席话后,他更为肯定了这个事实。

    展暮渐渐松开钳制着她的手,望着她的眼神变得浑浊,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给予她的伤害再也不可能轻易抹去,她的眼神犹如一把利刃,正深深的插入他的心脏,沧蓝一旦得到自由便连滚带爬的躲进墙角,她曲着腿紧紧的抱着自己没敢多看他一眼。

    她的排斥告诉了他,如今她对他再没了往(日rì)的感(情qíng),在她的眼中,除了恨,就只有无止无尽的惧。

    他凝着她的眼神越发的凶狠,原来,她早早就在心中否定了自己,原来,至此以后不论他做什么,怎么做他们再也回不到从前,原来,他的小蓝已经死了,留下的不过是一个再陌生不过的女人。

    像是感受到他(身shēn)上散发出来的冷意,沧蓝的脑袋嗡嗡作响,她全(身shēn)的感官变得异常敏感,甚至能听到楼下路人走过的声音。

    (身shēn)上的杀意越发沉重,他的眼神冰冷得令人不寒而栗,四周静的吓人,突然,展暮赤着上(身shēn)朝她走来,捉住她的手腕粗鲁的将她拉起。

    他拽着她的手((逼bī)bī)着她与之平视:”你说你不(爱ài)我了?”

    手腕上传来阵阵刺痛,这次她收回了眼泪非但没有喊疼,反倒睁着一双大眼倔强的瞪着他。”你真是欠教训了。”展暮怒极反笑,就着她的手将她摔进沙发里。

    脚下一个踉跄,沧蓝的后脑勺碰上了一旁的扶手,虽然是质地上乘的皮质椅,可这么一撞也足够疼的了。

    她往后退去,本能的抚上自己的伤处,那里果然肿起了一个小包。

    没有给她过多喘息的空间,健硕的(身shēn)体随即覆了上来。”我不在乎你(爱ài)不(爱ài)我,反正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除了我(身shēn)边你哪也不能去。别想逃,更别想死,小蓝你知道的,就算是追到地狱我也不会放过你。”

    这一晚上他没有让她回去,饶是她如何哭,如何求饶,他权当听不到,看不到,压着她在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里,摆出各种羞辱的姿势尽(情qíng)发泄积累了好几个月的兽、(欲yù)。

    事后,沧蓝嗓子也哭哑了,浑(身shēn)虚脱晕了好几次,最后在迷迷糊糊中被人打横抱起,她微微掀开眼,看着墙上的壁钟,此时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窗外的天色早已全黑。

    她的脑袋很晕,展暮把她抱进浴室里,开了(热rè)水,将她浸入水中。

    沧蓝自从上次差点被淹死,洗澡的时候便再没用过浴缸,如今面对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加害者,(身shēn)体在碰上(热rè)水的刹那她倏然惊醒过来。

    虚软无力的手撑在缸壁上,她吃力的坐起攀着浴缸的一角往外爬,可酥麻的双腿根本承受不住(身shēn)体的重量,没一会儿便又滑了回去。

    展暮站在浴缸边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将她的不甘与绝望尽收眼底,他双手抱(胸xiōng)道:”小蓝,到现在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你还能靠谁,沧忠信?”他嗤嗤的笑出声:”都什么时候了?他连个电话也没有打过来,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你已经是我的了,在这里没人能救得了你,你最好什么都别想什么都别做,就这么乖乖的留在我(身shēn)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主意。”

    他跟着迈入浴缸中,抓过那条滑腻的鱼儿,大手顺着腰线一路往下,最后搁在她纤长的腿上:”你要是敢跑,这条腿也不用要了……”

    知道他不是在开玩笑,沧蓝倒抽一口冷气腰上一疼被人连拖带拽的拉了回来,(胸xiōng)前的小(乳rǔ)被男人粗糙的大手搓得生疼,他让她坐在自己(身shēn)上两手由后将她圈起,占有(性xìng)十足的把她抱在怀中,温香软玉的不(禁jìn)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沧蓝手脚均被(禁jìn)锢,她无力的承受着男人肆意的抚弄,目光落在大开的门上低低啜泣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在这之后,他们没泡多久展暮便将她捞起,沧蓝像是极累的,一沾(床chuáng)就睡着了,他坐在(床chuáng)边静静的凝着她纯净的睡颜,大手忍不住抚上她颊边的黑发,他看了她许久,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对他才是毫无防备的,温柔的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他关掉了卧室的大灯。

    这一晚上是他距离沧蓝离世后的十年里,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她(身shēn)上的气味似乎有一种令人安定的魔力,能够让人一夜无梦的睡到天明。

    可与之相反的,沧蓝就睡得不太安稳了,在梦中她像是突然被人扔进了水里,四周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她在水中不住的挣扎,可脖子上却像是多一双无形的手,每每在自己跃出水面的同时又一次将她按下去,她两条手臂在空中挥舞却找不到任何支撑物。

    那双手一路将她往池底压去,就在她觉得自己喘不过气,快要窒息的时候,蓦然惊醒……

    沧蓝额头上全是冷汗,她愣神的看着陌生的天花板和顶上的吊灯,意识过来这里并不是她的房间,而正锢在自己腰上的手臂提醒了她,刚才的一切并不是梦,真正的刽子手正安稳的躺在自己(身shēn)旁。

    他似乎睡得很熟,就连她醒来了也不知道,沧蓝盯着他无害的睡脸,忆起他刚才对自己做过的事,直恨不得捅他几刀子。

    可她又想到展暮长年的警惕(性xìng)和不可抗拒的武力,只怕自己的刀尖还没能碰上他的(身shēn)体便已经被他制服了。

    而那后果她承受不起……

    生怕他醒来,她轻轻的推开他的手,小心翼翼的下(床chuáng)。

    打开卧室的门,连大灯也不敢开,抹黑的找到自己掉在沙发旁的背包,她从里面掏出了一小盒药丸,照着说明书含了一颗在嘴里。

    这是自己前些时候偷偷去药店买的避孕药,虽然她底子寒不易受孕,可也不是完全无可能的,再加上这段时间喝中药喝得勤了,(身shēn)体似乎有好转的迹象,是以她不能冒险。

    抓着手中的瓶子,她往厨房摸去。”你在吃什么。””啪”的一声,展暮打开大厅的开关,顿时漆黑的四周变得明亮。

    面前突然一亮,沧蓝的心跟着漏了半拍,她惊惧的回头对上他冰冷的眼眸,手下一松,原本攥在手心里的朔料瓶子摔在地上,里面的药丸散出来滚了一地。”你在吃什么?”展暮一个箭步追上她,扣着她的下颚将手伸入她的嘴中将还含着的药丸给抠了出来。

    他下手毫不留(情qíng),沧蓝根本反应不及,生怕她嘴中还有,便一把将她拉进洗手间里,猛的扣住她的喉咙催吐。”告诉我,你吃了多少!”

    她难受得眼泪直冒,指甲陷入他的手臂抓出两道深深的划痕,求饶道:”只有一颗……”怕他不信,她哭着道:”我只吃了一颗。”

    展暮还有犹疑,目光落在她梨花带雨的小脸上,松开了对她的钳制。

    沧蓝起来的时候没有找到她衣服便一直光着(身shēn)子,大半夜的也没想过会有人看到,可如今赤、(裸luǒ)、(裸luǒ)的暴露在他面前,她打心底里升起一股屈辱,觉得自己就像个((妓jì)jì)、女,是可以让展暮用一亿换来的玩物,沧忠信已经不管她了,在他眼中继承人比什么都来得重要。”小蓝,为我生个孩子。”将她圈入怀中他如是说道。”展大哥!”沧蓝吓得脸色瞬间苍白,攀上他的手臂,急急的道:”我不行的,我才17岁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