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第三十八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等到展暮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到达b市的时候,偌大的机场却找不到沧蓝的(身shēn)影。

    他皱着眉头给她打去电话,铃声没响一会便被接起:”在哪?”他不愉的说道:”我不是让你在机场等我吗?””我过不去……”软软的声音索绕在耳边,展暮眉头皱得更紧:”你在哪里。”

    一阵沉默之后,沧蓝在那头说道:”我在医院。”

    报了地址,她静静的凝着病(床chuáng)上的张婕,按下了挂断键。”对不起,你住院期间的费用我会帮你缴清,学校和打工餐厅那边我找人给你请假……””有钱了不起吗?我就算穷也不需要你这样的大小姐可怜。”张婕冷着一张脸道:”你可以用钱补偿我,可是小宝怎么办?难道你能用钱买回它的生命吗?你知不知道它对我有多重要,你知不知道……”

    张婕漂亮的五官因为愤怒变得扭曲,对上她锐利的双眸,一直站在一旁的沧蓝不(禁jìn)陷入回忆中。

    这事要从两个小时前说起,当时她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生怕迟到便让司机抄了近道从小路过去。

    谁知在转角的时候会突然跳出一只猫,紧接着车前晃过张婕纤细的(身shēn)影,司机刹车不及的结果就是流浪猫当场死忙,而追出来的张婕被车头撞上,整个(身shēn)体碰上一旁的电线杆。

    坐在后车座上的沧蓝愣了半晌,回过神后赶紧跟着司机下车将张婕带去附近的医院,幸好当时车速不快,张婕伤的不重,(身shēn)体上大多是些外伤,只有少许轻微脑震((荡dàng)dàng),在医生的建议下沧蓝给她办了住院手续,并跟学校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对不起。”

    那只流浪猫张婕喂养了好一段时间,每天经过后巷她都会给它带去吃剩的盒饭,甚至取了小名,谁想今天它会死在自己面前……”对不起?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能换回一条生命?”张婕一字一句的道,握着支票的手逐渐收紧,突然,她将手中的支票朝沧蓝(身shēn)上扔去。”收回你的臭钱,你滚,我不要看到你,滚!滚!”

    司机小王家里坏境不好,单靠着沧忠信给的薪水维持起一家五口的(日rì)常生活,自出事过后便一直哀求着沧蓝,他愿意独自承担伤者的医药费,只是希望能把这事瞒过去,如果让沧忠信知道了指不定就把他给炒了,到时他去哪找薪水那么高的工作。

    而沧蓝那头同样不希望把事(情qíng)闹大,既然人没受什么重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答应下来。

    她捡起地上皱成一团的支票纸,看也没看便扔进了垃圾桶,掏出包里的银行卡,她轻轻的放在桌子上:”我知道现在给你多少钱也没有用,可是除了钱我不知道还能怎样去偿还,这张卡是小王给你的,密码我写在背面……随便你要不要吧。”

    沧蓝冷下一张脸,张婕看着她的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吃了她,她转过(身shēn)将手放在门把上,思绪渐渐飘远,算起来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曾经她给张婕送去一张一百万的支票想要让她知难而退,可她却低估了她对展暮的感(情qíng)……

    沧蓝走出电梯的时候迎面碰上了急急奔来的展暮,看到她的瞬间他眼神一暗扯过她的(身shēn)子细细的打量起来。”有没有受伤?”

    连个招呼也没打,他的大手便一路往自己腰腹处摸去,顺着腰线上下移动,从头到尾,不放过一寸地方,注意到旁人探究的目光,沧蓝心下一惊,赶紧手忙脚乱的挣扎起来:”我没事,受伤的不是我。”

    展暮松了口气,心中悬起的大石终于落下,这一路他心惊(肉ròu)跳生怕她出事,连(情qíng)况都没问清楚,要了地址便一路急匆匆的赶过来。”真的没有受伤?”沧蓝拼命的想要掰开他握着自己腰的手,叹道:”被撞的人是张婕。””张婕?”展暮一愣,手下一松沧蓝顺势滑出他的怀抱,她细细打量着他的表(情qíng),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认识她吗?”

    不过是片刻的怔忡,他很快回过神来,嘴角扯起一抹淡淡的笑:”不认识。”

    离开医院,展暮揽着她在小区附近的超市买了菜后,两人双双回到他的公寓,半年没人打扫的房子一开门便是一阵阵霉味,桌面上的灰尘积出了厚厚的一层。

    拍去肩膀上的灰展暮轻咳了声望着她的目光富含深意:”我不是给你钥匙了吗?””我没有时间。”

    白皙的小手被他攥在掌中,任凭她如何使劲也抽不出,沧蓝咬着牙,又抽了几次无果后,最终只能无奈的放弃。”没有时间?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他松开她的手,转而往握住她的腰,俯低了(身shēn)体朝她唇上印去,他的力道很重很重,沧蓝只觉得他的唇就像两块又(热rè)又硬的石头碾得她嘴角生疼,瞪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她不(禁jìn)想起还在医院里躺着的张婕,顿时一股恼意汹涌而出,手下更用力的推着他的(胸xiōng)膛。

    这段时间的锻炼虽然不明显可还是有效果的,至少她的力气大了许多,展暮有些费力的止去她的动作。

    语气出奇的温柔:”有没有想我?”

    冷风灌入室内,沧蓝乌黑的发丝被风吹起不停的在他面上撩拨,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半年没见小丫头似乎长大了,漂亮的脸蛋变得更为精致,(胸xiōng)部也发育了不少。

    渐渐的,展暮凝着她的眼越发火(热rè)起来。

    脸色在瞬间苍白,沧蓝放弃了抵抗乖巧的道:”想。””有多想?”他存心让她不好过,扣着她的手暗暗使劲。

    沧蓝一阵沉默,有些吃痛的微皱起眉来,有多想?

    不,她一点也不想,他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没了他的(日rì)夜纠缠她过得比任何时候都来的自在。

    背脊一阵生疼,他重重的将她压在墙上,等不及她的答案薄唇再一次覆了上去,沧蓝推不动他只能紧紧的咬着牙关,怎么也不肯松开放他进来。

    展暮试了几次不得其门而入后,顿了顿,抬手掐上她的面颊,沧蓝吃痛的张嘴,湿滑的舌头便顺势伸了进来,绞着她的小舌不放。”不要。”

    她在他嘴中含含糊糊的道,眉头皱的死紧挣扎的更为厉害,他吻得她快要窒息,纠纠缠缠间,当她察觉他的大手开始往自己(身shēn)下探去的时候,心下一惊膝盖猛的使劲,顶上他的胯部。

    时间在一瞬间静止,展暮愣了半秒,吃痛的放开对她的钳制,弯下腰凶狠的瞪着她。

    惧于他面上的怒意她没敢向他靠近,反倒后退数步诺诺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说了不要……”

    目光落在玄关处,沧蓝悄悄咽了口唾沫,只需要几步,她就可以拉开门跑出去……

    额上滑过几滴冷汗,展暮撑着墙没有回话,看着不远处的小人,面上一阵肃杀。”沧蓝。”他难得连名带姓的唤她:”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听着他冰冷到极点的话,她僵在原地的(身shēn)子不住的发抖:”我……我不是故意的。””过来。”

    她站着没动:”很痛吗?我……我陪你去看医生好不好?”

    为了这种事去看医生?

    他沉着脸重复道:”过来。”

    对上他如狼般锐利的眸锋,沧蓝心脏狂跳不止,那里面有心悸,可更多的却是惧怕,注意到他缓过气终于直起的(身shēn)体,她知道自己再一次错过了逃走的时机,犹豫了一会便小步小步的朝他走去。

    当她走近,四周便是一阵天翻地覆的旋转,回过神来时,人已经被他狠狠的掀倒,他将全(身shēn)的重量通通压在她(身shēn)上,她喘不过气来,撑在地上的手肘不(禁jìn)陷入加厚的地毯中。

    他的动作太快,快得她来不及反应,到嘴的尖叫如数被他吞入口里。

    他如痴如醉的吻着她,吞了她的舌,她的嘴,沧蓝仿佛能看到脚下生出一张深不见底的沼泽,黏稠的黄泥(禁jìn)锢了她的手脚,四周漆黑一片,所有的感官只能接收到(身shēn)上的男人所给予的气息。

    他的手犹如一团烈火,烧尽她的衣物一路畅通无阻的将她整个人吞噬。”展大哥,我不想……你不要这样!””小乖,把腿打开,我会让你舒服的。”他粗鲁的搓揉着她(胸xiōng)前的白团儿,锋利的牙齿咬破镶在其中的颗粒。”不……不要,展……展大哥,我那个来了……今天不可以……”展暮侵略的动作一顿,目光锐利的凝着她。”宝宝,不要骗我。”

    她缩着肩膀不住的啜泣,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没有,我没有。”

    没有?

    眸中精光一闪,他粗粝的指尖探入她的内裤,果真碰到一层薄薄的卫生棉。

    沧蓝修长的双腿抖个不停,即使在确认之后,他的手依然停留在她腿间没有离去,远远的她看到自己的外(套tào)孤零零的被甩在茶几上,(身shēn)上的(套tào)头毛衣由下而上的被撩到了脖颈处,有一只袖子甚至被他扯脱了线,内衣早不知道扔到哪个角落去了,两团白生生的(肉ròu)团儿暴露在空气中,如樱桃般(诱yòu)人的(乳rǔ)、尖在冷风中瑟瑟发抖。

    展暮面色一沉,像是突然想到些什么,他蓦的抽出她的内裤,撕下干净的没有一点血渍的卫生棉,目光变得更冷,接收到他的怒意,沧蓝瞳眸惊恐的放大,长腿曲起想要故技重施却被他一手压了回去,此时他瞪着她的眼像是想将她生吞活剥般。”你骗我?”他(阴yīn)森的笑着,犹嫌不够,抬高她的大腿粗糙的食指长驱直入,深深探入她的体内。

    察觉到他的手指正在自己(身shēn)体里翻天覆地的搅动,沧蓝哭着哀求道:”展大哥,你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