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三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沧蓝的声音很僵:”我不懂,为什么一定是我……”……

    自从集训过后,沧蓝给球队递交的好几份入队申请通通被打回头,她知道自己的体能不合格,毕竟在这之前教练也曾隐晦的朝她暗示过。

    清晨里的小公园人烟稀少,刚下过雨的早晨雾气环绕,这附近建的都是高级住宅区,只余三三两两的公公婆婆在打太极,沧蓝小跑着经过,嗅着空气中的青草香均匀吐纳。

    进不去球队她只能找别的法子锻炼,早上的草地有些湿润,一脚下去便能踩出一个浅浅的印子,她是个务实的人,相信只要肯付出,肯积累,必定能应付(日rì)后独立的生活,上一世她活得虚荣,太依赖的结果就是迷失了自己,她那一辈子都在怨天尤人,怨恨自己的父亲、妹妹、丈夫,却从未反省过是否是她本(身shēn)的问题。

    沧家生意做得大,钱这种东西沧蓝从小就不缺,有沧忠信这样事事为她安排妥帖的爸爸,她找不到可以努力的方向,嫁人之后她生活的重心更是围绕着丈夫打转没了自己,直到沧忠信去世,沧氏落入展暮手中,对于自小接受正统淑女教育的沧蓝来说,正室的尊严永远摆在最前,即使在面对展暮的各种花边新闻,(身shēn)为沧家大小姐,名正言顺的展太太,她不单只不可以在外人面前撒泼,甚至必须在镜头面前,扯着面皮露一副幸福的嘴脸。

    沧蓝叹了口气在路旁的长椅上坐下。

    那样的生活太累,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她的心境仿佛瞬间苍老了数十年,一切都虚假得令人(身shēn)心俱疲。

    小公园的对面摆着一个零碎的小档,老板娘在这卖了好几年的馄饨,沧蓝自从在晨跑期间发现了这摊馄饨铺,就连姆妈做的早餐也不吃了,每天在路过的时候便进来尝上一碗。

    老板娘的手艺很好,汤汁浓郁颗颗(肉ròu)粒入口即化,沧蓝吃过一次后便上了心,出于对厨艺的(热rè)(爱ài),她换着法子软磨硬泡就是想要知道馄饨的做法,可这方子是人家老一代传下来的,哪有那么容易教出去,是以无论沧蓝是天天来还是月月来,老板娘的嘴巴始终闭得紧紧的漏不出半点风声。

    这一来二去的虽然没弄到馄饨的方子,却知道了许多老板娘的事,原来她姓黄,大家都叫她黄嫂,二十来岁的人也比沧蓝大不了多少,却是个死了丈夫独自带着个六岁儿子的寡妇。

    轻轻撇去飘在汤面上的葱花,沧蓝看着黄嫂忙碌的(身shēn)影,一道清脆的喊声在不远处响起。”嫂嫂,我来帮你。”

    在这个宁静的早晨中,这一声叫唤显得格外悦耳,侧耳聆听,沧蓝握着勺子的手一僵。”不用不用,你一会不是还要上学吗,吃过早餐没有?你到那边坐着去,我给你下碗馄饨。”

    张婕放下手中的袋子,点点头拉开凳子坐下。

    少女不过二十岁上下,穿着打扮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要说到漂亮……她忍不住往斜上方看去,其实张婕的五官长得没她的好,可她浑(身shēn)却散发出一种沧蓝所没有的气质,优雅,含蓄,不张扬内里却蕴含着无限的智慧。

    她聪明、能干,由小到大学习从来都是第一,大奖小奖不断,上大学那年甚至有多家院校争着抢着要得到她,张婕家里不富裕,做为顶梁柱的哥哥早逝,剩下嫂嫂独自承担起家庭的重负,而那点微薄的收入也仅仅只够一家人糊口。

    可张婕成绩好,大学期间年年拿奖学金,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毕业便击败众多对手当上展暮的秘书,这一当便是五年。

    期间,甚至为他生下一个继承人,最后却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了手术台上。

    沧蓝看着张婕的目光变得复杂,如果当初张婕不是难产,展暮或许会看在她是展子修亲生母亲的份上与她离婚也说不定。

    放在桌边的酱油瓶子被一手肘碰落在地,”啪”的一声瓶盖脱落,墨黑的酱油洒了一地。

    张婕小嘴微张,赶紧弯下腰去捡,眼角的余光却在这时对上沧蓝打量的目光,两两相望双方都是一愣。”你就是嫂嫂常常挂在嘴边的熟客吧。”她捡起地上的瓶子从包里掏出纸巾轻轻擦拭:”谢谢你经常过来照顾我们家的生意。””不,该是我谢谢黄嫂的馄饨才对。”

    沧蓝嘴角挂着一抹客(套tào)的笑,张婕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她即便不喜欢沧蓝也不会表露在明面上,而沧蓝对她亦是无甚好感的,她对张婕的感觉就连自己也说不上来,与其说是憎恨,倒不如说是可怜。

    两相对比,沧蓝即使得不到展暮的(爱ài),却能一直霸着正室的位置,在外人面前他至少会给她留下些面子,而张婕呢?她什么也没有,年纪轻轻的为展暮生下继承人后便死在了手术台上。

    在(爱ài)(情qíng)面前,再精明的女人也有笨的时候,沧蓝如此,张婕亦是如此,抽出纸巾帮着她将地上的酱油渍拭去,沧蓝微不可及的叹了口气,说到底她们都是可怜人。

    两三口吃完碗里的馄饨,她没多做逗留的离开。

    在走出小公园的时候不(禁jìn)回头望去,黄嫂忙碌的(身shēn)影已经缩成了小小的一点,可惜了这么好吃的馄饨,可惜了那么健谈的黄嫂,她以后怕是不会再来了。

    开学之后的沧蓝虽然没能分到重点班,却也调入了成绩普遍中上的普通班,这里的学习气氛比放牛班要好太多。她不是太聪明的人,老师讲的习题总要课后多看几次才能完全掌握。

    而她的新同桌是一个特别书呆的少年,戴着大大的镜框顶着一张平凡到极点的脸,若是换在古时候,沧蓝想他一定会是书院里梳着包包头整(日rì)拿着古诗文言嘴里念叨之乎者也的愣头书生。

    刚开始他对沧蓝的态度还是(挺tǐng)冷淡的,当时间长后两人渐渐熟悉,沧蓝有什么不懂的题型拿去问他,虽然面上不太(情qíng)愿,却也不会如同一开始那般拒绝,反倒详详细细的给沧蓝讲解,有些地方,甚至说得比展暮都要好。

    沧蓝也不是个不会做人的姑娘,人家辛辛苦苦给自己讲题她不可能没点表示,是以在往后的(日rì)子里,除了给程英的那份,她又多带了一个便当,正所谓吃人的嘴软,优等生吃了她的东西之后,便名正言顺的成为她专属的家教。

    而在这段(日rì)子中,沧蓝每天晚上依然要给展暮念一段英文,直到他喊停了自己才能入睡,心里虽然厌恶着他的纠缠,可却又莫可奈何,生怕他真的发了疯从美国回来,她只能抑下心头的不愉低声讨好。

    虚与委蛇间,她是越发厌恶自己的软糯,只能在心底不停的自我安慰,再等几年,等到她羽翼丰满,能够独立出去的时候她会离开他,永远的离开这个地方。

    时间过得很快,快得让人心慌,十二月的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沧蓝底子本(身shēn)就寒,比任何人都要怕冷,零下的温度就是加了四五件的毛衣依旧不够。

    窗外不时飘进几片雪花,窗帘翻飞,不知道是不是心境的问题,今年的冬天比往年冷上许多,而距离展暮回来的(日rì)子,也没几天了。

    她知道他会回来过年,前阵子在电话中也提到过,可没有告诉她确切的时间,而越是接近他回来的时间她越是心慌,就像是被判了死刑的犯人,她无处可逃,只能无助的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刑期。”最近有没有乖乖吃药?”

    沧蓝坐在(床chuáng)头轻轻的应了声。

    晚上她照旧给展暮念了一小段的英文,而当她念完结束后他却没有(允yǔn)许她挂断电话。”我回来再陪你去看医生……””展大哥,没事我挂了,明天还有课。”越是临近展暮归来的(日rì)子,她的脾气越是暴躁,如今就连最基本的虚以委蛇也不到了。”我后天回来,到时候来机场接我,知道吗?”对于沧蓝敷衍的态度,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温和的道:”乖乖吃药,我们将来的孩子一定很可(爱ài),你说对不对?”

    可(爱ài)?

    沧蓝嗤之以鼻。

    她就是死也不会给他生孩子。”嗯……我知道了。””过几天回去我给你装个摄像头……””不要。”心下一惊,沧蓝顿觉自己的语气过硬,忙解释道:”我……不必麻烦了,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如今每晚一个电话她已经快吃不消了,如果他再装上一个摄像头,往后她在自己房中的一举一动岂都得在他的监控之下?

    展暮轻轻的笑着:”小蓝,我想要无时无刻都看到你,难道你不想吗?”

    不想,一点也不。

    紧紧的咬着唇,沧蓝面上一僵,哀求的道:”展大哥,我不喜欢装那种东西,你别((逼bī)bī)我好不好?”

    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而后传来展暮沙哑的嗓音:”这些事等我回去再说,不早了你去睡吧。”

    沧蓝悄悄舒出一口气,在他的默许下挂断电话,挂断的瞬间心头不(禁jìn)浮起一抹愁云。

    苍白的小脸上褪去最后一片血色,心脏蓦的一阵紧缩,她在角落中蜷缩起(身shēn)体心里一阵后怕,时间过的太快太快,后天他就要回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