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三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上一世展暮的薄(情qíng)在沧蓝心中深深的埋下了一根刺,虽然她极力去遗忘它的存在……可每每在无意间的碰触时,总会令人痛入心扉,所以在她潜意识里不愿去相信他,不论他做什么。

    沧蓝垂下眼没有答话,做着无言的抗议。

    室内的空气少得令人窒息,展暮抱着她的手紧了又紧,这些微小的细节通通在告诉他,沧蓝不再是从前的沧蓝,她对他死了心,她已经不再(爱ài)他。”小蓝,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展暮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他靠在她耳边喃喃的道,灼(热rè)的气息如数喷进她的脖颈里,紧紧的抿着唇,沧蓝敛下眉眼将头扭到一边。

    沧蓝的(性xìng)格与其说是软糯,倒不如说是固执,展暮看着怀中的少女,突然觉得一阵头疼,他的小蓝死心眼,认定的事(情qíng)不会轻易去改变,不论外界的压力如何,即使表面不说什么可那颗心却不见得屈服。

    可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性xìng)格,才会在前世那样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

    此时她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她平静的面容,展暮心底突然生出一股惧意,没多细想便重重吻上她的唇,他需要去触碰她的(身shēn)体来证明她的存在,她就在他的怀中,她有温度,她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而并非那一坛子冰冷得令人绝望的骨灰。

    重活一世,他悲哀的发现沧蓝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远,远到他快要捉不住。

    他不敢轻易放手只能牢牢的抓着,如今他也只能依靠暴力将她留在(身shēn)边,他知道怀中的少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正悄悄的,一点一点的生出翅膀,只等着他一个不经意的转(身shēn),振翅飞走。

    放过她的小嘴,展暮喘着粗气坐直了(身shēn)体。”跟我去美国吧……”

    他想要时时刻刻看到她的(身shēn)影,听到她的声音,他再也承受不起任何失去她的风险。

    沧蓝咬着唇,这句话他在今晚同她提了两次。”爸爸不会(允yǔn)许的。”

    闻言,展暮顿时黑了脸色,眼里迸出杀意。

    现在的沧忠信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头碍事的拦路虎,如果没有他,沧蓝只会是他的板上(肉ròu),去不去美国又哪里是她说了算的。

    沉默的抓过她的手,沧蓝一惊却没有反抗,耳边传来拉链被拉开的声音,他捉着她的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

    在沧蓝面前,展暮总是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而手中却做着最下流无耻的事。

    手心的灼(热r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他不过是将她当做泄——(欲yù)的工具,一个随传随到的((妓jì)jì)——女。

    沧蓝顿觉屈辱的想要收回手,可却被他一把按住,他看着她的目光里闪过一抹狠意:”用手还是用嘴,你自己选。”

    一味的强求换来的结果只会是两败俱伤,这个道理他懂,比任何人都懂,可不这么做他得不到她,他们之间的感(情qíng)已经到了绝境,如果只有让她恨他才能换来她留在自己(身shēn)边的机会,就让她恨吧。

    他的时间还很长,相处下去,他的小蓝总有一天会重新接受他。

    (日rì)子过得飞快,眨眼间又过了一周。

    蓝致静静的站在校门口,手里拿着香烟却没有点着。

    这周轮到沧蓝做值(日rì)生,等到她可以走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周围不时走过三三两两的学生,她远远看到蓝致,脚步跟着一顿,立在原地。

    蓝致背对着她的(身shēn)影有些落寞,(身shēn)子倾斜的靠在柱子上,沧蓝看不到他的表(情qíng),在原地犹豫了一会还是走了上去。”蓝致。”

    拿在手上的烟一抖,蓝致回过(身shēn)神(情qíng)复杂的看着她。

    目光不自觉的落在他脚边的烟头上,沧蓝问道:”你……””我在等你。”他面色平淡的回道。”你找我有事?”

    灯光下,沧蓝站在蓝致(身shēn)前,也瞧清了他的面容,这才几天没见,蓝致整个人变得苍白,憔悴。原本健康的双颊深深下陷,手上长满了新的茧子,手指上甚至出现好几道伤痕,人也瘦了几圈。

    她静静的凝着他,忍下想去抚摸他脸的冲动,眼里有着藏不住的心疼。

    在沧蓝看来,蓝致更像是自己的弟弟,他骄傲,任(性xìng),自大,却也是最最开朗,大方的男孩子……不可否认,与他在一起她很开心,很快乐,可以随着他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这样简单的(日rì)子是她最向往,却也是最不可能实现的。

    毕竟她比他自私,也早过了(爱ài)做梦的年纪,在她看来,蓝致太美好了,美好得不现实,美好得一碰就会碎,他给不起她想要的安全感,给不起她稳固的未来,说她现实也好,自私也罢,既然这是一种没有结果的(爱ài),与其在最后黯然结束,倒不如早早抽(身shēn),这样对两人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们先吃饭。”

    蓝致扔了手里的烟,揽过她的肩头带着她往对面的街道走去。

    沧蓝顺从的跟着他,有些事,必须经由她的口与他说清楚。

    蓝致带她来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大排档,老旧的牌子歪歪斜斜的立在门口,今天客人比较多,服务员忙进忙出根本没时间招呼他们,蓝致找了半天终于在角落找到一个位子,拉着她坐下。”你还记不记得这里。”他接过餐牌漫不经心的问。

    沧蓝轻轻的应了一声,目光游移不定。”蓝致……”她想了一会,突然说道:”你还是回部队去吧,不要跟蓝夫人斗气。”

    蓝致点好了餐单,抬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先吃饭,有什么事吃完再说。”

    沧蓝悻悻的收回到嘴的话,蓝致刚才点了什么她没注意,等到服务员端着饭菜上桌的时候才发现他大多点的都是些朴素,便宜的东西。

    这与他平(日rì)的作风大大不符,沧蓝诧异的抬眸,却在面对他平静的面容时,到嘴的劝言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习惯使然,她掏出纸巾一点一点的擦拭桌子上的餐具,而蓝致却早早的拆开了筷子大快朵颐起来,狼吞虎咽的好像好几天没吃饭。

    沧蓝皱着眉头给他倒了一杯开水,拍拍他的背:”你慢点吃。”

    看着他的吃相,她注意到他(身shēn)上的衣着,眼里闪过一抹诧异,蓝致什么时候喜欢去穿超市里几十块钱一件的t恤牛仔了?就连鞋子也是洗旧的便宜货。

    看到这,她突然想起他刚才抽的烟,明显不是他平常惯抽的牌子。

    蓝致吃得太急,果然咽到了,沧蓝见状赶紧上前给他拍背:”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就着沧蓝的手喝了点水,他顺过气来,抬眸深深的看着她,眼眶有些湿润,离开蓝家他才知道,在这个没有学历寸步难行的社会,生活是件多么不容易的事,这几天他当过送货员,进过工地,扛过沙包,做过苦工,什么脏活累活只要能挣钱的他都做,可辛辛苦苦一天换来的钱却不够他从前抽的一支烟。

    沧蓝还在轻拍他的背,他犹豫了一会儿,捉住她的手放在(胸xiōng)口,从口袋里掏出一本红色的存折交给她。”小蓝,我知道你是被((逼bī)bī)的,你跟我走吧,我们离开这里,我有手有脚一定能养活你,答应我好不好……”

    料不到他会跟她说这种话,沧蓝拿着存折的手一僵,开着的本子里显示的数字不多,不到一千的存款,付完这一顿估计就不剩多少了。

    可这些却是他熬了无数个(日rì)夜换来的,想到这,沧蓝顿时红了眼眶,拿在手里的本子突然变得有千斤重,重得她快要拿不住。”跟我走吧,我就算不吃不喝也不会饿着你,我们离开这里,我挣钱供你读书,再过几年我们就结婚,然后生很多的孩子,你说好不好,好不好?””你别这样。”

    沧蓝哑着嗓子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蓝致抓住她的肩膀:”为什么不可能?我一定会让你过好(日rì)子的,我不会苦了你的,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不相信我!!”

    沧蓝疼得倒抽一口冷气,握住他的手:”蓝致你听我说。””说什么?你是不是又要劝我回去,我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了,你们不是说我离了蓝家就活不下去吗?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离了蓝家我一样能活得好好的!”蓝致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指尖陷入她的皮肤。”你冷静一点。””你要我冷静?你跟我走,马上跟我走!我蓝致有手有脚的还怕养不起你吗,你想吃什么,喝什么,我拼了命也给你弄来,还是说你根本不想跟我走,你从头到尾都在耍我,你就看我傻,看我笨,骗着我好玩是吗?!”

    他的声音不小,已然引来了四周围的注意。

    握着她的下颚,他((逼bī)bī)着她与自己平视,沧蓝的眼泪逐渐模糊了双眼,她看得出来少年对自己的认真,为了她,他愿意放弃整个家族,放弃一切一切。

    可现实呢?

    蓝致做为蓝家唯一的继承人,蓝夫人真的会放任他离开,而展暮又真的愿意放过她?他们只怕没走出b市就给人抓了回来。

    沧蓝的沉默令他不安,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紧,这几天他为她吃了那么多的苦,难道她一点也不动心?”你说话啊!””蓝致,你回去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沧蓝低垂着眼帘没有看他,继续道:”你就当……就当我吃不得苦吧……”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