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十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一大早的沧蓝提着两大袋垃圾从蓝致的房子里出来,把袋子扔进公用的垃圾桶后,她转(身shēn)回去继续手上的工作。

    上周五钟点阿姨来跟她辞职,据说得赶回老家照顾怀孕的媳妇,黄阿姨今天五十岁左右,是她花钱给蓝致请来专门打扫房子的管家,手脚还算干净,是个(挺tǐng)老实的乡下妇人。

    她将钥匙交还后便匆匆离开,剩下沧蓝一人面对偌大的房子手足无措,原因无他,她最近课业繁重再加上展暮的紧迫盯人,她根本抽不出时间整理这间空出来的房子。

    蓝致的房子荒废了一个星期没人打理,积下的灰尘可以论尺算,沧蓝把他(床chuáng)上的被单枕(套tào)拆下来清洗,目光触及他摆放在(床chuáng)头的合照时,嘴角忍不住微微往上扬起。

    照片中蓝致搂着她的肩膀站在阳光下,漾着一脸的傻笑,黝黑的国字脸泛着幸福的光芒。

    说起来,这还是他((逼bī)bī)着程英给他们拍的,时间就在不久前他走的那天。

    这段(日rì)子展暮给她重新办了一张电话卡,原来旧的那张被他收了去,算算时间,她也有好几个月没听到蓝致的声音了。

    门外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沧蓝愣了愣,第一个想到,是不是蓝致请假回来了?

    她扔下手里的抹布跑出客厅,有些紧张的凝着门板。

    钥匙转动了一圈,由外被人推开,进来的不是蓝致而是位举止优雅,一(身shēn)贵气的女人。

    浓厚的妆容虽然遮不住脸上的皱纹,可姣好的五官还是可以瞧出她年轻时定是个差不到哪去的大美人,由头到脚,她的穿着打扮不可谓不贵,都是些叫的出名字的牌子货,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女人进门与沧蓝对上了眼,两人同时一愣。

    只稍一眼,沧蓝认出她来。

    蓝致的母亲,蓝氏企业的掌势人,无论是前世乃至今生,沧蓝都极尽钦佩的一个女强人。

    美丽的五官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上好几岁,只是常年紧绷着的脸光是看着就给人一股不怒而威的架势,论起年龄,沧蓝两世加起来也不比她小,可在她面前就跟个小学生似得,站得直直的不敢动弹。”你是沧蓝吧。”蓝母笑了笑,没有在儿子房间里看到陌生女人的不悦,反而亲切的道:”坐吧,站着做什么。””伯……伯母好,我去给您倒茶。”沧蓝哪里敢坐,她现在尴尬的要死,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去跟蓝母解释她与蓝致之间的关系!

    从柜子里找出一盒茶叶,她看了看(日rì)期,幸好没有过期,忙活了半天匆匆的泡了杯(热rè)茶给蓝母端上,谁知到人家只是看了眼,移到一旁并不领(情qíng)。

    即使蓝母脸上堆着和蔼的笑,沧蓝也知道她不喜欢自己,想起二叔那起官司,蓝母要真能喜欢她,还真是奇了。耸耸肩,她拿起自己那杯,小口小口的喝着。”毕业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她笑得温和,语气里尽是对晚辈的关心,可嘴上那抹笑意不达眼底。

    沧蓝恭恭敬敬的将杯子放回去,回道:”离毕业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暂时没有这么长远的打算。””是吗。”蓝母锐利的目光盯着她不放:”我家小致跟我提过,你是个很好的女孩。”

    沧蓝低垂着脑袋,语气里没有喜悦,知道她还有下文:”伯母过奖了。””你们年纪小未来还很长,小致过段时间要出国深造,我想他现在并不适合谈朋友。”蓝母优雅的笑着,话说得委婉:”沧小姐,过段时间你不是要分上重点班了吗?到时候课业一定很重,儿子是我生的相信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那孩子心眼直,不会兜弯子,做事三心两意完全是三分钟(热rè)度。””他小时候试过很喜欢一辆模型车,吵着闹着让我给买,到手之后没玩够三天,现在还不是扔在柜子里头积灰尘,这事我想他一定也不记得了。”

    沧蓝但笑不语,又喝了口(热rè)茶。

    蓝母停顿了一会,继续道:”你是个很好的女孩,人长得漂亮头脑也聪明,只要好好学习,将来一定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听阿姨一句劝,你们年纪都还小,不适宜谈男女感(情qíng),再过几年,如果你们还互相喜欢,阿姨一定不拦着。””伯母,我明白的。”她乖巧的没有反驳。

    蓝母的话更奠定了她心中的想法,对于蓝致的感(情qíng),她从未抱过希望,她打心底觉得他们之间是不可能,是没有未来的,不论是外界的干扰亦或是人为的破坏,久而久之,她开始产生逃避心理。

    她就是这么一个人,就像从前爸爸给她们两姐妹买礼物,从来都是沧红先选,她就是再喜欢也不会说出口。

    她至多把这种念想藏在心底,慢慢的就会遗忘,直当从来没见过那份礼物。

    追根究底,是她自己(性xìng)子软糯,没有勇气与人相争。她没有勇气去抵抗与蓝致在一起之后产生的阻力,更没有信心去相信蓝致会待她始终如一,或许正是因为她这份软糯,所以才会从头到尾被展暮吃得死死的。

    蓝母看着面前的少女,她不喜欢这么柔弱的女孩,蓝家其实没有门第之见,只不过这样懦弱的女人不适合她的儿子,她需要的是一个能在事业上帮到蓝致的亲家。

    加之,她二叔就是撞死自己大儿子的凶手,对于这个女孩,她打心里喜欢不起来。

    没有对她怒目相向,已经是她的教养!

    顿了顿,她的声调不觉放软:”我想你之后会很忙,也没有时间帮他照顾这间房子……”

    ……

    沧蓝从蓝致的公寓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中午,微弱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在(身shēn)上,头顶遮盖了大片乌云,(阴yīn)沉的天气像是快要下雨。

    坐在计程车上,她把玩着手心的小熊钥匙扣。

    少了钥匙的金属环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躺在手里,一旁勾着的毛茸玩偶孤单的伴在(身shēn)旁,沧蓝捏着小熊胖嘟嘟的脸,神(情qíng)落寞。

    她对蓝致的喜欢其实没有想象中的深,所以才会凭着蓝母的几句话,轻而易举的放弃他们的未来。

    沧蓝扭过头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小熊钥匙扣是蓝致给的,刚才交还钥匙的时候她悄悄留了下来,只当作一份纪念,纪念她还没来得及开始就已经匆忙结束的初恋。

    她把手机设置成了震动放在包里,刚才跟蓝母聊着聊着一时没有注意,当她从包里掏出想要查看时间的时候,这才发现屏幕上的好几通未接来电。

    全是展暮打过来的。

    沧蓝心下一惊,手里不敢松懈的回拨过去。”去哪了?”

    只是响了两声,那头随即传来展暮低沉的声音,沧蓝轻轻的喘了声,光从语气里她已然听出他的不悦。”我闷,出去逛逛。”

    沧氏集团的大楼外,今天依然是乌云密布。

    展暮关掉笔记本电脑上私家侦探传过来的照片,脸色变得铁青骇人。

    他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陷入沉思,一整天找不到她的心(情qíng)如同吊在云端不上不下,那种无力感,加之她又一次背着自己接触与蓝致有关的人事物,心底的愤怒汹涌而出。

    沧蓝已经习惯了对他撒谎……

    她这种习惯或许只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而她的自我意识中,他的存在威胁到她的安全,所以每每碰上让他不高兴的事,她会选择(性xìng)的撒谎。

    他很在意,她这个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养成的,并且为什么会对他产生惧意,在他的记忆中,沧蓝一直是喜欢自己的才对……”今晚去我那里,想吃什么我路上再买。”他虽然愤怒,却没有当场发作,点燃一支烟放进嘴里吸了一口,他闲适的往皮质的椅背靠去,沧蓝在那头轻轻的嗯了一声。”没事我挂了。”轻柔的声音透过话筒传到耳里,展暮平静的吐出烟圈,等着她挂断。

    当”嘟嘟”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他放下手机坐起(身shēn),微眯起眼点下图片删除键。

    女人是需要宠的,她偶尔做出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事,他再生气也好,什么都好,只要不损及他的利益,偶尔让她任(性xìng)几次也无妨。

    沧蓝匆匆收了线,把手机扔回了背包里。

    展暮手里握着她的痛脚,在很多事(情qíng)上她是敢怒不敢言的,庆幸他这人还讲点信用,没有真正对她出手。

    展暮闲暇的时候会把她叫来家里,让她帮忙整理整理他的房子,晚上吃过饭后会抱着她在沙发上看点商业新闻。

    虽然她对那类一板一眼的内容不感兴趣,看着看着就会睡着,可他似乎很享受抱着她的感觉,如果不算上他经常贴在她脖子上的嘴和那双不时在她(身shēn)上游走的大手,他还是(挺tǐng)规矩的……

    她真的很乖,可以说是随传随到,只要是他说的,她不会去反驳,去忤逆,有时候她觉得,他们之间的相处也不会太难,与展暮在一起,沧蓝习惯了不去思考,通常是他一个指示,她一个动作,和谐得很。

    当然,要继续这份和谐也是有代价的。

    她不再是从前的小女人,她也有自己的想法和考量,自然不甘于只做他眼里的乖女孩,他们这十几年的夫妻不是白做的,她知道展暮很多东西,知道他的习惯,他的喜好,还有他的思考模式。

    更重要的是,她知道他喜欢将重要的东西放在哪里,还有他电脑里的常用密码……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