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十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贱商 书名:重生之沧蓝
    追根究底,沧蓝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孩,面对追求,面对告白,她也会脸红,也会心跳,也会暗自高兴,对于与蓝致的这段关系,她一开始是不太看好的,总是以应付的心态对待他,能逃则逃,能避则避。

    即使她不愿承认,可上一世的伤害确实深深埋进了她的心底,十几年的感包袱又是哪能说丢掉就丢掉的,面对展暮与沧红,这两个在上一世伤她最深的人,她习惯了逃避,刻意的不去想起,可是她不去想不代表事没有发生,所以在刚重生那会儿,沧蓝是矛盾的,是自我厌恶的。

    一方面她在面对展暮的时候内心矛盾着,她想去他,想去对他好,又不敢去他,不敢去对他好,另一方面她又深深的厌恶这样的自己,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而当蓝致出现的时候,历经两世的沧蓝又怎么会看不出他对她的好感?可她不拒绝,不点破,就这么暧昧的相处着,她卑鄙的利用他的感帮助自己摆脱上一世的心魔。

    现在想来,她与上一世的展暮又有什么区别?理所应当的享受对方的呵护却吝啬于付出同等的真心。

    送走了蓝致,沧蓝也不打车了,慢慢的走回去。

    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得出来蓝致对她的认真,可是在她面前立着的又何止是三座大山。

    先不说别的,蓝家在B市是名门望族,家大业大,而长子蓝翎一死,蓝致无疑就是唯一的继承人,先不提沧家与蓝家结下的仇恨,光在家世方面,她就完全匹配不上他。

    沧忠信对这件事一直不表态,沧蓝也拿不准他的心思,还有展暮在那里挡着……

    忆起展暮锋利无比的眸光和车座内令人窒息的索吻,沧蓝不瑟缩起来,她在心里问自己,她有那份勇气排除万难同蓝致在一起吗?

    电话在这时候响起,沧蓝看了看屏幕,是展暮。

    犹豫半晌,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展大哥,有事吗?"

    "在想什么?"那头传来展暮低低沉沉的声音,沧蓝愣了下,觉得他问得有些奇怪。

    "没,怎么了?"

    "你回头看看。"展暮轻笑。

    沧蓝依言回,果然看到展暮的影。

    纤长的影安静的立在校门旁,意大利手工制做的西装衬得他整个人帅气人,橙黄的阳光照在他上,原本硬朗的线条变得柔和。

    展暮换了新车,为了投到C区那块地,把保时捷换成了价钱较为便宜的私家车,沧蓝对车子没什么研究,一时看不出他换了什么牌子的车。

    可展暮就是展暮,只是静静的往车边一站,那沉稳的气势硬是能将一辆不起眼的跑车衬托成好几百万的名车,如果有一天他失业了,或许可以去当个车模,保准能一站而红。

    摘下眼镜,他轻轻的揉了揉眉心,语气温柔的说道:

    "你是要自己过来还是我动手抓你过来?"

    "你找我有事吗?"沧蓝心下一惊,仍然力持镇定。

    "过来。"

    "……"握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她立在原地踌躅不前。

    "小蓝,不要那么怕我,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展暮笑得一脸温和,藏在镜片下的眼睛却隐隐闪出凶光。

    这样都看不出来他在生气的话,沧蓝是白跟他当了十几年的夫妻了。

    "展大哥,我……我还有事,我赶时间先走了。"沧蓝心下惶恐,语无伦次的后退,她的本能告诉她,现在的展暮很危险。

    "我数到三,你再不过来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面上的微笑已经挂不住了,一双沉鸷猛的眼牢牢的锁着她,他沙哑的说道。

    "一……"

    沧蓝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

    "二……"

    一滴冷汗划过额际。

    "三……"低低的声音稍稍拔高,透出主人的不愉。

    沧蓝对上展暮锋利的眸光,心下颤抖。

    他一步步的朝自己走近,浑上下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杀意,她莫名心悸,直觉想逃,可是脚下像是生了根茎一般,紧紧的扎在原地无法动弹。

    "饿不饿?先去吃点东西,嗯?"展暮轻轻抚上她的脸,替她理了理有些乱凌乱的刘海,用的是询问句,可手下的力道却强迫的扯过她的肩膀,搂着她往车里去。

    "展暮,你不能强迫我,我不愿意,我不要上你的车。"沧蓝慌慌张张的挣扎,连哥哥都不叫了,直呼其名。

    可她又怎么会是展暮的对手,路上人来人往的,他一点不避忌,开了车门将她塞进去,动作干净利落不带一丝感,从头到尾冷着一张脸,浑散发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戾气。

    沧蓝大气不敢多喘,心脏快要提到嗓子眼,她紧张的坐着,看着展暮将车子开上公路。

    "你会做菜?"展暮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她袋子里的食盒,笑得和煦,好像刚才那个满杀气,眸光锐利无比的男人只是她脑海中产生的幻觉。

    "……会一点。"

    悄悄抹去手心的冷汗,她不自觉的紧握自己上衣下摆,面对这样的展暮,害怕的缩起肩膀,多可怕的人啊,绪收放自如,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高兴。

    车子里的空气闷得令人窒息,沧蓝偷偷打量他英俊的侧脸,不解的皱紧眉头,展暮变了,从前的展暮只把她当做妹妹,他不会去强迫她,还会同她讲道理。

    可如今的展暮……完完全全把她当做了所有物,他强硬的接管她的一切,她所有的抗拒他全然不放在眼内,言谈举止间充斥着专——制,独——裁。

    沧蓝不回想起从前,如果非要用一种关系来形容他们的话,她想,不能用夫妻,或许奴隶跟奴隶主会比较贴切。

    方向盘一转,车子往左驶去。

    "我很久没吃过家常菜了,你不介意的话煮一顿饭给我好不好?"展暮笑得如沐风,温和得就像个邻家大哥哥。

    他问得很含蓄,很客气,可手上的动作却不是那么一回事,对待她,展暮惯于嘴上民主,手下独——裁。

    这不,他嘴上问着她的意见,车子已经开到了超市大门口。

    展暮停下车,搂着她的腰走了进去。

    "想吃什么?"

    取了购物车,沧蓝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展暮一米八几的个头站在她面前,她就跟个小孩子似得,就算踮起脚尖也是刚刚好到他的肩头。

    沧蓝一直沉默着,展暮见她久久不回话,径自往篮子里塞了一碟鸡

    沧蓝看着他的动作,低垂着脑袋默默踱着步子,虽然外表依然稚嫩,可她的内心已经不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她不认为他只是单纯的想吃一顿家常菜。

    紧紧的抿着唇,她悄悄掏出手机,按下沧红的号码。

    她得把沧红叫来,只要有沧红在场,展暮至少会有所顾忌,也不至于太为难她才是。

    短信编写到一半,已经被人一把夺去。

    展暮拿过她的手机,随意的看了一眼后收进自己的口袋。

    "展大哥,吃饭的话人多比较闹,能不能把小红也给叫上?"沧蓝握紧手心,语气软软的说。

    "别耍花样,你明白我的意思。"沁凉的声音索绕在耳边,连伪善的面具都不戴了,他搂着她的肩膀来到货架前,随手捡了几个西红柿扔进篮子里。

    "知道今天是什么子吗?"展暮回过的吻上她的额头。

    哪里料得到他会在这种地方对自己出手,沧蓝心下一慌,想要后退,奈何细腰被扣得死紧,她全无动弹的余地。

    "什么子?"上拼命与他拉开距离,她闪躲着他覆过来的唇。

    展暮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手下暗暗使劲,轻易制止她的抗拒,无视转角处的摄像头将她压进角落里疯狂的索吻,毫无顾忌!

    一个人失去另一个人的过程可以很快,很快,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快得在电光火石间,她就再也不会回来。

    从前什么都不会的沧蓝,只能依赖他的沧蓝,会对他笑的沧蓝,事事以他为先的沧蓝,世界上唯一真心对他好的沧蓝,就这么消失了,不见了,变做了一堆冰冷的骨灰。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在夜里给他等门,再也没有人为他洗手作羹汤,再也没有人会像她那样对他那么好……

    展暮是一个自私到极端的人,他笃定她对他的,笃定她离不开他,却没想到,他的小蓝原来可以用这种方式永远的消失在他面前……

    十年其实不长,可对他来说,没有了她,哪怕只是一秒也比一个世纪要漫长。

    如今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软软的靠在他的怀中,纤细的腰不盈而握,在这里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他可以对她为所为。

    展暮的吻突然变得疯狂,灭顶的绝望充斥心间,沧蓝吃痛的呜咽如数被他吞入腹内,他放肆的吻着她,由内到外,不放过一丝一毫。

    他要怎么告诉她,今天是她的"祭"。

    走出超市的时候沧蓝的眼眶是湿的,漂亮的唇形又红又肿,嘴角还有被咬开的痕迹,明眼人一瞧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展暮心似乎极好,占有十足的搂着她,唇角,像一条没有餍足的毒蛇,森的眸光饥渴的看着她,直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

    作者有话要说:噗,我这章终于不抽了,但是变成亲们的留言抽了,ps感谢ladybugzzzz大人的地雷,都来砸我吧砸我吧砸我吧,吧唧~~~~~~~~~~~~~~~~~~~~~~

    周末有事,停更两天,回头补上,吧唧~~~~~~~~~~~~~~~~~~~~~~~~··%>_<%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沧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