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二十九话:紧锣密鼓(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说起分账,洛和平怨念十足。一口气抱怨了十几分钟,才容房寒插进去话。

    “所长,没有人不想拥有属于自己的财物。但是在第七星系,谁敢拥有属于自己的财物?别看这些年说的好听,手里有点底的人,谁不胆战心惊?不管这钱是好道来的,还是邪道来的,钱在手里,心里就没底。为什么?自己保不住啊。与其揣到兜里往出拿心疼,不如干脆就不往兜里装,还不伤和气。起码不至于有一天因为这点钱,把命都搭进去吧?”

    “有这么严重么?你的意思是说,担心我谋财害命?”洛和平言语里颇有不屑之意。

    “所长,我没有特指你的意思。但是……这么说吧,你也是咱第七星系人,这种事,少吗?别看你比我小上七八岁,我根本没拿你当过年轻人看。论见识,论能力,我觉得你在我之上。你平心而论,我说的事,于于理上,有没有偏差?”

    洛和平默然。

    “再者说,当时那况,调查组刚走,谁不胆战心惊?谁不担心你彻底甩手撇清,把自己摘出去?你要是甩手撇清了,咱们谁能兜住这件事?那叫私卖矿石,查下来,不说掉脑袋也是终

    调查组是走了,可那是你抗在前面。只要你放出撇清的信号来,这点事早晚会被翻出来。

    糊涂账,想查,就得先可你来查。谁敢,谁能?所长,你别怪我们拿你当挡箭牌。这事也是不得已。

    还有。糊涂账。就容易让人产生错觉,那私账,你当成自己的,能上点心护着,其他人也当成自己的,也在护着,分得清楚了,肯定就要考虑护着自己的一堆一块。也许。最后总有人会被踢出局。但是没出局前,不还是有希望吗?希望才是我们的动力啊。”房寒的声音里带了苦涩的味道。

    洛和平琢磨了好一会,才体会明白这话里的味道,虽然不尽如自己所想,但是也相差不远。

    洛和平又掏出支烟塞到嘴里,接着刚刚抽剩的烟蒂点了新烟,缓缓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今天也不该分账,是吧?”

    “所长,这个事。各有利弊,各有千秋。该不该分账。是你考虑的事,不是我有资格考虑的。你愿意分账,等于是往我兜里揣钱,我当然高兴。我想别人也都高兴。但是,他们是不是相信你真愿意把这钱分出来?如果都没法相信,这钱是你愿意让他们揣起来的,那你分不分也没意思。

    而且这种事,还不能搞试探,一试探完,如果都认为你没有诚意。那以后,你永远问不出真话了。人,被权力骗了一次,就会产生恐惧心理。所长,你是明白人,这道理不用我多说。

    我们第七星系的这种事太多了,联邦zhèng fǔ撒谎骗人的事,都给我们所有人种下心理yīn影的种子了。这种子,早就生根发芽,到今天,它已经长成参天大叔,枝叶茂盛得密不透风。远了不说,当年提了什么,要听意见,言者无罪。最后怎么样?提意见的,有哪一个落了好下场?后来的,也就不用说了。最近的,能容得下尖锐批评,这你也知道。怎么样呢?

    我们第七星系的人,被这种手法伤害太多了,已经把说假话当成本能了。为了自我保护,能不说真话就不说真话……”

    房寒的话让洛和平皱起了眉头。

    洛和平道:“我把问题反过来想,如果这个钱一直不分,也没给说法,大伙肯定不乐意吧?不乐意,也不能明说出来。以老许的个xìng,应该能出点儿歪话;钱望海,就是消极怠工;你是冷眼旁观,等着看闹,肯定不先出头;冉秋云,肯定是找茬拿别人撒气;至于老唐……嘿嘿,他一个扁都不会放,这种事,他保证揣到心里,然后指不定什么时候扔个重头炸弹出来。他那个人,凡是形sè于外的事,那肯定都不是大事。遇到大事,他是相当沉得住气。”洛和平抬眼望了望房寒,“我说的对是不对?”

    房寒干笑两声,心想,这洛大所长倒是把我们几个人的脾气摸了个明白。

    “换成是我,看着吃不到,应该分给我的钱分不着,我也不高兴。而且我反抗的恐怕比你们都要激烈。有些事,将心比心,就都清楚了……”洛和平淡淡一笑,那笑容里带了几分索然,“人啊,人心……太复杂了。有的时候,简单点不好么?”

    房寒不知道洛和平这话是不是问自己,觉得这话很不好接。好在洛和平没有让他接话的意思,转过脸,很郑重地对房寒说道:“有些话,你早就该和我说。”

    房寒犹豫一下道:“没有合适的机会。过去……也不敢说。”

    按以往,洛和平可能要调侃着问一句:我有那么可怕么。

    可如今,他没了说这话的心思。居上位者,这么弄上一句,固然有点秀亲和的味道,但是不免有装*嫌疑。

    在第九十九星系的时候,洛和平对这件事体会很深。

    当面临一个掌握着巨大权力的人,那权力足以左右自己命运的时候,恐怕任谁也做不到挥洒自如吧。起码他洛和平在最初的时候,就加上无数倍的小心。后来……后来那突破忌,那无所顾忌的心态不算了。

    事实上,洛和平敢于和童胖子直言,也是因为他不再仰望权力,而是平视,也因为他在某种程度上具备平视的资格。

    所以,洛和平对房寒的话有了深深的感触。

    洛和平组织了下语言,对房寒说道:“老房,你能和我说实话,这很好。以后也这么说。”

    洛和平没有补充说实话的场景和场合。他相信,房寒这种人,早就吃透了社会的规则,知道什么时候是能说实话的时候,也知道什么场合才能说实话。

    “我是真的很想把这个账拆了,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有多少钱,心里石头落地。很难啊……听你一说,我觉得很难。不过,难我也要办。老房,我需要你的帮忙。你……最起码不能拆我的台,扯我后腿。”洛和平眼若星辰,紧盯着房寒的脸。

    “所长,我……我其实不重要。话我该怎么说呢……你说的我都懂,但是你要推进这件事,我能给你提供的支持恐怕不够。即便我不顾一切和你站同一个立场,也不见得就能改变局势。反倒会让他们认为,我和你达成什么默契,这就违背你的初衷了。你要我支持你,这没问题,可是……”

    洛和平摆了摆手,道:“我希望你能从专业角度把问题谈清楚就行了。急不得,慢慢渗透吧。过去事办急,办得秃露反帐的事还少么?”

    沉默少顷,洛和平又道:“说到底,还是个安全问题。心里觉得不安,就不行啊。不愿意分账,担心的无非还是安全。拿这个钱,是不是安全,拿到这个钱后,是不是安全,能不能保得住这钱。没有信心,这事也就做不下去了。”洛和平征询了房寒的眼神一过,没碰到反对,就又道,“我们回过头来看第七星系,恐慌,没有信心,不都是因为这事么,没有安全感。当初我听说这个词时候,还理解不透,现在略微想通了点。”

    “所长大才,由小见大,佩服。”房寒虽然是拍马,但是表真诚得让人产生不出怀疑的心思。

    洛和平哈哈一笑,也不管语境是不是合适,弄上来一句道:“我也装一次,来句文词儿。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走,上车。”

    说完,洛和平拉开了车门,房寒也跟着上了车。

    ****************************************************************

    矿管所的例会上,洛和平照例是听一听各个项目的进程。

    听了财务数据,他才明白房寒为什么如此担心。原因无它,这里面显然有浪费的成分在其中。不过,任务式的高强度投资,这种损耗避免不了,再有点贪污的成分在里面,消耗小了也不太现实。

    就这件事,洛和平学到了个新词:管理成本。

    贪污,无疑是这管理成本中的一块。

    如果说,是刚到704来,听说有贪污迹象,洛和平肯定主张严查,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可是如今,他学会了睁一眼闭一眼。因为对于他来说,现在查跑冒滴漏,肯定不是个好时候。

    这个时候的关键是,把投资落实下去,把自己的意志贯彻下去,损失在一定程度下,是可以容忍的。

    落实战略,执行工作,总要有人去实在地做,没好处,谁肯下心思推进?这就像一台机器,哪个齿轮不叫油能提溜转?

    想了这,洛和平也就心理平衡了。

    例会临末,房寒yù盖弥彰地端出了财务不清,难以继续融资的报告,分账的意图昭然若揭。这报告一端出来,就像一锅沸油里崩进了水珠,立刻炸开一片。洛和平没有想到,只是露个分账的苗头,就会反映如此激烈。

    ps:一天两更变两天一更,我是有多弱……

    〖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