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九话:童元帅(十五)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第七星系的大选在一片沸沸扬扬中落下了帷幕,着名教育家,政治学者林卫方不负众望地以高票当选了法务委员。这成了眼下第七星系最吸引人眼球的事

    凡是关注这件事的人,无不对此表示震惊。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林卫方真的会当选,哪怕是把手中选票义无反顾地投给他的民众。尽管对他当选的期盼声是如此之高。

    太多的人,已经对第七星系的政治不抱幻想和希望了。第七星系联邦zhèng fǔ的成立,本就是用一个一个的谎言来堆积成的,自然,维系这个政权也要靠接二连三的谎言。自打他们成立那天起,基本就没说过什么实话。除了在核心政治立场一事上绝不骗人外,他们所做出的承诺没有一个兑现。

    那么第七星系的核心政治立场是什么呢?

    答案很简单:坚持联邦zhèng fǔ的领导不动摇。不管联邦zhèng fǔ怎么折腾,坑害了多少黎民百姓,不管他们做过的事有多么自相矛盾,那都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不容许置疑,也不容许否定,只能像迷信一样信任他们,由着他们继续胡搞下去,把社会中所有的资源都吸取光,供养着他们这些居于社会金字塔顶层的核心们。哪怕是让他们按照他们自己定下的规矩来办事,那都是政治上的错误,叫走歪路,走邪路。

    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第七星系的最高权力是联邦zhèng fǔ的脔,不能碰。想要联邦zhèng fǔ交出一点点权力?对不起,不行。废话再多了。直接要你命。

    联邦zhèng fǔ护权的原因也不复杂。为了经济利益。为了钱。有了权,想搞钱那简直轻而易举。

    拿洛和平来说,他都不曾真正拥有过权,只是能和权搭上边,有那么一点合作,短短几个月就暴富了起来。

    仅仅一个权力的边缘人,都能迅速发家致富,何况是那些执掌权力的人呢?

    对于联邦zhèng fǔ中居要位的核心们的所作所为。市井奇人用一曲古歌的歌词少做改动,便做了概括:长亭外,古道边,芳草天。

    内涵jīng练,只有四个大字:不要碧连。

    不要脸!

    读白了,那深意便明了。

    联邦zhèng fǔ一次又一次地失信,甚至是有意地欺诈,将第七星系民众的希望一再打碎,把他们的内心训练得yīn暗无比,什么都不信。什么都怀疑,甚至是习惯于用最下作的思路去揣摩人心。当然也包括揣摩联邦zhèng fǔ的手段。

    不过联邦zhèng fǔ每每地刷新下限,还是让民众们震惊:即便用最猥琐的想法去揣摩联邦zhèng fǔ的手法,依然力有不逮,总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匮乏。

    一年,两年,十几年过去,第七星系的民众被训练得越发百毒不侵。因为他们本的jīng神里就满是毒素,毒到溃烂。人心的溃烂,引发了社会风气的溃烂。于是,第七星系的人文环境险恶到如同丛林,毫无人道。

    应该说,一些人投票给林卫方,并不是对他有好感。他们连林老师的政治理念都没有任何了解。他们也没对林卫方当选抱有希望。他们的做法并无目的,只是消极反抗而已。若是硬要说有那么些许目的,那目的也很简单:恶心人而已。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们居然把事搞成了。

    太多的人,太多的自发行为,加上有心人的一些运作,促成了这第七星系大选中最荒唐的一幕:一个最没有可能当选法务委员的人,成了法务委员。

    前一届联邦法务委员会,最后一次常务委员会议上,几名常务委员纷纷拍案怒喊:耻辱,这是天大的耻辱!我们这些jīng英,竟然被一群平民给耍了,这让人太难接受了!

    联法委常委们,不光是愤怒,他们每一个人都忧心忡忡。

    尽管林卫方从704回来以后,一直抱定子不语的态度,可他们全都知道,这绝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过去不说话,不代表未来不说话,不代表就任法务委员时不说话。他那个人,就不可能憋着好。备不住,他早就准备好了,等着在联邦法务委员会的全体成员大会上发难。他的存在,很可能会一条臭鱼搅了一锅好汤,破坏当前和*谐*稳定的大好局面。

    老一届的联法委常委会,开的是乱七八糟,几乎所有的话题都围绕着林瘸子而来,差点连主题都忘了议。激进的一派,甚至有人提出,要在新一届全体大会上提议罢免林卫方。结果当场被人斥责为馊主意。

    拿什么理由罢免人家?政治态度不端正?捏不住人把柄,这不是自搧耳光吗?

    最后,是作为联法委委员长的许银舟终止了争论。他的意见很深刻也很有水准:适度的反对声能让我们清醒,未尝不是好事。总要有来激活一潭死水的人。况且,他的存在,对于星系的整体形象也是好事。这会让星系外的争议声小一些。我们星系还是有海纳百川的勇气和能力的。他一个人,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还是议正事。马上联法委全体大会就要开了,重组内阁的事才是重中之重。其它的都是小事。”许银舟平稳说道,“这回不能有失了。我老了,要下去休息了,你们还需努力。联法委的委员长可不能再丢了。如果这再丢了,才是闹了天大的笑话。”

    人尽皆知,联法委委员长还肩负着另一个职务,那就是内阁次相。丢了联法委委员长,就等于丢了内阁次相。

    这重大事项一说出口,会场内秩序立刻井然。

    ****************************************************************

    作为新当选的法务委员,林卫方直到大选结束,都没想到会有这么样个结果。

    他没想过参选,也不知道是谁把自己选了出来,总之一切都在懵懂之中。

    大选结束的当天,林卫方无意中,在晚间的电视新闻里,看到了新任法务委员的名单,其中赫然有林卫方三个字。他还在困惑,难道还有人和自己重名么。

    林卫方自嘲着:自己的名字早都成敏感词了,还有人坚持叫这个名字不改,可真是个不容易的事。要知道,这名字在第七星系里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至于叫这个名字的人,还能当选法务委员,这可是件稀奇加三级的事。

    正闲想着,林卫方隐约听到外面有敲门声。起初,林卫方以为是邻居家的访客,可是持续的敲门声让他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

    林卫方审慎地走到房门前,才听到外面有人说:“林老师在家吗?我们是联法委外勤组的,现在接您去联邦法务委员会接待处,筹备即将召开的联邦法务委员会全体成员大会。”

    什么?这都哪跟哪啊。林卫方摇头苦笑,心想,这群人手段忒也低劣。拿查水表,送快递骗不开门了,居然借着大选这光景,拿联法委的名义来唬人。你们怎么不让爆破一组准备啊。

    林卫方越发觉得好笑,道:“我和联法委开会有什么关系?扯淡。你们该干嘛干嘛去,有种的话就破门而入,反正这种事你们也没少干。”

    “林老师,我们没和你开玩笑,真的是请您开会。您不知道吗,您当选法务委员了。”

    “我当选法务委员了?你们能不能靠谱一点,我根本都没参选,当选什么法务委员。”林卫方哭笑不得。

    “这是真的,林老师,不信您可以去看新闻。”

    带着半信半疑,林卫方忍不住打开了大门。门前的景,如门前监控看到的那样,只有两名挂着第七星系联邦法务委员会徽章标示的年轻人,并没有想象中的大部队随后一拥而上。

    “恭喜您,林老师。恭喜您当选法务委员。”两名联法委外勤人员向林卫方行礼道,“林老师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

    林卫方上下打量一下两个人,直接道:“我不能跟你们走。”

    一名外勤人员急yù说话,却被边另一名外勤人员拦了下来。拦人的外勤人员微笑道:“林老师的担心我们也懂。但是大会真的需要您。严格来说,我们只是负责通知到您就可以了。其它的事,我们有义务给您提供方便,但是无权干涉您的zì yóu。去与不去,什么时候去,是跟我们一起去,还是自己去,都由您来自己把握。”

    外勤人员又道:“看林老师的意思,似乎不太愿意与我们同行了。没关系。这是八宝海的通行证……还有这,是联邦法务委员会全体成员大会的请柬。您拿着这两样,就可以直接道会场的勤务组签到了。联法委在八宝海的会场地址,林老师您应该知道。如果不确定,可以和请柬上的地址核对一下。好了,林老师,我们先告辞了。希望能在联法委会场看到您。再会。”

    林卫方看了看手头接来的事物,沉思了片刻。在刚刚的两名年轻人彻底离开后,他拖着跛脚,独自一人绕路隐没在夜sè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