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零四话:大选在即(四)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大选还没开始,有关林卫方的传言和争论就散播得人尽皆知,各路神仙,抱着各种不同的心态观望着这件事。有人期待,有人不屑一顾,有人幸灾乐祸,有人忧心忡忡。随着林老师应该当选法务委员的呼声越来越高,第七星系联邦zhèng fǔ开始辟谣:在大选结束前任何猜测都是不负责任的,大家应该不听谣,不信谣,不传谣。第七星系是个法治星系,一切政治行为均有法可循,大选也须依法行事。所有法务委员名单,均以大选结果为准。

    尽管联邦zhèng fǔ发言人喊破了嗓子,也阻止不了谣言的漫天飞舞。

    不是有这样一个传说吗,第七星系的事,只要联邦zhèng fǔ不辟谣,就不见得是真的,只要一辟谣,就离成真不远了。

    几乎每个人都乐见联邦zhèng fǔ的自掴耳光,那脑补出的啪啪声令人快感十足。

    林老师当选的呼声,不因辟谣而止,反倒是愈演愈烈,就像火上浇油一般。烧得连外星系的人,也为之侧目。更有甚者,公然在媒体上对这件事发表评论,一时间,搞得好不闹。

    星系外发出了声音后,作为官媒的《联邦真理报》自是不能沉默,撰文一篇,大谈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主要论点还是过去的陈词滥调,声称星系外敌对势力为了颠覆联邦zhèng fǔ的政权,开始采取迂回攻势,先是用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瓦解我第七星系人民的意识形态,进而否定联邦zhèng fǔ的执政成绩。从而在根本上扰乱我星系秩序。

    用官方的话说。《联邦真理报》这是狠狠地抨击了敌对势力的险恶用心。

    随后。《星系时报》的总编飞盘狗紧跟着上阵,以无比装的腔调,东拉西扯地炮制了一篇社论出来,告诉第七星系人民要冷静,要擦亮眼睛,要有辨别能力之类云云。看得人直反胃。

    飞盘狗的行文,看几篇就能摸清楚他的路数。核心要领就是先装,拿出高人一等的架势教训人。摆出一副公正的嘴脸来,用比烂的手法来证明,自己要维护的还不是那么烂。一篇两篇,还能蒙蒙人,时间久了,看明白他的路,也就当成笑料了。

    总之,外界把这大选花絮传得沸沸扬扬,近似要把天捅破一样。可作为当事人的林卫方,却淡定的很。对这一切知之甚少。

    从704上回到赛尔,林老师坚持不去关心外界发生的一切。一直住在破旧的出租屋里,过着贫困的rì子。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银行户头上挂上了一长串的数字。与那数字所对应的财富,其实足以够他奢侈地活上几辈子。

    对于政治,林老师已经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他选择了扎到故纸堆中,去探寻历史中的蛛丝马迹,并乐在其中。这是林卫方闭门不出的一个缘由。

    另一个缘由则是,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虽说林卫方无亲可探,但朋友还有上那么些人。之所以不敢去访友,是因为他的每一个举动,都会让监控他的人神经过敏。从回到赛尔上,他就看到后的尾巴成群,和过去没什么两样。

    按照过去的惯例,只要他访问了谁,谁就会被监控,被调查,甚至是被传讯。

    被监控,对于他来说习以为常。用他的话说,又不是第一天如此。可他不想把这份烦恼,凭空加在他人上。所以他选择了与世隔绝。

    至于别人不敢造访,也和这密切相关。

    可即便是这样,林卫方的存在,依然给联邦zhèng fǔ造成了窒息般的压力。

    ****************************************************************

    知道瘸子叔的现状,洛和平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他很想让人带去一分问候,可是理xìng告诉自己,要忍住。因为这会刺激联邦zhèng fǔ高度敏感的神经。

    说起瘸子叔,就免不了要提起赛尔,提起赛尔,洛和平就忍不住想起那埋在心底的姑娘。

    虽然只是一年多没有消息,洛和平却觉得像过了千载万世般遥远。

    方一婷,你到底在哪里?

    洛和平曾几次派人打听方一婷的消息,可是一无所获。毕竟她不像林老师那样名动天下,或真或假,消息总不断。她就像融进海里的一滴水,再也没有痕迹,就像人间蒸发,世界上再没有这个人的踪影。

    不管心中的结系得多么死,rì子总还要过,生活总还要继续。

    离开曼光,洛和平返回了704,回到他那繁忙的生活中去。除了敦促着矿管所里的高管落实着预定计划外,他又接待了来自四面八方的访客,有第七星系的,也有其它星系的。这人来人往,让洛和平曾经虚浮的名气变成了扎扎实实的人脉。

    洛和平始终也没倒开空,到第七十八星系上和谢凌碰一面。连带着,他也没搞清楚,为什么银星军的总部会被拔掉,是谁拔掉了银星军的总部。外面,也没有相关的消息。在704上,似乎就像没有过银星军这个组织一样,一切都风波不起。谢凌的讳莫如深,更让这件事上像蒙了一层纱,把这件事变得神秘莫测。

    洛和平也没有太多jīng神顾及外事,矿管所的一切,就让他忙得不可开交。

    矿管所的虚张声势,让不少人以为,矿管所准备大干一场,有疯狂扩张的意图。然而有眼力的人都会发现,这其中有太多诡异之处。他们远不想自己吹嘘得那么有实力,他们的实力不足以支撑对外公布的,那庞大的计划。

    这世界上聪明人不多,但绝不代表没有。总会有人看出蛛丝马迹。不过,洛和平并不在意。能掩住多数人的耳目,他就算成功了。

    在矿管所暗地里卖出去五个矿场之后,史达利终于察觉到了矿管所的异常,这让他暴跳如雷。他没想到,洛和平是个完全不按路出牌的家伙。虽然说,他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xìng,但这事真的摆在他的眼前时,他还是抑制不住失落的怒火。尤其是,当他知道,那五个矿场落在自己政敌手其三,他就再也坐不住了。

    “去,遣人去联络洛和平,我要和他见一面!”史达利对边的外勤人员拍案怒吼。

    在史达利忙着寻求与洛和平的沟通渠道时,洛和平又一次离开了704,跟着勘探队到滑光三号上。

    滑光三号的勘测结果,让洛和平欣喜异常。那上面真如马国帅所说,确有能量储备含量极高的紫晶矿脉存在。

    事实上,不光是滑光三号,就连滑光四号上,都有着大量的紫晶矿存在。

    这个勘测结果,意味着洛和平和他的小伙伴们发了天大的横财。相对于这两颗卫星上储备资源的价值来说,洛和平他们取得开采权的价格几乎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如果不是为了防范运营风险,洛和平都有心立刻调人过来,直接在这里开矿场。不过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矿管所的战略已经定下,短期内不会在矿业投入,如果临时改变决定,将会打乱固有的战略节奏。这种朝令夕改的风险,任谁都承担不起,特别是矿管所这么大一个组织机构。

    一旦组织动起来,固有的组织惯xìng,会推动着组织里每一个人向前。想停下来,都很困难,更毋论搞出个南辕北辙的改变。

    所以,洛和平只能忍下冲动。

    走完滑光,洛和平把下一站的方向定到了马丁十字上,去给唐白压阵。

    因为唐白已经开始着手为混合rǔ造势了。关于这混合rǔ的品牌,经过再三研究和磋商,最终定为“伊鹿”。

    为了伊鹿混合rǔ上市即能大卖,唐白动用了自己的全解数,联络了在第七星系上的旧rì关系,只为打通渠道。随后,唐白jīng心地策划了一公关方案:除去铺天盖地的硬广告之外,唐白本人开始在公众面前频频露面,各类流行电视节目,都有出没。唐白的个人形象,也被定位成了自信儒雅,德才兼备的企业家。

    在马丁十字上,洛和平见到唐白时,他正在电视录播中心里,jīng心录制着节目。看着唐白道貌岸然地坐在那里,洛和平觉得很有趣。特别是当唐白口口声声地说着,小胜靠智大胜靠德的时候,洛和平终于忍不住笑了。

    节目录完,洛和平拽住唐白就问:“你是不是太忽悠人了,在第七星系这种星系里,你居然还好意思提德字。你知道德字怎么写么?第七星系人有德么?”

    唐白看左右无人,翻着白眼回洛和平道:“话叫你说的,你不是第七星系人似的。”

    “我是第七星系人啊,但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敢拿德自诩啊。”洛和平忍笑道。

    “现在……也就德这个事还能拿嘴说说了。要不然你让我说什么啊?难不成我说小胜靠弱智,大胜靠缺德?”唐白继续翻着白眼道。

    两个人说笑着,走出了电视录播中心。在电视录播中心门外,洛和平见到了几个追随他足迹而来的访客。访客来自第九十九星系,洛和平对此很意外。让洛和平更意外的是,访客的要求。

    “什么?童胖子要见我?”洛和平失声道。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