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话:变局(十七)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洛和平非常恨开会,但又不得不开,他更恨开会时候跑题、扯皮,再就是无休止的争论,可每次开会都杜绝不了。

    人世间的事往往就是这么回事,你恨什么,就来什么,你越想躲开,就越躲不开。

    就拿小会议室开会这件事来说,洛和平深恶痛绝的几个现象屡见不鲜。只要开会,就避免不了这些。在会上,洛和平不是没制止过,可每次都是按下葫芦起了瓢。

    他刚把跑题的事拉回来,就开始了扯皮,等他打断扯皮时候,又开始了跑题,再不然,就是起了无端的争执,周而复始。不少次,吵到最后,连洛和平自己都忘了开会的初衷。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洛和平琢磨了好久,才想出一个可试验的办法。那就是会前先和与会人员单独通气,把会上议题先说清楚,先把意见交流完。这样,所有的意见就能先汇总到他那里,他好有选择xìng地在会上解决问题。

    他觉得,既然议题上会,就该尽量避免讨论,把矛盾都按在桌子底下解决。矛盾解决完了,争取会上直接宣布结论,这样最省事,也不耽误时间。

    于是,关于矿管所未来命运的会议,被洛和平拿来做了试验田。

    洛和平心如明镜,矿管所究竟何去何从,最后的决策还是要自己来拍板。

    所以,三天假期后,洛和平没有急着重开高管会议,而是单独和几名高管碰面。

    这一出戏搞得这些高管心里都像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的。尤其房寒和许三川、冉秋云三个人。心里更是惶恐。他们私底下猜测。莫不是这洛所长察觉了他们互相串联的事。准备震慑一下?可洛所长话里话外的,根本没透过点一下的意思。

    人家没点你,你心里就没数?咱这活爹又不傻,在他面前装傻,是不是容易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惶惶之中又过了两天,矿管所里才再次召集了高管会议。

    这次高管会议虽然并没像洛和平预期的那样一片圆满,但比起过去的会议进程来,却是节奏快了许多。起码争执、跑题现象明显见少。

    会议上,定下了矿管所未来半年战略动向的基调:

    转移经营重心,短期内不再以紫晶矿为主要经营方向,逐步从矿业中撤出。

    矿管所下辖五局二十七矿拆分出售,同时对外放风,声称矿管所要横向扩张,寻找其它星球上的紫晶矿,如果遇到价格低的,直接收购,倒手求利润差。

    提前向马丁十字进发。收购马丁十字行星上的土地资源和主要矿藏;收购左卫二行星上的土地资源和主要矿藏;收购滑光三号和滑光四号卫星的全部矿藏开采权和经营开发权。

    准备介入混合rǔ业,将生产基地放在左卫二。行销中心和研发机构放到马丁十字上,把经营和生产彻底分离。

    大批采购大型运输舱,把护矿队彻底剥离,并进新成立的物流单位中,将物流单位财务上dú lì核算,成一个企业。另外,物流企业加强武装,如果财务上有缺口,将由总部给予财务补贴。

    矿管所资格消灭前,要将所有手头资源整合,建立一个新的企业集团。企业集团在各个方面,与矿管所再无“关系”。新集团总部也设置在马丁十字上。

    这个调子定完,基本上也就宣判了矿管所最终将解散的命运。

    定调会议,只开了一天,就拍板决定了。期间,唐白曾无不担心地问洛和平:“如果矿务管理司的人来问,怎么办?”

    洛和平横了唐白一眼,道貌岸然地说道:“当然是辟谣!这种事怎么能承认?”

    开定调会的时候,许三川想起了几天前在t行星上遇到大山的事。那家伙,可是口口声声喊着要到704接矿场的。会后,许三川主动找到洛和平谈及了这件事。

    “他真的想接?”洛和平问道。

    “我也叫不准,听他说的那个意思,好象是真有心接。也可能他是替别人搭这个线,应该不是空口白话地瞎扯。”

    “你怎么不早说?”

    早……早些时候我哪知道你胆这么大,敢这么个玩法。许三川心里牢sāo着,干笑两声道:“当初不是没定调子么,我就没当回事……”

    许三川还想多解释几句,洛和平却没耐xìng听,直接大手一挥,打断道:“问明白再来找我,把事定准成了。”

    说完,洛和平就撇下许三川,走了。可走出去没几步,又转回来,对许三川说:“只要钱到位,什么都可以谈。”这回说完,依然是转就走,还是没走出几步,再转回来,像犯了强迫症一样。

    洛和平再对许三川道:“这个事抓紧办,回头还有别的任务交给你。这事儿,必须得你来办,换别人,我不放心。”

    你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了,来回折腾你不闹心?

    这话,许三川也就是在心里想想,半个字都不敢蹦出来。边听洛和平交待,边做出认真听的样子,还不住点头,嗯嗯应承着。

    ****************************************************************

    战略定调会开完第二天,洛和平又召开了一次落实战略的具体事项的会议,效率不可谓不高。

    唐白被安排离开704考察混合rǔ的技术,同时调研生产线的采购价格以及生产的相关事宜。

    冉秋云被指派沿着马丁十字、左卫二这两颗行星圈地,能圈多少是多少,如果顺手的话,也可以把滑光三号和滑光四号拿到手。

    钱望海眼下的工作,继续以剥离护矿队,进行整合为主,以订购运输舱为辅。另外,就是在马丁十字上建立新物流基地的事,也要着手准备了。

    至于许三川,矿石和矿场,他都卖,想安排别的,也安排不来。而洛和平,则和房寒凑到了一起,他们俩得想办法应承那些金融圈的人。要知道,他们在矿管所等了已经快半个月了。

    高层分工定完,接下来就是中层的工作安排了,这需要更加细致的落实。过去类似工作,都是唐白来运作,如今则由洛和平亲自捉刀。敢于主动试水,一方面是他翅膀硬了,另一方面是,这么庞大的计划,交给别人来运作,他也不够放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把最大的希望和信心,都留给了自己。

    解决这个问题,洛和平依旧是通过会议来进行。只是把地点从小会议室换到了正式会议室,与会人员也由高管改成所有管理人员。在会上,洛和平又一次露了一手:与工作安排有关的人,都集中在会议室当中,由洛和平直接指派工作,工作安排完的人,直接退出会场。

    随着会议的进行,会场里的人越来越少。两个小时过后,会议室里基本空了,只剩下几个高管陪在洛和平边。洛和平长出一口气,左右看了看,疲惫的神一览无余。

    对自己这无师自通的手法,洛和平心里很没底。惟独让他心里还算有点安慰的是,场面没乱。而这一切,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却是叹为观止。

    起码唐白看到这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有嫉妒,也有羡慕,更有惊讶。当初那个二百五,什么时候成长到这么老练的程度了?这手段比自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越想唐白心里越不舒坦,于是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所长,你这会开得真快。”

    “是啊,真快。”其他人也应和着。

    “光快有什么用,谁知道效果如何。”洛和平一声轻叹。

    这个转折,让在场的人都发了怔,以为马拍到马腿上了,只有钱望海仍然孜孜不倦地继续把马奉上:“这场面一看效果就不错,肯定没问题。”

    “没问题?”洛和平冷哼道,“我就怕他们没问题。”

    “他们要是没问题可问,那保准就要出岔子。换平常时候,我倒不怕他们出错。现在这节骨眼上,不行啊,负担不起这成本……老房,你和老许这阵儿在704的时候多,倒开空的话,多盯着点。其实这个事,应该唐所儿来办。他经验多,协调处理起来这些,更熟。可是……唉,这人手真是不够用了。”洛和平抓着头,有些语无伦次,“唐所儿,混合rǔ的事尽快考察,如果一次不行,还可以再考察。抓紧跑完这一趟,我们心里先有个底,你尽快办完,早点回来。没你的话,我心没底。”

    洛和平的几句话,虽然没什么条理,却也充分表达了对唐白的重视,这让他心里好过不少。加上他自我调节能力还不错,绪也就恢复了正常。

    “行,我明白。”唐白应承道。

    钱望海没理解,洛和平到底在担心什么,多问了一句,为什么洛和平怕中层管理者没问题可问。

    洛和平耐心解释道:“这种会,第一次这么开,大家伙儿不适应是正常的,有问题也是正常的,没问题才不正常。他们不问,可能是不敢,也可能是抹不开面子。没懂,不问,就可能蛮干,这是眼下最忌讳的事。我们现在缺时间,没法掰开了,揉碎了说,更没时间演习。所以我才担心。”

    说完,洛和平一声叹息。

    在这叹息中,钱望海若有所思。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