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六话:变局(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洛和平的意思很明确,在矿管所衍生的利益上,不会把田立诚和冉非凡甩下。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这两个人能跟自己通气,完全是因为矿管所的缘故。如果他们不是把目光锁定在这块利益之上,哪会管自己的死活?

    应该说,洛和平全方位立体化的功利思维方式,完全都是拜这两个人所赐。

    “还得和你说一件事。”田立诚对洛和平说,“虫洞我准备让出去了,你有没有别的意见?”

    “你都准备让出去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洛和平冷冷道。

    “虫洞的控制权里,有你30%的比例。我当然要听你的意见。”田立诚态度非常认真。

    “有用吗?”洛和平的目光在田立诚和冉非凡之间穿梭几圈,才道,“你俩早就统一战线了,45%的控制权让出去了,我留着这控制权有什么用?是银星军的我能收回来,还是银河海盗的我能收回来?既然都打算从这里撤了,我留这控制权干球?怎么转,转给谁,是折价,还是抵扣,给个痛快话。”..

    田立诚干笑两声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长话短说。我和非凡拿控制权跟第二十二星系的人换了一个虫洞,协议虽然没最后签,但事基本上定了。我们要的是马丁十字低纬度虫洞群里,靠近左卫二的那个。你那30%控制权,看上哪个虫洞了,也可以拿出来交换。如果价值上有出入,可以补一下差价。这件事上我可以帮你牵个线。”

    “左卫二的虫洞。没我的份了。是吧?”洛和平听出了话里的弦外之音。不觉有些恼怒,心中有了被踢出局的感觉。

    田立诚觉得话里的味道不对,忙解释道:“没那个意思。和平,你想岔了。我们是先把这虫洞拿在手里,事急从权,这也是没有办法。你我兄弟的事好说,到时候你想要多少控制权的额度,我们再商量。”

    洛和平脸sè变了几变。忽地转颜微微一笑:“也是,你我兄弟的事好说。谁控制那虫洞,还不是个形式上的事儿?无所谓了,在我们自己人手里就行。”

    洛和平态度的转变,让田立诚暗暗松了一口气。

    “我手里那控制权也没什么用了,看来还得你想办法,帮我牵线,把它转出去。我想了一下,咱们手里控制的虫洞肯定是越多越好,要是把我那份子现。太不划算了。干脆也换个虫洞得了。能不能帮我研究一个马丁十字附近的虫洞?”洛和平缓声道。

    “这个……”田立诚面露苦笑。

    “为难?”洛和平问道。

    “不是为难。和平啊,马丁十字附近三个虫洞。都是大虫洞,你拿那30%的控制权和人家换,这差距太大,有点搭不上界啊。即便是人家同意,那你要补的差价也太大了。”田立诚解释道。

    “得补多少?”

    “少说也得二十到二十五个亿,这是底线。上线就不好推测了,多大的数都有可能。虫洞这东西,有的时候不是钱的事。哪怕是补差价,人家也不一定就同意换。”

    “马丁十字那不是三个虫洞么,换哪个都行。你帮我问问吧。价钱可以研究,主要是意向问题。有意向,有诚意,就可以谈。这个事得你多费心了,老田大哥。”

    田立诚点了点头,应承道:“行,那我就给你问问。反正马丁十字那个星群也要归第七星系了,第二十二星系的人,留着它倒多了不少麻烦。真备不住能有人愿意现。”

    议完虫洞的事宜,基本上这次小集会也就到了尾声。因为这件事,才是他们的议题的核心。其它的事,即便是有意向,短期内也都无法达成协议,所以还需各自考量,才能下决断。

    冉非凡要留洛和平吃饭,被洛和平婉言谢绝了。

    临走时,洛和平突然想起了那个绿斗篷,顺嘴问了一句:“我刚来的时候,看着个穿绿斗篷的家伙,从行政公署里出来。你们谁认识他?”

    “你说那个脸长的混血儿?”冉非凡反问道。

    “对,就是他,一张马脸老长。”

    冉非凡呵呵笑道:“第二十二星系内务总理事卿的儿子,史达利。这群人谁都不白给,听着风了,能不来打个前站?来探我们的口风来了。这家伙,也是个人物。”

    洛和平冷哼一声道:“不敢苟同。”

    冉非凡笑道:“看来你还对他有看法的。怎么得罪你了?”

    洛和平就把进行政公署前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这让冉非凡大奇:“他平时也不是这样的人啊。今天吃错药了?刚才跟我和老田碰面的时候,他正常的啊。怎么和你犯起冲来了?”

    洛和平一摊手道:“莫名其妙吧?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碰了这么个神经病,像条疯狗似的,上来就对我咬。也真够晦气的。”

    “史达利平时是个很冷静的人……今天这事儿不太正常。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田立诚跟上来说道。

    “我根本都不认识他,误会什么?”

    冉非凡想了想,像自言自语样沉吟道:“不能吧……”

    “有话你就直说。”洛和平非常厌烦冉非凡这种yù言又止的态度。

    “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啊。据我所知,安明远和史达利是同学。是不是他在里面下蛆了?按说,他不能那么无聊吧,也叫个有份的人……”冉非凡说道。

    “安明远?安在天三儿子?我艹,还真备不住是他搞的鬼。我不知道你跟没跟他打过交道,反正我是跟他打过交道。那兔崽子心眼比针鼻儿都小。你不用说了,要有这么一层关系,铁定铁是他弄的妖讹子。”洛和平咒骂道。

    关于洛和平和安明远的恩怨,冉非凡虽然不知道细节,但是这半年来,大体也听到点风声。因为有恩怨在,所以冉非凡对洛和平的观点并不认可。已经对对方抱有成见了,还能给出什么公的评判来?

    冉非凡始终觉得,安明远不至于无聊到不遗余力地恶心洛和平的地步。他安明远又不是个闲人,正事都还忙不过来呢,哪有心思扯这份闲蛋。

    只是看洛和平愤愤然的样子,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于是冉非凡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

    从行政公署出来,洛和平的脸上就挂上了忧心忡忡四个字。

    钱望海有心问问洛和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又怕洛和平装神弄鬼地堵上自己几句。

    该自己知道的,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问也没用。钱望海默默对自己说道。

    回矿管所的一路上,洛和平一语未发。因为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搅得心神不宁。704的归属变动,让他前一段时间的工作,接近半数都做了无用功。

    更让他觉得棘手的是,后续究竟该如何运作,他心中一点眉目都没有。他根本不指望冉非凡他们能给出什么更好的建议来。今天的洽谈过程和结果,一点也没出洛和平的意料。这俩人完全是站在各自立场上,为了维护自利益说话,就差大马金刀地亮出架势,准备在他洛和平上斩下一块了。

    至于这件事对自己来说,是福是祸,都是难以预期的事,可谓前路未卜。

    洛和平越想越烦躁,开始念念有辞地骂起街来。听得边开车的钱望海直眉愣眼,不知说什么才好。

    到了矿管所,发泄一通的洛和平觉得心好了几分。这个时候,他想起了观澜湖畔的那个老人。

    应该问问老头子。他经验多,应该能给出合理的判断来。

    想到这,洛和平忙不可待地拨通了柴老头的电话。

    洛和平不是个愿意服软认怂的人,更不愿意开口求人。如果不是真的一筹莫展,他是不会向柴老头求助的。近两三个月,他和柴老头的联络,基本上都是只说闲话,没有重点。多是问候请安,从不谈实质问题。

    柴老头对这忘年小朋友还很重视,并不在意话题内容,只要是陪他聊天,他就高兴。老小孩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这一老一少扯起闲篇来也是乐得其所。

    洛和平这一次电话打过去,柴老头没有接。洛和平也不着急。因为他知道,柴老头通常没接到自己的电话,都会打回来。

    洛和平摘下通讯镜,心渐渐变得平静下来。

    急有什么用,还不是得自己想办法。洛和平默然无语,心里暗暗嘀咕着。

    洛和平抬头往边一扫,看到钱望海正谦恭地站在边,一种莫名的信心忽然涌进他的膛。洛和平对钱望海道:“准备一下,晚上小会议室开会。通知所有的副所长,必须列席。”

    说完,洛和平不再置一词,直了板,向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去。钱望海默契地应了声是,而后目送洛和平离开。(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