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四话:又见鲜血(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若干年后,每当洛和平回想起704来,几乎所有的记忆里就都充满了红色,遍布着杀戮与血腥。

    他很难理解,为什么提到那个地方,田立诚和冉非凡都显示出了异样的兴奋,怀念之溢于言表。

    时隔多年,在洛和平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已功成名就的时候,一次电视访谈节目,给了704上这曾经的三巨头重新共聚一堂的机会。他们被邀请到了一起,共同怀念那段远在704的子  。其时,田立诚和冉非凡都是侃侃而谈,忆苦思甜,一力描述着704上希望无处不在的美好景象。而素以能言善讲闻名的洛和平,却异乎寻常地保持了沉默,只是流露出专注的微笑。

    了解洛和平的人会发现,掩盖在他微笑后面的是,难以述说的尴尬。

    因为他不愿违心地说出,704带给了自己美好的回忆,所以保持了沉默。

    在田立诚和冉非凡二人心中的美好痕迹,半点也没在洛和平的心里留下。相反,留下的,无不是影。

    在洛和平的印象里,那就是个每隔上三五天就会流血死人的凶险之地,根本不值得留恋与怀念。

    洛和平曾以为,田立诚和冉非凡是在公众面前做秀。可从他们俩的神、语气、眼神中看,却没有半点作伪的意思。

    对此,洛和平曾经惶惑过,思索着,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才让他想qingchu了问题的实质。

    704,承载了那两个人的光荣与梦想。而对于洛和平来说。它始终是囚自己的深牢大狱。

    ****************************************************************

    枪声响起。那声脆响透过耳膜后。洛和平的心脏本能地随之重重地跳了一下。肾上腺素如条件反样快速分泌。促使着他后续的心跳骤然加速。

    意识尚在,命还在,看来我还活着。刚消停没几天,这又特么出事了。

    一瞬间,洛和平只想到了这些。

    或许是见多了鲜血与死亡,早已麻木。洛和平再没有像以往那样失声惊叫,或是纵跳起。他淡然地抹去脸上的血渍,审视着眼下的处境。

    边围观的人群已经炸开了锅。尖叫着四散奔逃,场面慌乱不堪。洛和平的随从,也就是矿管所的护卫队员,似乎早已习惯了洛大少爷频繁遇险的境况。在枪响的那一刻起,立刻做出了反应。他们及时地从人群中穿插过来,围在洛所长的周围,形成了一道严密的人墙。

    看着边护卫有条不紊地站好队列,洛和平知道,这是钱望海的功劳。

    自调查组撤出矿管所之后,钱望海第一个抓的所里事务。就带着护卫队员无数次演习这应急措施,要的就是确保所长的安全。

    突发的意外让张建勇手足无措。因为他从没见过这种血腥场面。他被隔绝在人墙之外,蹦着高地向人墙内望去,惊声呼喊着,问洛和平是否安好。

    洛和平示意人墙让开一条缝,放张建勇进来。

    “我没事。这个人对我至关重要,我要带走。”洛和平指着躺在地上的白丝巾道。

    张建勇顾不得听洛和平说什么,连声应道好好好,他半抬着双手,上下观察着洛和平是不是受了伤。他很想用手掸去洛和平上的血污,又不敢贸然地用手接触洛和平的体。

    “你在我这寻摸什么,忙叨得我都眼晕。都告诉你我没事了……抓紧时间,把这里发生的事汇报给局里,让他们再派人来,把这里处理干净。”洛和平烦躁地伸手推开张建勇,透过人墙的缝隙,向刚刚枪响的方向望去。

    704上的生活jingyàn,让洛和平能准确地辨别枪响的方向,也算是他一个重大的收获。

    在枪响的方向,洛和平看到两个披蛤蟆皮绿的人,趁着夜色悄然溜走。

    又是银河海盗!

    洛和平重重呼出一口气,强行把浮动的绪平定。随后,他安排随从人员拿出急救设施,对白丝巾进行了简单的救治。确认暂时生命无碍后,才说道:“我们走。”

    张建勇从不缺乏街头斗殴jingyàn,可经历如此残酷的生死局却是第一次。他颤抖着手,把通讯镜挂在脸上,语无伦次地向治安局里汇报了现场况,要求了增援。之后,他重新围到了洛和平的边。看到矿管所的人有了撤离的意图,他又一次开始紧张起来。

    他强自镇定,忍着双腿的颤抖问洛和平:“所长,刚才开枪的都是什么人啊?”

    洛和平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道:“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知道了是什么人,你也解决不了问题。你现在的工作是,守护好现场,等待增援。”说完,洛和平随着护卫人员,带着重伤的白丝巾回到了辉煌车中。

    看着张建勇迷茫无助的神,回到车里的洛和平,心中没来由地一软。他从车窗里探出头对张建勇道:“是银河海盗。”

    ****************************************************************

    白丝巾伤得很重。全多处骨折,大量失血。临时的急救措施只能暂时维系生命,而不能让他脱离生命危险。

    不过洛和平倒是对此丝毫都不担心。因为他有绝对的信心能让白丝巾起死回生。

    在洛和平的手里,还有一样专治外伤的法宝:拟胎息全封闭综合治疗仪。

    刚到704的时候,因为误会。洛和平和钱秘书长大打了一架。当时他和钱秘书长都重伤得濒临生死一线。不比现在的白丝巾好上多少。在拟胎息全封闭综合治疗仪里走了一遭之后。两个人都是恢复的完好如初,活蹦乱跳的,和活驴没什么区别。

    把白丝巾抬上了车,洛和平就联系了钱望海,告诉他,自己要用拟胎息全封闭综合治疗仪,让他尽快做好准备。

    洛和平的电话让钱秘书长惊出一白毛汗,他忙问:“所长。你没出什么事吧?”

    “我没事。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准备,我马上回所里。”切断电话,洛和平心里嘀咕,这都什么毛病,动不动就问我出没出事。好象我出了事,他们能有便宜可占一样。

    腹诽归腹诽,洛和平的脑子却没停下转动。他审视了今天的遭遇,仔细分析过后,得出结论:这件事纯属意外。而且根本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如果没猜错,银河海盗追杀的人。应该是白丝巾。

    白丝巾到底是什么人,值得银河海盗如此地大费周章来要他的命呢?洛和平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抵达矿管所时,钱望海已经等在了行政主楼前。见到洛和平满是血的模样从车上下来,钱秘书长的腿都吓软了。仔细端详一圈,发现洛所长并无大碍时,他提到嗓子眼的心才略略放下。

    洛和平无心多理会钱望海,下了车,就忙着指挥着护卫抬着伤员向特种医疗室进发。

    “所长,这是?”钱望海小步并大步地跟上了洛和平问道。

    “很重要的人。”洛和平给出了一个模糊而没有意义的答案。

    看洛所长说得如此一本正经,钱望海不敢再多问,只能跟上队伍的脚步,一起到了特种医疗室。

    把白丝巾安置进拟胎息全封闭综合治疗仪后,看着各项人体机能指标趋于稳定下来,洛和平这才松了口气,转而到了洗浴间,清洗上的血污。

    随后,在小会议室的临时会议里,他遭遇了一轮猛烈的抨击。

    首先发难的是唐白。

    “所长,您以后能不能远离那些危险的地方,别当什么孤胆英雄?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的安危牵动着多少人的心?你知不知道,矿管所几万人的命都系于你一?我恳求你,再一次恳求你,做什么事前,先考虑考虑,你不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你后站着几万人,靠着你吃饭呢。你如果出了点什么意外,你让他们怎么办?”

    紧跟着附议的是许三川。

    “我同意唐副所长的意见。所长有点太不拿自己的安全当回事了,这不是好现象。为了防止再有类似的事发生,我们是不是应该研究一个针对所长安全的保护措施?”

    随后,房寒和冉秋云也发表了类似的意见。

    几名高管同时把火力对准自己,这现象是自打所里经历了调查组事件后,绝无仅有的一次。

    洛和平哭笑不得,满怀委屈地说道:“这个事儿它纯属意外。其实它跟我没什么关系……”

    在高管们置疑的目光中,洛和平详尽地解释了事的来龙去脉,包括怎么遇到的张建勇,怎么看到的白丝巾,以及怎么发生的血案。最后又说了自己对这件事的因果猜测。

    结果他发现,自己的努力并没有扭转高管们置疑的眼神,反倒是让他们的眼里多了一种新的味道:编,你接着编。

    “哎,你们都这个表看着我干嘛?我说的是实话,你们怎么不相信我呢!”洛和平觉得很无奈,“我在你们心目中就这么不靠谱?”

    高管们无声地回答出奇的一致:每一个人都用点头肯定了洛和平的疑问。

    “我艹!这子没法过了!”洛和平一头磕在面前的桌子上,用狂捶桌子作为自己怒号的伴奏。

    正在洛和平表达着抗议的时候,特种医疗室那边传来了消息:送进拟胎息治疗仪里的人醒了。(未完待续……)

    ps:求订阅。如果哪位书友手里有月票,我厚颜要一张,不为别的,就为留个纪念,荣誉榜上加一条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