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三话:就是不想活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你看你染血的双手,感慨万千也不过是苍茫苦海;

    你封刀后从不问故人何在,三秋一过人间便把你忘怀……”

    暴雨过后,乌云散尽,空气里一股阳光的味道。

    洛和平的办公室里窗几明亮,窗前一短发长裙女子绰约而立,轻幽地歌声里却满是沧桑。

    这谁癢ww.”“。柯搴推铰囊苫蟆?br/>

    关于有个女人找自己的问题,不光是钱望海和自己说了,就连钟曼琳也和自己说了。钟曼琳说,有个短发女人到家里找你,好象不是我们所里的人。

    这就是找我的那个人?

    洛和平这种焚琴煮鹤,花间喝道之辈,自是不懂得欣赏眼前的美景。他心里的第一反应是,得强调一下安全保卫制度了。这怎么我办公室还能随便进来人了呢!我是先叫值勤的防卫人员问问是怎么回事呢,还是直接拎钱望海来骂一顿呢?

    正合计着,窗前的女子蓦然转回来,展颜一笑,笑得如朝阳般灿烂。只是那笑容里英武之气太重,让人差点忘了她上是一袭温婉的长裙。

    这也不搭调啊……

    洛和平走神了。很快,他把思绪强行拉了回来。

    眼前的女子似曾相识,可怎么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呢?

    “不认识了?”女人的声音唤醒了洛和平沉睡的记忆。可洛和平陡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好象都不可信了。因为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会是那个人。

    “你……”洛和平语结了,脑子里混乱得像团糨糊。

    “你什么你……怎么,做过的事你不打算认帐了?你把我车开走了,害得我都没有车开,我还没找你算帐呢。我的车,你就不准备还给我了呗?”女人像嗔一样道,“见你可真费劲呢。”

    “不是……我……你……”洛和平语无伦次,却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他可以百分之一万地确认,眼前的这女人就是那个人,可在他心里无论如何都对不上号。因为……两者根本无从比较啊!

    洛和平摇晃着手,在这无比尴尬的状态里挣扎着,好半晌才憋出一句话道:“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女人像想了一想的样子,才道:“你不会忘了在我上留下的东西吧?我把它收集起来,做成一个基因密码的钥匙。虽然达不到和你同等的信息效果,但混个家属的标签还是能的。别人的,我不知道成不成,反正你洛所长的是能咯。”

    “我……你……这特么的叫什么事啊……”洛和平一跺脚,原地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位上。他这下真的是抓狂了,“不……我问你,那值勤的人没问你来路什么的?”

    “问了啊。我把基因钥匙拿给他们,一通过检测,就好了。”女人从领口掏出项链坠子,一个像小细瓶子样的东西。洛和平知道,那里面装着的是自己的jing华的提取物。

    “你在这里的威信很高呢。他们检查完我的基因钥匙,都对我敬礼了呢。”女人似笑非笑道。

    “我……我……我特么的艹了!”洛和平气得连爆粗口都结巴了,心中全力咒骂着数字神经中枢的不靠谱。

    洛和平就感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一缸胶中,全都陷在其中,粘滞得使不出半点力气。

    淡定了好半天,洛和平才随口问女人一句:“你找我……什么事?”

    女人望了眼窗外,又转回了脸,晨晖透过窗子映到她脸上,显得那般明亮。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不想活了……”女人略显羞涩地说道,并回望着洛和平,那眼中的氤氲升起,湿润得好象能滴出水来。

    “就是不想活了?”洛和平先是一愣,一个多月前的回忆随即就在脑海里变得鲜活起来。顷刻间,洛和平的脸红得像个熟透的番茄。

    ****************************************************************

    “留疤了……”女人轻抚着洛和平颧骨上的浅伤,问道,“什么时候弄的?”

    “有一阵了吧?记不清了。好象是个爆炸。”洛和平坐在沙发里含混地回答着。他对女人坐在自己腿上这件事,觉得很别扭。可又没法拒绝。更难受的是,他胯下的小龙人像是感受到了召唤一样,蠢蠢yu动。

    女人一臂环着洛和平的脖子,一手在洛和平的脸上做着小动作,或是摸摸脸,或是捏捏耳朵。

    “行,有个伤疤也好。不是有这么个说法嘛,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女人贴在洛和平耳边轻声道。

    洛和平两只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木然地垂在体两侧,远看过去,就像女人在摆弄着一具木偶一般。

    “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女人问洛和平。

    洛和平木然摇了摇头,隔了少倾,洛和平心思一动,问道:“谢凌?”

    女人一愣,惊喜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在车里一个什么东西上看到的,我就随口一说……”洛和平的话说不出来了,因为谢凌搂住了他的头,把他的头藏到了自己的口。

    “我的男人,就该是这种聪明的男人。”谢凌呢喃道。

    雌xing的气息覆盖了洛和平的五官七窍,让他不能自已。一团燥从小腹处直接升起,燎得洛和平浑都在颤抖。难以抑制的chongdong,让他把手下意识搭在了谢凌的背上抚摩着。随着洛和平手上的动作,谢凌咽喉深处传出了细若箫管的呻吟声。

    这声音是一料迅猛的催药,洛和平再难忍受体内那股火焰的烧灼,他从谢凌的口处抬起头,张开喷着气的嘴,直奔眼前那微微张开的樱唇寻了过去。两口相交,便是如胶合般粘到了一起,久不分开。两条灵巧的舌头如缠斗的游龙般难解难分,又好象彼此口中有着龙涎天浆一样,都在用力地吸着,连松开口唇换气,两个人都不忍多用一秒。

    激吻过后,谢凌看着脸sè如自己一样泛红的洛和平,又在他的嘴唇上了一记。再退开时,她看到的洛和平,眼中满是熊熊的yu火。

    自重返矿管所以来,洛和平的脑子就像台高jing密运算的计算机一样,从没停止过运转。这一刻,他脑子里的计算机当机了,罢工了。留给他的,除了空白,就是yu。他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作jing虫上脑。

    一切都是本能,一切都是下意识的举动。

    洛和平抄起谢凌的腿弯,将她横抱了起来,引得她轻声惊叫。

    看着洛和平抱着自己往一个角落的小门里走,谢凌和洛和平咬着耳朵说道:“我还想你往死了弄我……”

    ****************************************************************

    破坏良辰美景,不只是洛和平的专利。冉非凡也有这神奇的功效。

    在洛和平刚用脚打开办公室里面休息室的小门,还没来得及抱着谢凌走进去的时候,就听着办公室外响起一阵抄家劫舍式的敲门声。

    洛和平的智商被这敲门声敲回来了一些,虽然还在yu火焚,但起码能有了点思考。他一皱眉头,心想,今天这怎么回事,除了能直接进我办公室的,还有能杀到我门前的,这是矿管所安防制度出了大毛病呢,还是中邪了呢?

    洛和平有心不理那敲门,可那敲门声急得像雨打芭蕉。谢凌示意洛和平去看看,洛和平这才把谢凌放到地上,自己走到了办公室门前。

    看着一脸严肃站在门外的冉非凡,洛和平知道,这一定是没啥大事。因为遇到大事的时候,这家伙一定是堆着一张笑脸。

    看冉非凡不等自己引领,就绕过自己进了屋,洛和平丢出一句酸溜溜的话来:“我以为你要抄家呢。能不能注意点素质!”

    “干基层工作的,哪有什么素质。再说了……就不兴我过来查查水表?”冉非凡说了句第七星系常见歪话后,负手在洛和平的所长办公室里晃了一圈,看着洛和平脸上的红晕和轻微的喘息,又看在休息室门前整理衣服和头发的谢凌,眼里多了揶揄之意。

    “没干好事吧?”冉非凡道,“哪弄的妞啊?”

    “滚蛋!我女朋友。”洛和平脸上红意更盛,信口答道。

    洛和平说了是自己的女朋友,冉非凡自是没有把注意力再集中到谢凌上的道理,于是大剌剌地坐到了洛和平办公室里的沙发上,那态度与洛和平当初到他办公室里没有区别。

    洛和平心道,这大概就是现世报?

    “和你说点事。”冉非凡对就势坐在pángbiān的洛和平道,“南北的争端平息了,友谊塔又得重修了。我合计着,这回友谊塔别修个傻了吧唧的塔了,直接修个塑像就得了。这塑像也别便宜了外人,直接修你的模样就得了。”

    “为啥修我的?”洛和平觉得这个事很扯淡。

    “唉,总要树立个光辉形象啊。总要对前一阵那糟乱事有个说法吧。比如说,有个英雄终止了这场变乱。这英雄就是你了。你以后就是咱们704平定混乱的大英雄,救万民与水火的万家生神……”

    “得,得得……越说越不沾边了。”洛和平心思转动,这冉非凡无利不起早的人,老远跑到自己这来,肯定没好事啊。他是什么意思呢?备不住是想从我这讹点钱走吧?想到这,洛和平道,“你不会是又想让我出钱吧?我可跟你先说下,没钱。一分钱都没有!”

    “看看你那小气样。”冉非凡撇嘴道,“我就是来告诉你一声这个事,特意的。我再告诉你,修这个雕相,一分钱都不用你出,我们行政公署出钱修。行了,我走了。”说完,冉非凡暧昧地瞥了一眼洛和平,又把目光向谢凌上带了带。惹得洛和平又是一阵羞赧,一把将他推出了办公室。

    (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