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七话:拨云见日(七)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洛和平嘴里的7o4现状,作为第七星系人确实非常难以理解。在他们的心目中,7o4就是第七星系的编外领地。至于主权归哪里,基本上没人说得出来。

    关于这个问题,最常见的解释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

    正是这模糊的政治解释,让7o4上一直充满着悬而未解的疑问。

    第二十二星系,做为第七星系政治附庸的历史渊远流长,最早的历史,可以上溯到千年之前。虽然期间有翻覆,但在近百年里,第二十二星系始终作为第七星系的小弟级星系存在。

    说到大哥小弟,那自然是有大哥罩着小弟,小弟支持大哥的戏码。不管第二十二星系的民众认可不认可第七星系这大哥,起码第二十二星系的执政者,是非常认可第七星系这个大哥的。

    事实上,第二十二星系上这个虚弱的政权,也是第七星系的大哥们扶上台的。..

    大哥们自是不遗余力地展示着肌,炫耀着力量,而且把手伸得很长。第二十二星系中,很多星球上都是两zhèngfu班子,一本土化,出自二十二星系,另一则由第七星系派遣过来。

    这两zhèngfu班子,表明了两个星系联合执政的态度。说得浅白些,就是大哥在控制着这个政权的掌握者,政权的掌握者,也是尽其所能地讨好着大哥。

    如果世界上,只有这大哥和小弟,那么自然相安无事。

    可惜事永远不会那么简单。

    撇出去星系联盟的置疑不谈,光是小弟旗下子民的态度,就让这事变得复杂多了。

    小弟的子民对大哥并不感冒,认为大哥是在侵略着自己的生存区域,掠夺着自己的资源。时不时地,还会闹上点意见,比如街头散步之类的。这就让人觉得不那么美妙了,起码在出的声音上,就显得不那么和*谐。这摆明了是影响大哥和小弟的和睦关系嘛。

    若是再往复杂里点考虑,往深里说,那么是不是小弟鼓动着子民给出这样的声音,都不是很好说。

    政治上的事,哪有非黑即白?

    惯是单线思维的人,也搞不了政治。

    7o4上的问题,不比第二十二星系内少多少。

    起码在原住居民和第七星系外来居民间的矛盾,就不比第二十二星系其他星球上来得更少。尤其是,7o4又是两星系合作共建的星球,这使得双方民众的争议更大。无论是文化习惯,还是社会风俗,都有着难以融合的冲突。

    自打紫晶矿作为能源的巨大潜力被世人认知,随着技术的进步,对紫晶矿的开与利用变得极为广普的时候,7o4上的土著和外来者之间的矛盾就近一步升级了。特别是近三十年来,冲突频不断。第七星系为此派下了驻军,多次镇压了土著居民的反抗。

    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当7o4上的反抗力量如燎原之火样到处崛起,当7o4上的反抗声音响遍了银河,星系联盟开始对第七星系采取了政治施压。无奈之下,第七星系内阁命令驻扎在t行星的总督,外派至7o4的行政主官,以及联合五军、联合三军的军团总司令,与7o4上的土著居民代表进行了一场旷ri持久的谈判。

    谈判的结果是,双方各退一步,第七星系承诺永不向7o4上派出驻军,而7o4上的原居民不再与第七星系移民争夺虫洞的控制权,并许第七星系对紫晶矿进行有限度开采。

    之后,为了给双方这“血的友谊”留下永久的纪念和见证,双方共同出资修建了7o4行政区上的标志建筑:友谊塔。

    这段历史对于第七星系来说,算不得什么光荣,能封锁消息就封锁消息,其余的资料,都被藏进绝密级的故纸堆里,所以,很少有人对这段历史知之甚详。至于7o4上的原住居民们,在这件事上更加难以对外启齿。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丧权辱星的大事。

    ****************************************************************

    “故事很好听,但是并没解决我的困惑。”洛和平一言点出了实质,戳破了冉非凡苦苦遮掩的面皮。

    “你既然已经知道行政区早就在缩小,你就应该明白,问题不在我这,也不是我的责任。”冉非凡面不改sè,看似绪不变,实质上已经带了些不满之。他又道,“人口密度的增加,和继续增加的移民有关系,更关键的是行政区域在缩小。这道理显而易见,不用我解释。至于为什么行政区在缩小,我想告诉你,问题也不复杂,是我们根本控制不了那么大的区域。土著居民的数量在增加。或者说,第二十二星系向7o4上的移民,不断在加入他们的阵营,在压缩着我们的空间。冲突就不算了,仅仅是一些社会秩序上的碰撞,就让我们难以维系那么大的边境线。所以,我们只能收缩。”

    “你以为7o4上只有矿管所一个挖矿的单位吗?自从所有人都知道挖了这东西能挣钱,基本哪里都有矿井,或大或小而已。你以为矿管所一直有二十七口矿?不,以前连二十口都不到。你能阻止得了人的逐利吗?我是不能。我觉得,就是神仙也没那个能耐。无私奉献?你以为当初我们第七星系的鬼话还能忽悠得住人?有了矿,有了挖矿的人,自然就有想挣挖矿人的钱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到7o4上来,人能不多吗?你说逃北者……那还有忍不了南面流行的教会的,跑到北面来的人呢。人的流动不是很正常吗?对自己的生活环境,周边的文化氛围,有个人的好恶,这不是很正常吗?不喜欢,用脚投票就是了,这有什么可值得疑惑的?”冉非凡的声调高了起来。

    这不对。

    洛和平第一反应就是,这不对,这里还有问题。可自己怎么就想不出来,这里面不对劲的地方在哪呢。

    洛和平攒起眉头想了好半晌,也没想通困惑的关键,只是任冉非凡在那里喋喋不休。洛和平决定岔开这个话题。

    “驻军是不是应该知道,他们不该到7o4来的事?”洛和平问。

    “怎么可能!这是顶级的机密。只有联军的总司令才有了解全部内容的资格。就连联合三军和五军的司令,都不可能知道这件事。不过他们应该有纪律,不能以整建制到7o4上来。”冉非凡的笑容里带了诡谲的味道。

    “可是你知道。我也知道了。”洛和平提醒道。

    “我是7o4上的行政主官,我当然应该知道。至于你知道,我觉得也很有必要。因为你是流刑徒。你至少应该是这里的半个主人。”冉非凡道,“你知道的,我说的不是那种空泛的,糊弄人的话。主人,就是主人。不过,成为这个主人,总要经历一些磨难,才能修成正果。好象……你离那的距离,不太远了。”

    洛和平想了下道:“我怎么没感觉出来,自己像主人呢。倒是有了要被灭口的感觉。知道的太多,是会被灭口的。”

    “现在还有人灭你的口吗?”冉非凡问道。在他问的同时,洛和平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你知道谁要杀我。”洛和平用肯定的句式给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全知道。邓志刚是其中的一个,联合五军里也有人想这么干,赛尔上,也有人想这么干,好象是矿务管理司辖下的紫晶矿销售企业。再多的,我也不知道了。”冉非凡答道。

    “你为什么当初不告诉我?”洛和平突然脑子里闪出一片光亮,好象是想通了一些东西,只是那光亮还不够清晰,没能让他看到光亮后面的全部。随之是他爆的怒火,他站起质问冉非凡道,“别告诉我你是刚刚才知道的!”

    冉非凡抬起眼睛看着洛和平怒不可遏的模样,慢悠悠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洛和平惊呆了,因为冉非凡那理所当然的态度惊呆了,哪怕他边有小伙伴,也一样会惊呆。洛和平从来没有想过,冉非凡居然能拿荒唐当道理,而且还说得那么从容坦。随之而来的,是他雷霆般的怒火。他感觉自己就像冲进了一个熊熊的火炉,把自己的一切都点燃。他就像千锤百炼的烈火金刚,而那每一朵火焰,都是他的怒火。

    是啊,任谁被人如此漠视自己的生命,都会如此愤怒。

    洛和平一把揪住冉非凡的领子,将他从座位上提了起来。

    “你在推波助澜!对吗?”看着冉非凡脸上依然上那副惫懒的模样,没有否认,洛和平恨不得一拳砸到他的脸上。“如果我死了,你特么的也是凶手!”洛和平怒吼道,声音震得行政长官办公室里嗡嗡做响。

    “可是你没有死。”高大的冉非凡推开洛和平抓住自己领子的手,又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款款道,“你现在活得不是很好?”

    (待续)

    ****************************************************************

    求推荐,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