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三话:拨云见日(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洛和平始终不能相信,那个瘦瘦小小的范扬洁,就这么在人生的舞台上领完盒饭,走了。

    种种的不真实感,让洛和平浅睡即止。

    洛和平总觉得,这一切都应该只是场噩梦,醒来就该一切如旧。

    可惜这真的不是一场梦,所有的遭遇,都是真的,不带半点水分。

    无论疲惫怎样缠,洛和平还是失眠了。所谓的夜不能寐,正是如此。

    这是个7o4雨季里难得的晴夜。

    站在临时居所的窗前,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幽深的星空,还有那如练如洗的银河,洛和平心中一阵彷徨。当故人,当不远的往事,像过电影一样滑过他的眼前时,他到底是没忍住那一滴泪水。范扬洁与自己那点为数不多的记忆,一瞬间在眼前变得分外清晰。..

    她在跳着脚,飞扬跋扈地指责别人;她在挂在自己的手臂上撒;她把自己脱得如水中游鱼般一丝不挂,她勇敢地抱住自己一吻深……

    洛和平从来没认为,自己会对这个小女人有任何感,或者是留恋。除去让自己曾多次尴尬外,她再没给自己留下过其他印象。

    洛和平曾认为,哪怕是永远看不到她,自己也不会有任何绪波动。

    然而当她真的变成了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和自己彻底永别的时候,洛和平陡然现,一切都和自己想象中截然不同。

    伤痛汹涌如chao,轻易地就把他击溃。就像口处有一个防波堤决堤,瞬间撕裂。

    洛和平记不清,看到范扬洁遗容的时候,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但是可以肯定,当时没有哭。

    也是自这以后,洛和平才知道,人在伤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子夜时分,洛和平努力地回忆着,在范扬洁尸前生的一切,却现,如此近的时间距离里,生过的事竟然模糊得一塌糊涂。

    范扬洁是跳楼死的,死前还受到过xing*侵犯。这是验尸官给出的结论。

    当事人是谁,验尸官没并当场给出结论。不过这事不复杂,通过衣物上残留的jing斑,或是体内的残留物,都能找到证据。到时候,只要一验dna,进行排查,任施暴人是天王老子,他也跑不出矿管所。

    对了,自己好象对卫立华说了这样的话:就这样,你还想带人毫无伤地离开7o4?

    嗯……好象后来还动手了,打起来了。

    别的事……真的是记不清了啊。

    ****************************************************************

    翌ri清晨,再见到卫立华时,他头上已经缠了厚厚的纱布。

    与洛和平刚一见面,卫立华开门见山地说道:“那个女孩的事,我很抱歉,这本非我所愿。事生了,毕竟是生了,不可逆转。节哀。另外,希望这一夜之后,你能冷静下来……”

    洛和平打断了卫立华的话道:“如果你还是这陈词滥调,那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我现在不是和你商量,是通知。把人交出来。”

    “你还不明白吗?这是工作上的事,不要把工作上的事混淆成个人恩怨,从而影响到大局……”卫立华急道,“我认为你应该懂。”

    “这本已经就是个人恩怨了。再者,大局是你们的大局,跟我没有关系,那不是我的大局。这事我想了一夜才想明白。我让你把人交出来,是我不想造成更多的伤亡。不是因为我认为你们调查组里有无辜的人。事实上,他们个个该杀。而是我不想把事搞到太大,我给你这个面子,只要那个伤到小范和黎黎的人。”洛和平说得平静而坚定。

    “你知道动了他会有多大的麻烦?他亲叔叔是资源部的部长!”

    “你这个玩笑开得一点都不好笑。你既然都去了解过我的过往,你觉得我还能在乎他叔是个什么部长?连安在天的三儿子我都揍过,还差杀一个部长的侄子?我再重复一次,把人交出来。”洛和平还是那个平静的语气淡淡道。

    “你可以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这个问题,不能用私刑。”卫立华看此路不通,又换了条说服洛和平的路。

    “咱能不能不扯淡?这种没营养的话,咱就别说了。这样……卫老板,我呢,答应过你,你给出我要的信息,我放你回第七星系,这话还算数。把那个强ian犯交出来,过去的承诺依然有效。你的全而退,除去不包括这个人外,其他人你都可以带走。这是我的底线。而且,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再看到类似的事出现。”洛和平向前倾探着子,一肘支在桌面上,另一手的指尖轻敲着桌面道。

    卫立华被这股气势堵得气血上涌,起道:“我们没什么可谈的了。”

    在卫立华转离开的时候,洛和平说道:“卫老板,别说我不给你面子。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见不到人,我就自己动手。你放心,这三天连蚊子都飞不出矿管所。不用想着让他私自逃跑。”

    ****************************************************************

    两天来,洛和平没和卫立华见面,但也没闲下来,不说忙得不可开交,也差不哪儿去。他在忙着各处安抚被调查组囚过的矿管所管理层。

    这是他自到矿管所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与这些管理层面对面。会面的场景,无不是执手相看泪眼。再就是,让洛和平听到了无数的效忠之声。

    洛和平感觉很入戏,明显这是领导下乡慰问群众的节奏嘛。

    这出领导慰问戏里,唯一让洛和平困惑的是,赵黎黎说什么也不肯再见自己。洛和平以为她是在耍小xing子,因为时间紧迫,也就没再纠缠。

    在矿管所里和洛和平搭得上边的人,只有钟曼琳没受太大的委屈,除了额角处有一块淤青外,再没别的损伤。

    房寒手底下的人,给矿管所这段时间的损失做了个汇总,通过房寒交到了洛和平手里。那上面的数字可以说触目惊心。

    另外的麻烦事是,几个向外矿的合同期限已经临近,而矿管所的生产已经全部停滞。这是个急待解决的问题。

    除去这些烦心的事外,洛和平还惦念着的,是他的瘸子叔。四下打听后,才知道,所里给瘸子叔带走了一笔钱,虽然他拒绝,但这笔钱还是进了他的帐号,强着他拿走了。这是矿管所所有人的愿望,林所长没法违背。

    有了这笔钱,瘸子叔的生活短期内应该不是问题。洛和平这样想。看来只能把眼下的事料理完,才能安排人联络瘸子叔了。

    掌权者的感觉很美妙,因为一切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一切人都要围绕着自己的意志去行事;掌权者的感觉也很累,因为所有的事,都要向自己汇报,所有的信息都要向自己汇总。

    此时洛和平换上了紫晶常服,在临时的办公室里安然稳坐,指挥若定。从银星军总部里偷来的衣服,已经派人去清洗了。

    如果不是所里人再三提醒,洛和平都想不起来换上所里的紫晶服。不光是因为过于繁忙而忘记更换衣服,还有一方面原因是,洛和平觉得银星军的衣服穿起来更舒服,也更轻便自如。除了没有内裤比较别扭,裤裆里叮当乱逛的感觉的确是相当不爽。

    马国帅混到了矿管所里的临时工作证,这是白志升经手的结果,这点没用洛和平去提醒。如果不以貌取人,小白是个很好的助手,办事有主动xing,而且妥帖。

    马国帅如今扮演的角sè,类似于一个秘书,帮着洛和平把各种信息进行汇总分类,并挑选最重要的内容先递到洛和平的手上。

    让洛和平不甚满意的,不是马国帅的工作,是他的体形。和小白没区别,同样是个胖子。看着球一样的马国帅顶着一头汗忙前忙后,洛和平总觉得不搭调,心里总有那么种滑稽的感觉。

    关于这,洛和平和马国帅牢sao过几句,马国帅回应得非常犀利:“九十九星系的童胖子比我还胖!不影响人家做一星系的元!再有,咱第七星系老元帅的孙子也比我胖,也不影响人家当将军。你看人家那题词,多有风范,自成一体……“

    临近洛和平给卫立华通牒的最后一天,有张神秘的纸条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递进了洛和平的临时办公室。其时,洛和平正一条腿压在另一条大腿上,侧着,斜偎在自己的办公椅上思索着行政公署那边的况。

    听冉非凡的意思,好象是外面的混乱基本能控制住了,但是形势并不乐观。具体的况,还要洛和平去行政公署一趟,当面议一下。洛和平没应下,也没推脱,只是说,所里这边的事还没处理完,等这边事再理顺一点之后,再过去面谈。

    没理顺事,是一方面原因,更是一个借口。因为洛和平还没想好,自己该不该去。

    马国帅敲了敲桌子,点醒了洛和平,然后把纸条推到了洛和平的面前。洛和平随意把纸条抄过来一看,先是一皱眉,随后展颜冷笑。旋即站起形,对马国帅道:“走,抓人去。老东西终于特么的服软了……”

    (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