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六话:翻云覆雨(一)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我是洛和平,我在704。

    这个声音响彻了银河的每一个角落当中。在这之前,银河系里的大人物,还在把视线放在第十七星系的战争之上。然而这个声音响起后,几乎整个银河系,都把注意力放到了这个第二十二星系中的小卫星之上。

    能出现这种况,纯属巧合。

    洛和平在704电视录播中心录完的影音文件,通过信号发shè塔shè向了虫洞。最初的目标,只有第七星系的主信号转播中心。除此外,还有两个信号频段空了下来。马国帅觉得,不能把这频段浪费了,于是告诉洛和平,让他把那两个频段也占上,直接通过虫洞直接放出去。至于信号能飞到哪个星系上,都无所谓。

    就这样,这段影音文件的信号,漫无目的地向银河深处扩散了去。没曾想,这信号中的一个竟然飘到了第一星系,而且恰恰沾上了位于第一星系的银河星系联盟总部的信号发shè塔。 . .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知是故障,还是什么别的原因,银河星系联盟总部的信号发shè塔竟然把这不知哪里飞来的信号转了出去,而且排序排到了第一位。这与第七星系的主信号转播中心遥相呼应,把这段影音视频插到了银河系中每一个正在收视电视节目的终端上。

    这意味着,只要是在银河纪元4166年6月17ri这天的下午两点二十分看电视的人,都会收视到洛和平这段演讲。

    历史的车轮,往往都是按着既定的轨迹滚滚向前,通常,它会毫不留地倾轧过那些幻想着逆历史cháo流而动的叛逆者。然而历史车轮的轨迹,却不是一成不变。偶尔的巧合,哪怕只是小事,也能在特定的况下改变历史的走向。

    洛和平从来没认为,自己有一天会在银河系中成为人尽皆知的名人,更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是以这样一种意外的方式成名,。

    ****************************************************************

    若说洛和平过去只是小有名气,仅限于各个星系高端人士有所了解的话,那他现在绝对可以称得上名声大噪。说人尽皆知,可能夸张了点,但随便找一个星系,随便在那里找上几个人,就问他们知道不知道洛和平这个人,保证能有那么个把人说自己听过,搞不好,还能有人愿意就洛和平多讨论上几句。

    这就是洛和平那段演讲公开之后的影响。

    看到洛和平的演讲后,原来听说过他的,也就罢了,没听说过他的,难免不在心中起这样一个疑问:这个人是谁?

    有心人会通过银河互相信息中心的资料库,对他进行搜索。很快,他们发现,这个人就是刚刚在早上颁布的银河*和*平*奖的获得者,在获奖名单中,他名列榜首。

    多数人会对这咋舌不已,认为他像神话中的英雄一样传奇。而那些习惯抱有yin谋论想法的人,理所当然地围绕着这奇妙的形动起了脑筋:

    早上刚得了银河*和*平*奖,下午就整这么一出。这阵势拉开的可不小。问题是,这也太不含蓄了,摆明了这背后有yin谋啊。说句不好听的,这不是拿人当傻子耍呢么?问题是,他这折腾这么大的节目,到底要干什么呢?

    能让银河星系联盟这么捧场的人物,可不一般啊。这况不说绝无仅有,也相差无几了。难不成,有人要在在后面摆上一局很大的棋?

    由此,很难让人不对这件事的背景进行遐思和猜测。再推演开就是猜测各大星系的决策层的后续态度了。

    然而事态没有进一步发展,谁也不敢说,这后面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可以肯定一点,这么大的动静,肯定要有影响银河系中各个星系政治格局变化的事发生。

    因为,总有人信奉着这样一句话:银河里面能被人所共知的事,就没有小事,也没有偶然。

    关注这件事的人,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判断,都有着各自的憧憬。有人充满期盼,有人忧心忡忡,还有人幸灾乐祸,总之,心中的算盘无处不在。

    第七星系政坛的高层们在这一幕后,绝对是乐不起来的一群人。那感觉不说比吃了苍蝇都恶心也差不多少。因为这个事,它不光是堵心,更是扎心啊!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要拿这个事做文章?那些反我第七星系的邪恶势力,简称反七势力,可是一直盼着这类把柄呢。这下可好,到底是让他们逮着可以公开攻讦我第七星系政治体制的借口了。

    第七星系核心政治委员会临时扩大会议上,所有与会人员都面sè沉重。会上,为了这件事几乎吵开了锅。看始终没吵出个明确的方向来,外相林榆决定岔开这个事。他说:“这个事咱们能不能先放一放?现在第一星系提议组建维护和平部队的事,咱们还没表态,这个事急一点,能不能先议一下?”

    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是林榆需要的结论。

    林榆的问题让会场上产生了短暂的安静。与会的核心委员们纷纷在消化着林榆传递的消息。

    在争执即将再起的时候,久未开口的安在天发话了:“这件事,就不要在议了吧。只是表个态而已。后续的事,谁知道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星系联盟只是做做样子的事,也不少有。支持,我们是要支持的。只是程度,可以根据具体况来选择嘛。”

    随后,安相终止了会议的进程。

    “事发突然,恐怕短时间内也议不出来什么适合的方向。诸位委员回去想想再说吧。”

    散会后,安在天单独召见了末相项寅淮,只交待了一句话:“704上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尽快弄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

    远在704上的袁旭人并不知道704外的事态变化,他也没心思管那些。眼前的事还让他迎接不暇,哪还有时间去考虑别的事!

    尤其是洛和平的出现,让他隐隐地产生了一种不安的感觉。直觉告诉袁旭人,洛和平的出现,可能对自己非常不利。

    一,把洛和平驱逐出704;二,把洛和平干掉。一定要把他叛逃的事落实成真。不然,被他反咬一口,不死也得脱层皮。

    袁旭人根本没有想到,洛和平已经做出反击了,而且打出去的炮火居然如此猛烈。

    在返回行政公署的路上,袁旭人再一次接到了来自行政公署留守驻军的电话,声称在电视录播中心处发现了洛和平的踪迹。

    他要干什么?袁旭人心中更加不安,不等自己的车队抵达行政公署,他就下达了转向电视录播中心的命令。

    一定要堵住洛和平,一定要把自己的计划落实,不惜一切代价。袁旭人眼里迸发出了切的火焰。他在心中反复告诫自己:成败在此一举。

    成功,则是天堂,迎接着自己的,将是无穷的富贵和滔天的权势;失败,则是无间地狱的沉沦,不仅会把现有的一切葬送,甚至可能会连基本的zi you都丢掉。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是一个军人的大忌。只要事不成功,对手反扑,自己保会被送上军事法庭。

    ****************************************************************

    观澜湖西山疗养中心,柴家小楼。

    柴老头对坐在自己边的孙女问道:“丫头,刚才怕了没有?”

    柴佳凝不假思索地答道:“不怕!有爷爷在,有什么好怕的。”

    柴老头呵呵地笑起来,刮了刮孙女的鼻子,又道:“还说不怕,刚才手都抖了。”

    “才不是……”柴佳凝筋起鼻子撅嘴道,她还想辩驳几句,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更有说服力。

    “怕了就怕了,也没什么丢人的。其实爷爷刚才也有些怕。”柴老头一声轻叹。

    “爷爷你怕什么啊?你都经过那么多大风大浪,还怕啊?”柴佳凝不解地问道。

    “爷爷也是人啊,当然会怕。经过的风浪越多,才对危险越敏感啊。有句话,叫江湖越老,胆子越小,就是这个道理。不过爷爷怕了,不会让别人看出来。爷爷能控制住。”柴老头说完后,像是想起了些什么,有些出神。片刻后,又道,“其实大多数位高权重的人,也经常害怕。怕失去权力,怕被人谋害。他们和爷爷一样,很善于把绪内敛在心里,不被人看出来。不过他们的害怕,也会表现出来。具体的形式就是破坏与杀戮。破坏掉那些让他们感觉不安的事物,杀掉那些让他们恐惧的人。所以说,是人,就会害怕。”

    柴佳凝听得似懂非懂,却没有再问。

    “刚才我真的很怕那个当兵的,是孤注一掷,如果他丧失了理智蛮干……我老了,倒无所谓了,不在乎多活几天或者少活几天。可是你还年轻。好在他还没彻底疯了。不过,我又有点失望。其实我倒是有点希望他敢于蛮干,因为只有无所畏惧的人,才能打破僵局,终结704上这场风雨。所以,从这点看,他好象不是那个能终结这场风雨的人啊。”柴老头淡淡说道。

    “他缺乏那么一点勇气。”

    (待续)

    ****************************************************************

    今天更的晚了点,明天大概也不会早。

    有点累到了。

    继续求推荐支持,拜谢。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