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一话:风雨如磐(五)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    有句老话叫:宁做太平犬,不当乱世人。其实这句话还应该补上句后缀,就是乱世人不如狗。

    驱车开往鸣凤山的路上,洛和平几次看到荒凉的路边有数条豺狗在冒雨撕扯着死人的尸体,血水随着雨水淌了一地。

    尽管只是通过外视系统转到显示屏上看到这一切,可那惨相依然触目惊心。

    随着对7o4上这场动乱的信息了解得越来越多,洛和平渐渐认清到了这样一个事实。虽然不愿也不敢相信,但他找不到否认的依据。

    这场灾难的因核心,竟然是自己!

    这不科学啊。我什么都没有做,怎么就成了灾难的种子了?

    洛和平觉得非常难以理解这件事。更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明明不是他的错,却需要他去承担这一切。. .

    多年以后,当洛和平习惯了这种“承担”后,偶然的一次承担,让他突然想通了这样一件事:有些人,只要活着,就会承担一些事。这种承担,不因个人的想法而改变,不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且这种人的承担,往往是条不归路。不能回头,没有退路可走,因为后就是万丈悬崖,退回来就是尸骨无存。更残忍的是,这悬崖会尾随着承担者的脚步不断向前。

    这种承担,有的时候是与生俱来,比如说一些高官名爵的子女;有的时候是人为的努力,比如说从平民中走出的政客;还有的是命运的玩笑,比如他洛和平。

    当这些人需要承担,且面临着承担的时候,就不存在是否愿的问题,而是别无选择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要去承担。

    开往鸣凤山的一路上,洛和平惆怅不断,越临近那里,这种感触就越强烈:现在的7o4,就好象块巨大的腐,引来了无数的食腐动物虎视眈眈。

    想到这些的时候,洛和平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有着成千上万的乌鸦,正顶着大雨跟在自己车后滑翔,那景象极为壮观。若是晴天,完全可以用遮云蔽ri来形容。那就像死神的使者在前面开路,它们在后面等着丰盛的大餐。

    只是不知洛和平现这一形的话,将会做何感想。

    ****************************************************************

    鸣凤山,处在北区最荒芜的地带。之所以荒芜,不是因为那里的资源贫瘠,而是因为那里的资源太丰富了。

    当初洛和平问过钱望海,矿管所为什么不采集富矿。他所提及的那些富矿当中,最为典型的就是这鸣凤山。后来,他才知道,这鸣凤山的富矿实在无法开采,因为这里出产的紫晶矿能量巨大,而且极不稳定。地质学研究者曾有这样一种观点:鸣凤山是整个7o4的核心矿脉所在。正是这里的不稳定能量的作用,才使得7o4上其他位置的晶石转化成了紫晶矿。

    当然,这只是一家之言,无人进行过确切的考证。

    因为有过这样一段经历,所以,洛和平看到鸣凤山这个地名,才有了些许印象。

    刚到鸣凤山口,洛和平的车就被拦了下来。

    十余名着墨绿sè雇佣军服,全副武装的士兵端起枪,列队横在洛和平车前。

    洛和平看这衣服非常眼熟。突然间,一个月前的记忆瞬间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那次差点让自己丢了命的刺杀,杀手们就是穿的这衣服。虽然只是视频回放里看到,但洛和平绝不会记错。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洛和平直想仗着车子的防弹xing能好,把眼前这群畜生都撞死。

    在动车子前,洛和平突然冷静了下来。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我来鸣凤山到底是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干掉他们几个小虾米,然后搭上我宝贵的时间,甚至有可能搭上命?这么干是不是有点太不划算了。

    想到这,洛和平现自己又干了件蠢事。自己根本就不该来鸣凤山这个地方。这纯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再加上好奇心的本能,才让自己闯到了这个虎狼之地。

    洛和平心生退意,却现自己已经退无可退了。因为来路已经被两台装甲车封死了。

    一番心理斗争后,洛和平决定,既来之,则安之。已经眼下的局面了,莫不如和他们斗上一斗,兴许能搏出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局面。想定了心,洛和平拎起缴获来的枪,打开了车门蹦下了车。

    他大大咧咧地把枪的背带往肩上一挎,顺手从侧的小夹袋里掏出了高爆手雷。一声先制人道:“不想死的都给我滚。你们头儿在哪?让他过来见我。”

    滂沱的雨水瞬间模糊了洛和平的双眼。可在外人看来,他那却是目中无人的表现,或者说,是个疯子的表现。

    “都特么把枪给我放下,老子最烦别人用枪对着我。有枪对着我,我就紧张。保不齐手一抖,就把引信鼓捣着了。到时候,这玩意一响,咱们全都得上天。”洛和平示威样晃了晃手里的手雷。

    雨顺着衣领的缝隙灌了进去,与洛和平的后背的冷汗混杂在了一起,让他打了个寒战,那种湿湿粘粘的感觉,让他非常不爽。坦率地说,他对于这种恐吓,心中一点底都没有。因为他不确定,这种见过铁与血的职业军人,是否会像街边混混一样,被恐吓威慑住。

    模模糊糊中,洛和平看到有人嘴在翕动,好象是在通过通讯系统与人对话。而雨声,让听觉变得更加迟钝,根本无从听到,对方在说些什么。

    双方就这样僵持了两分钟。这两分钟在洛和平心里差不多有两个世纪之久。两分钟后,对面呈半包围状态的士兵撤下了枪口。分列两旁。没人与洛和平说话。这个哑谜一样的举动,让洛和平意识到,自己暂时安全了。

    那么该如何破解这个哑谜呢?洛和平稍做思索,就返上了车,向着鸣凤山深处长驱直入。

    ****************************************************************

    鸣凤山中,有一个天然的山洞,高大而宽阔,但并不深,像一个天然的遮雨棚一样,把风雨阻隔在外。山洞zhong yang是一个石台,石台上摆了桌椅。一个看起来像雇佣军头领的光头jing壮男子,正捧着杯茶坐在桌边。石台下,数以百计的雇佣军处于左右。看样子,只要头领一声令下,就会把洛和平连人带车撕成碎片。

    看着洛和平的车停到了石台前,石台上的雇佣军头领放下了手里的茶,站起形,向前走了半步,并鼓起掌来。跟着他的鼓掌,连绵的掌声开始响起,像是在表示着烈的欢迎。

    这场面,洛和平感觉不到任何的善意,倒像是莫大的嘲讽。他平定了下心绪,从车里走了出来。

    chao水般的掌声,在雇佣军头领的双手下压的动作后,戛然而止。

    “欢迎你,我的英雄。我从没想过,有人敢单枪匹马地闯到这里。仅仅是你这份勇气,就值得我们用最烈的掌声欢迎你。”雇佣军头领笑得如天里的阳光般灿烂,一席话说得一本正经。可那背后深深的嘲弄意味,将洛和平刚刚平定的心绪再次撩拨得怒火从生。

    不等洛和平开口,雇佣军头领像现了天大的宝贝样,露出了惊叹的表,又说道:“喔,真神保佑。看看,看看吧,兄弟们,我们竟然迎来了这样的贵客。我真的没有想到,我们的英雄竟然是你,洛和平先生。这对于我来说,真是份意外的惊喜……”

    “够了!收起你那份装神弄鬼的嘴脸。”洛和平打断了雇佣军头领的话,道,“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雇佣军头领一愣,转而又是那副绽开的笑容道:“你是我们难得一见的英雄,有资格向我问问题。请说。”

    “你们是谁?”洛和平毫不客气地问道。

    “我们?我们通常被称为绿衫军。当然,这也是我们对外的说法。名义上,我们是雇佣军,实际上我们是真神的战士。哦,对了,我们还有一个名字,叫银河海盗。在银河海盗中,我们的序列是第二军团,是所有军团中最擅长隐秘战线任务的队伍。喏……”雇佣军头领伸开手,左右示意着,向是为洛和平介绍一样道,“你眼前看到的这些人,就是第二军团中的部分战士。现在,还有一部分战士在外面执行任务,没有回来。很可惜,你看不到他们英勇的模样了。”

    说完,雇佣军头领拍了拍自己光洁额头,像是很歉意的样子道:“太抱歉了,光顾向你介绍我的勇士们了,忘了向你进行自我介绍。现在我补上。我,就是第二军团的军团长,雷.阿让。你可以叫我雷。当然,这不重要了,因为你不会有太多的时间用我的名字称呼我了。”

    雷的惺惺作态,让洛和平非常反感,可他又没找到合适的语言,作为回击的武器。正在洛和平酝酿着还击语言时,他猛然现在雷的后,有一个他熟悉的影。

    (待续)

    ****************************************************************

    哎,推荐和鼓励都不给力啊……

    抱怨一小下。

    继续求推荐,求鼓励!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