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话:北区风云(十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少爷,不用说我想害你。就我不想管你的事,我安全可以不见你,对不对?”白志升直言道。

    洛和平点头承认,道:“小白,我明白,所以我领你的。”

    白志升抬起手,示意自己还要说话:“少爷,你听我把话说完。说句心里话,你遇到事,愿意来找我,我就已经很感动了。”白志升说完,沉默少顷,又道,“你看我在十五号矿里吆五喝六的,那是底下人冲着我这位置,跟我这人其实没什么关系。我唱什么曲,他们应什么调……哪怕我说屎是香的,也有人跟着喊,升哥说得对。其实我心里明镜似的,这都是假象。他们没人把我当过人看。所里的,也一样没人把我当人看。大人物,眼里没有我这路货sè。小人物,表面上恭敬,背后里骂我什么的都有。一个是我名声不怎么好,另一个是,你看我这模样,也不招人待见。所以,我也习惯了。谁谁,老子就这么活。我舒坦是我的事,关他们鸟事。可是……可是我也是人啊,我也想有人把我当人看啊!”..

    白志升说得声调都高了一等,稍缓,才降下来调子继续道:“少爷别看你揍过我,可我一点都不恨你。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是第一个把我当人看的。你还能愿意多听我说几句话。说实话,当时我就很感动了。当初你说让我跟着你干,我能不懂你是什么意思吗?我虽然是个粗人,可我再笨,我也明白你是要提拔我,让我给你当小弟,当追随者。可是少爷……我不敢啊。当初我跟着张工当司机,又给钱秘书长当过勤务员,我再跟着你走,我这不是三姓家奴吗?我再没文化,也知道这个不好听。好,咱放下名声不说。我哪怕不要脸了,别人说什么说什么。可这件事让你知道了,你怎么想,怎么看我白志升?我成什么东西?叫别人知道了,你后跟着个三姓家奴,别人又该怎么看你?他们会笑话你,没有识人的眼光啊!”..

    洛和平答复白志升很慢,他缓缓道:“那是我的事,跟别人没有关系。小白,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想一句话,也是一个道理。那就是成者王侯败者贼。胜利者是不会被苛责的,对吗?只要你事做得jing彩,还有谁能说出难听话,还谁敢说出难听话?”

    “少爷,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只要你不嫌弃,只要你信得着我,小白跟着你干了!赴汤蹈火都无所谓!”白志升说话声并不大,但态度却坚定得很。而且往ri那份卑躬屈膝的模样再也不见,黑暗里,他的表庄严得可以说成神圣。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洛和平一时难以相信,甚至都忘了高兴。他有些不确定地说道:“小白,你……你知道的,这很危险……”

    白志升打断了洛和平的话,道:“少爷,我不傻,不笨。我知道危险。但人活着,就这么回事。我不求别的,我只求能像个人,好好活一回。你愿意信我,我就干,这没什么可说的。大不了就是一死,还能怎么着?只是……少爷,我不会是你现在走投无路,拿死马当活马医时才临时想起来的人吧?”

    洛和平想了想道:“说走投无路,虽然没到那地步,但也快差不多了。不过你要说我是拿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来找你,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低。你这既侮辱了我对你的信任,又侮辱了你自己。”

    “少爷,你别说了,我懂了!我多心了!少爷,就是走投无路咱也不怕,我跟着你闯出条路来!”白志升再一次直了腰杆。

    “小白……”洛和平这时才真切的感受到了白志升的诚挚,瞬间眼中光亮淹没了视线,他知道,那是泪花。无论他怎么想控制,那泪腺都不再听他的指挥,催着眼泪滚滚而出。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完整地包裹了他的心脏,那感觉,就像迷失的路人发现了路标,就像久别的旅人见到了家门,就像雾中的航船看到了灯塔。

    这个时候,他觉得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他走上前,和宽体厚的白志升紧紧抱在了一起。

    ****************************************************************

    “少爷,你想要救矿管所,就得先自救。你不能再背着叛逃这个罪名了,得赶快把这洗脱。”白志升道。

    洛和平边吃着东西边点头,这是白志升刚刚为他准备的。高度的疲惫让他的食量变得比平时大得多。在达成了信任的默契后,俗的客气就更不必要了。何况洛和平本也不喜欢那些虚礼。

    洛和平又让白志升给自己准备了一副通讯镜,为了便于联络。

    当洛和平用自己的基因密码启动了通讯镜后,他意外地发现,自己保留在通讯录里的几个通讯号码都在。这是份惊喜。

    我可以问问老头子,眼下的困境应该怎么破局!想到这,洛和平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号码。可电话响了好久,彼一端也无人接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洛和平已经习惯了这种诸事不顺的境况。所以,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

    对于不能指望的事,就不再抱幻想。路,还得继续走下去。

    洛和平放下通讯镜问白志升:“你说我应该怎么才能洗脱叛逃的罪名?”

    “这个……我也说不大好。不过吧,我觉得知道你没叛逃这个事的人越多,应该对咱们越有利。”白志升道。

    洛和平听得若有所思。

    在南区车趴窝的事,让洛和平记忆犹新。为了提防这种事再来一遍儿,洛和平又安排白志升给自己开来的车多备上几个动力箱。把动力箱放上车里的时候,白志升对这车赞不绝口,说这车比钱秘书长的车配置得还好。

    在白志升赞叹车的时候,洛和平突发奇想,问他能不能把矿管所里的数据系统接到车上。得到肯定的答案后,白志升开始带人动手,留洛和平自己在办公室里休息。

    洛和平计划里只打算睡上两个小时,可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整整睡了一夜。

    高度的疲惫让体的生物钟完全无法控制。

    虽然体还是觉得疲惫,但这一觉却缓解了太多的不适感。洛和平清醒了一下脑子,发现白志升正在边,已经帮着备好了早餐。

    “车都改完了,数据系统加得非常完美。”和洛和平同进早餐时,白志升说道。

    听了白志升说了这,洛和平加快了吃饭节奏,不为别的,就为急着看看那车里的状况。

    果然,白志升没有吹牛。打开探索者车内的显示屏,从实时外景切换数据通道,打了个认证码,就进到了矿管所的信息系统之中。洛和平突然灵机一动,把自己的基因密码也跟着输了进去,结果发现,一切的权限限制就都不存在了。不单能进到数据中心,还能进到核心监控的位置。

    就这样,通过矿管所数据系统的接驳,沉闷的铁幕又一次在洛和平面前不存在了。更夸张的是,通过显示屏,甚至可以看到矿管所内进行的隔离审查。

    这一切,让白志升惊得瞠目结舌,连声高呼少爷的智商太高了。

    ****************************************************************

    残酷的隔离审查制度创造了高压的氛围。在如此氛围下,被审查的人,每一个都面目全非,让洛和平难以相信,眼前这是自己曾经认识的人。

    素来硬汉的钱望海,在审查员面前痛哭流涕;一贯冷峻不言的房寒像个神经质的话痨,在那里喋喋不休;潇洒的许三川呆若木鸡,语无伦次;至于其他人,更是惶惶然,不知前路生死。

    这场景看得洛和平一阵心揪。同时他在想,这些搞审查的人是什么做的呢?那心怎么竟能如此残忍?难道他们是以折磨人为乐?

    看着一个个审查员脸上带着微笑,洛和平觉得一阵恶心。那面容就在洛和平胃口痉挛的时候,逐渐虚化,而后变得异常狰狞,映在了眼前。

    在联邦安保局的黑牢里呆过的洛和平明白,调查组虽然和安保局不在一个系统之内,可是在审讯上的手法绝对有异曲同工之妙。高压氛围,只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重头戏还在后面,那就是刑*讯**供。

    目前来看,这重头戏还没开始。

    近些年流行着这样一个笑话,说:风纪管委会的勤务组接到了一个任务,在一片树林中用两天找到一个走失的兔子。结果他们两个小时就完成了任务。一头黑熊抱着头大声嚎着:别上措施了,我承认,我是兔子……

    由此可见一斑。

    虽然眼前的都是丑态,可洛和平和白志升谁都笑不出。洛和平也看不下去这场景了,对白志升道:“我必须得赶在他们继续上措施前,解决问题。”

    白志升重重地点了点头。

    睡过一觉后的洛和平,明显觉得脑子清醒了很多。他又对白志升道:“关于我洗脱叛逃罪名的事,我想到办法了。”

    (待续)

    ****************************************************************

    我怎么那么讨厌琐事啊啊啊!!

    紧赶慢赶,好容易赶在了今天更上。

    各位久等了。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