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拾二话:二次菊花保卫战中)28九话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被大哥……不,应该是被大姐扼住喉咙的洛和平,怎么也没想过,一群老爷们畏之如虎,喜欢玩虐待,喜欢给男人爆菊的“大哥”居然是个女人。

    扯开“大哥”上衣,白花花的脯就闪了出来,差点晃瞎洛和平的氪金狗眼。发觉走光受辱的“大哥”立刻脸红得像涂了鸡血,对发怔的洛和平采取了致命打击。一记窝心拳跟着一记膝撞后,直接扼住了洛和平的喉咙。..

    什么赎金,什么票,此刻一切念头都已被刻骨的屈辱感挤出了脑海。眼下没有大哥,只有一个感觉自己受了侮辱的女人,准备杀掉那个用眼睛侮辱了自己的男人。

    女“大哥”双目血红,喉咙里嗬嗬有声,嘴里念念有词:“我要杀了你!”

    求生的本能,让洛和平扯开女“大哥”的双手,而后将其重重地抛了出去。随后,洛和平双手抚住喉咙,不住地咳嗽起来。

    怪不得她要穿上带外加工具的皮裤来搞人,原来她是女的,没有家伙事儿!洛和平突然间就想通了一些事。

    狂怒的女“大哥”不会留给洛和平太多的思考时间,转眼间,她又扑了上来,状若疯虎。..

    洛和平既愠怒又心虚,连躲带闪,在屋内和女“大哥”玩起了躲猫猫。

    “疯婆子,你没完了你!”洛和平话音落定,女“大哥”更为疯狂,靠近洛和平就是一顿暴打。

    对手由男人变成女人,洛和平总觉得下不去手。吃了几个闷亏后,洛和平开始正视这个现实:女“大哥”打起人来,丝毫不比男人逊sè。

    让洛和平更为尴尬的是,缠斗中的体相触,让小洛和平渐渐jing神抖擞起来。没有衣物的阻拦,洛和平觉得非常别扭。

    洛和平很想和女“大哥”探讨一下休战,穿好衣服再打的问题,可越发紧张的格斗让他无暇分心。

    女“大哥”上的衣物随着打斗,片片碎裂,脱落到地面上,渐渐露出一具健美的女xing躯干来。

    眼前的景象让洛和平一阵阵喉头发干,反复的咽着口水。洛和平再三告诫自己,这是人受刺激的正常生理反应,千万不能分心,如果注意力不集中,很可能被面前这个疯女人给活活打死。可他心中的念头依然管也管不住地飞向别处。

    趁着女“大哥”体力下降,动作稍有迟缓,洛和平鼓足力气从背后锁住了她的手臂。“咱休战,好吗?”

    女“大哥”稍稍一愣,洛和平以为她在考虑自己的提议,却不想她只是调整了体状态,而后骤然发力,把洛和平崩飞出好远。

    “你做梦!”女“大哥”再一次猛扑上来,把洛和平骑在下暴揍。

    就这样,洛和平的休战梦破灭了。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和女“大哥”打下去。护住头脸,腰发力,将女“大哥”掀翻,只是治标。想治本,还是得让她丧失攻击手段。洛和平选了最笨,但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面对面,他把她压在了地面上。两个人脸红脖子粗,气喘如牛地较着劲。

    这是幅神奇的画面。任谁作为旁观者,也不会想到,这对赤**,用如此暧昧的姿势纠缠到一起的男女是在生死相搏。

    “不打了,成吗?”洛和平咬牙抬起头,再一次向女“大哥”提起建议。女“大哥”同样咬紧牙关,却是一语不发,全发力,用体的语言明确地向洛和平表达了她的意见:我不同意!

    万般无奈的洛和平只得再次较劲,向女“大哥”的体重新压过去。

    这时候,意外出现了。

    ****************************************************************

    与心的女人尽享鱼水之欢,这在洛和平心中是何等的天经地义。他始终认为,这种事,应该和自己最心的女人做,起码第一次,应该是和自己最心的女人做。只可惜,没等他和他“心的女人”享受到这人伦之欢,他就成了流刑徒。

    在704的ri子里,洛和平有太多的机会可以摆脱童子,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但他放弃了这些机会。至于为什么,细说起来原因很多。对信仰的忠诚也好,对道德cāo守的坚持也罢,这都是他放弃破除童子的理由。然而,有两个更深层的心理要素,是不可忽视的。假设可以把这摆到桌面上来说,那洛和平绝对不会承认。

    一个是潜藏着的恐惧心理,他很担心自己的第一次会表现得非常糟糕,从而成为伴侣的笑料;另一个是,他并没在其中尝到过什么甜头。xing,对他的惑力,远没到可以让他丧失自我抑制能力的阶段。

    洛和平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样的场合下,结束自己的童子。事实上,这也不是他主观愿望的选择。

    在和女“大哥”角力的最艰苦阶段,“小洛和平”竟然诡异地钻进了一个它从没进过的地方。

    那一瞬间,世界仿佛静止。

    女“大哥”大睁着双眼,大张着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紧压在她上的洛和平看不到她的表,只是觉得下的紧握感非常诡异。

    本能摧毁了理智,洛和平意识到了些什么,大脑却一片空白,只是顺着本能动起来。转瞬之间,脊椎通电样的感觉让他不能自抑。然后,结束了。

    洛和平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秒shè”而羞愧,就被下的女人撇了出去。紧跟着,是女人对自己更为残酷的殴打。

    虽然那一丝声音细若蚊蝇,但洛和平仍然听得真切:“废物。”

    废物。

    洛和平直觉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刚刚有过负距离接触的女人给予自己男xing能力的评价。这评价到了洛和平的心里,就像沸腾的油锅里溅了一滴水,引起了剧烈的澎溅。洛和平血贯顶梁,怒火中烧,一瞬间,力气充满了全每一个细胞。

    男xing能力被歧视,这种羞辱不可受!

    洛和平猛地把女“大哥”掀翻在地,野兽样扑了过去,以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拿自己再次雄起的下做起了武器,像长矛一样戳了过去。

    洛和平大吼一声:“我特么弄死你!”

    ****************************************************************

    这是一场战斗,以自己的血之躯为武器的战斗,虽然无关生死,却也令人血脉贲张。呻吟声和**的撞击声混做一团,却没有半分旖旎。这场野xing十足的交媾,更像是饱含愤怒的发泄。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战了几个回合,两个人都已筋疲力尽,如死鱼一样躺在一片狼籍的地板上沉沉睡去。

    醒来之时,洛和平发现了偎在边的女人正搂着自己的胳膊酣睡,一条腿不老实地压在了自己的腿上。洛和平尝试着从女人的怀里把手臂抽走,换来的却是女人半睡半醒的嗔:“别闹,没睡醒呢。”

    洛和平的手臂刚在她的酥前蹭过。

    洛和平几分心虚,几分心慌,小心翼翼地从女人畔撤开,坐到离女人两步远的地方,才长出了口气。

    洛和平充分地体会了没干好事的后果,混上下,筋骨皮,从里到外,无一处不疼。整个人都像泡在醋缸里处理过一般,周又酸又软,惟独胯下之物依旧坚,大有直入云霄之势。

    刚刚打斗的痕迹已经呈淤青的形式展露了出来,不光是自己上有,女人上也有。看到这些,再看着乱得跟遭过灾似的的屋子,洛和平心中五味杂陈。

    坐在地上少做休息,洛和平顶着昏沉的脑袋站了起来。他想着,此地绝对不宜久留。于是在屋子里开始翻箱倒柜。找到了衣服,也不顾合不合,就直接到了上。又找到了把车钥匙后,洛和平决定动离开了。

    倒不是屋子里没有其他的物件,而是洛和平实在想不出那些物件对自己有什么意义。他现在只认为一台车是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愿望比让他回到矿管所的愿望更为强烈。

    临别前,洛和平到底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倒在地上沉睡的女人,而后悄然隐没在门外。

    从大哥的房里到停车场,一路顺利得惊人。路上没有森严的守卫,只是偶遇巡逻人,远远地就在向洛和平敬礼,招呼着“大哥好”!

    看着肩上的银星,洛和平大概猜到了,自己上的衣服是什么人的。顿时一种荒唐感在他心底滋生。不过,洛和平无心细体会这感觉,只是尽可能快地找到与手里钥匙对应着的车。

    一台探索者在钥匙遥控系统的启动下,闪起了车灯。洛和平就势钻进了车中。直觉告诉他,这车就应该是女“大哥”的座驾。车里并无异常之处,只是在角落里有一个陈旧的玩偶,上面有一行铭文,写着:祝友谢凌早ri取得贝雷勋章。

    洛和平发动了车子,又依照连海源传授的经验,把车调到手控档位,避免着全自动遥控系统将车自动导航回原处。

    驱车绕过小楼,穿过庭院,到了门处,洛和平壮着胆子给车减速,等门卫给开门。果然,这一次又被他赌着了。门处站岗的人看到车,立刻肃然敬礼,紧接着就打开了大门。

    此时,天光尚未放亮,墨蓝的天上繁星点点,若隐若现。天际处一丝泛白,把天与地分割成难以交汇的两块。放眼望去,目光可及之处还不很清晰,依旧幽深无垠。洛和平深吸一口气,缓慢,却坚定地踏下了脚下的动力板。

    就这样,穿过门,一车绝尘而去。

    ****************************************************************

    马上洛大少爷就要回北区了,有什么想知道的没有?

    另求收藏,求推荐!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