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话:冤家路窄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处于四柄等离子战刀的围攻下的洛和平,很快就有了疲惫感。他清醒地认识到,如果自己不尽快调整状态,再有几分钟,自己就会被活活劈死。

    洛和平依稀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自己打架的师傅就告诉过自己,空手入白刃,最难过的一关就是心理关。

    看到刀,看到这种能给自己造成严重伤害的利器,会本能的产生恐惧和紧张。高度的jing神紧张,会使人肌僵硬,会让人体力加速消耗。

    因为紧张导致的肌僵硬,可能会使体失控,导致动作变形。举个直观些的例子来说,为了躲避眼前划过来的刀子,因为紧张,被攻击者难免不会闪避幅度过大。由于闪避幅度过大,导致摔倒之类的,比较严重的况姑且先不做讨论。单单就从闪避幅度过大,导致体重心不稳这一点来说,就足以成为致命的祸患。

    体重心不稳,就会影响到体的协调,只有一点的协调不好,就可能让被攻击者躲不过攻击者的下一轮进攻。

    这一系列的连锁后果,其核心根源,都由过度紧张而起。

    当初关于这,洛和平曾有过亲的体验。当师傅拿着刀的时候,尽管他知道师傅不会伤到自己,可在闪避格挡的时候,洛和平依然不像面对师傅拿着木棍时那么从容。

    类似的比较,师傅还带洛和平做过实验。比如说,在楼顶的边缘处,走一条一尺宽的路,同平地上走同样宽窄的路,感觉完全不同。事实上,在宽窄上,两者没有分别。但在高处时,洛和平总是觉得束手束脚,紧张得很,很难放开步子快走。

    ” ” 视觉会欺骗你,感觉也会欺骗你。这是师傅告诉自己的箴言,洛和平牢记于心。此时此刻,此此景,这句话再一次浮现在洛和平心头,别样清晰。

    如果……他们拿的不是刀,我该怎么办呢?

    这样的念头在洛和平心中升起后,他陡然发现,自己的体居然渐渐在恢复灵动,肌不再那么僵硬,偶发的颤抖也不见了。

    心理的变化,导致体状态的变化。绝对的速度和力量优势让洛和平重新占据了局面上的主动。这一切,由洛和平敢于主动还击开始。

    一名黑衣社刀手,在新一回合交锋后,成了洛和平手里的傀儡。洛和平紧贴在他后,控制着他的关节,除了把他这个人当做人盾牌外,还牵动着他的手臂,利用他手里的等离子战刀做格挡,甚至还击。

    其他三名黑衣社刀手显然对这变生肘腋没有任何心理准备,在洛和平挟持同伴的反击下连连退走。与其说,他们担心伤到自己的同伴,倒不如说他们对这突变没有足够的应对方案。

    看着刀手们的退缩,领衔人大怒,喝道:“你们干什么吃的?给我砍死他,不留活口!”

    听了领衔人的命令,三名刀手才再次鼓起jing神,冲了上去。

    对于这种全然不顾同伴生死的做法,洛和平表示非常愤慨,但又无可奈何。没了对同伴的投鼠忌器,刀手的攻击更加猛烈,也更加犀利,洛和平又一次陷入了险境。更让洛和平两难的选择是,到底放不放开手头的傀儡。放开的话,对方肯定是又多了个攻击点,若不放开,现在就成了个累赘。

    . . ””心思转念之间,一名刀手又冲了过来,抡圆了战刀,迎头劈来。洛和平拖着傀儡的胳膊忙一闪

    这一闪,洛和平是躲开刀锋了,可傀儡的胳膊就整个暴露在了刀锋之下。一道白光闪过,洛和平手上感觉一松,直接一个趔趄,险些一步没站住跌了个跟头。定了定神,洛和平发现,自己手里握着多半条胳膊。

    傀儡的胳膊被等离子战刀生生削断了!

    刚刚还在洛和平手上做傀儡的刀手,一手掐着自己少半截胳膊的臂根,伫立在原地,任那断臂处鲜血狂喷。断臂刀手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他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却没发出半点声音。好半晌,才发出杀猪样的惨嚎:“啊……我的手,我的手!”

    仅仅断臂刀手从发怔到喊出声音这短短几秒,斗场上又一次产生了变化,风云再起。

    ****************************************************************

    拿到断臂的洛和平来不及多想,顺手卸下断臂手中握的等离子战刀,接过来握在手里。

    刚刚丢下断臂,又一名刀手扑了过来。

    手中有刀,洛和平更加自信,直接双手持刀格开对方的进攻后,一记斜劈,对面的刀手就在这记斜劈后分成了两片,横飞开去。瞬间,鲜血交织如网,从两片分开的尸体中喷发出来,四处飞溅。一腔内脏随着飞去的半具尸体洒了一地。

    洛和平只知道,刀砍到了对方的上,至于砍到什么程度,他无心顾及。凭借手上的感觉,他也无从判断伤者的伤”银河 八十七话:冤家路窄”。原因在于,等离子战刀太过锋利,受力的回馈感偏弱,若没有足够的经验,很难做出准确估计。

    要知道,洛和平过去从没接触过等离子战刀这么危险的武器。

    由正手刀换成反手刀,后退,平移,躲开刀手前刺的刀,并把手里的刀进行背刺,这一系列的动作,都在洛和平下意识里完成。他根本没有想到,电光火石间,自己已经杀了两个人。

    或者说,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正在杀人。

    多年积攒的街头斗殴经验,帮助他完成了这次jing彩的搏斗,令他毫发无伤。

    随着一股湿的暖流浸染了自己的腰肋,洛和平涨的头脑才略略冷下来一些。这时,菜市场中已经混乱到无以复加。

    “杀人啦!杀人啦!”惊声的尖叫混杂在逃散的人群之中。四散逃逸的人群搅起了一阵烟尘,一阵风吹来,兜得这烟尘无处不在。浓郁的血腥气开始升腾,地上的残肢与内脏搞得这片空地像一个小型屠宰场。

    黑衣社的众人被这惨烈的场面彻底征服,留下两死一伤,其余人以尽可能快的速度钻进了逃逸的人群,即刻散去。

    断臂刀手的断臂处还在流着血,惨白无血sè的脸上除了挂着冷汗外,还有惊恐的表。面对着上沾满鲜血和尘土的洛和平,他好象看见了魔鬼一般,两腿一软,直接蹲坐到地上,腿并用地向后挨着,连声哀求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洛和平向前迈出一步,那断臂刀手立刻失了,随后休克了过去。不管是因为失血过多,还是过于惊恐,总之”银河”,他休克了。

    眼前的一切,超过了洛和平的心理承受能力,看着一地血污和残肢碎脏,他觉得有些眩晕,抑制不住的喉头痉挛让他像喷泉样吐了出来,直到吐出胆汁。

    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怎么能杀人呢?可我的确是杀人了!这声音反复回在洛和平口,敲打着他的心房。

    呕吐过后的洛和平呆在原地足有五分钟,仍然没有清醒,不过他还没彻底傻掉,起码还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不然南区的治安官很快就会过来将自己逮捕。

    蓄意伤人,和蓄意杀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即便是没有严酷的刑罚作为震慑,对同类进行残杀,也是种挑战心理底线的行为。这种事,洛和平别说没有心理准备,过去,他连想都没有想过。

    于是,他收起等离子战刀,别在腰上,起离开。

    ****************************************************************

    洛和平信马由缰地跑出了菜市场,他茫然不知前路。没有杀伐果断,没有勇者无惧,只有一个如吓坏的兔子一样的青年,在路上心惊跳的逃窜着。

    洛和平脑子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下面该做些什么,至于和马厨子接头,至于该如何回行政区,在他的脑子里根本没有概念。只觉得苍白的阳光烤在皮肤上是如此的疼痛,如烧灼一般。

    他很想躲起来,躲避这让仿佛会撕裂自己的阳光。他觉得,只有黑暗,才是抚慰自己的最好药剂。眼下只是ri过当午,距离天黑还有好一段时间,想””到这,洛和平更觉煎熬。

    越担心的事,就会发生;越不想要的结果,就越可能出现。

    洛和平竭力在躲避着的东西,开始露出了头角。一阵阵发动机的轰鸣声尾随而来。洛和平惊觉,拔腿想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五辆全副武装的迷彩装甲车横亘在了他的面前,仿佛崇山峻岭一般。

    洛和平转回头,想向回跑去,却发现退路已被五架单兵飞行器彻底封死。单兵飞行器上的人,各个手端高频突击步枪,正在向洛和平瞄准。

    洛和平眼前一黑,差点就此晕过去。

    这叫什么?才离狼口,又入虎

    心沉到谷底的洛和平不敢再轻举妄动,按着单兵飞行器上的暗示,不甘地退了几步回去,缓缓举起双手。

    嘶嘶的金属摩擦声后,一声金属碰撞的脆响又起。洛和平背后的装甲车上传来一个声音:“兔崽子,你跑啊,你特么倒是接着跑啊?我今天看你还能跑哪去?你特么知道不知道,老子找你十多天了!”

    洛和平慢慢转回,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颗脑袋正从装甲车中探出。洛和平一眼就认出了说话人上衣服的的出处,那是绑架、囚自己那幢小楼里的制服啊。再定睛一看说话人的面容,哎,这不是蠢材周三儿吗?

    “小兔崽子,要不是你跑到这边来,我还真找不着你。这叫什么,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啊……”周三儿狞笑道。

    突然的,洛和平脑袋灵光了一些,不像刚才那么麻木了。他想着:这是不是应该叫冤家路窄?问题这路也忒窄了点吧!

    ****************************************************************

    嘿,朋友,你明知道洛大少爷是个二百五,你咋能用君子的标准来要求他?

    求推荐,继续求!

    今天早点更,清醒一下,争取明天多码点。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