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话:菊花保卫战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洛和平醒来的时候,头疼裂,眼前一片漆黑,嘴里那股麻醉剂的枯涩味还残留在舌尖,他连吐了几口,才觉得好转一些。

    等到他稍做清醒,才发现自己早已被捆得像个大粽子一样,连脚都被捆得严实,别说走路,连蹦都蹦不起来。洛和平挣了挣,感觉一下捆在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几经确认,是隔离索。

    洛和平心中立刻谋论大起:难不成我又被治安局那帮孙子暗算了?

    想来想去,也不觉得顾万鹏有这个胆子。

    可,这又是谁在把我整到这来的呢?洛和平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半点头绪。洛和平越想越窝火,心合计,我特么是主角啊,这咋还带虐主的呢,不科学啊不科学。这作者是不按路来啊!

    胡思乱想了半天,洛和平决定喊上两嗓子,问问有没有人。喊了半天,也没人回应。正当洛和平心中失落大起的时候,边一个半死不活的声音冒了出来,道:“别费劲了,等吧。早晚他们有来人的时候。”

    这一声激得洛和平头皮发炸,浑上下像通了电流,起了一溜鸡皮疙瘩。

    “你……是什么人?”洛和平颤声问了一句。他很想控制自己声音不发颤,可生理上的反应,却不以他个人意志做转移。

    那半死不活的声音再发出的时候,似乎多了点活人气息:“我还想问你是什么人呢。”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陷入黑暗的洛和平听觉变得比平时更为敏感。想了想,他大惊,试探着问道:“连海源?”

    “你是……洛和平?”回应的声音同样惊讶。

    洛和平绝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场合与连海源相见。其实也不是见,相互都看不见,只能循着声音确定是彼此。洛和平顺着声音,像个虫子一样蠕动过去,靠近连海源的边,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上哪里去知道。上趟厕所,就被人拿抹布堵了嘴,之后我就昏过去了,醒来的时候,就是现在的样子了。”连海源叙述的遭遇与洛和平同出一辙。只是连海源被绑来的时间早一些。

    开始连海源也是像洛和平一样大喊大叫,半天发现没动静,便省了力气。不再空折腾。在送洛和平进来前,曾有人过来给连海源喂过水,但却什么话都没有说,任连海源好言劝慰,还是破口大骂,都是一声不吭。

    等人走后,连海源琢磨着,既然能来给喂水,那意思就是不想让自己死。至于对方有什么目的,现在还不好猜测,但看这意思,无非是消磨下自己的精力和意志,暂时命无忧。该来的早晚会来,想到这,连海源也就释然了。

    经过连海源把自己的想法交流出来,洛和平对眼下的境遇多了几分了解,也淡定了许多。

    虽然连海源跟洛和平俩人有私怨,但此时此刻的境遇,让二人提不起纠缠私怨的心思,倒是有那么几分同仇敌忾的想法,捎带着点儿惺惺相惜。

    ****************************************************************

    黑暗,静谧,让人忍不住地瞌睡。

    洛和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下的,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也是被人用脚踢醒,迷糊着,他很想怒吼一句,不许虐主,不许影响我睡觉。可上沉闷的疼痛让他很快打消了这念头,把这念头转成一阵闷哼。

    一个骄横凶悍的声音对洛和平吼着:“别装死,痛快起来。”

    洛和平忍着疼痛,哼哼唧唧地从地上挨起来,才发现缚在脚上的隔离索已经被打开了。他睁开眼,那灼目的强光电筒出来的光使他一阵眩晕,险些再倒回到地面上。

    “走,快走!”伴随着厉声的呵斥,洛和平的腿,腰,上分别又挨了几脚。

    前面的领路人,已经开始动了,洛和平只得踉跄着跟着前面的人盲目地走着。

    行走的路上,洛和平竭力调整自己的状态,让自己神志快速清醒起来。

    这种被凌虐的待遇,洛和平在第七星系联邦安全保卫部都不曾遭遇过。洛和平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自嘲,心想:我这算不算补课呢。又一转念,我现在也是太没心没肺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想着这么扯淡的事。

    在狭长的过道里走了约莫五六分钟,眼前的空间一下开阔起来。这是到了一个方厅,随后上了几层楼梯,又拐了两道,就来到了一个比方厅略小的屋子里。

    “大哥,肥羊带来了。”押送洛和平的人中,传出这样一个声音。

    肥羊?洛和平对这古怪的称谓很奇怪,正猜度着什么意思,却听到一个不男不女的声音回问道:“你确定是肥羊吗?”

    “确定确定!”那刚刚称洛和平是“肥羊”的人,涎着脸皮,躬着对着桌后那宽大的椅背连声应道。

    “怎么确定的?”还是那个不男不女的声音,绕过椅背传了过来。

    “大哥,就他这行头,绝对不是普通穷帮子穿得起的……”还是那个口说肥羊的人,一脸巴结地解释道。

    “凭衣服就确定他不是卖假药的?”不男不女的声音还是那么平淡,听不出喜怒哀乐。

    巴结大哥的家伙一愣,立刻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大声道:“大哥,我错了!我不能确定。请大哥来鉴定。”

    这时,宽大的椅背转了一百八十度,一张精明干练,但却充满邪气的脸孔露了出来。这脸孔,确是让人难以辨别是男是女。

    “觉得是肥羊,你就联系他家里,让他备赎金不就得了,非带到我这确认个什么呢。蠢材。”“大哥”边站起,边淡淡道。一句话说完,已经走到了洛和平的边。

    洛和平凭借这俩人的对白,大概猜出了自己眼下的处境是啥:我这是被绑票了啊!敢这肥羊,就是票!

    ****************************************************************

    被骂了蠢材,“蠢材”不忧反喜,谄媚笑容浮现,像苍蝇吃食前搓着双手,躬着腰凑到“大哥”边,嘿嘿道:“大哥,这小子模样还算对付了,我合计着……孝敬孝敬您老人家……”

    “大哥”冷冷瞥了“蠢材”一眼,未置一词,又把目光转回到洛和平上,围着洛和平转了两圈,抬起手指,就要捏洛和平下巴。

    洛和平寻思着,这干嘛啊,于是下意识地一躲。

    “哟嗬,还。”“大哥”咧嘴冷笑道,随即对“蠢材”安排道,“落实一下他家的况,开完赎金单子以后,送我屋去。晚上爆他菊花。”

    放下蠢材应了大哥的安排不谈,单说洛和平听完这大哥的话后,脑袋瓜子立刻嗡的一声,脸红得跟打了鸡血没两样。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我艹,这也太基了吧!我这就要保不住自己菊花了?

    这一转念间,洛和平脑门上就见了汗。

    这不行啊,我得赶紧想个办法。钱不钱的是小事,可菊花受辱这件事,绝对是叔叔忍大爷也不能忍啊。我这可是该如何是好……

    洛和平脑子里飞快转动着,也不知是灵光一现,还是口不择言,猛地一句话脱口而出:“大哥,你听过安宝莱吗?”

    戏剧的一幕来了,漫画的一幕也来了,所有人都被洛和平这一语击中样,寂静无声。好半晌,大哥突然双手抱头,仿佛天大的痛苦钻进脑子中一般,原地转了半天,又拿额头咣咣撞桌子。愣在旁边的蠢材好半晌才回个神来,指挥边的随从道:“快,快拉住大哥,快啊……”

    一干随从七手八脚地架住自*残的大哥,控制不让他继续自我伤害。大哥一手抱头,一手指着洛和平狂吼道:“让他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他!快!马上!”

    说完,大哥又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蠢材上,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混蛋!我告诉你小心点,你特么偏不小心,又搞出了个卖假药的,我要杀了你……”

    随着大哥对蠢材的拳打脚踢,大哥的办公室里乱做一团,趁着这混乱,洛和平被解开捆在上的隔离索,又被拳脚驱逐出了门。

    洛和平审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几缕晨光正从天边透来,清风夹着草香扑面,让人清醒了不少。洛和平又看了看刚刚幽自己的庭院和小楼,心中不有些茫然。

    这,就算完事了?

    不,这哪能算完,这才特么的刚刚开始。洛和平恶向胆边生,敛起眼神,一步步又向回走去……

    (待续)

    ****************************************************************

    更新,保人品。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