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七话:洛和平的烦躁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从老头子的私邸离开,回矿管所的一路上,洛和平一直就没有个好脸色。这让随行的护卫们更是不敢搭讪。原本钱秘书长安排他们跟洛少爷随行前,就叮嘱过他们,少说废话,多听少爷指示。

    其实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告诉他们,少跟少爷近乎。

    老头子对自己的说过的话,历历在耳,洛和平坐在车里反复玩味着。

    那一句“你是迁西洛家,还是艾尔洛家的小子”让洛和平羞愧了半天。倒不是因为自己没出于这两个家族才羞愧,而是根本听不懂老头子这问题到底问的是什么。洛和平几乎可以肯定,老头子是在用“圈子”里的话试探着自己。可惜的是,自己对这个圈子一无所知。

    尽管老头子给自己解围,说出,不是这两家出来的更好,自古寒门出英才之类云云。可自己仍然觉得在老头子面前丢了好大一个人。

    老头子大名柴润峰,曾经在第七星系位高权重。最辉煌时刻,曾入主内阁,官居内相,内阁排序第三,主政第七星系一十六年。

    对于老头子的名讳,洛和平隐约有印象,可是并不深刻。对于一个对第七星系过往政治毫无概念的人来说,能记得某位内阁中人的名字已经殊为不易。何况那名字的主人在叱咤风云的时候,洛和平还没出生。而洛和平对世事有辨别能力的时候,第七星系里早已刻意淡化这名字的主人曾经的存在感。

    世事变迁,沧海桑田,正是如此。

    老头子倒是对洛和平对自己并无太多印象的事,看得很开。他觉得,依洛和平这小小年纪,对自己的过往有多的了解,那才不正常。除非是家学渊源,而且家中必有与政治相关联的人存在,才有这种可能和概率。

    说起洛和平的流刑,老头子也有些不理解。按洛和平自己的说法,他就是吃了瓜落的平头百姓。看洛和平讲述这些时的神,也不似做伪。再者,自己随意的几句话,他也接不出下话,显然是对政治圈子里的事一无所知。凭这些,完全可以断定,他肯定不是名门出

    这样毫无背景的人,怎么能混得上流刑呢?这流刑现在也这么不值钱了?老头子不免有了几分困惑。

    听洛和平详细说起来流刑前后事,老头子不得不感慨起造化弄人来。

    一心想骗廷杖,炒声望,妄图混成流刑徒镀金的,结果玩丢了命,这样的人典型如向海平之流。倒是洛和平这懵懂少年捡了个宝,捞了这他都不知道意义何在的政治资本。

    洛和平再三强调,自己不是领头的,只是出于帮忙才举的旗。

    听完他说这话后,老头子冷哼道:“举了旗,即便不是你领头,也是你领头了。象征的东西,你摘得干净?所以,你一点都不冤枉。下次别说那么没常识的话。再者说了,没丢了命,你这就是捡了个天大便宜,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换做别人,到你现在的形,巴不乐得往自己脸上贴金,说自己是领军人呢。”

    此后,洛和平再也没向外人提过这件事,说自己不是那银河广场前,“玫瑰花运动”的领头人。

    ****************************************************************

    载着洛和平和两名护卫的空间车骤然停下,那向前的惯打断了洛和平的思绪。洛和平从车外监视器里看到,几台随行的车也都一并停了下来,而这停车的位置离矿管所似乎还有些距离。

    那遭遇刺杀的回忆,顷刻间就遍布了洛和平的脑海。这是种本能的反应,说成是心理影也很贴切。那一瞬间,洛和平的心跳速率急速飙升,肾上腺素分泌激增。伴随着这些生理变化,洛和平双股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抖,隐隐地,还有了几分尿意。

    洛和平很想给自己个耳光,他觉得自己很丢人。只是当着护卫的面,他做不出这么傻缺二的举动来。他尽量抑制着声音的颤抖,问边的护卫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听了洛和平一问,边的护卫马上申请下车,去查看况。打开车门,发现已经有其他车上的护卫走下来,与人吵了起来。隐约的,洛和平听到有护卫在破口大骂,骂对方瞎。

    稍过片刻,下车的护卫返了回来,向洛和平汇报,外面是治安局临时检查。

    听了这,洛和平心绪稍安。

    随后,治安局临时检查负责人过来向洛和平打招呼致意。两相碰面,洛和平发现居然是老熟人,杨久光。看到这张千年不变表的脸,洛和平心里好大的不痛快,心道:我是不是和这小子犯冲啊,不光总能和他撞上,捎带着的,每次碰面总都得有点不痛快的事。

    洛和平瞄了杨久光一眼,不冷不道:“杨治安官,久违了。”

    杨久光在车外敬了一个标准的礼道:“洛先生,704星治安局第五治安处成员杨久光正在执行任务,如给您带来麻烦,还希望您谅解。”

    “行行行……行了。”洛和平皱眉挥手道,“每次都是这一,你烦不烦啊?今天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难不成,还想把我弄回到局里去关上半天,上点措施?”

    “对不起,洛先生,我们正在盘查过往车辆。给您带来麻烦,我感觉十分抱歉。”杨久光职业化的答复,让洛和平连跟他置气的绪都提不起来,只想躲这个半机器人一样的家伙远一点。

    “查完了吗?”洛和平问完,看杨久光点头确认后又问道,“我可以走了吗?”得到杨久光的再次确认后,洛和平关上了车窗,准备让司机驱车离开。这时,却发现,杨久光在外面敲着车窗。

    洛和平很生气,心想,这特么的还没完没了了!他顺手点开车窗,皱眉问杨久光道:“杨治安官,您还有什么事要吩咐?”

    杨久光略一沉吟道:“洛少爷,最近704上有点不太平,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尽量不要到外面来了。如果一定要出来……为了安全起见,最好多带些人,谨防危险。”

    洛和平上下打量了杨久光,看他脸上的表非常诚恳,看不出半点作伪的意思,心里突然地有了丝感动。于是淡淡说道:“谢了。”

    离开了治安局的临检,洛和平问边的护卫,治安局到底在查些什么。刚刚下车打探况的护卫给出了这样的答复:好象704上又出恶案件了,他们应该是在查嫌疑人。

    洛和平听完后,摇了摇头,却连句牢都发不出。思绪又不知飘到哪个星系去了。

    ****************************************************************

    这是洛和平就任总监察以来,唯一一天没有面临文山会海的窘境。从老头子私邸处回到矿管所里,他谁都不想理,也就谁都没打招呼。自己一个人跑到矿管所里,一个边缘的小花园处,独自坐在长条凳上静思。

    到704来,马上就一个月了。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洛和平觉得自己的经历比以往二十三年的生活还要复杂,也更丰富。

    洛和平细细地思量着,自己在矿管所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

    困惑着自己的失业不在了,可突然地居高位,让他备觉压力山大。眼前需要他扮演的角色太难,让他觉得力有不逮。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地一举手,一投足,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可以左右很多人的生活轨迹。所以他很谨慎,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毁了一群人的生活。

    虽然自己没亲自经历矿难和哗变的变故,与那擦肩而过,可那些带了血的资料,却反复在眼前摇摆,可以说历历在目。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灾难的根源,洛和平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虽然他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他自己明白,那只是表相。

    洛和平自认正努力地进入角色,可他心里清楚的很,离胜任这个众所瞩目的角色,还差很远。他骤然发现,自己正在产生变化,正在向他过去嘲笑的那些政客们的模样发展。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不由己的事。

    洛和平又想起了被刺杀的经历,心里更加恼火。他猜不出,自己到底和谁有了深仇大恨。关于被刺杀的问题,他曾请教过老头子。

    老头子给出的参考答案是:毁人财路,断人前程,砸人饭碗。

    洛和平左思右想,也没能把自己和这三个答案对号入座,所以他更觉得费解。

    想不出头绪,洛和平开始烦闷起来,原本他想思考一下,自己下一步到底应该做些什么,可现在的绪让他怎么也定不下神来。

    恰巧,白志升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

    自打洛和平前些时去了十五号矿后,白志升和洛和平通过两次电话,都没什么主题。洛和平隐约觉得,让白志升跟着自己,做追随者这个事,有门。

    洛和平接起电话问道:“小白,什么事?”

    白志升在电话里道:“少爷,能不能找个时间,我们碰个面,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正好,我也想找你呢。不过……这两天怕是没时间了,马上矿务管理司里要下来人,得把答对他们的事先办了。”洛和平道,“小白,你着急吗?”

    “不急。那……少爷,我就等你把事忙完了找我吧。”白志升说完,便切了电话。

    洛和平刚刚的烦躁绪被电话搅了,心里舒坦不少。他心想着,想太多也真没什么用,不解决问题。还是顾好眼前当务之急才是要紧事。拾掇完矿务管理司的人以后,我得抓紧把十五号矿接过来,这才是正道。嗯……还有件事得办,天涯大市场的仇,老子还没报呢!

    想着这,洛和平心好了不少,准备抽回i423休息。忽然听到林间的小路里有人说话,话题内容和自己似乎有关。洛和平突然好奇心起,想听听他们到底在说自己些什么,于是便隐在花木丛里听了墙角。

    这一听,差点没把洛和平气得翻白眼……

    (待续)

    ****************************************************************

    劳动节快乐!劳动人民的节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