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话:记者失踪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要敢于痛斥本星系的记者,但要能和外星系的记者谈笑风生,尤其是女记者……要多谈成就,回避直接的指责,必要的时候可以顾左右而言它。出去访问要常秀亲民,回来见到苦就得说稳定。必须学会放狠话,还得懂得经营希望,当然,更得学会选择遗忘。

    当洛和平在i423中吟颂着这段话的时候,第七星系,赛尔星上,早已风波横起。真理宣教部门前被无数记者堵了个水泄不通。

    原因是,一篇抨击704矿管所,捎带着抨击矿管所新闻发言人的稿子被真理宣教部的新闻审核机构撤了下来。换成了官样文章:《维护第七星系当前的稳定局面是当务之急》。

    虽说记者们被撤稿已是常态,但这一次绝对超越了记者们的底线。

    无冕之王,不仅没受到尊敬,反而受到殴打,遭遇如此粗暴野蛮的对待,还不能抨击,还有没有王法了?这是动了第七星系全体记者的酪,这是伤害了第七星系全体记者的福祉!这个事叔叔能忍,婶婶也不能忍啊。

    于是这些刀笔吏们相约集体上*访,再于是,就出现了围堵真理宣教部大门的事件。

    关于这件事,真理宣教部新闻审核司司长何伯文也很委屈。《正义时讯报》的记者在704上被殴打的事,他有所耳闻,也很同,而且他主观上也很想帮着记者们出口气。毕竟他是记者们的父母官嘛。儿女在外面受气了,老子理应帮着出头。可这个事……它不行啊!

    早在半年前,内阁直接下红头文件到真理宣教部里,命令新闻审核司严格审查新闻,严与一些敏感字眼相关的新闻。这敏感字眼里,自然是包括“洛和平”三个字。而且这三个字还是典型,上面特意强调的。

    既然上面强调了,这三个字就不仅仅是这三个字了。连带着的,是一个立体的信息网。凡是与这个三字名字相关的信息,都将在新闻中自动屏蔽掉,不得有任何的报导。

    何司长主观上很想向记者们解释清楚这些,但他的工作纪律又不许他这样做。这两头不是的悲愤和委屈,最后转化成了巨大的怒火,何司长决定把这心头怒火发泄到这些记者头上,拿他们撒撒气。

    “让记者们选出三名代表来我办公室谈!”何司长对秘书怒道!

    见到记者代表,何司长的话言简而意赅:“你们要是不想干了,趁早说话,我打个电话就把你们单位的经营资格取消。你们要明白你们的立场,你们是联邦政府的媒体,不是你们自己的媒体,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到底是代表谁在说话,你们想好再答复我!想继续干的,就老实儿的,别废话,让你怎么写就怎么写,让你发什么稿就发什么稿。”

    何司长霸气四的话,训斥得三名记者代表噤若寒蝉,像鹌鹑样不断点头。

    何司长一挥手道:“滚吧。还有,走时候带上你们领来的那群垃圾。别我动用维*稳措施。”

    记者代表走后,何司长不复刚才的霸道,颓然地偎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脸色苍白,一语不发。

    然而这并不是事的结束,只是刚刚的开始……

    ****************************************************************

    记者们上*访无果,只能散去。失落的记者们并没有注意到,真正的苦主已经无声无息地失踪了。

    《正义时讯报》的主编开始也不以为异,觉得可能是小伙子想不开,自己生闷气去了。不想,一连三天时间,都没见到这小子,主编不由得有些生气。心想,这平时跟劳模似的家伙,怎么怄气还怄得不上班了?打了几个电话,也没人接。

    一星期没见到人后,主编有些坐不住了,亲自到失踪的记者家里查看,结果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动静。这下主编可有点慌了神。联系完那失踪的家伙个人档案里的紧急联系人,也没能找到人后,主编立刻向治安局报了人口失踪。

    失踪的小子,从一颗边远行星的小卫星上来到赛尔,独自一个人在这里生活,在这里工作。除了偶有和同事来往外,没听说他有亲朋好友什么的,甚至连女朋友都没有。

    这样一个大活人,突然间就像蒸发了一样,再没了音信,不免让人有了非良的猜测。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也就是该记者失踪二十多天的头上,治安局在赛尔星的主要河流,三川河的一个岔口浅滩处发现了这名记者的尸。经鉴定后,治安局得出结论:该男子系自杀,死亡时间距发现尸体大约相隔两到三天。

    至此,记者失踪案宣布告破。

    关于这件事,所有的第七星系媒体都异乎寻常地保持了声,沉默得让人惶恐,沉默得让人寒战不止……

    而这一切,远在704上的洛和平一无所知。他根本不知道,有一条人命,就这样活生生的消逝了,也不知道这条生命的消逝和自己有关,虽然自己也是躺着中枪。他更不知道,自己在第七星系的记者心中,到底埋下了多么深刻的,仇恨的种子。

    ****************************************************************

    让我们把视角再次回到新闻审核司司长何伯文的办公室中……

    训斥完记者,何司长觉得很疲惫,紧盯着办公室里的时钟,忍受着时间的煎熬。他在等待着下班时间的到来。他很想提前离开这个办公室,可是他不能。因为这很容易让有心人看出些许古怪。他必须一切如常,熬到下班时间,准时离开。

    事实上,对于这件事的过度紧张,不能不说是何司长的自我心理暗示。其实,事未必像他所想的那样。

    终于,下班的时间到了,何司长如释重负般地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办公室。不想,一张笑眯眯的脸孔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像从空气中凭空长出来一般。

    “你好,何司长。”笑脸人伸出手,与何司长握手致意。

    笑脸人的手很宽厚,但并不温暖。那手心里总是带着潮湿的冷汗,贴到手掌的皮肤上,湿漉漉滑腻腻,让人总会产生不良的联想。何伯文忍着不适,静等着笑脸人的后文。

    随后,笑脸人说道,“感谢你提供的线索,感谢你支持我们联邦安全保卫局的工作。”说完,笑脸人便推门出了何司长的办公室,隐没在黑暗的角落之中,如鬼魅一般。

    看着笑脸人的离去,何司长抽搐的心才得以舒展,他接连打了几个寒战,才把僵硬的肌松弛下来。他搓了搓手后,还觉得不舒坦,忙跑到卫生间洗了手,才觉得好过一点。

    这让何司长见了就浑不舒服,更别提说话握手,但又不敢得罪的笑脸人,就是第七星系联邦安全保卫局的副局长,左秋寒。

    按说,这个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除去总是笑眯眯的外,几乎没有什么特点,如果说掉人堆里找不着,恐怕也相差无几。而且他还总习惯隐没在旁人不注意的角落里,或是影,或是黑暗之中。

    就是这个人,说话从不高声大气,从来都是柔声细语,总是笑容满面,可恰恰就是这样一个人,任谁在他上都看不到半点和蔼可亲。

    每次见到这个人,总觉得好象有条毒蛇在后背上爬一样。何司长心中暗暗叫苦。如果有可能,他一辈子都不想见到这个人。可是,世事哪能如意?未来自己和他打交道的事,还是少不了。

    想到这,何司长一声叹息。

    ****************************************************************

    一台外表低调,内饰简朴,但能却极其卓越的空间车上,左秋寒仔细地核对着两张照片。一张是一个年轻男子的生活照,另一张则是在安保局拘室里的快照。

    核对后,左秋寒点了点头,确认没有抓错人。而后对边的下属人员道:“去吧。你们酌处理。”说罢,左秋寒盍上了眼睛,闭目养神起来。

    接了左秋寒指示的随从立刻从左秋寒的边下了车,钻进了另一台空间车里,转瞬之间,便隐没在夜色之中。

    ****************************************************************

    唐白觉得很不科学。

    自记者招待会以后,他天天的,巴儿巴儿地盯着报纸看,就想看看到底媒体会怎样报道关于矿管所的事。可记者招待会过去了一个星期,第七星系的媒体上,居然半点关于矿管所的消息都没有。倒是第二十二星系的媒体上,长篇累牍地报道了矿管所的成就。

    这不应该啊,是好是坏,总该有个态度啊。唐白百思不得其解。而他尴尬的病休状态,让他不能通过第七星系的其他信息渠道打听消息。因为他还得提防着矿务管理司的人查到自己的行踪。

    困惑的唐白就这件事和洛和平沟通了几次,但始终没有什么结论。洛和平根本没觉得这件事有什么怪异之处。或者说,有怪异之处,他也无暇思考了。他正忙着应付大宗的紫晶矿采购事宜。

    自打矿管所的记者招待会后,突然的,来704上采购紫晶矿的人像苍蝇遇到屎一样扑上来,这场景让矿管所业务部门的人都叹为观止。

    过去什么时候遇过这事啊!

    手忙脚乱的业务部门几经忙乱,差点出了大错。好在钱望海和许三川在这个事上把关把得非常好,没出了太大的麻烦。

    至于矿务管理司,则从过去的三天一封电邮,变成了一天一封电邮,催着矿管所里接受调控。

    终于,在记者招待会后的第十天头上,也就是4月26,矿务管理司的老爷们终于忍不住了,向矿管所发出最后通牒,并派出了巡查员,称不即将抵达704。

    对此,洛和平哈哈一笑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随他们便。”

    只是由于工作过于繁杂,洛和平忘记了将这件事通知给唐白,差点搞得唐白非常被动。

    在洛和平精心温习,该如何应付矿务管理司的巡查员时,他接到了一个意外的邀请……

    (待续)****************************************************************

    本周最后一天,不得不说,下周得请假了。周一开始,连续三天有事,怕是写不上了。能写上,就发,如果实在写不上,请别骂我。但周一肯定是发不上了。望见谅。最近收藏一直在掉,希望留下的,都是精华吧,自我安慰下。这里再求收藏。五月前我争取把琐事全搞完,但不敢保证。我确定,我手头这件事做完,一定会加速。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