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话:田站长的八卦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704治安局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治安整顿行动,意在“对社会中不法现象进行严厉打击”,简称严打。

    自严打以来,张建勇一直深居简出,就怕成为治安铁拳打击的对象。他对此感觉莫名其妙,用他的话说,之前一点风声也没闻到啊,怎么突然就来这么一出呢?

    他感觉自己的老爹也怪怪的。平时吧,老爷子是也忙,但这最近忙得连骂自己的兴趣都没有,真是咄咄怪事。傻*三天没消息了,这家伙哪去了呢?兰花头这小子也失踪了。难不成,这严打和他们有关?

    张建勇敏感地嗅到了诡异的味道。嗯,应该找大光商量一下。赶巧,趁着老爹还没下班,赶紧溜,不然等他回来,又要挨顿骂。想到这,张建勇预备着脚板底下抹油,溜了。

    家中老娘看着儿子又要出门,忙拦着道:“你别走,你爸让你在家等他,有事跟你说。”

    一听老爹有事要跟自己说,张建勇脑袋疼得嗡嗡响。这事用脚指头合计都知道,又要骂我。这不骂我,我心里没底,可一听到他想骂我,我就更不能在家呆着了。

    想到这,张建勇忙跟老娘说:“妈,我这着急,有事呢。我爸啥事啊,电话说不就得了……不跟你多说了,我走了。”说完,张建勇头也不回地出了家门。

    满心关切的老娘看着儿子的背影,不忘叮嘱着:“出去别惹祸啊!”

    张建勇拇指和食指扣了个圈,做了个ok的手势,背对着老娘大声喊道:“知道了!”

    哼着小曲的张建勇钻进自己的车,刚准备发动车离开时,后的座位上伸出了一杆枪,顶在了他的额角上。张建勇一愣,眼角的余光扫到黑漆漆的枪管,冷汗瞬间渗了出来。

    **************************************************

    离开物流库,洛和平又一次看到了安宝莱那绿油油的广告板。一路上,凡是显眼的地方,都遍布了这广告。

    洛和平闲问正在开车的许三川一句道:“许所儿,这安宝莱在704上也流行?”

    “啊?”听完洛和平的话,一心享受着驾车快感的许三川,差点没一头磕在驾驶台的作板上。车在许三川走神那一刻,忽悠一下子拐了个大弯,差点从公路上飞出去。

    看着车即将失控,洛和平一声惊叫。

    好在许三川控住了车,随后他一脸尴尬地说道:“少爷,你吓死我了。我对那仨字过敏。”

    靠!你差点把我吓死,有这么开车的吗?心里想着,洛和平没有说出来,反倒是又问道:“你过敏啥?”

    “少爷,你就啥也别问了。我闹心还闹心不过来呢……”许三川一脸苦相地说道。

    真莫名其妙。这都什么毛病?704上这些人,怎么一个个都神叨叨的。洛和平原本还想问问许三川,知道不知道田立诚和《光明纪元报》有过怎样的过结。看他那样子,洛和平也没了再问的兴致。反正回所里,数据中心能连网到星系联合信息网上,自己查就是了。

    **************************************************

    随着体的康复,唐白逐渐给自己加大工作量,看得助理万铭明一阵心颤抖。对于这个半兄半父的领导,万铭明总有种说不出的感在其中。

    翻着电子报刊的唐白眉头猛地紧锁起来,再也没舒展开。随后,他招呼万铭明把通讯镜递过来。

    看到唐白这样的神,万铭明本能地想到,出事了。

    万铭明想问唐白自己用不用回避,可话没出口,就看到唐白把通讯镜挂在了耳边后,对自己做了个手势。万铭明会意,退出门外,把门掩好。

    “和平,出事了。”与洛和平接通电话,唐白开门见山地说道,“你现在在哪里,说话方便么?”

    “我……新买的车里呢,就是你给我定的那台车里……嗯,老许在我边……这不是才从物流库提车出来吗?”洛和平回答得漫不经心。

    唐白对洛和平不紧不慢的态度很恼火,但面对这个在灰堆里的豆腐少爷,真的是吹不得拍不得,只能耐住子道:“我看到一条对所里不太好的消息,现在有人怀疑我们所里产生矿难的事了。这很容易引起矿务管理司的注意。你需要加快动作了。记者招待会,得提前了。你得尽快发布消息,澄清这件事。”

    洛和平嗯嗯啊啊地答应着,又道:“问题是,我这没准备好啊。我以什么姿态,什么样的风格,什么样的方式方法来接待这些记者啊?我心里现在没谱啊。”

    唐白被洛和平这句话窒住了,沉默半晌,灵机一动道:“我给你个建议,你可以研究下咱们第七星系首相是如何处理记者关系的,安相在这种事上的做法,非常值得借鉴。”

    洛和平答应得非常痛快。收了电话,唐白却觉得心里非常的不踏实。答应得这么快,这明显不太像洛和平的作风啊……

    **************************************************

    对于唐白的杞人忧天,洛和平丝毫没在意。他甚至窃喜,唐白竟然后知后觉,才让自己学安在天。殊不知,老头子早就把这“武功秘籍”教给我了。

    比起唐白谈及的记者招待会,洛和平更关心的是关于田立诚的八卦。他有种感觉,田立诚和《光明纪元报》之间,肯定有点小故事。到底这故事是什么,还有待查证。

    回了矿管所里,洛和平饭都顾不上吃,就钻到了数据中心,去查八卦消息。害得钟曼琳还得大老远的过去给他送饭。

    查到关于田立诚在《光明纪元报》上的新闻时,洛和平正在吃饭。看着通篇的内容,洛和平一口饭全喷到了显示器上。

    新闻的题头是:《疑是交通部物流司官员大搞权色交易》,报上还为这个标题配了个大图,图上是田立诚那张圆圆的笑脸。跟着这条新闻的,还有段田立诚与一女子在一起八秒钟的不雅视频。

    更绝的是,不知道是谁,给了这么段新闻评论:他,苦心孤诣,八年磨一剑,爬到如此高位;他,煞费苦心,耗时八个月,给她安排工作理顺前程;他,养精蓄锐,历经八天不近女色,调养生息;他,宵衣旰食,力争八个小时安排好工作,抽出时间等待她的到来;他,宽衣沐浴,仅用八分钟……这一切,只是为和她在一起八秒共享人伦。如果,这都不是真,那这宇宙里,还有真吗?

    洛和平笑得几乎岔了气。还能更损一点吗?再往相关新闻上看,又有什么第七星系官场地震,交通部部分官员落马等消息,洛和平一一简略浏览过,大致地了解了来龙去脉。洛和平突然理解了,为什么田立诚如此痛恨这《光明纪元报》了。

    可能田立诚发配到704管空间站这件事,就与《光明纪元报》的这个新闻有密切的关系。换句话说,《光明纪元报》等于是砸了田立诚的饭碗和前程。更要命的是,透过这个新闻,不仅让老田没了**,还让他的男能力还成了别人的笑柄,这哪能忍得了?这个事,换谁,谁都不能淡定啊。

    洛和平第一反应就是给老田打个电话,询问下这段狗血的往事。可他转念一想,到底还是忍住了这念头。毕竟,这是揭人旧疮疤的事,不好开口。

    可那八卦心理,始终盘亘在洛和平心口散不去,他又不能与人分享这个好笑的事。洛和平憋得在地中间转起了圈圈。害得钟曼琳以为少爷犯了臆症,着了好大的一个急。

    后来,很久后的后来,那时洛和平与田立诚都已居高位,偶然间说起这段往事来,田立诚如是说: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纯洁无暇的圣人。但在那件事上,我问心无愧。男未娶,女未嫁,我和她之间的事,没什么值得说的。我在物流司工作期间,可以指控我的罪名,可以有无数条,但惟独这条权色交易是不成立的。但恰恰是这条根本不成立的罪名,就因为那杂碎报纸和杂碎记者拿来做了文章,才让我的前途几乎彻底毁灭。

    更可笑的是,我们的廉政监督部门,居然就相信了这非常不专业的报纸炮制出的业余新闻,而不相信为联邦政府工作了多年的老公务员。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荒唐。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制度出现了障碍。”

    听田立诚说这些话时的洛和平,已是一个银河系中闻名遐迩的大人物,关于田立诚对这件事的说法,他有些不同的意见和看法,之所以他没有反驳田立诚,也没去给什么注解,是因为他认同了田立诚最后的一句话:是制度出现了障碍。

    **************************************************

    张建勇的车开到临近野区的位置时,天色已擦黑。那拿着枪顶住张建勇头颅的人,除了说一句开车到三区临界外,再没说过一句话。这让张建勇更加恐惧。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打劫?不像。打劫的话,早就该说要钱了。准备杀人劫车?更不像了。我这破车也不值得一劫啊。张建勇越想越害怕,括约肌几

    车停下后,张建勇喋喋不休地说着话,一是克服心里的恐惧,二是试图探探对方的口风,到底是什么意图。可是他说得自己口干舌燥,那人也没有搭句话的意思,只是任那枪口顶在张建勇的后脑之上。

    张建勇到底词穷了,在沉默十来分钟后,握着枪的人终于说出了一句话,这句话让张建勇如释重负:“我真该一枪打死你。”

    这人这么说,就说明有的谈。张建勇心思飞快地转动起来。

    “是不是你让世博去搞洛和平的?”拿枪人冷冷地问道。

    “洛和平?是谁?我不知道……”张建勇边回答着,边思量着拿枪人可能是谁。

    “别装傻,我没心思听你在这跟我兜圈子。”说着,持枪人拨开了枪上的保险,金属制件的响声宛然。

    张建勇吓的魂飞魄散,只会说一句:“冷静,冷静,你容我想想……”

    想了半天,张建勇回过神来,才想明白,那个打了兰花头又打了鸡冠头的小子,可能就叫洛和平。可……这事至于搞到持枪绑架的地步吗?难道邓世博出事了?

    “大哥,你听我说啊……我是让邓世博帮我收拾个人,但我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可能是你说的那个洛和平……啊……”张建勇话还没说完,就被头上一阵剧烈的疼痛打得一声尖叫。

    持枪人撤回敲在张建勇头上的枪柄,重新把枪口顶在了张建勇的头上,冷声道:“我猜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不然借你个胆子你也不敢打他的主意。不过……要是我知道了,你明知道他是什么人,还找世博搞人,我就会认为你是故意害世博。到时候……”

    “不敢不敢……”张建勇连声说道。

    “很好。”持枪人继续道,“你在野区不是很能吗?我交待你个事,帮我办了。”

    “大哥您说……”张建勇忙道。

    “在野区找两个硬点儿的人手,做掉洛和平。回头我会告诉你安排。”持枪人道。

    张建勇不假思索地一口应承道,心里却想,离开这是非之地,我管你是谁。大不了我跑路,离开704。然而持枪人再说出的话,却立刻打消了他这念头:“别想和我玩花样。我今天能找到你,后也能找到你。我警告你,你要是敢耍我,我杀你全家。你爸是矿管所张振平,你全家的事我都了如指掌。”

    张建勇的心倏地提到了嗓子眼处。紧张之余,他问道:“人找完,我怎么找你?”

    “用不着你找我。我找你。”说完,持枪人用枪口拨了一下张建勇的脑袋又道,“滚,下车!”

    下……下车?张建勇下意识地随着持枪人的指示下了车。随后就看到自己的车被持枪人驾着离开。

    “哎……我怎么回去啊?”张建勇对着远去的车高喊道,可无人回应,转瞬之间,车子就消失在视野之中。

    !张建勇啐了一口,忍住心中的怒火,向行政区中心方向一步步走去……

    (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