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五话:变了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到第十五号矿之前,洛和平尽管动了很多心思,不过那些心思,基本都可以归进空想的范畴。他一直困惑,为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矿区代理人而犯愁。不过,这一切都在见到白志升之后改变了。眼下,倒是有了这么个好人选,虽然……这形象上有点太次了。

    洛和平的沉默,让白志升非常局促,额角上冷汗渗出,他很怕自己说错话,得罪了洛大少爷。他做梦也想不到,洛大少爷会问出这么个滑稽的问题。

    “你一直就这么胖?”洛和平问道。

    白志升一时没回过神,愣了一下,才回道:“啊……不是的,少爷。过去我在军队干过一阵杂工,后来服役一段时间,再后来受了伤,养伤的时候,就突然胖了起来,然后就没瘦下去。”

    洛和平点了点头,突然转而问白志升道:“如果……我是说如果,让你替我做事,你愿意不愿意?”

    白志升显然对洛和平这种乾坤大挪移的谈话方式没有任何准备,于是又是一愣,而且愣了好半晌。等他回过神来,心中第一句话就是说:尼玛,这也太跳跃了吧?这脑子真的跟不上啊。他这是要干什么?

    白志升满脑袋问号,但又不敢说出来。他还在反思,自己是不是刚才说错了什么话。

    “行不行,给个痛快话!老爷们怎么比老娘们还磨叽。”洛和平有些不悦。

    “这个……少爷,您要让我办什么事,您直说就行了。你用得着我,那是给我面子,我当然愿意替您办事了。只是我这能力有限,怕耽误了您的大事。在我能力范围之内的,我都会替您办。”白志升话说得字斟句酌,滴水不漏。

    只是这话听得洛和平一阵心堵。这“能力有限”四个字,是在点我啊,要是我让他办的事不合他的心思,人家就不能给我办啊。这不摆明了告诉我,他这跟我不是一条心嘛。这还咋让他给我做矿区代理人?

    这不科学啊!这主角过来,小弟不该纳头便拜吗?就应该像小狗似的,给点骨头就巴儿巴儿的过来啊!这还是不是了!这也太没有组织纪律了!这也太不讲原则了!

    洛和平心里十二万分郁闷,却说不出来,也不能说出来。他不得不痛苦地承认:自己不是龙傲天,没那个一呼百应的本事。别说龙傲天了,就连更俗笔下的男猪脚他都比不了啊,想收个小弟,还被人婉拒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呢?是我这实力不够硬,大腿不够粗?还是说我方式方法不对呢?

    洛和平寻思着这些,脸色不由自主地变得非常难看。这让白志升心里又是一阵敲锣打鼓。难不成又说错话了?正当这两个人互相揣摩着对方心思的时候,一个电话打破了这僵局。

    “少爷,车到了。下午得去物流库了。”电话是钱望海打来的。通讯镜挂在耳边,刚一接通电话,洛和平就听到钱望海那熟悉的声音。

    “几点走啊?”洛和平问道。

    “马上。我这就去接你。”钱望海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洛和平还想说上几句,却听到“嘟嘟”的忙音声。洛和平气得骂了一句,却没把电话给钱望海打回去。

    “小白,我得走了。”洛和平对白志升道。

    经刚才的电话一冲断绪,白志升淡定了许多,假惺惺地挽留洛和平道:“哎呀,这都中午了,吃过午饭再走吧。”

    洛和平咧了咧嘴道:“你可省了吧。我可是吃过你们十五矿的伙食,跟特么猪食似的。你倒找我钱我都不吃。”

    洛和平说得白志升一阵不好意思,他憨着脸皮笑道:“那时候不是不认识少爷么……认识的话,哪能让你吃那些东西,早给你找人单开小灶了。”

    “你得了吧。”洛和平正色道,“时间来不及了,我跟你长话短说吧。我跟所里申请了一口矿,矿里的人权财权全归我。我初步打算是要十五号矿。今天跟你这么一唠,我更发现自己直接伸手管矿有难度,而且这难度还不小。所以,我准备找个代理人,也就是当矿长,整个管理这个矿。我是打算让你来做这个事,你看你有什么想法。”

    猛一听到这个说法,白志升顿时感觉非常难以消化。这里面的信息量也太丰富了吧?直到洛和平离开,白志升才感觉这消息像个晴天霹雳一样,把他震得头昏目眩。

    “行了,我得走了。这个事你自己合计一下吧。我跟你说啊,今天我和你说过的话,哪说哪了,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出半点风声。不然……”洛和平尽管没说后话,可言语里的威胁之意森然出。

    **************************************************

    洛和平走后,白志升心里波涛翻涌,电闪雷鸣。洛和平简单的几句话,让他连续几天都没能睡好觉。所谓利益攸关,关心则乱,正是如此。

    放下这件事姑且不提。单说随着钱望海一干人等去物流库提车的洛和平。

    洛和平原以为,只有钱望海跟着他一起去物流库,哪曾想除了钱望海之外,许三川也做了陪,还有十好几名护矿队员作为扈从一路跟随。

    洛和平问钱望海:“这有必要?”

    钱望海面无表地答道:“为了安全起见。”

    于是洛和平一路无语。

    **************************************************

    洛和平对那硕大无朋的星空之门记忆犹新。透过那扇门,浩瀚的星空一片深蓝,显得异常的深邃。没有人知道,那深邃之中到底蕴涵着多少奥秘,至今未被人知。其实那深蓝只不过是人眼中的错觉,厚厚的臭氧层和巨大的能量屏障,让人眼只能感觉到蓝色的存在。事实上,那片深邃的空间里,只是一片漆黑,吞噬着一切它可能吞噬的光线。

    洛和平本想再一次到星空之门前去看一看,可是却没找到妥帖的机会。刚一到物流大库,就看到了带队迎接的田立诚。

    看到矿管所一干人等一下车,田立诚率先走了过来,主动伸出手,脸上洋溢的笑容让人备感亲切。

    钱望海招呼道:“我说老田大哥,用得着这么大阵势么,咱这都是熟人……”

    “不一样不一样,今天少爷过来,迎接那是必须的。”边说着,田立诚边走到洛和平面前,双手握住洛和平的手,又用力地摇了摇。

    洛和平一脸淡然的微笑,也没故做矜持,握手之后,又上前半步,和田立诚来了一个轻轻的拥抱。随后说道:“田大哥,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到所里,就忙得火烧股,一直也没倒开空来看你。”

    田立诚受宠若惊,像火烧了股一样跳了起来道:“少爷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咱们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你那忙是正常的。应该我去看你才是……不在这客了,风大。走走走,到楼里说……”说完,田立诚引着矿管所里来人进了行政楼。

    洛和平对那行政楼一点都不陌生,看着那蘑菇样的造型,他的心里倍觉喜感。随着这蘑菇楼出现在视野里,那两天实习生活的记忆,就浮现在洛和平的脑海之中,紧跟着,他的思绪自然而然地,顺势又飘回到十五号矿当中。

    该怎么说服白胖子和我合作呢?晓之以利,动之以?洛和平始终没有想透这个关键。

    “少爷?少爷……”田立诚打断了洛和平的思绪。

    “不好意思,走神了。”洛和平歉意一笑,他隐约觉得,刚才田立诚好象是对自己说了些什么。

    田立诚还是那副暖人的笑脸道:“没事没事。少爷在所里工作累的吧?看你很疲惫的样子啊。”

    “哪有……我这吃饱了就睡的。所里就属我最闲了。”洛和平打了个哈哈道。

    “还说不累……你看看你那俩大黑眼圈,都快成墨镜了。”田立诚口吻很像责备,却把示好之意表露得非常露骨。

    矿管所给洛和平定购的空间车,还得半个小时后才能到物流库里。田立诚陪着矿管所一干人等坐在会客厅中消磨着时间,等待着新车入库的消息。

    做为车的正主儿,洛和平没有半点着急的意思,淡然地坐在那里,话少得可怜。反倒是许三川对这新车一副充满期许的样子,摩拳擦掌,跃跃试。洛和平诺,车到了先让许副所长先过过瘾。

    等车入库这段时间,只是听着钱望海、许三川两个人和田立诚神吹胡侃,洛和平又有了局外人的感觉。他对他们几个人的话题一点兴趣都没有。或者说,干脆就是听不懂。因为他们说出的话,完全是他们那个圈子,或者说那个层次的人才能互相听得懂的话。太多的代称,太多的简称,一个个自己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内在含义的字眼,从他们的嘴里蹦出来,听得人满头雾水。

    这种场合下,洛和平还无法开口去问。一是自己听不懂的太多,二是面子使然,万一问了白痴的问题,容易落了笑料。毫无疑问,处在这样的场合下,是种煎熬。

    以洛和平此时的份,他完全可以让他们话题完全围绕着自己来开展。然而他放弃了这种想法。

    曾经的洛和平,并不属于这一个层次上的人。他很想知道,这个层次上的人,到底对些什么事物更有兴趣,更想融入这个层次,融入这个小圈子。

    所以,无奈的洛和平只能一副漫不经心地笑容,端着茶杯喝水。努力地消化着这三个人那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

    终于,在洛和平听他们聊天听得快要睡着的时候,新车入库的消息到了。于是几个人起奔着站台方向去了。路上,田立诚突然压低声音对洛和平说道:“少爷,怎么感觉你……不太开心?”

    洛和平略一皱眉头,反问道:“这话从哪说起呢?”

    田立诚想了想道:“说不好。只是种直觉。”

    洛和平故做轻松地一笑道:“田大哥,你想多了。我好的。”

    田立诚摇了摇头,隔了一会才说道:“少爷,你变了,变了很多。”

    洛和平心中大奇道:“我变了?我哪变了?”

    “我也说不好。这也就十来天吧?这感觉落差太大了,起码,今天我看到的,不是我在月初接到的你了。”田立诚道。

    田立诚的话让洛和平怔了下,随后他放声笑起来,也学着田立诚的样子,摇了摇头。洛和平抬起食指,半是摇晃半是虚点着田立诚道:“好你个老田,你说我变了,我问你哪变了,你又说不出来……敢你这是忽悠我玩呢。逗我开心也没这么逗法的啊……”

    洛和平嘴上和田立诚打着马虎眼,其实心里像镜子一样透亮。田立诚说的没错,自己是变了,而且变了很多……

    (待续)

    **************************************************

    笑,大赞。既然看出我的用意,那就不多解释了。

    只能说,有xx特色的星际政治故事吧。当然,也少不了战争。毕竟,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我更想讲的是人,在一个个荒唐故事里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