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八话:富矿的疑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钱望海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洛和平了。原本他以为,洛和平会尽快到每一口矿洞里视察,然后选出自己想要的一口矿。可是没有。这家伙不单是没到矿里去探视,反倒是把自己整天都泡在数据中心,查阅着所里的各种档案资料,接连几天都是如此。

    这有点不科学啊。难道他是在看每口矿的相关资料,准备了解一番以后再下手?几番猜测后,钱望海大致做出了这样的判断:洛大少爷可能是准备谋定后而动。

    结果后来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小爷根本一点矿洞的相关材料都没看,似乎根本没把那口矿的事放在心上。

    洛和平钻资料室的第三天,突然把钱秘书长找了过去,说有事要向他请教。钱望海依约而去,到了数据中心里的档案调阅室,就看到洛大少两眼通红,正在那里揉着自己的额角。

    看到洛和平疲惫的样子,钱望海很好奇,很想知道他这几天都看了些什么。只是限于份,没办法开口问这件事。

    主动问领导看什么资料,还有没有点规矩?揣测领导的想法,还想不想混了?这都是大忌!这点道理,钱秘书长自然是懂的。

    “少爷,找我什么事?”钱望海走过去问道。

    洛和平边揉着额角边对下巴指着旁边的椅子道:“先坐。容我歇会再跟你讲。”

    “少爷,别太着急了,您的体要紧。”钱望海边坐边说道。

    “不急不行啊……唉。”洛和平叹了口气,示意钱望海看他眼前的显示屏。钱望海探过去一看,吓了一大跳。从电子资料查阅的记录痕迹上看,洛和平看过的材料不下百万字。

    我的天,这小爷都快不眠不休了吧?钱望海心里隐隐地对洛和平有了几分敬佩,心想,这小爷真有点毅力,查上百万字的资料,而且就这么两三天的功夫,这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再一细看,洛和平查阅的资料很杂,有历史事件,有矿务技术,还有704的地理档案,甚至还有人事档案和制度法规。而这些查阅过的材料里,恰恰没有各个矿洞的相关资料。

    这小爷到底要干什么呢?钱望海心里开始画起弧来。

    **************************************************

    “行政区面积只占704的总面积不到十分之一啊。”洛和平冷不丁说一句话,激得钱望海一激灵,他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钱望海忙答复道:“是。”

    “我知道行政区都是依托矿管所辖地建立的。所里辖地,我大概看一下,都是据矿而划的。不过我看地理资料,所里辖地的这些区域,矿藏都不算是富矿啊。怎么不去富矿区采矿呢?”洛和平说话的声音很低,像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钱望海。

    钱望海略一斟酌,道:“少爷,富矿蕴涵的能量太大,不太稳定,安全比较难保障。”

    洛和平点了点头道:“你说的这个事我合计过了。不过后来我找着了相关的解决技术方案了啊。那个是……好象是4140年吧?要不就是4142年,反正就这两年里的存档里有这么份资料。关于如何安全开采高能量紫晶矿的技术方案。我特意细看的,这份材料里说的是在s2203卫星的富矿做的试验。没记错的话,那个时候他们好象是特制的开采设备,造价高的。运行了两年多,没有任何事故发生。

    那个设备,当时是限于生产技术不行吧,所以贵,后来应用到别的采矿上了,那设备一普及,价格也就下来了。这个设备的价我也特意查了。现在好象也是非常贵,比我们所里现有的设备能贵上百分之十五左右吧?差不多就是这样子……

    后来,我把s2203卫星上做试验那口富矿,和我们704上的富矿的参数对比一下,好象没什么大的出入。

    我想说,以我们所里的经济能力,以及现有的技术水平,解决这个采矿安全问题,应该不太困难吧?”

    钱望海赞道:“少爷,你想得真的已经很全面了。可工人是个问题啊,s2203上面两年没出事故,那是因为工人素质都比较好,而且严格按技术标准作。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很关键的就是一个工人的问题。你也知道,那些白皮矿工的素质都很低,所以……”

    “从第七星系招工不行么?”洛和平问道。

    “少爷啊,那得多大一笔开销啊?工资成本会是个天文数字啊。再者说,如果一旦真出事,咱真赔不起啊。前一阵那事,钱现在还没赔呢。究竟最后会赔多少,现在都不太好说……”钱望海说得意味深长。他嘴里的“前一阵那事”,摆明了是指,矿难里有来自第七星系的黄肤员工遭遇了不幸。

    洛和平沉思了少顷,又问道:“白皮矿工,素质真的差到无药可救了?所里有没有尝试过,把他们组织起来,统一地培训一下……”

    钱望海语结了。这不是挑战我们黄肤人的认知能力吗?那白皮猴子素质低,人所共知啊,这没什么可说的啊!这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他们能有什么培训的价值啊?他们干苦力,这天经地义啊!

    钱望海有点头疼洛和平这种想象力了,同时也很头疼洛大少爷那份刨根问底的精神。他犹豫再三,终归是拿不定主意,到底该不该告诉洛和平最真实的况。转念一想,洛和平早晚都会知道这些,不如一股脑告诉他得了,省得他总觉得像个事,没完没了地问。于是钱望海决定交实底。

    钱望海道:“少爷,你说的那设备是全无尘强力自冷却压缩挖掘系统吧。”

    洛和平称是,钱望海接着说道:“其实所里过去有一,后来卖了。”

    洛和平没有提出任何问题,可灼灼的目光已经把他心里的疑问暴露无疑。

    钱望海苦笑道:“少爷,你这是非得折磨我啊……我知道,我不说透的话,你肯定得追着问我。得,我把我知道的全说了吧。你也知道,这紫晶矿的富矿资源非常少,开采出来的富矿在各个星系里,都是稀罕物,都是紧缺的资源。704上有富矿,所里怎么能不动心呢。十来年前,所里就曾经计划过,去开发一口富矿,连设备都买来了。可……”钱望海咬了咬牙道,“与当地的土著居民沟通不畅啊。土著们抵制的非常厉害,所里根本没有办法开展工作。所以,没办法,只能把买到手的设备折价卖了出去。不过这些,我也只是听说,只知道这么个大概,细节的事,我了解的也不那么清楚。毕竟那个时候我没来704。这些,我都是听老所长说的。如果说,他还在世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联系他,让他来给你讲讲这些事。可惜的是,老人家去年就过世了。”

    说完这,钱望海唏嘘不已。

    洛和平听完,用手背撑着额头,一边沉思着,一边喃喃自语道:“原来是这样……”

    沉默了好一会,洛和平才抬起头来,看了眼时钟道:“我,都下午了!午饭还没吃呢。走走走,老钱,我请你吃饭。今天谢谢你了啊。不好意思啊,害得你跟我一起都没吃上午饭。”

    “少爷你客气了……”钱望海陪笑道。

    **************************************************

    近三天时间,算是洛和平到704之后,过得最安稳的几天子。每天他都像个好好学生样泡在数据中心里查资料,虽然没到不眠不休的地步,但也差不少许,再没出门到外面去惹是生非。

    之所以泡数据中心,起初是因为洛大少爷觉得压力山大。因为他近期既要应付矿务管理司的混蛋们,又要考虑着新闻发布会上应付记者们。虽说唐白告诉他,会给他定出来应对方案,会告诉他该怎么做,让他不必担心;虽说他自己也知道,实在不行可以耍流*氓,当搅屎棍,但那总还是下策。上策嘛,还是要表现得优秀点,怎么着也算是给自己赢得一个好的公众形象啊。

    尤其是面对记者一环节,不说瞬息万变也差不多少。不能一问三不知吧?谁知道他们会问出什么不靠谱的问题来。万一问出来和所里有关的东西,而且还很常识的,自己答不上来,岂不是丢脸到家了?

    出于为了不丢脸这个目的,洛和平钻了资料海。钻来钻去,他的原始目的钻没了。他发现了很多费解的东西,比如说为什么放着值钱的富矿不采,反倒是采些中等偏下的半贫矿。出于一颗萌动的八卦之心,他开始无限制地扩展自己的阅读范围,直到把自己读成一个头两个大。

    此时此刻,钱望海一门心思地无限拔高洛少爷的内心世界。他觉得,过去自己有点低估洛大少爷了。原以为,这只是个比较能打的纨绔子弟,没想到,这家伙心里竟然有着好大一盘棋。翻几天资料,提出的问题竟然就能直指矿管所的陈年伤疤。难不成,他还有更大的战略意图?想到这,钱望海的心里竟然了有些许激动。做为一条老军棍,对硝烟本能的敏感,让他隐隐地产生了一种兴奋感。

    钱望海绝不会想到,洛和平问及矿管所的隐痛,只是出于一种八卦心理。倘若他知道了真实的况,难免不保气得昏厥,甚至会像只螃蟹一样吐白沫。

    **************************************************

    钱望海和洛和平一起向迎宾楼的方向走着,两个人边走边交换着对所里近期况的意见。时不时地,路遇所里的工作人员,这些人纷纷向洛和平行礼致意。洛和平在与钱望海交谈时,总得抽出精力来,回应下这些所里的同事门。或是微笑点头,或是抬手致意。

    洛和平问及矿务管理司的动向,钱望海笑笑道:“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我们要做什么,一时没什么动向。只是今天上午的时候,发来一封催矿的公函。不用理他们。”

    洛和平忍笑道:“我们这就算闷声发大财了呗。”之后又转问道,“现在有没有大宗的紫晶石采购的客户意向?”

    “太大宗的倒没有。零头碎脑的倒有点,有我经手的,也有老许经手的。据老许说,这些来采购的人,有那么点试探的意思,试探咱们会不会大批量出货。毕竟,过去我们这也没有过大量对外放货的历史啊。说实话,真不知道唐副所长的信心是从哪来的。要是按他的说法,大鳄还没浮出水面呢。再等等吧。”钱望海答道。

    洛和平点了点头,还要说些什么,边的通讯镜响了起来。他忙挂到耳边,眼前立刻显示出林所长的影。原来是林卫方打来的电话。

    不知为什么,洛和平突然有点紧张。他一直很期待他的瘸子叔联系自己。可经历了前些天的事后,眼前的形,又让他有些怕和瘸子叔打交道。

    “瘸……哦,不,林所长,你好。”洛和平一时失神,但口改得非常快。越向前走,路遇的人越多。他一边与钱望海向前走着,一边抬手与那些对自己施礼的人招呼着。

    “瓶子啊,边有人吧?说话不方便?”林卫方的声音从通讯镜里淡淡传来。

    “没事,不影响……所长,有话你请讲。”洛和平小心地选择着字眼。

    “我长话短说吧。下午你有没有时间?”林卫方问道。

    “下午……”洛和平沉吟片刻道,“应该没有安排。”

    “那这样,咱们两个到西郊霞山去看看晚霞吧。这个很好看,在704上算得上很有名了。马上就到雨季了。进雨季,就看不着喽。”林卫方一副轻松地口吻说道。

    可这份轻松却让洛和平的心沉到了谷底。他有种预感,可能事要有点小麻烦。不过他还是一口应承下来,道:“好,那我一会就过去。”

    收了线以后,洛和平不自觉地皱了皱眉。

    钱望海试探着问道:“有事儿?要不然你先忙去吧,饭我自己去吃。”

    洛和平摇了摇头道:“没事。走,先吃饭。吃完饭,你送我去西郊一趟。我跟所长要上霞山。”

    一种难以名状的担心围绕在洛和平心中,以至于他一顿饭吃得都心不在焉。他突然发现,自己考虑问题比过去复杂多了,不再是单线思维。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难不成,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成熟了?那这成熟可累人的。

    洛和平暗自思量着。

    ……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