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七话:病房里的高管会议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几年来约定成俗的小会议室高管会议,首次打破了惯例。会议的召开地点改在了矿管所的医疗楼里。会议与会人员应到七人,实到六人。所长林卫方缺席。

    林所长的缺席理由是,t行星特首接待几个客人,要求林所长作陪。其实所有人心知肚明,是林所长根本不想来开这个会。

    林卫方又不是傻子,他当然知道,如今所里的形势,一切战略的主基调都已经定好,这一次会议,无非是之前会议的细节补充。所以,这会议的议题,以及会议的进程,都不会因他的出席而有任何的改变。一旦出席,他一定又是站在群众的对立面上。至于结局,那一定是处于一个被羞辱的境地。与其去被无的羞辱,莫不如用拒绝出席来表示抗议。

    **************************************************

    唐白的病榻前,集中着矿管所里最有话语权的几个人。

    洛和平堂而皇之的成了会议的主持者。

    “我不喜欢绕弯子。像你们那样拐着弯说话,我也不会。”洛和平上来就摆出一副开诚布公的样子道,“关于唐副所长提议的事,我同意。作为流刑徒,我会承担起一切我应该承担的责任。所以,我准备接任所里的总监察一岗。因为时间紧迫,我也就不玩什么三请三辞那一了。你们谁有意见,现在就可以提。”

    洛和平话音没等落定,掌声就响了起来。

    除洛和平外的几个人,心里几乎都在想着这样一个问题:就等你说这句话呢,还能有什么意见?

    洛和平还准备说些什么,可连绵不断的掌声让他开不了口,说不出话。病房里几个人,若不是自矜份,恐怕都能欢呼起来,把洛大少高高举起,抛向空中。

    好不容易,洛和平才拦住了掌声,道:“不过有点事,我得跟你们说清楚。你们不能因为我对所里不了解,就对我隐瞒什么。我需要对重大的事,这个叫……”洛和平挠头,想要说出来的话就在舌尖,但说死就想不出来该怎么措那个辞。

    “知权。”许三川替洛和平补出来这个词。

    “对……知权。这个我要有。不能借着我的名义,做了什么事,我还蒙在鼓里。还有……”洛和平顿了顿说,“我要一口矿。矿里的人事任命权都归我,所产出的收益也归我个人所有。”

    洛和平这句话说完,病房里立刻温度降到了冰点。这在剧本之外的内容,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愣。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洛和平提这个到底是为了什么。钱吗?那又要人权干什么?为什么只是一口矿?

    他要干什么?这团疑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唐白咳嗽了很久,咳出一口浓痰来。然后道:“和平应该有额外的奖励。他为我们背负了太多的责任。我建议,未来矿产销售额的百分之五,单独拿出来给和平。”

    唐白的话,引得众人一阵错愕。

    矿产销售额的百分之五?这是什么概念?矿管所一共二十七口矿,这相当于矿管所里产能最高的矿,单口矿的全部产出。唐白这是要干什么?几乎所有人都有了这个疑问,惟独许三川猜到了唐白后面肯定还会有台词。

    唐白喘了口气,随后,在众人的疑惑的目光里,对洛和平说道:“和平啊,你想安排什么人进所里来工作,跟我招呼一声就行了。想安排个把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是中层管理以下的,你直接跟望海说不就可以嘛。

    矿里的事很杂,一时半会的,我怕你理不清楚。再说了,你管它做什么。你是我们所里的少爷,是我们所里最尊贵的人。以你的份,根本不需要管那些琐碎的小事,掌握好大战略就行了。以后,你是要做大事的,怎么能纠缠在这些小事上呢?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让下面人处理就好了。再者说了,你要是染指矿里的事,会让下面的人不好做啊……

    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啊,我先说下这个。假如说,你做得不理想,一是会损害你的威信和形象,二呢,会让下面的人有这一种心理。什么心理呢?既然少爷都做不好,我们做不好,自然也就是天经地义了,领导层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到时候绩效考核,我们总不能区分对待吧?如果区分对待了,那肯定会让人觉得不公平,会影响到下面人的工作积极。如果以你那边的工作标准为绩效标准,那尺度就放得松了。结果导致,他们很轻松就能把工作做完,工作积极就没有了,逐渐的就懈怠下来了。三呢,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些人怕损了少爷的面子,在工作上,紧盯着你的标准,惟恐超过一点,让你脸上挂不住。能往好了做,也不往好了做。这也是会影响到所里的效率。

    啊,当然,我不是说你一定就不行。也许你干得非常好,出类拔萃。可你想过没有,这会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压力。如果说,怎么做,都不如你,那一样会挫伤他们的工作积极的。

    总之呢,我是不支持你的这个想法。需要钱,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

    说着话,唐白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他本想再多说一句“和平到矿里工作是越俎代庖”之类的话,可是肺里碳火灼烤样的感觉,催得他咳嗽不止,这句话也就没能说得出来。

    唐白这席话说得钱望海脸色变了几变。别人不知道洛和平的子,可不代表他不知道洛和平的子。短短几天下来,钱望海把洛和平的格不说品透了,也差不少许。

    这小子的脾气又驴又倔,而且死要面子。你唐白这么说,整个这是给他来个大窝脖,生撅面子啊。你就不怕他听岔了,当成你觉得他管不好矿里的事儿?他这要是往这个方向上合计了一下,再跟你顶撞起来,这场面可就难看了。万一他再犯点驴,给你撂挑子了,整上来一句,“我不干了,那总监察也不适合我”之类的话,到时候你可怎么收场呢?

    钱望海不由得担心起来。换做是别的事,如果洛和平和唐白呛起来,他倒是不介意幸灾乐祸一番。可这个事悬着整个矿管所的利益,也跟他钱望海切利益密切相关,怎么能容得了他幸灾乐祸呢。所以,钱望海很期望,洛和平不要听岔了味道,能把这件事平缓地过渡过去。

    不曾想,洛和平再次给了钱望海一个意外。

    **************************************************

    如果说,洛和平一点准备都没做,那么唐白这一番话必然是堵得他哑口无言。因为唐白的话讲得非常地有道理。遗憾的是,如果中的事并没有成为现实。

    在开会之前,洛和平就想过这个事,唐白肯定不会轻易地答应自己的条件。所以,他在心中做了多次的推演,来预测唐白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说服自己。

    尽管他做了那么多的猜测,可他还是没能猜到唐白到底会说出来什么。以至于唐白那一番话,几乎就要把他说服了,让他放弃自己的想法。不过,好在洛和平早已抱定主意,无论唐某人说什么,他都不为所动,都按着自己的思路来。

    以有心对无心,洛和平占了个有备而来的上风。

    洛和平面不改色,微微笑道:“唐所儿,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哪有什么人想安排啊,只不过是想多熟悉下所里的工作。你也知道,所里的根本,还在于矿洞之中。我想从最基础的了解了解。”

    刚才一席话,消耗了唐白大量的体力,他强忍着咳嗽,长话短说地对洛和平道:“所里资料很多,没必要在矿里折腾。”

    洛和平想了想道:“不实际地去了解,对矿洞里的实务,肯定是认识的不够全面,也不够深刻。另外,我有这么点想法,想跟唐所儿和大伙说说。”

    洛和平深吸了口气,又道:“我是无期的流刑,这意味着,我很可能这一辈子都在这个鬼地方过活。而在座的各位,恐怕没有谁愿意在这里熬上一辈子,最后都是要走出去的。其实我也想走出去,但这就需要点运气和机缘了。说句实在话,流刑徒对于矿管所,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们这里的人,都明白。所以,我也就不准备藏着掖着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说矿管所的归属权,这个话题有点太虚。官面上的话,我也不想多谈。说什么全联邦所有,那纯是扯淡。至于说,是这个所里所有人公有的,那更是无稽之谈。我们都知道,矿管所的真正的主人,或者说是掌控者,也就是今天我们在座的这些人。

    更说得难听些,当你们离开这里之后,这个地方的主人就只能是我。无论是从时间上看,还是从这背后的关系上看,都是如此。

    作为主人,我想尽快的了解我的产业,我觉得我这想法并不算是个错。

    起码,在现在,我们这些人还是一条心,想通过这个矿管所获得自己想要的利益。而你们,离开之后,我相信,也愿意让这个地方成为自己背后的依托,能随时支援你们。

    你们总都会走的,但你们走以后,也会来新的人。新的人,会不会像你们一样,和我是一条心,愿意帮我打理好这份产业,这件事很难说。所以,我必须早做准备,多一分准备,就少一分风险。我想,你们也不愿意离开之后,看到这里乱做一团,不能给你们提供支援吧?”

    洛和平扫视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我需要钱。我的女朋友还在赛尔上。我很担心她的安危。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况,但我可以确定,她的麻烦也不小。要解决她的麻烦,避免不了要用到钱。所以我要一口矿,矿里的收益完全归我私人支配。这点原谅我的自私,我没有办法。其实这件事我可以不说,单凭我替所里承担的这些事,我要这些额外的收益,也并不多。”

    唐白一语未发,在忍着咳嗽。看他的眼里,似乎有着千言万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倒是许三川开了口。他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也在一定程度上代替唐白表达了意见:“和平啊,这个事你是不是有点之过急了?现在所里的况,你也知道,我们当务之急是保证足够的产能,才能有足够大的收益。你想接管一口矿的事,时机并不成熟啊,这个事能不能缓缓?钱的事好说,实在不够,我们这些人还能帮你凑一凑。”

    洛和平道:“理论上是这样。但是,矿价涨了这么多,我们一共二十七口矿,恐怕不差我这一口矿多产些或是少产些吧?这比那百分之五的总销售额只少不多。况且,我并没有打算对矿里做什么大的变动,我只是要求有对应的控制权。我需要尽快了解矿里的事务。至于说时机,我觉得没什么成熟不成熟的。现在需要效率,以后一样需要效率,拖下去,可能更没有好的时机了。早晚都要接触到的事,赶晚不如赶早。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一句话,我不想等了。”

    说完这些话,洛和平觉得自己有些词穷了,他抱定了一个念头,如果他们再不答应,自己就立刻耍无赖,以不接总监察一职做威胁。

    而在洛和平这番话之后,所有的人都沉默了,静静地思考着,权衡着这事里的利弊得失。最终,一贯很少主动表态的房寒,率先支持了洛和平的意见,刷了下存在感。之后,决议通过。

    至于给洛和平哪一口矿,没有形成最终定论,这个要洛和平自己分别看完二十七口矿才做决定。而无论洛和平点了哪一口矿,最终矿里产出的销售,都要跟着所里的销售业务走,而不单独进行对外售卖。这是会议里最终达成的共识。

    虽然会议里的部分议题有些意外,可总体的结果,还算是让这场大戏的幕后策划者唐白遂了心愿,也让他把悬着的心放回了肚子里。若非如此,他哪能,哪肯安心地离开,到t行星去进行治病呢。

    是夜,做过工作交接后,唐白飞往t行星中心医院康复疗养中心。

    临行前,唐白与洛和平做下约定,关闭他在矿管所的电话之类的相关通讯,并另行开设一条可以和洛和平保持单线联络的通讯通道,由洛和平亲自作加密。同时,还要求洛和平通过数字神经中枢做了一个特殊设置:凡是洛和平在工作场合的影像及音频资料,都要让唐白能随时看得到,以便于辅助洛和平更好地进行工作。

    虽然洛和平同意了,但他对这件事非常腹诽:这不是把老子随时处在他唐白的监控之下了嘛。

    可眼下的形,又容不得他不答应这个条件。

    “哎,忍了吧。谁叫咱水平不行,比不了人家的好算计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洛和平偷偷地自我安慰道。

    **************************************************

    在去往t行星的路上,唐白躺在高速动力舱里思绪万千。他知道,洛和平早晚会和自己有着直接的权力斗争,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来得竟然是如此之快。

    而这,还只是刚刚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