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五话:不过如此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洛和平抱定了主意耍无赖,钻进收缩囚笼里再不露头,这让杨久光一干人等犯起了愁,像老虎抓到了刺猬,无从下口。又像豆腐掉进灰堆里,吹不得拍不得。

    杨久光的同僚提了建议说:“给他上点措施吧,他保证在那里呆不下去。”

    杨久光横了说话那家伙一眼,心道:这也叫个主意了?嫌我死的不够惨是怎么着?杨久光正待发作,柳小山率先替他开了口,斥责了那乱放空炮的家伙:“馊主意!你吃凉饭喝凉水长大的?还有没有更有建设的意见?没有的话,都闭嘴!”

    一时间,治安五处的人群鸦雀无声。

    “要不,联系局长吧……”柳小山一张苦瓜脸上沉得能滴下水来,极无奈地对杨久光说道。

    杨久光内心挣扎了片刻,最终答应了柳小山的提议,无声地点了点头。

    **************************************************

    “什么?人找到了?”接到治安五处电话的顾万鹏一个高蹦起来,连通话都来不及收就直冲出会客室,奔着自己座驾方向飞跑过去。上了车,发动了车子,上了开往治安五处的大道,顾万鹏才想起来,会客室里还有人,忘了招呼一声。他忙把通讯镜挂在耳边,给冉非凡打起了电话。

    “太抱歉了,领导,我太激动了,忘了和您招呼一声,就跑出来了。对了……人找到了。”顾万鹏没有注意,自己说话的声音已经发颤。

    “我猜八成就是这么回事……人怎么样,安全能不能得到保障?”冉非凡问道。

    “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顾万鹏答道。

    “见到人再说吧……我们在后面跟着你呢。先这样吧。”冉非凡说完收了线。

    数台车从治安总局直奔治安五处疾驰而去,一路无话。

    到了治安五处,听说流刑徒在刑讯室里赖着不肯出来,顾万鹏脸都绿了。若不是边小媳妇样的柳小山,连着两年来都是优秀治安官,他真想一个耳光抽上去,去去心里这股邪火。

    多年的治安工作经验,让顾万鹏根本不用走脑子,就知道刑讯室的用处。他本能地往最坏的方向考虑着,这帮混小子是不是对流刑徒用了刑。“你们没给他上措施吧?”顾万鹏问柳小山道。

    柳小山忙把脑袋摇得像波浪鼓似的,话都来不及说。

    顾万鹏松了口气,又问道:“他犯什么事了,你们给他鼓捣进刑讯室了?”

    柳小山吞吞吐吐道:“其实没想弄刑讯室啊,本来久光是给他送羁押室的。谁曾想,他就突然就跑刑讯室里了。”

    “你没跟我撒谎吧?我告诉你,这个事你要是说瞎话,出了事你吃不了兜着走!”顾万鹏瞪眼道。

    “不能不能。这个事我怎么敢撒谎,况且这些事处里都有记录啊。假不了。”柳小山忙辩驳道。

    顾万鹏沉吟片刻,道:“走吧,带我去见见那人。”

    到了刑讯室通道里,洛和平处的囚牢前,顾万鹏差点气歪了鼻子。眼前着一群人直愣愣在囚牢前面站着,不知道该干点什么解围。那流刑徒呆的囚笼不是收缩笼吗?那屋子能收缩,你们这群猪脑子就不知道这屋子还能扩展空间?

    顾万鹏干咳一声,示意自己到了。围在收缩笼前面的诸多治安员才散了开,纷纷向顾局长敬礼。顾万鹏简单还了个礼后,安排人将收缩笼扩展开来,然后他迈步走进了囚笼之中。

    空间骤然变大,洛和平还有些不适应。原本靠在侧的围墙撤了开,让他有些促不及防,差点没就势倒过去。眼见着空间逐渐变大,洛和平不好偎着墙壁,只得换了个姿势,盘膝坐在了囚笼中间。

    “您好,洛少爷。我是704治安总局局长,我叫顾万鹏。关于手下几个不成器的家伙对您的冒犯,我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在这里,我代表他们向您道歉,希望您能接受。”顾万鹏对洛和平敬过礼后,如此说道。

    洛和平抬眼看了下这个自称治安局长的顾万鹏,一语不发。随后像老僧入定一样,闭上了眼。

    顾万鹏原封不动把刚刚的台词又说了一遍,洛和平依然是没有任何回应。

    看这架势,好象人家不吃这啊。顾万鹏心中思量着下一步该如何应对,场面顿时冷了下来。

    隔了少顷,顾万鹏咬咬牙道:“洛少爷,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能不能请您移步到一个方便说话的地方,您有什么要求,我们可以详细谈。您放心,我一定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洛和平撩起眼皮,盯着顾万鹏皱了皱眉,隔了好一会道:“我不认识你。”在顾万鹏仔细品味这句话里到底有什么深刻的内涵时,洛和平又说道,“矿管所的人来之前,我不会说半个字,也不会走出这个地方半步。今天的事,总要有人给我个说法。”

    “少爷说的好!必须要个说法,凭什么我们所里的人,会无故被带进刑讯室。如果他们今天不给我们个说法,我们就给他们个说法!”钱望海的声音紧跟着洛和平的话传了过来。紧跟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随之而来。

    钱望海一马当先,快步穿行在刑讯室的通道之中。他后则跟着二十余名全副武装的护矿队员。护矿队员均是跑步前进,刚一到洛和平所处的囚笼门前便散开队型,亮出武器,眼见就要对治安官队伍进行合围之势。治安官们,也不甘示弱地亮出手中的武器,做出要护着囚笼中人突围的架势。双方摆出了对峙的态度。

    顿时,刑讯室通道里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凝重中又带着那么几分怪异。这形势,容不得顾万鹏继续蹲在囚笼里劝说洛和平了。他一头冲出来,扬指如戟,直指钱望海,开口喝斥道:“钱望海,你想干什么?难不成要冲击治安机关吗!”

    “干什么?”钱望海敛起眼神冷笑,脸上深色的伤疤微微跳动着,像一团黑色的火焰。冷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像戏谑般吐出,“矿管所有义务保证流刑徒的安全。我们怀疑,治安局滥用职权,对流刑徒已经造成了心伤害。现在,我们要保护流刑徒。”说着,钱望海抬起了右手,做出了准备进攻的手势。

    看到这,顾万鹏大惊,额头青筋涨起,心里一句话反复嘟囔着,却怎么也说不出来:钱望海,你这是要借保护流刑徒的名义公报私仇吗?虽然顾万鹏知道,钱望海未必敢顶着冲击治安机关的罪名,将所有在场的治安人员击毙,可难免万里有个一。若是他吃了熊心豹子胆,那场面真的是无可收拾了。

    “都不要冲动!”一个深沉的声音喝止了一触即发的武力冲突。钱望海放下了高举的右手,顾万鹏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们知道,起决定作用的人——冉非凡到了。

    **************************************************

    冉非凡摊开双手,做了个下压的手势。“都冷静,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解决问题。”尽管一路小跑着过来,在冉非凡上,永远让人看不出急噪。冉非凡左右扫了一眼,伏走进了洛和平在的囚笼。

    “和平你好。我叫冉非凡,是这704上行政公署的首席行政官。”说完,冉非凡向洛和平伸出了手。

    洛和平抬起脸,上下审视着这异常高大的男人,顿感压力扑面而来。男人颀高,但非常消瘦,惟独肩膀宽阔得很。在昏暗的光线里,两只眼睛熠熠生辉,像能点燃希望的星火。而那星火中蕴涵的力量又显得如此平静。

    原本抱定主意,谁也不理的洛和平,突然地很想握一握面前的那只大手。于是洛和平站起来,忍着手心的伤痛,握住了那只虽然干瘦,但却非常温暖的大手。

    “你是……冉所长的哥哥?”洛和平心思一动,问了这么一句。

    “是的。”冉非凡微笑着摇了摇洛和平的手,说道,“我一直想和你见一面,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秋云应该把话带给你了吧?”

    洛和平点了点头,也抱以一个微笑。

    “只是没想到,我们会在这么个地方,以这么个形式相见。”冉非凡继续说道,“今天的事,我想其中一定有很多的误会。但是,这里真的不是个解释误会的好地方……”

    闻弦动而知其雅意,洛和平明白冉非凡话里的意味,是不想把事闹得太难看。是继续闹下去,坚持打脸,还是卖冉非凡一个面子,换一个平和的解决方式呢?洛和平在心里迅速权衡了一下,做出了决定。

    “冉……”洛和平突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这“行政公署首席行政官”的简称是什么,是叫“行政官”呢,还是叫“署官”呢?这字眼在舌尖上滚了少顷,也没说得出口。

    倒是钱望海,及时地提醒了洛和平:“署长。”

    “哦……冉署长……”洛和平话一出口,就被冉非凡打断了。

    冉非凡道:“你我不用那么客,叫我大哥就行。”

    洛和平连连摇手道:“不行不行,那可不行。私下里,你不怕我高攀,你我兄弟相称,那无所谓,今天这场合可不行。事质不一样。冉署长,今天你开口了,不管怎么样,这个面子我得给你。这件事,换个人找我来谈,都不会灵。”洛和平说完,特意留了白,看着冉非凡的表,心想,我看你承不承我这个。如果你不承,你看我后面怎么折腾!

    冉非凡双手握住洛和平的手,连连点头道:“兄弟,你的意思哥懂。多的话,你也不用说了。回头咱们兄弟处的子还长。这个事留给哥哥来处理,我保证给你个满意的答复。”

    洛和平看冉非凡如此表态,心中非常满意。

    虽说政客的话都不可信,但也要看政客的承诺对象是谁。若说对于一个普通的平头百姓,政客并不清晰的承诺最终在兑现的时候,还可能会打折扣,若是对于有相当资源和背景的人物,这种承诺,可就来不得半点敷衍和虚假。不然后续麻烦就无穷无尽了。因为违背承诺,这就等于变相结仇了。

    “冉署长,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不过有点事我还是想弄清楚。”洛和平后一句话说得很轻很慢,说的时候,他还特意留心观察着冉非凡的表。虽然没有任何异常,甚至连眼神里都没有波动,可洛和平本能地察觉了冉非凡的些须不快。

    洛和平淡淡一笑道:“几个小问题,问完了我就走。”

    “你说。”冉非凡沉静如水,话回得很平稳。

    “这个地方是不是羁押室?”洛和平问道,又补充道,“这个问题是给杨久光治安官的。”

    站在外围的杨久光被推到人前来,干巴巴地答道:“不是。”

    “那我怎么会到这个地方来?”洛和平又问道,场内鸦雀无声。

    “还有一个问题,刚才,又是谁在威胁我?”洛和平再次问道,场内依旧鸦雀无声。

    这时,围在囚笼口的外围突然动起来,似乎出了什么事。不多时,一个中年男子拖着一个呆头鹅般的年轻男子向囚笼方向挤了过来,眼见着就要穿过人群,进到囚笼之中。

    “邓志刚,你要干什么!”顾万鹏大惊失色,忙上前准备拖住中年人。不想中年人一个抖臂,甩开了顾万鹏的手,随后便拖着手中人进了囚笼。

    到了囚笼中,这个被称作“邓志刚”的中年男子,一把将手中的年轻男子掴在地上,然后向洛和平行了一个单膝下跪的大礼。

    “洛先生,小儿无知,冒犯了您,罪该万死。现704治安总局副局长邓志刚携犬子前来,恭候责罚。”邓志刚大声说道。而后,他发现自己的窝囊废儿子邓世博正斜偎在地上,呆如木鸡。他顿时急火攻心,猛地跳起来,当就给邓世博一脚,踹翻在地。然后又像提溜小鸡子一样,拎起自己的儿子,把他摆了个跪姿,放在洛和平面前。又恨铁不成钢地将邓世博的脑袋往地上按,嘴里接连说道,“快,快磕头,快向洛先生认个错,快点啊!”

    在众人都在冷眼巴望着,看洛和平如何处理这场好戏的时候,钱望海适时地转到了人群前面,鼓起了不合时宜的掌。那一声声清脆的掌声,让人听得异常刺耳。“邓局好算计,邓局好演技。好一出携子负荆请罪的大戏,只是不知这之后将置风纪法度于何在啊。”

    “你……”钱望海一席话说得邓志刚心头火起,又脊背冰凉。火的是钱望海落井下石,凉的是他句句诛心。然而这个时候,为了保儿子,他又不能发作,只得活生生忍下这口恶气。

    洛和平面无表半晌,看似思索,又似乎像发呆,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之后猛收住笑声,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随意地在对人说道:“《704时报》看了不少,印象里,704上面的行政机构无不是纪律严明,秉公执法。都在致力于打造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环境……是吧?”说完,洛和平再次狂笑起来,像看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而那笑声里,“不外如此”四个大字的味道昭然若揭。

    这近乎**的打脸,别说是治安局系统内的人,就连素来从容淡定的冉非凡,都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脸上的肌不多见地抽动了一下。

    “冉署长……”洛和平先是朗声称呼着,又靠近冉非凡,降低声音道,“大哥,我走了。”说完,分开众人,扬长而去。钱望海及矿管所相关人等尾随而去。只留下治安系统中人,和704行政长官冉非凡木然伫立在原地。

    刑讯室的通道里,顷刻间变得死一样沉寂。

    **************************************************

    冉非凡面无表,缓缓道:“刚才人家说什么了,都听到了吧?”冉非凡话音落定,无人敢上前答腔。

    冉非凡又道,“老顾啊,你一直告诉我说,有你在,我不用担心治安的问题。这就是你要我看的,我不用担心的好戏?”说完,冉非凡冷笑两声,也准备起离开。

    邓志刚始终没得到对自己,以及对自己儿子处理的最终答复,眼见着一个个主事的人都将离开,心中万分着急,他跪爬到冉非凡脚下,试图拦住冉非凡的去向,“署长……”

    话音未落,邓志刚就看到了冉非凡嫌恶的眼神。冉非凡那不常见的绪变化,让邓志刚试图求的话生生地憋在了嗓子里,再也说不出来。随后,冉非凡拂袖而去。

    一直被众人忽视的顾万鹏此时成了主角,他气得双唇不住地颤抖。好一会,他才从齿缝里挤出这样一段话:“邓志刚停职查看,邓世博开除公职,送友教育处甲等学习班,学习期一年。”说罢,顾万鹏顿足而去。

    其他治安局人员,也悄无声息地随着顾局长离开了,只留下邓志刚父子,在刑讯室通道里抱头痛哭……

    ……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