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话:解释不清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i423室内花园里,钟曼琳和赵黎黎已经等了大半个小时。她们在等少爷接待完那个来访的女人离开,好安排少爷的早餐。

    闲来无事,两个人幸灾乐祸地议论着那个拜访少爷的,叫范扬洁的女人。在她们两个人的印象里,那个一直位置不高,却终高傲得像所领导一样的劳务处助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低调过。就好象往的大白鹅一朝突然变了鹌鹑,让人好生不适应,也好生地解气。

    自看到范扬洁灰头土脸的模样来,赵黎黎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就没断过。她对钟曼琳说道:“过去从没看过范扬洁那个样子吧?这回她算是瘪茄子了……哎,曼琳,你说她这是出什么事了?”

    钟曼琳抿嘴一笑道:“我哪里知道她出了什么事。不过看她那模样,摊的事怕是真不小。不过话说回来,她这人能屈能伸这点我还是佩服的。关键的时候,真能落得下脸来,不顾颜面啊……”

    听完钟曼琳这一席话,赵黎黎捂嘴吃吃地笑起来,道:“你说话真损。你就直说她不要脸就得了呗,还非得拐个弯。”

    两个人正说着,忽看见范扬洁三步一回头地从客厅里走了出来。路过室内花园时,看到钟、赵两人,范扬洁还主动打了招呼。这点意外,让没有半点准备的钟、赵两人不大不小地吃了一惊,连回话都显得不那么从容。

    “要走了啊……事都谈完了?”钟曼琳应付了范扬洁一句。

    范扬洁点了点头,几分羞意,几分骄傲地转离开了i423。

    看着她红光满面的样子,钟曼琳和赵黎黎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难不成少爷跟她……不会吧?”

    赵黎黎顿时落了一张苦瓜脸道:“想不到少爷的品味这么独特。唉……这时间有点短,看来少爷还是个快枪手。”

    钟曼琳脸上一红道:“去去去,不许编排少爷。叫他听到了,还不给你俩耳光。走吧,快回去吧。兴许少爷那边需要我们招呼呢。”

    **************************************************

    **的女人,洛和平看过,不过都是在色*画报里,电子杂志里,或是影音视频里。总之,看到真实版本,这还是头一遭。

    看着范扬洁带着几分羞涩,却坚定无比地走向自己,洛和平张开的嘴就没再合上过。他始终没觉得,瘦小的范扬洁会有什么好材,可脱掉了衣服一看,这范助理的材明显和干瘪四季豆有距离啊。虽说不是波涛汹涌,但也算凹凸有致。前两点蓓蕾含苞放……

    “停!你停下,你要干什么?”范扬洁的靠近,让洛和平从惊呆状态中清醒过来,他一个翻腾空而起,跳到沙发后面,举起手来适意范扬洁停下。

    可范扬洁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继续向前一步步走着。“少爷,你想要什么,我都给。”范扬洁眼神坚定而执著,不带半点亵,仿佛成为献祭的圣女一般虔诚。

    洛和平几抓狂,围着沙发和范扬洁躲起了猫猫。他已经紧张得口不择言:“你等会……你停下,别……我跟你说,你得自重……我不是说的要这个……”

    最终,洛和平找到了一句制止范扬洁的话。他声嘶力竭地说道:“你要再这样,我立刻让钱望海把你从所里撵出去!”

    这句话对于范扬洁像是定法,立刻她就僵在地中间不动了。

    洛和平一脸恼羞地说道:“你赶紧把衣服穿上,这样子……成何体统!”

    范扬洁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问道:“少爷,你不赶我走了?”

    “我从来也没要赶你走过。保不齐是……”话几脱口而出了,洛和平尚存的一丝理智迫他生生住了口,改口道,“也不知道哪个王八犊子造的孽,麻烦落我上来了。”

    “少爷,你能让我留在所里吗?”范扬洁又问道,那架势,仿佛洛和平不答应她就誓不罢休。

    “你只要穿上衣服,正常点,咱什么都能谈!”洛和平咬牙切齿地说。

    听了洛和平这么说,范扬洁才进了浴室穿好了衣服。随后,当着她的面,洛和平抓起通讯镜,拨通了钱望海的电话。

    “钱望海,我跟你说个事。有个叫范扬洁的女人……哎,对,就那个劳务处助理,不管她怎么着了,这事就算过去,别追究了,该让她干什么干什么……对,岗位不用动,就原来的就行,别开除就行……谁的意思?嗯……你就当我的意思吧。行了,就这样吧。”结束通话,洛和平瞥了眼范扬洁,道,“这回你放心了吧?”

    范扬洁感动得泪光涟涟,眼前全是小星星。她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汹涌澎湃的感,只是反样猛扑到洛和平上,抱住他,在他的脸上猛亲一口。

    洛和平猝不及防,被亲个正着。不待他发作,范扬洁的恭维话瞬间如滔滔三川河水般涌来,什么大仁大义,什么救苦救难,什么大慈大悲,说得洛和平仿佛菩萨再世一般。

    洛和平哭笑不得,挥挥手道:“你的事办完了,赶紧走吧。”

    “嗯。”范扬洁应了一声,然后道,“少爷,那我走了。您什么时候想要我,都行。”

    洛和平听得头都大了,心说,怎么她还惦记这个事呢。“你能不能别提这茬?赶紧走!”洛和平哭的心都要有了。

    范扬洁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临到客厅门前,她又返了回来。洛和平心中诧异,正要问她回来什么事,范扬洁先开口了:“少爷,我知道你硬难受的。其实我行的。”说话间,范扬洁始终盯着洛和平腰下睡袍凸起的位置。

    “滚!”洛和平终于忍无可忍,怒骂道。

    **************************************************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乱糟糟的!送走范扬洁后,洛和平倚在沙发里暗自念叨着。可心始终平静不下来,范扬洁那纤弱的体始终在眼前晃来晃去。洛和平心想,我是不是刚才错过了点什么?我应该跟她办点实事吧……不过这不成了以权胁迫,搞潜规则了吗……

    正胡思乱想着,钟曼琳和赵黎黎进了客厅。两个姑娘看到洛和平一脸悻悻的表,就忍不住想笑。

    “你们两个笑什么?”洛和平抬眼问道。

    “没,没笑什么。”嘴上说着这话,赵黎黎笑意更盛,笑得直不起腰来。

    “毛病!莫名其妙!”洛和平心虚,白了一眼赵黎黎,没再多说什么,而是安排道,“我要出去,给我准备衣服去。不要紫晶装的外衣,给我找所里的常服。”

    洛和平想起昨天晚上的会上形,心就变得非常复杂。他决定,不管是不是功利,得联系老头子了。于是他拨通了老头子的电话。好半天,老头子才姗姗接起电话。

    “小家伙,工作都安排妥当了?怎么,想我这老头子了?”电话彼一端,老头子的笑声异常爽朗。隔着电话,洛和平依稀听到浪花的声音。

    “也不算妥当吧。想您了倒是真的。想跟您见一面,就是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洛和平道。

    “虚伪!瞎客。我这个老头子一天天都闲的要死,哪会没时间。说吧,什么时间见?”老头子笑道。

    “现在,马上,立刻。”洛和平连说了三个时间副词,又道,“我很着急。”

    老头子犹豫片刻道:“你这小子也太猴急了。我在远的地方呢,也不赶趟啊。我现在往回赶,也得下午了。下午吧,还是咱俩第一次见的老地方,五区幸福大道的绵果林见。”

    “你看,我说吧,我得问问你时间,你还说我虚伪。我定时间了,你这不还是不行么。”洛和平揶揄道,又问,“您现在在哪呢?”

    “小崽子,不带这么抓老头子我话把的啊。我在观澜湖钓鱼呢。你也是,找我你不早说。你要早说了,我是不是就省得折腾这么老远了。”老头子抱怨道。

    洛和平本想说,过去找老头子,可一想,自己又不知道那观澜湖在哪,只得放弃这念头。他干笑两声道:“我说怎么听着水声了呢……那行,下午见。”

    两个人又确定了下时间,才结束了电话。

    **************************************************

    定下了与老头子碰面的时间,洛和平觉得像是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不知为什么,与老头子的电话并没说什么实质内容,但洛和平就是觉得,自己的不安正在逐渐消去。

    看着时间还早,洛和平也不再着急。悠闲地点着了一支烟。

    赵黎黎把洛和平的衣物拿了过来,和钟曼琳一起动手给洛和平换上。这一次,洛和平没再像头一次见面那样,拒绝她们俩的服侍,而是随她们去了。也不再顾及是不是走光了或是其它。

    洛和平心知肚明,该走的光,昨天洗澡完,也都走遍了,上的睡袍就是明证。他心下自嘲道:我这也算没羞没臊了。

    换完衣服,洛和平发现,赵黎黎和钟曼琳两个人还是那副闲兮兮,又满是暧昧的笑容。洛和平心里咯噔一下,又一次心虚起来。他忍不住说道:“你们俩是不是以为我跟范扬洁干啥了?啥也没干。”

    赵黎黎和钟曼琳两个人对视一眼,似乎验证了自己的想法,然后一起转过脸对着洛和平,夸张地点了点头道:“嗯!知道了。”

    这明显是不信啊!洛和平心中惨烈地叫道。“我真啥也没干。”洛和平强调道。

    “嗯,我们知道了。其实少爷,你就是干什么了也无所谓,我们不会乱说的……”赵黎黎话没说完,就被抓狂的洛和平打断。

    “我没干!”洛和平用咆哮来强调着。

    “少爷,我们相信您。知道你什么都没干,你不用发这么大的火。其实你不用跟我们解释这么多的啊,你干什么,没必要什么都告诉我们啊。我们也没权利过问您的事啊。我们只是您的私人助理……”赵黎黎话说得意犹未尽,那话里话外的味道,落进洛和平耳里,还是不对劲。仿佛他和范扬洁真的有了私人关系。

    洛和平觉得自己真的解释不清了,他气得直在地中间转圈圈。他想了半天,终于发现,自己的解释就是个错误,只会越描越黑。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继续解释吧,不对劲,不解释吧,又成了承认。得无奈的洛和平说出了他认为最恶毒的毒誓:“我再说一遍,我啥也没干,我跟范扬洁之间啥事也没有。撒谎烂鸡*巴!”

    赵黎黎“嗯”了一声,还是那副暧昧的表,哏揪揪闲兮兮的耐人寻味。随着洛和平的毒誓,她还时不时的把眼神瞟向洛和平的裆下。那眼神看得洛和平浑直起鸡皮疙瘩。

    “我艹!”洛和平发泄样爆了粗口,跳着脚向门外走去。“老子懒得理你们,我走了!”

    “少爷,早餐还没吃呢……”赵黎黎忙道。

    “不吃了!气都气饱了!”边说着,洛和平扬长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