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话:钱秘书长的大礼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你能举起那面旗吗?”她笑靥如花,梨涡轻漩。那笑容里天然的清香,如醇酒般让人沉醉。

    看到那笑容,他觉得自己混都充满力气,恨天无把,恨地无门。在一片迷醉之中,他分开众人,伸手攀住那台停在银河广场正中间,被人群围得近似水泄不通的高台车,翻登了上去。上了车,他一把抄过那面猩红的大旗,迎风擎起,任那写满名字的大旗在风中翻卷招展。

    回过头,那笑容依然绚丽如故,仿佛盛夏的清风抚过大地,沁人心脾。无论人潮多么汹涌,始终都无法湮没那份明丽。就好象在暗夜中的萤火虫,不管夜色多么深沉,它都保持着闪亮耀眼的本色。

    她在向自己挥手,向自己欢呼,如蚁的人群仿佛受了她的感染,也都在对着自己欢呼。那是种对英雄的膜拜,那是种对英雄的敬仰。看到这,洛和平笑了,这个赛尔星上的孤儿,曾经的流浪汉,带着眼泪笑了。这是他自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人们发自内心的崇敬。五味杂陈的骄傲,就此融化在了洛和平的心里。

    如果说,这世人崇敬的无上荣光可以感动洛和平,那方一婷的笑容便是洛和平内心幸福的最高追求。洛和平曾说:为了她的笑,我可以放弃一切。哪怕我是个君王,也可弃万里山河如粪土。

    正当洛和平沐浴着幸福时,一声尖锐的脆响划破了银河广场上空喧嚣的空气。那是枪声!高频动力枪的声音。

    枪声之后,广场中的喧嚣出现了短暂的平缓,随后即演化出了一场无法遏止的混乱。激亢奋的人群瞬间开始了无序地攒动,拥挤,嘶叫,哭泣……人群之中的绝大多数都在努力地挤开边的人,试图夺路而逃。运气不好的人,在拥挤中失足倒地,就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了,只能在无数逃窜的足迹践踏下鲜血涂地。慌乱的人们只顾着自己逃命,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脚下,更不会考虑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会给他人带来伤害。随着人群中人逃窜的加剧,无辜倒地的人数越发增加。等到机械化装甲部队开往银河广场的轰鸣声传来时,人群的恐慌更是无以复加,逃窜得更加狼狈。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洛和平不知所措,猛听到一声尖叫,才让他警醒。从天而降的安保机关人员,分别出现在洛和平与方一婷的边,将他们各自控制住。洛和平睚眦裂,拼命地向方一婷所在的方向伸出了手,撕心裂肺地喊出了一声:“一婷!”

    **************************************************

    ……

    洛和平猛然惊醒。睁开眼,发现自己处密封容器,全**,整个人都浸泡在一种翠绿色的液体之中。那液体很稠,肢体动起来比在水中吃力。温暖宜人的度正透过液体由体表传到肌体内,很是惬意。柔和的光线通过液体的折,传到眼里,就成了宁神静气的理疗条件。

    当洛和平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做了个梦后,心跳速度才渐渐趋于平缓。事实上,这不单纯是梦。准确的说是这梦境将洛和平大半年前的经历完全再现。

    活特么见鬼了。洛和平心里骂道,他很厌恶这种感觉,随后考虑起自己现下的处境来。自己刚才应该是睡了一觉。之前……在十五号矿打了一场大架,受了伤。好象还看到了林瘸子……对,是看着了瘸子叔。他把我领回来,安排在这里疗伤。

    想到这,洛和平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体,发现上的伤完全痊愈了,才确定,自己的记忆没有任何问题。随后,他开始琢磨起如何从这密闭的容器里出去。触手可及之处,有一个红色圆按钮。洛和平想也不想就按了下去。很快,边淡绿色的液体开始降低水位,顺着脚下隐蔽处的漏孔排了出去,呼吸设备在液体下降到腰际处时,自动收了回去。而那密封容器的玻璃罩,在液体排尽后也顺势弹开。

    洛和平捋了一把沾在上的绿液,抬脚从容器里迈出。刚踩到地上,就看到同自己一样**的钱望海,单膝跪倒在自己的面前,拱腕行了一个大礼。

    对于这种单膝跪拜的大礼,洛和平有所了解,这是军人的最高礼节。通常是下层军官觐见区域军团司令,甚至更高级别的军官,或是领导人,才会使用到如此庄重的礼节。

    对于军旅出的钱望海来说,行出这样的大礼,如果对方不是居高位,那就意味着将有极重要的事相与托付。洛和平自认份并没高贵到需要钱望海行此大礼,也想不出自己具备承受这种大礼的能力。所以,他忙走过去,擎住钱望海的双手,准备扶他起来。可钱望海像头犟牛一样,坚持着把这礼一行到底。

    “洛少爷,原谅我的怠慢和失礼。如果不是我渎职,你不会沦落到进矿里当实习生的地步。我有罪。”钱望海声音沉重得像灌了铅。

    洛和平忙连声说道:“钱秘书长,你言重了……你千万别这么说……”洛和平连扯带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钱望海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才倒出空喘了口气。

    **************************************************

    “我说钱秘书长,没多大个事,你说你何必呢……”洛和平看着一脸严肃的钱望海说道。

    钱望海一言未发,只是静静地望着洛和平。

    “你别看着我出神啊。我又不搞基,也不是花姑娘。”看着跟个闷葫芦样的钱望海,洛和平调笑一句道。

    沉默半晌的钱望海突然说:“如果我说,因为这件事我可能人头落地,你信吗?”

    “事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洛和平问道。

    看着钱望海郑重地点了点头,洛和平也收敛了神,略作思索道:“如果事真这么严重的话,我能帮你什么?我想你不会无故向我行这么大的礼。”

    “少爷,我向你行礼与有求于你无关。您的份当得起我这一礼。我不想推卸自己的责任,更不会试图逃避应该受到的惩处。这是我罪有应得。只是我希望,如果有一天,裁决机关需要你的意见,作为衡量该如何惩处我的依据时,你能高抬贵手,不要因为我们在十五号矿的交手而记恨我。”钱望海一席话说得字斟句酌。

    洛和平听完就明白了钱望海的意思:敢他是怕我落井下石!

    洛和平心里火起,颇为不平地说道:“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至于对你落井下石?我就那么上不得台面?告诉你,要是想报复你,我会光明正大,堂堂正正在格斗上击倒你,根本用不着玩那些背地里人的小人手段!”

    “少爷,对不起。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钱望海回应得非常诚恳。

    杀人不过头点地。向来秉承着这原则的洛和平看钱望海低头服软,也不好再说什么,叹口气道:“能找个洗澡的地方么?这一粘乎乎的,太难受了。”

    钱望海就势带着洛和平进了特种医疗室附带的洗澡间。

    边洗着澡,洛和平边同钱望海找话题闲谈着。起初,两个人还有些放不开,相互间的问答很考究,惟恐交浅言深。自打说起武技来,这两个人便露出一副相见恨晚的架势,不再有那么多顾忌。钱望海也渐渐收起了刚从拟胎息治疗仪里出来时的拘谨。

    两个人越聊越络,越聊越投机,不经意间,话题就扯到了洛和平怎么到了十五号矿做了实习生上。

    当洛和平说起,自己是按钱望海办公室里那封电子邮件找到1423时,钱望海终于明白了这天大的误会因何而来,不由得一阵气结。等到洛和平说起被安排实习的事时,钱望海气得几乎五脏移位。

    敢把事推波助澜,搞到如此被动的根源,都在那个劳务处的助理主管上。想到这,钱望海恨得牙根都痒痒。他虽然嘴上没说,可心里却发了狠。他心道:姓范的小丫头,我要不把你收拾得哭都找不到调,我就是你养的。

    说成迁怒也好,说成泄愤也罢,总之,钱望海做下了这个决定。

    **************************************************

    在洛和平与钱望海洗澡的时间里,矿管所小会议室里召开了高管临时会议,所里的四名高管层悉数到场。这些高管们第一次见到了林所长的雷霆之怒:

    “流刑徒到704,你们不派人去接,还给安排成实习生……你们怎么不去吃屎!脑子都进水了吗?还嫌事不大吗?

    你们知道不知道,矿难的事已经在t行星上传遍了,就差没传遍整个二十二星系了!我拉下老脸去求见特首,人家连面都不肯见。你知道特首秘书怎么说?他转着圈的挖苦我,说我们矿管所无能!

    这矿难的事还没解决明白,你们又给我闹了一出哗变,然后又出了在矿区里和流刑徒互殴的奇闻。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事传回到第七星系,那就是天大的丑闻!

    到时候你们谁都跑不了,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我这个所长,恐怕也要在这704里把牢底坐穿!”

    伴随着林所长怒吼的是他抬起的手指,像连的高频动力枪一样,点得在场四名高管都抬不起头来。看着他们一个个被骂得面如土色的鹌鹑样,林卫方重重地呼出一口气道:“现在,我们必须就这些问题拿出方案来,要尽快。赶在这些消息被曝光前,准备出应对办法来。

    流刑徒怎么安置,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因为我也是流刑徒,所以我得避嫌。具体的安置,还得唐副所长把握。关于流刑徒在所里做过实习生的事,不能走露半点风声,一定要严格封锁消息。至于流刑徒那边的思想工作,我来做。

    哗变的事,坚决不能让外界知道。十八号矿和十九号矿从现在起,全部封了,宁可少出效益,也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另外,得着手准备启动那两个备用矿了。主要是别让人看出马脚来。

    至于矿难,想彻底捂盖子,恐怕是不太容易了,毕竟这消息已经传出去了。很可能,会有记者亲自到704来调查采访。这个问题,需要我们细讨论一下,究竟该怎么办。是开新闻发布会,主动和他们沟通,还是说等他们逐个来采访,被动应付。”

    说完这席话,林卫方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四人,这常务副所长唐白招牌动作的山寨版,就标志着讨论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