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话:危险的小弟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在钱望海秘书长趾高气昂地在十五号矿训话时,流刑徒洛和平正挤在实习生队伍里,向前遥望。

    只见一名高大健壮,脸上带了一条深色长疤的男子正在人群前面唾沫星子翻飞地宣讲着矿管所的光荣历史,说完历史,就进入了宣讲的主题。他边说着,边举起一根食指,用近乎咆哮的声音说道:“我今天来,主要是强调三件事!安全!安全!还是安全!因为安全是我们矿管所生存的命脉……”

    洛和平歪头看着这飞扬跋扈的男人,皱了皱眉,随手捅了一下边的小猴子,低声问道:“这谁啊?”

    听得一脸沉醉的小猴子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然后一脸崇敬地回答道:“他啊,是矿管所总务处的钱秘书长,钱望海。”

    “秘……秘书长?”洛和平感觉像咽了个苍蝇那么难受。他很难把这个一脸横,面相凶恶,浑虬结着肌的男人和那么书卷气的称谓联系到一起。“就他?”洛和平失声道,声音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哎,你可别不信。钱秘书长是矿管所里的大才子呢,能文能武的。所里不少报告啊,文稿啊,都是他亲自写的。据说他还很能打,在704上,一对一没碰到过对手。”小猴子看洛和平带了怀疑的眼神,忙说道。

    洛和平听了小猴子的介绍,直起脖子,又仔细地审视了一下这个“能文能武”的秘书长:至少应该在185公分的个头,一墨绿色的矿管所制服,口上挂着象征矿管所高管的紫晶徽章。敞开的外里面是紧的衬衣,将腹肌勒得棱角分明。洛和平心想,这怎么看怎么像个打手,不像个秘书……还有个长。

    钱望海秘书长讲完安全,又开始了对实习生的励志指南,他讲得投入,开始向前踱起了步子,距离着实习生们也越来越近,几乎都要插进实习生的队伍里。他所讲的内容,无非是些鼓励实习生的噱头,类似于**丝变高富帅的故事,这样的梦在矿管所里都能实现之类云云。同时,他又表示,希望实习生们努力适应工作,争取在实习期结束后留在矿管所什么的等等。

    在钱秘书长大讲特讲的过程中,始终有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弓着腰,跟在秘书长的后,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像一只肥硕的大虾在那里跳来跳去。

    “那胖子又是谁?”洛和平问小猴子。

    小猴子忙推了洛和平,示意他声,等钱秘书长和肥大虾走远之后才悄声说道:“那是咱们十五号矿的安全管理部长,升哥。白志升。咱们不能说他的名字的,只能叫升哥。”

    看着小猴子小心翼翼的样子,洛和平很觉得不以为然。

    **************************************************

    钱秘书长在大讲特讲一通后,离开了十五号矿。这个时候,洛和平才想起来,曾经在行政主楼总务处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个名字:钱望海。心想,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说把我安排到1423接待的人。随后,洛和平仔细回忆了一下,头一天在总务处办公室里的形,把那个用帽子蒙脸的壮硕男人和今天的钱秘书长对照了一下,发现,的确是同一个人。

    随后,洛和平的遐思又被打断了。

    送走了钱秘书长回来的肥大虾俨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仅直起了腰杆,连笑容也像丢出二十二星系一般,**露出了一张凶悍而狰狞的脸,声音也不再是那种谄媚的颤音,变得不仅恶狠狠,还底气十足。

    肥大虾叉着腰,走回到实习生们的面前,厉声喝道:“都听清楚钱秘书长的讲话了吧?好好干,才是你们的出路。现在,各自上工。去吧。”

    洛和平对这份小人得志的嘴脸不感冒,听到队伍解散,就慢吞吞地向自己岗上走去。却听到背后传来肥大虾的声音:“那个……跟小猴子一起的,停一下。”

    洛和平没意识到是在喊自己,还继续往前走着,却被小猴子一把抓住。小猴子忙道:“和平,升哥喊你呢。”洛和平这才转回,和肥大虾来了个面对面。肥大虾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洛和平面前。小猴子看到这,吓得体如筛糠,忙向肥大虾鞠躬招呼道:“升哥!”然后赶忙对洛和平说道:“快,快叫升哥啊……你倒是快啊……”边说着,边推着洛和平的后背,示意他向肥大虾鞠躬。看洛和平没有鞠躬的意思,小猴子急得几乎跳脚,却也没办法,只得忙向肥大虾连着点头道:“升哥,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新来的。”

    小猴子很担心,白志升会劈头一记耳光打给洛和平。过去,这些实习生别说让白志升主动向前走几步,就是喊升哥晚一点,保不齐都会挨一顿胖揍。

    看着始终一语不发的洛和平,小猴子不心中暗暗叫苦,看今天这架势,洛和平怕是免不了要挨顿毒打了。

    没曾想,素来霸道的白志升居然没有赏洛和平一记耳光,反倒是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新来的吧?好好干,不会亏了你的。”说完,白志升还伸出手拍了拍洛和平的肩膀,以示友好。

    这场景看得小猴子大跌眼镜,也顾不得替洛和平思量,白志升那句“不会亏了你”的话前,省略的主语到底指的是谁。几乎惊掉了下巴的小猴子心想,今天这是刮的哪门子风?难不成升哥转了?

    回过神的小猴子赶忙又督促洛和平说:“这是升哥瞧得起你呢,还不快谢谢升哥……”

    洛和平嘴角挑起个似笑非笑的表,冷冷道:“谢了。”

    白志升怔了怔,随后放声大笑,用拳头轻轻敲了敲洛和平的口道:“有格,我喜欢。”说罢,转大摇大摆地离开。

    看着白志升离开,小猴子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回去,顺带着长出了一口气。

    **************************************************

    回到工岗,小猴子开始数落起洛和平来,说不该怠慢升哥之类的云云,听得洛和平一阵腻味。

    “和平,你别不信,真的,就是你跟我在一起,连带着运气都好了。换别人,今天就挨揍了。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少挨一顿打。”小猴子唏嘘不已。

    “啥?挨打?”洛和平嘴咧得像个三角口子样,不屑道,“我借他俩胆儿。”

    “哎呀我的哥哥哎,你可别嘴硬了。人家是安全管理部长,说揍你一顿不就揍你一顿啊。矿里别说实习生,连工长都没少挨他打。咱是实习生,人家说给咱取消资格就取消资格,说撵走咱就撵走咱,咱惹不起他啊。”小猴子恨铁不成钢地对洛和平说。

    小猴子的话激起洛和平心里的火气,当年的痞劲又冒了上来。洛和平不忿道:“你把他叫来,不打出他的尿来我都不叫洛和平。还撵我走?他要真有这能耐我还真谢谢他了,我谢他祖宗八代!”

    听完洛和平的话,小猴子吓得连忙双手合什道:“哥,我信,我信了,我错了,你别说了。咱干活吧。”小猴子心中那个后悔劲就甭提了,心道:我怎么招来这么个嘴上没把门的活祖宗当小弟啊,这还没替大哥我办事呢,就要给我闯祸。这祸我真兜不住啊……

    **************************************************

    矿下工人的连续工时不是很长,一般六七个工时后,就会换班,换下一班工人继续采矿。工人一换班,洛和平他们这些实习生就又有了新工作:跟着下矿的工人到更衣室,检查工人是否盗窃。

    工人们每个人都需要解下工作服,脱得一丝不挂,等待着监督者用扫描仪器在腹处扫过,检查无误后,才能换上自己的衣服下班离开。

    洛和平不解,询问小猴子这检查目的。小猴子告诉他,这是防止工人偷偷把小矿石吞下去,然后带出矿区。矿石在黑市上价格非常高,往往偷带出去一小点矿石,所卖出的价格几乎相当于他几天的薪水。因此,尽管矿管所对盗窃惩罚得非常严重,可这矿石的盗窃现象依旧频繁发生。

    说到这,小猴子还重重的啐了一口表示愤慨,骂道:“这群无耻的白皮猴子。”

    洛和平并不关心这些盗贼最终会是个什么结果,倒是听了在“白皮猴子”四个字,突然地想起了那个绵果树下遇到的孩子,他……最后怎么样了呢?

    小猴子继续说着这各个矿区的检查,在说到四号矿时,小猴子咽了口唾沫,干瘦的喉结随着咽喉的翕动而上下翻滚着。

    “四号矿都是精矿,都是女工。一般检查的都是女实习生。但是……”说到这,小猴子刻意地停了停,脸上露出了一副猥亵的笑容,本想卖个关子,却没想到洛和平根本没理他的茬,他只好讪讪地自顾自地又说下去,“但是有的时候吧,女实习生不足,或者是串工,这时候就是男实习生去给做检查。你懂吧……里面全是不穿衣服的白肤女工……”说完,小猴子嘿嘿地笑着,脸上那猥亵有增无减。

    洛和平鄙夷地瞥了小猴子一眼,一言未发。

    **************************************************

    检查工作的开始,意味着一天的工作到了尾声,检查工作结束,也就意味着一天的工作结束。

    看着下一班工人的交接开始进行了,小猴子对洛和平说:“你等着,我跟工长打个招呼,咱俩早点走。省得一会下班人多,挤得厉害。”说完,小猴子又变成了那个点头哈腰,矮人一头的样子,跑到工长面前,边向着洛和平在的方向指指点点,边涎皮涎脸向工长说着什么。然后就看到工长敷衍样地一挥手,小猴子便千恩万谢地做了揖,急忙跑回来拉着洛和平往矿洞外走去。

    回矿管所的通勤车上,小猴子的话少了很多,不再喋喋不休,这让洛和平觉得很不适应。反倒主动向小猴子搭起话来。

    洛和平问小猴子:“这实习期要多久?”

    小猴子想了下说:“一般是一年。一年以后,根据常考评成绩,决定是不是能签在矿管所。据说表现突出的,可能提前留在矿管所里,成为正式工。但我只听说过有,可从没见过。”

    “实习的都能留下么?”洛和平问。

    洛和平的问题,让小猴子轻视之心大起,用眼角扫了眼洛和平,心道:看你一副混不吝的样儿,我还以为你不在乎留不留下呢。你不也一样想着留在这儿么。小猴子不客气地回答道:“全留下的事就别合计了。能留下四分之一就不错了。往年,还有过一个不留的时候呢。不是我说你,和平,你得多跟我学学,长点眼色,好好表现,和我一样,争取留下。”小猴子俨然已经把自己看做必然会留下的人选,接着又开始了自己的意,“先是成为正式工,然后再苦干三年,争取混成个工长,然后我就也可以对着实习生说:你们几个,痛快把那个活干了,你们俩,去给老子买包烟去……哈哈哈……”说着,小猴子放肆地笑起来。

    洛和平撇嘴冷笑道:“当个工头有什么意思,你要说混成钱望海那个的,还值得一吹。”

    “妈呀,那个可不是咱能想的。人家钱秘书长那是什么份……”洛和平的话说得小猴子再次咂舌,心道,这位哥怎么说话总那么大呢,他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两个人一路说笑着,倒也不算寂寞。一出了通勤车,迎头就撞上了堵在站台上的劳务处助理主管,范扬洁。

    看到范助理,小猴子立刻从那志得意满的“工长”角色跳了出来,重新变成那个见人满脸笑,从来直不起腰的实习生。

    “范助理好。您这是……在等车啊?这么晚了还要到矿区啊,真辛苦……”小猴子招呼得非常主动。

    范扬洁穿了一标准的行政制服,一字裙,高跟鞋。露出了柔美的小腿和脚踝。洛和平头一次发现,这个瘦小的小女人还有这么漂亮的腿。

    然而范扬洁的态度,却让人生不出半点审美的心思。范助理昂着头,用鼻孔看了看两名呆鹅一样的实习生,冷哼一声:“我在等早退旷工的实习生。真不巧,你们两个被我撞上了。”

    小猴子的像被兜头浇了盆凉水,他刚想解释,范助理却没给他开口的机会,转而直接把炮火对准了洛和平。“你给我站好了!”范扬洁横眉立目对着洛和平厉声喝道。接着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数落起来,又是衣冠不整了,又是工作态度不端正了。总之,把洛和平说了个一无是处。

    “你看看,你看看,万家侯曾经是个多么认真的孩子,从来不迟到不早退,这跟你一走近,也学得旷工了。你看看你,才来第一天,就把这里的风气带坏了。就你这样的,迟早得滚蛋……”一通爆骂之后,范助理总结样的下了结论,“我告诉你,你今天的考勤不合格。我会在你的出勤档案里记上这一笔:实习第一天旷工。”

    说完这些,范扬洁志得意满地转离开。这场景惊得小猴子都忘记了上前去讨饶说。在小猴子的印象里,虽然这范助理总是盛气凌人,但从来没这么歇斯底里,不可理喻。半晌,小猴子回过神来,合上张大的嘴巴,怯怯地问洛和平:“你得罪她了?”

    被骂得像鹌鹑一样的洛和平摊手道:“莫名其妙。”

    回了矿管所的宿舍里,洛和平觉得有些疲倦,洗过了澡就早早地睡下了。他可不曾想到,在他睡得安稳之时,矿管所总务处中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不眠之夜。每个人都草木皆兵,正开展着一场疯狂的搜索行动,而搜索目标正是他洛和平本人。

    **************************************************

    终于有人提问题了,感动得我泪盈眶啊!!!

    这里我稍做解释一下,关于主角为什么会成为流刑徒,这个是个很重要的线索,起码要贯穿相当长的篇幅,和**oss的恩怨,也都和这有关。请许我留个悬念,请许我卖个关子。我相信,带着这个悬疑,故事也不会失色。

    这里容我厚颜无耻地说一句:当我揭出主角成为流刑徒的前因后果时,相信您定然会觉得豁然开朗,而且会认为,没白等这么久。

    最后,拜谢,拜谢这位网名叫南宫飞贤的书友。感谢你的支持。希望你能一直支持下去,并在这个故事中找到您的乐趣。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