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话:碎嘴猴子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进了实习生宿舍,洛和平突然就理解了范扬洁的骄傲。矿管所的确是一个物质条件优越的工作场所。单是这实习生宿舍,就比赛尔上的一切经济组织提供的条件都优越。因为没有任何经济组织会提供给实习生单人宿舍,而且生活设施一应俱全。这点不管是普通的小生意,还是大的工厂或企业,都做不到。

    虽然说宿舍的空间不大,但也不比洛和平在赛尔星上的蜗居小。光波炉、电烤炉、冷藏柜、洗衣机连同书柜的摆放,都非常整齐,而且有种独特的别致。写字桌上,除了触控台灯外,还有着那曾经让洛和平看得想吐的《704时报》。墙上悬挂着的是数字显示系统,可以用来收看些视听广播节目,虽然说704上可收看的内容很少,但聊胜于无。

    透过清亮的窗子,可以看到了室外天际上的点点繁星。洛和平走到窗前,准备打开窗子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气,并看看外面的景致。结果却发现,原来这是一个假窗,由一张数字显示屏构成的。偶然间,洛和平想起这栋宿舍楼本是封闭的,并没有窗子。想到这,洛和平哑然失笑,由衷地叹服于这宿舍设计者的独具匠心。

    尽管处于一个封闭的空间内,却丝毫感觉不到空气的浑浊。细观察才能发现,屋子的隐蔽处还有着设计精妙,不易被人发现的空气更新系统。

    这是何等的用心。洛和平暗叹道,矿管所里看来真的有高人啊。

    洛和平检查了一下上的被褥,看到全是暂新的,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后,心里一种别样的感觉升腾,连他自己都不能名状。莫名其妙的,他想起了自己那远在赛尔上的蜗居。他甚至可以想到,在自己被流放后,那间归属权属于联邦政府的小屋,最终会被封存,甚至会被政府回收。这种陡然升起的思乡让他不能自已。

    差不多一支烟的时间,洛和平才强抑自己的伤感绪,走进了洗漱间。他脱掉衣服,站到了镜子前。镜子前是一张青年男子的脸孔,俊秀而不乏坚毅。若说稍有美中不足,那就是略显柔弱。而那微红的眼圈,则为这份柔弱上加重了砝码。

    与这略显柔弱的脸孔不相称的,则那一匀称的肌,和不规律地遍布在上各处的伤疤,虽然多处疤痕已随岁月的流逝而渐渐淡去,只留下浅浅的印记。

    洛和平平定了下心绪,打开了淋浴,任温的水流穿过头发流遍全

    **************************************************

    洛和平正在洗澡的时间里,忽然听到一阵有韵律的敲门声。这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惆怅,他忙边擦拭上的水迹边围好浴巾,同时不忘招呼一句:“稍等。”

    打开门,洛和平看到了一张淳朴的脸。那是个看起来年纪比他略小的黄肤男子,或者说成男孩更为合适。男孩一张开嘴,就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请问,你是洛和平吗?”男孩开口问道,表很是腼腆,声音里明显带了些有别于赛尔星的乡音。

    洛和平一愣,点头说:“是我。你有什么事吗?”

    男孩说:“范助理让我把《实习生守则》交给你。”说完,抬起手,露出手中的信息存储器和一个橙色外皮的册子。

    “这样啊……那进来吧。”洛和平说完就让开子,给男孩让出路来。

    “我就不进去了吧。”男孩嘴上这样说,却还是走进了洛和平的屋子。

    洛和平接过男孩手上的材料,随手抄过橙皮册子翻看起来。边看边问男孩:“你不是赛尔星上的人吧?我听你口音不像。”

    “嗯,我是查尔星上的人。”男孩回应道,又补充说,“其实是查尔的12号卫星上的人,但我一般都告诉别人我是查尔人。”说完,男孩呵呵地傻笑起来。

    洛和平没再做声,自顾自地翻看着资料,男孩似乎没有察觉洛和平的冷淡,继续在那里自说自话,典型如做了洛和平根本不关心的自我介绍。

    “我叫万家侯,但走到哪里,别人都喜欢叫我小猴子。你也叫我小猴子好了……”说起自己的外号来,小猴子有了几分羞涩,不自觉地伸出手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然后他又开始了长篇大论地介绍起他的家乡来。

    洛和平始终没把目光离开橙皮册子,他对小猴子的聒噪充耳不闻。只是觉得旁边的人有点贫。等洛和平大体翻完了橙皮册子,才抬起头看了眼在那里说得唾沫星子翻飞的小猴子。

    洛和平问道:“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呃……没有了吧,可能没有了……”正说得兴起的小猴子突然被洛和平打断,觉得很不适应。而洛和平凛冽的目光让他觉得说出话来是那么艰难,以至于话都说不利落。他知道,洛和平在下逐客令了,于是他惶恐地站起说:“那……我走了。”

    洛和平回应道:“那我就不远送你了。”说着,他拉开了宿舍的门,示意小猴子可以走了。

    小猴子临走前,像鼓起很大的勇气一样,回头对洛和平说道:“范助理对我说,明天让我带你一起去十五号矿,以后你跟我一样,在十五号矿实习。”

    “嗯,知道了。”

    “还有件事……我今天觉得范助理怪怪的,平时她都是亲自把材料交给实习生,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让我转交。好象……好象她还哭了……”这是洛和平关上门前,听到小猴子最后一句话。洛和平皱了皱眉头,心道:莫名其妙。毛病。

    **************************************************

    清晨,一阵敲门声将洛和平从梦乡中拉进现实。洛和平暗爆粗口,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到门前问:“谁啊?”

    听门外还是那个土得掉渣的声音说道:“是我啊,小猴子。我来找你一起上工了。”

    我靠了!怎么遇这么个夹缠不清的家伙。洛和平双手狂抓自己头发,从心里把小猴子的祖宗八代骂个遍,可嘴上却又不能那么说。只是冷冷地回应道:“等会啊,我洗漱一下。”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洛和平才整装走出宿舍门。刚出宿舍门,就看到在那里搓着双手,局促地笑着的小猴子。洛和平颇为无奈地说了句:“走吧。”

    **************************************************

    704上,紫晶石矿共有27个。已进入开采状态的,有25个,每5个归成一个矿区,矿区上设有管理局。第十五号矿则隶属于第三矿区,位于矿管所西南方四千公里处,归第三矿区管理局管理。第三矿区管理局通常被简称第三局,或直接叫成三局。

    从矿管所到十五号矿,坐高速通勤需要十五分钟。可洛和平自从有了高速太空舱的经历后,见到“高速”二字就过敏,所以他坚持不坐高速通勤。好在他们出门不算晚,普通通勤也来得及,只是到达时间要比高速通勤晚二十分钟。

    一路上,小猴子依旧是没话找话,喋喋不休,洛和平很想让他闭嘴,但又碍于面子,毕竟那份让他实在拉不下脸,只得嗯嗯啊啊地应付着。

    三十五分钟转眼过去,两个人走下了通勤光轨车。这中间,洛和平得到的有用信息只有那么寥寥两点:第一,小猴子已经在矿管所里实习了半年;第二,十五号矿最不能得罪的人是升哥。

    在向地下矿场走之前,小猴子郑重地拉住洛和平,很仗义地拍着脯说:“和平,以后在十五矿区里,有事你找我,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小猴子一席话说得洛和平几乎石化,又好象晴天中被雷击了一般。

    我他大爷,这小子跟我磨磨叽叽半天,居然是掂对着收小弟,而且是收我脑袋上来了!洛和平心中啼笑皆非,私下里合计着:就算我没背着流刑囚徒的份,就算我是个实习生,也没必要跟着你这土得掉渣的乡巴佬混吧?

    洛和平怔了五秒钟,决定开口回击下小猴子,可没等他开口,小猴子便一马当先地领了路,那昂首的架势,仿佛他就是大哥,舍他其谁。洛和平一阵气结。跟上吧,得,真成了人家小弟了,你说不跟吧,自己对这矿区还真不熟悉。

    向来牛的洛和平第一次有了吃瘪感。不过转念一想,这小猴子毕竟没有恶意,而且自己属实不熟悉矿区,低调点也不是坏事。想到这,洛和平心结打开了,也就不再那么郁闷。于是淡定地跟在小猴子后面下了矿区。

    **************************************************

    小猴子万家侯今天心颇为舒畅:在704矿管所里混了半年,终于有了小弟。用一句最直白的话说:当带头大哥的感觉真好。然而他始终也没意识到这样一个问题:先天的气质修为,不因你走的位置靠前就会显得更优越。有这样一个词,叫沐猴而冠,对应着现在小猴子的形,虽不能说完全贴切,倒也有几分类似。

    小猴子心目中的大哥领小弟,在外人看来,只差了洛和平手里牵了根绳子,而绳子的另一端栓在他小猴子的脖子上。没错,就是耍猴一般的感觉。

    在小猴子纠结该如何向别人介绍他的“小弟”时,残酷的现实没给他这个机会。小猴子所在工作区的工长在发现他之后,兜头就给了他后脑勺一记巴掌。

    “你个死猴子,怎么才tm来?你吃屎去了?等你开工呢,痛快的,去查查那群白皮猴子上工多少人……”工长没好气地指着一群着土黄色工作服的人对小猴子喝骂道。

    随后工长看到了站在小猴子后的洛和平,先是一愣,接着语气缓和了下来:“你……新来的实习生吧,跟着帮忙查一下上工的工人数量……就那群穿土黄色衣服的人。哦,对了,带好面罩,一会开工了会有紫矿尘,吸进肺里就遭罪了。搞不好会丢命的。”

    小猴子双手抱着疼痛的后脑勺,双目垂泪滴。小猴子疼得不光是后脑勺,还有他那颗脆弱的心。他在心里嘶嚎着:我才是主角啊,我才是大哥啊!这……这待遇不对啊,这不公平啊,这不科学啊!我才应该是被工长礼遇的人啊,我工作了半年多啊,明明应该是新人挨那记脑勺啊!

    在小猴子心中百转纠结的时候,他的股上又挨了工长一脚。“死猴子你装什么死,在这发哪路的呆!还不痛快的去。”

    **************************************************

    洛和平借着清点工人数目的时候,悉心观察了这第一次见过的矿区。此前,他从未想过,矿区,或者说是矿洞竟然有如此之大,如此之深。抬起头,几乎难以目测距离,十层楼?二十层楼?恐怕都不止。至于洞内的纵横,更是难以估计。起码洛和平以为,这洞内的面积,至少要比赛尔星最大的广场——银河广场大得多。这还只是洞内的状况,并不包括出入口连接在洞内的,更深入地下的矿井。

    隐隐的,挖矿机械的轰鸣声从矿井下传来,带着震颤,回在矿洞之中,听的不很真切。据说挖矿机械的声音非常大,不戴护耳会把人的耳膜震穿。此时,洛和平并没有戴上护耳,听那声音却如此模糊,可见矿井之深,距矿洞之远。

    如此大纵深的矿洞,居然没有任何承重的支撑柱。这让洛和平很难理解。更难理解的是,明明看不到照明系统,看不到光线,可矿洞内却丝毫感觉不到黑暗,可视状况良好,甚至可以看到矿洞壁上残留的紫晶石痕迹。

    正当洛和平思索着眼前的一切时,一声犀利的集合笛吹响了。洛和平起初并不明白这笛声意味着什么,只看见人流如蚁般迅速地汇集到了一起。小猴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急急地拉了洛和平说:“快走啊,集合了。”

    洛和平问:“什么事?”

    小猴子拉着洛和平边跑边说:“我也不知道。这是紧急集合,快走。到晚了会挨揍,搞不好会被开除的。我以前也就碰过一次紧急集合。”

    就这样,洛和平被裹挟进了一个庞大的人群之中,看着这人头攒动的场景,他觉得很荒唐,很自然地又回忆起了半年前在联邦广场前的那一幕,也是他最终走到沦落为囚徒,流放到704这个地步的开始。

    紧接着,一声近乎野驴嚎叫的声音,生生地撕裂了洛和平的回忆:“欢迎钱秘书长为我们讲话,大家鼓掌!”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