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话:霸主上路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开光方丈甩一墙 书名:银河
    在认识绵果树下老人之前,洛和平认为,自己见过的最深刻,最有见识的人,莫过于在他赛尔那个家附近生活的林瘸子了。他一直很佩服林瘸子,也很乐于找林瘸子聊天。用他的话说,和林瘸子聊天长见识。也正是因为林瘸子,才让他与自己的小痞*子生涯彻底割裂开来。

    可惜的是,在他十八岁那年,却莫名其妙地和林瘸子断了联系。在他模糊的记忆里,好象是在林瘸子家附近发生了一场大火,之后,林瘸子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有人说,林瘸子死了,还有人说,林瘸子还没死,只不过上别的星球生活了。总之,在一片众说纷纭中,洛和平和林瘸子就这么断了联系。为此,洛和平还掉过几次眼泪。

    洛和平也曾动过寻找林瘸子的念头,可很快又把这念头扼杀在了萌芽里。因为他除了知道林瘸子姓林,左脚有点跛外,其他的信息什么都不知道。林瘸子到底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做什么工作,这些他都一无所知。他甚至有些懊悔,为什么当初没向他瘸子叔问上一问。哪怕再多知道一鳞半爪的,也可以通过这些信息向治安局的人去了解下况啊。

    再后来,更诡异的事出现了,人们突然莫名其妙地停止了对林瘸子的讨论,仿佛世界上没有这个人一样。洛和平也从众地终止了对林瘸子的讨论,可他始终没有将其丢进记忆遗忘的角落,时不时的,他还会“缅怀”一下教育自己良多的瘸子叔。

    在绵果树下,遇到了那个让洛和平觉得“睿智”的老人,他几乎本能般地想起了那教会自己如何做人的瘸子叔。他觉得,这个老人如同瘸子叔一样的富有智慧。不,应该说这老人对一切事的见地,甚至比林瘸子更加高明。

    即便是过了很久之后,洛和平依然记得在绵果树下与老人交谈的内容:

    **************************************************

    “老人家,那我再问您一个问题,这领袖是怎么产生的?或者说,想要成为这领袖,应该怎么办?”洛和平猛抬起头来,双眼如灼灼之火,紧盯着老人问道。

    “你这个小家伙……”满眼笑意的老人抬起手点了点洛和平,微笑着反问道,“你觉得民众喜欢什么样的领袖?”

    洛和平沉思许久,才做回答:“一个强而有力的领袖更能获得民众的信任和戴。”关于这个问题,早些年,洛和平与林瘸子曾有过非常激烈的争论,但没有结论。不过洛和平坚持这个观点,因为他自己也欣赏那强有力的领导者。

    听了洛和平的答案,老人爽朗地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不是明明知道答案嘛,那你还来问我。这是向我求证吗?”

    “不全是。最主要的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洛和平灼灼地望着老人,他有种直觉,老人应该能说出他要的东西,能解决他长久以来的困惑。

    老人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神变得庄重起来,一种凛然的气势瞬间笼罩在了他的上,仿佛不再是那个和蔼而优雅的老人,而是一个睥睨天下,傲视一方的雄主。老人沉默少顷,用一种异常沉重的声调说道:“想做领袖,就必须知道民众是种什么样的东西。作为个体,他们也许会非常机智,狡猾,但当他们以群体形式存在的时候,他们的智商水平就会直线下降,会低到你难以估计的程度。”

    洛和平心跳再次加速,他紧盯着老人的双眼,继续仔细地听着老人的讲述,生怕漏过每一个字。老人清了下嗓子,继续说道:“基于这个理论,那么你应该知道,民众是愚蠢而健忘的,他们没有能力理解这个复杂的世界,他们更愿意非黑即白地理解事物,他们更多依赖感而并非理智。所以,你应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你不要怕对他们撒谎,越是弥天大谎越不容易拆穿;更不要怕你所说过的话中有漏洞,或者是失误,又或者是前后不一以及明显有悖事实的地方,他们不会记得的。你应该永远记住这样一个道理:对民众,你要感动他们,而不是说服他们!”

    “要感动他们,而不是说服他们,要感动他们,而不是说服他们……”这如同洪钟大闾般的声音反复回在洛和平耳边,如醍醐灌顶样地撕开洛和平脑海中的混沌,一举冲破了他长久以来的困惑和迷茫,也扫去了那种无力感与倦怠感。

    洛和平一阵失神,那一刻他甚至有了种错觉:整个704,哦,不,就连704的母星t行星,乃至整个第二十二星系,甚至连统治二十二星系的第七星系,都拜倒臣服在他的脚下。

    一种雄浑的力量裹挟着豪壮志直冲向洛和平的臆,在他的膛里点起熊熊的烈火。他红光满面,非常想大吼一声:“我明白怎么做领袖了,我要做一个强而有力的领袖!”而那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而是化做一连串放纵的狂笑,响彻树下。

    在洛和平的狂笑声中,又传来老人意犹未尽的话语:“我们不妨换个思路去说这个问题,谁,低估了民众的智商,谁就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过了好一会,洛和平才从亢奋的绪中恢复过来,他上前紧握住老人的手,说道:“太感谢您了,老先生,你解决了困扰我很久的难题。”

    老人又恢复了刚才那恬淡可亲的笑容,说道:“小家伙,刚才我看你一副很消极的样子,现在好多了。我老了,无所谓了,可你还年轻,你不能消沉下去。”

    洛和平重重地点了点头,应声道:“嗯。是了。老先生,你知道吗,有好久了,我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存在感。今天听了你这么一席话,我一下子感觉……感觉豁然开朗了。”

    “找到了目标,也就容易找到自己的坐标,找到了坐标,自然就有了存在感。”老人替洛和平说出了合理的解释。随后老人问洛和平:“你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那些吗?”

    洛和平道:“您说。”

    “因为我认为你有做领袖的潜质。也许你暂时还没有资格去做一名领袖,但你早晚会有这个资格。”老人淡淡地说道,而后又自嘲样地补了一句,“这是一个老不死的家伙一点直觉。”停了片刻,又说道,“刚才的一切,我都看到了。很难想象,一个第七星系的人,会去关心一个异族的,素不相识的孩子。更难想象,他还会为那个孩子的命运心存执念,甚至去想一些更深远的问题。”

    “这和做领袖有什么关系?”洛和平不解。

    “这是作为领袖的最基本素质——对生命有着无尽的。”

    老人的话再次触动了洛和平。如果说洛和平的中像有一团火,那么老人的话,就相当于在他中的烈火上浇了一瓢油,使那团烈火瞬间高涨,持续地熊熊燃烧。一时间,洛和平只感觉那火燎得自己口干舌燥,连半个囫囵字都说不出来。

    沉默许久,洛和平忽觉得眼前灵光一闪,想到了这样一件事,他失声道:“领子和袖子,不是衣服上最容易脏的吗?”

    老人一怔,转而大笑道:“孺子可教。没错,是最容易脏的。领袖本就是最脏的。用无尽的恶,做最大的善事。”说完,老人同洛和平同时会心地大笑起来。

    **************************************************

    这一老一少畅谈甚欢,几乎忘却了时间,一转眼,落的余辉照耀了整个704。洛和平仍旧觉得,还有好多话想与老人交流,可是通讯徽却不凑巧的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打断了这融洽的谈话。洛和平一脸歉意地向老人做了个手势,而后接通了线路,彼一端传来了田立诚的声音:“洛少爷,您现在在哪?”

    洛和平的称呼又一次被田立诚刷新了。

    洛和平答复说:“我也说不太好,但是离空间站好象不是很远,怎么了?”

    “是这样,矿管所那边来消息了,需要您尽快回来。”

    切断通讯线路,洛和平满脸遗憾地对方才交谈的老人说道:“老先生,真对不起了,我要先走了。可能是我工作的事可能要落实了。”

    老人微笑着颔首。

    洛和平又说:“老先生,和您聊了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老人挥挥手,豁达地笑道:“不就是个代号吗,叫什么不行呢?你叫我老东西,老头子,都可以。”

    洛和平急道:“那怎么行,那多不尊敬人。”

    “你叫我老头子,我叫你小家伙,这不是很好嘛。别那么俗气。虽说你我萍水相逢的,却是很投缘,可别因为这么点俗事扰了我们的兴致。”

    洛和平有些不甘心,可又不好勉强去问。想了想,又问老人:“老人家,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有缘分,当然能。”老人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看到洛和平失望的神色,老人忍不住笑了出来,露出一副顽皮的老小孩表,随后,抓起自己缀在衣襟通讯徽,向洛和平的通讯徽上扫了一下。

    “我的电话号码留给你了。小家伙,等有空闲了再来找我这老头子吧。”老人拍了拍洛和平的肩膀道。

    看老人留下了联系方式,洛和平喜出望外,连声说:“好好好……那个,老先生,我先走了。我们再联系!”在老人的目送下,洛和平大步流星地向着空间站方向疾走而去。

    远远的,洛和平听到老人的声音在后背的方向传来:“小家伙,记住,认准了路,就要坚持走下去。相信自己,一定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领袖!”

重要声明:小说《银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