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围剿

    话说聂风等人成了委员长长官部直属独立团的骨干后,直接服从委员长的直接调遣。这下可把聂风忙坏了,他不但要忙着训练新兵,来提升部队的整体作战能力以外,还要忙着从各处搜集军事报,原因很简单,虽然他对这段历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可是由于他们的出现,多多少少的打乱了历史的秩序。而他也知道,这必定会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

    现在的聂风已经忘记了他本是来自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军人,而是把自己融入了这个充满硝烟的世界里了。

    为了能够让这个年代的军人掌握先进的作战技能,达到一流的军人素质,雪狼特战队的每一位队员都是付出了十倍的汗水与辛苦。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从战场上遗留下来的老兵和那些刚刚补充进来的新兵总算没有让他们失望,总算有了和他们一样的属于军人的气质。

    但是好景总是不长,训练往往都会被任务打断。

    这不,刚刚还在给兵们讲解军人作战技巧的聂风,一眨眼的功夫,就接到了上峰的命令。聂风只好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任务,因为他是军人,即使他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但他是个军人,无条件的服从命令是军人的职责。

    不为别的,只为百姓能够早一天从寇的魔掌中解脱出来。

    兵们倒是个个精神饱满,听说这次的任务是要围剿深入我敌后的一直孤军,全都兴奋的象一群终于找到猎物的狼。

    确实,老兵们无时不刻都期待着打一次胜仗,来找回他们已经丢失了太久的、本应属于军人的东西,而新兵是完全被特战队神一样的能力而感染的,也是期待着一次真正的战争。

    “全体都听好了,练了半个多月了,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是该检验你们是否算得上独立团的兵的时候了,独立团只养雄兵,不养熊兵!假如你是匹狼,就跟在我的后面,让世人知道你是我聂风带出来的兵!让鬼子知道他们面对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狼!如果你是狗熊,就别回独立团来,更别说你是我带出来的兵!”

    聂风额头上暴起来的青筋让兵们第一次感到平时温和的团长突然变得象一头凶煞的狼,随即他们的绪也被眼前狼一般的嚎叫所感染,他们举起手中上了膛的步枪,学着狼一样的叫喊起来:“雪狼必胜!雪狼必胜!”

    所有人都被感染了,就连远在五百米之外围观的百姓,都感觉到了他们上的杀气,从来没有见过的杀气。

    喊声回在这片大地,即使散去了,也永远的留在了百姓的记忆里。

    松井太郎大佐带着叔叔松井石根的嘱托亲自率领他的联队深入到了**的腹地,明着是执行扰乱敌后补给线的任务,其实暗地里是在寻找特战队的下落。这一次,为了彻底消灭特战队,叔叔派给了他一支精锐的部队,他们都是从满洲关东军临时抽调过来的侦查部队,在消灭特战队的同时,伺机打入**内部,趁乱一举消灭**最高指挥官。

    走在队伍后面的松井太郎,一直没有忘记聂风劫走香月清司的时候留下的那句话:“不是你们找我的麻烦,而是我再找你们的麻烦!”

    松井太郎永远都忘记不了聂风说这话时的表,因为这句话是他参军以来,听到的最看不起自己的话。

    “聂风,我会让你知道到底是谁找谁的麻烦!等着吧,我的士兵是世界上最强的士兵,强过你的特战队!”松井骑在马上,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随行的参谋疑惑的望了望大佐,问道:“大佐阁下,难道你还没有忘记聂风临走时说的话吗?”

    松井不屑的瞄了一眼参谋,傲慢的抬起头来,没有说话。

    参谋随即笑了一下,是对松井不屑的一种抗议。说:“一个小小的特战队居然搞的帝**人一团糟,难道他们真的象人们所说的那样,刀枪不入吗?至于调动关东军这些精锐的部队吗?”

    松井狠狠的瞪了参谋一眼:“不要小看了这些军人,他们虽然只有七个人,但是他们分工不同,他们中间,有百发百中的狙击手,有作战勇猛的突击手,他们善于洞察一切,懂得各种爆破与雷场的布控,他们会开汽车,会开坦克,并且每个人都熟悉各种型号的武器与火炮,甚至,他们很可能连飞机都会开动,难道这些报不值得你对他们刮目相看吗?中国有句古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是,他们对我们的了解根深蒂固,而我们对他们的了解,却局限在了几张资料上,就连他们使用的武器从哪里生产,我们都无从知道,仅凭这些,还不能够让你感到他们是多么神秘的人吗?”

    参谋哈哈大笑,接着说:“大佐阁下,我知道你为人细腻,做事谨慎,可是支那人从骨子的奴,透漏出他们是一个习惯安逸于强大统治之下的民族,他们几个顽徒,不会快活多久的。”

    “小野君,不要一味的说支那人永远有着奴的一面而忽略了自己的缺点,难道一向自视天下第一的可笑的想法永远都占据着你们思想吗?你们这些以高傲自居的武士只适合在国内炫耀,可在中国,这些都只是你们一厢愿的想法罢了。中国有着众多的民族,每个民族有每个民族的特点,况且这是战争,而不是你们的比武场。”

    小野参谋不再说话,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争辩,大佐都会用倍数于自己的话来驳回自己的观点,索不再去争辩是是非非,孰对孰错,战了,自会见分晓。

    一个独立团的士兵全武装的跑向了俞海南,奔跑中,他不时的向肩上拉了又拉快要掉落的伪装网。

    俞海南停住脚步,等那士兵来到跟前,问道:“侦查的怎么样?”

    “报告长官,前面的百姓说昨天晚上确实看到不少本兵,可是那些本兵没有在他们的村子停留,好像一直急着赶路,沿途尽量避开本地人。

    俞海南问:“他们去了什么方向?大概多少人?”

    “人数不清楚,百姓们只顾着躲藏了,哪还有心思去数人数?不过据他们所说,鬼子是奔着这个方向去了。”说着,士兵在俞海南手里的地图上指了出来。

    “榆树岭?”

    “对,是榆树岭,这个地方我熟,离我们作训的地方不远。”士兵补充道。

    俞海南安排了几句,侦查士兵按照原路返了回去。

    俞海南立刻用无线电联系到了聂风,待聂风和其他队员来到他跟前时,他把这个报说给了聂风。

    聂风顿时感觉有些不对,鬼子是靠什么得知他们作训的地点的呢?难道是无线电侦测?

    愣了片刻,随即,聂风对所有人大喊着说:“从现在开始,停止用无线电联系。命令部队掉头,斜插老虎丘,绕到他们前头,既然他们是奔着我们去的,我们索就让他们留在榆树岭!”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