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乏味的训练

    听完了聂风的话,委员长端着茶杯的手不经意的抖了一下,然后他慢慢将茶杯放到桌子上,说:“留在中央军,不接管指挥权,难道你嫌这个职位太低,实话跟你说,这个位子很多人想要我都沒给呢?只要你接管了这个职位,我立刻升你为少将,以后你想这么做就怎么做,岂不是方便之至。”

    聂风浅笑:“委员长,聂风抗击寇为的是大好河山不被寇占领,上阵杀敌为的是百姓不被寇蹂躏,绝非贪图这高官厚禄,当不当指挥官,并不影响我杀本人。”

    委员长点了点头,心里好不称赞这位不为名利、默默无闻的血青年,于是说道:“我总该给你点奖赏吧,这样将士们也不会觉得我是个小气之人。”

    聂风被委员长的话逗得一乐,说:“您要是非给点儿奖励的话,多给我点武器装备,让我好好的杀鬼子就行。”

    “好,我等的就是你的这句话,武器装备我一样不少的给你,但也不是白给的,你要多多的杀鬼子。”委员长拍案而起,话语间充斥着奋慨。

    聂风带上军帽,肃然起,军礼敬上,庄严的说:“一颗子弹,我要用一个鬼子來换。”

    ************

    一九三七年十月三十一

    坚守四行仓库孤军,与敌对抗五后,蒋介石令淞沪警备司令杨虎,会同第八十八师师长孙元良,迫令第五二四团谢晋元团长、杨瑞符营长率孤军三百九十八人,退入租界。

    军在闸北纵火焚烧,损失达二亿元以上。

    敌以全力强渡苏州河,封锁南市,以第三师团、第九师团先行渡河,第一零一师团随后跟进,第十一师团阻击南翔我军。

    我军放弃南翔以求苏州河北岸全部阵地。

    这个时候的聂风已经是长官部直属独立团团长,虽说沒有正式番号,但仍旧动摇不了将士们苦练作战技能的决心。

    从委员长那里回來,聂风就带來了足能装备一个团的各种轻重武器,其中还包括两门一五零迫击炮,可是他现在的任务不是去打仗,而是在后方修养、训练。

    这是聂风的意思,也是委员长的意思,一群來自四面八方的人到了一起势必会产生摩擦,他需要磨合他们之间的默契感和培养他们的战友,这样才能显示出这支部队的战斗力。

    应聂风的要求,委员长还直接从三零五团将原三营三连的所有人员,划分到了独立团,又从后方补充了一半的新兵,还有就是从各个溃败部队中散落的一些老兵。

    当接管部队的时候,除了原來三连的士兵还像个军人的样子,其他人在三连面前,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新兵好说,他们缺少战场经验,可当每次听说那支部队全体阵亡的消息后,都会踏踏实实的按照聂风的训练大纲训练,可是那些老兵中,就不乏有人对聂风的训练内容产生怀疑了。

    其他的特战队员曾无数次的摇头叹息,暗骂老蒋尽找些歪瓜裂枣搪塞聂风。

    但是聂风却好像如获珍宝一样,认认真真的加紧时间对部队进行常规化训练。

    曾经有人问过委员长,说聂风为什么放弃升迁的机会,而是选择了去带这样一支部队,委员长的回答很简单:是金子总会发光,象聂风这样的良将,什么人都会被他带成天兵天将的。

    训练场上,新兵们正在俞海南的指导下进行体能训练,虽然这些乏味枯燥的训练让很多新兵觉得多此一举,甚至对这样的训练有些反感,但在原三连所有人的带动下,却也练得起劲。

    俞海南的对这些新兵的口头禅直接而犀利:想活着走出战场,必须要刻苦训练。

    新兵们也是把他的话记在心里,毕竟谁都不希望自己刚上战场,就被敌人消灭。

    可是在那些老兵中,训练这种事就显得有些棘手了。

    他们认为,平时的训练虽然到了战场上多多少少的起到一些作用,可真正起到作用的,是指挥官的临场指挥。

    整整两天的时间里,负责这些老兵训练的张庆余都是按照聂风的交代对他们进行训练,可是到头來进展甚微,他们连最起码的队列都不如旁边的新兵走的整齐,气得张庆余直骂娘。

    几个好像早就认识的老兵还把张庆余围了起來,着张庆余向他们道歉。

    最后还是王润南出來把那些老兵拉了下去。

    老兵横着脖子退到了一边,指着张庆余的鼻子对王润南说:“副团长,他有什么资格给我们训练,他杀过鬼子吗?”

    张庆余自然也不甘示弱,腕上袖口冷笑着说:“这么说,你杀过鬼子了。”

    老兵不屑的看了一眼张庆余,很是自豪的说:“老子杀过八个鬼子。”

    “呦呦呦,杀了八个鬼子就把你牛成这样,那要是杀个百八的,还不把你牛上天啊!”张庆余撇嘴嘲笑道。

    老兵:“你先别高兴,说说你杀过几个鬼子。”

    “五百。”

    “五百!”老兵先是瞪大眼睛,然后冷笑着说:“吹牛也别这么吹啊!小心风大闪了舌头,我从來沒见过这么多鬼子的人,恐怕,杀这么多鬼子的人还在娘肚子里转筋呢吧。”

    说完,老兵哈哈大笑,后的老兵们也跟着哈哈大笑。

    聂风正巧从屋子里出來,见到一群人围在那里,就把王润南叫到了边。

    “他们在干什么。”聂风问。

    “哦,那个叫赵铁奎的老兵不服张连长,正在那比谁杀的鬼子多呢?”

    “有意思,过去看看。”

    二人走进跟前,只见张庆余也是一脸的不服,年近四十的人看起來却像个孩子,在那摆着他的光荣历史:“七月二十九号,北平通州的鬼子对守护北平的二十九军发动总攻,我趁鬼子不备,放走了二十九军驻守在通州的官兵,后來鬼子火了,开飞机炸死了我的几个弟兄,我们一不做二不休,连夜把军机关捣毁,杀了他们总共五百多人。”

    老兵被张庆余的故事惊得长大了嘴巴,只有赵铁奎不相信张庆余说得是真的:“谁能证明你的事是真是假。”

    “我证明。”聂风笑着走到人群面前,其他老兵虽说对训练不满,可是在团长面前他们还是有些收敛的。

    赵铁奎的嚣张在聂风的出现后也收敛了不少,叫了声团长之后向后退了一步。

    “他说的是真的,虽然他曾经是鬼子的保安队长,但是他杀鬼子这件事千真万确,这些我可以用脑袋担保。”

    赵铁奎不说话了,聂风见状说:“大家聚到一起不容易,以后你们都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何必在这儿勾心斗角呢?大家继续训练吧,把自己训练好了,才能多杀鬼子。”

    聂风刚要走,赵铁奎就叫住了聂风:“团长,不要让我们训练了,还不如上阵杀鬼子來得痛快。”

    聂风停住脚步,问道:“你为什么这么着急杀鬼子。”

    赵铁奎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聂风甚至能够看到他眼里已经有了泪花。

    赵铁奎说:“我的两个兄弟都是被鬼子的杀死的,一个被飞机炸去了半个子,一个被鬼子的坦克碾得找不到一块完整的了,我要给他们报仇。”

    赵铁奎已经声泪俱下,说得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一丝愤恨。

    张庆余走到赵铁奎边,安慰道:“刚才可能是我对你们太严厉了,我向你们道歉,但我保证,以后我对你们向对自己兄弟一样。”

    赵铁奎沒有说话,压抑在心里的话终于说了出來,此刻的他已经掩盖不住满脸纵横的眼泪了。

    其他士兵也有人站出來说话:“我的朋友也是被鬼子杀了,鬼子简直太畜生了,他们已经投降,最后还免不了一死。”

    “是啊!我们跟鬼子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团长,我们要给死去的战友报仇,给家人报仇,你就让我们上阵杀鬼子吧。”

    看來这些老兵并不像聂风所想的那样顽固不化,在他们心里已经积满失去亲人的悲恸影,如果把这些人从影中解脱出來,将他们的悲恸转化成战争能,那么他们的战斗力将会得到很大的提升。

    于是,聂风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你们以后就不用训练了,今晚我就带着你们执行任务。”

    赵铁奎一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聂风,不相信聂风的话说得是真的。

    其他老兵也是同样的看着聂风,然后转过头看看同伴。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记住,我们要全副武装。”聂风笑着对这些大眼瞪小眼的老兵说,然后回到了团部。

    看着那些老兵飞一般的回到了各自的营地,新兵们也有些蠢蠢动,个个跃跃试的凑到俞海南面前说:“教官,你跟团长说说,让我们也参加这次任务吧,我们保证听从指挥。”

    “是啊教官,当兵两个多月了我们还沒跟鬼子面对面的较量过,还不知道鬼子是不是真的象他们说得那样厉害。”

    俞海南脸色一沉,怒喝道:“去去去,起什么哄,杀什么鬼子,今天谁不做五百个俯卧撑,谁也别想吃晚饭。”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