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任

    南京保卫战,是1937年11月国民革命军在上海淞沪会战中失利后展开的一次保卫上海以西仅300余千米南京的作战,该战役由唐生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指挥15万**与军抵抗作战,由于国民党当局在战役组织指挥上出现了重大错误,战前未作周密部署,最后决定突围时又未拟定周密的撤退计划,更沒有经过参谋作业,致使守军在突围中,自相践踏,争相夺路,损失惨重,**的抵抗就此瓦解,12月13,南京沦陷,不足五万人的军入城,由此开始了连续八个多月对三十多万战俘平民震惊世界的南京大屠杀。

    双方参战兵力:中国八万人;本:二十四万人。

    战役发生时间及结束时间: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一,,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

    双方伤亡况:中**民三十五万人以上:本一万人。

    主要指挥官:中国唐生智;本:松井石根。

    聂风的特战队又一次的从重兵把守的军后方给军造成了重创之后,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这个事实让松井石根很是恼火,从上海各条战线抽调的兵力,也从來沒派上过多大的用场,当整个事件结束的时候,他们还是被松井调回了原部。

    而聂风同样的难以释怀,面对这样的结果,到底是历史在重演还是他沒有抓住战机从而改变历史。

    辽阔的江南大地上,聂风一直站在一棵树下,目光空洞的看着远方,白色的衬衫在初冬的风里嗖嗖作响,而他却全无寒意。

    王润南悄悄的來到聂风后面,将**上校军装披在了聂风的肩上:“一天比一天冷了,注意别感冒了。”

    聂风双手抓住衣领,下意识的向上耸了耸,回过头看了一眼王润南说:“他们來了吗?”

    “來了,你快去准备下,这些**军官沒有等人的习惯。”王润南说。

    聂风面无表的哼了一声,叹息道:“就让他们等等吧,他们不是很等的吗?战机,稍纵即逝的战机都被他们等过去了,还差等我这么一会儿么。”

    王润南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然后轻轻插在聂风的嘴里,聂风叼着烟狠狠的吸了一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烟雾,在他的面前绕了一圈,被风吹散了。

    王润南说:“或许是命运故意这样安排呢?我记得我曾经说过,历史很难改变,即使从某一点有了小小的改变,它也会从另外一个点悄然而生,然后再扩大成面,最后演变成历史。”

    聂风刚要说话,却被王润南抢了先:“不要相信蝴蝶效应,虽然它确实存在,但在历史这里,它起不到作用。”

    聂风不说话了,三口两口的抽完了嘴里叼着的烟,然后手指将烟蒂夹下,狠狠摔在了地上。

    “走吧,该见的总要见,该面对的总要面对。”

    一二三团的团部,俞海南和其他队员正在和王大鹏玩笑似的谈论着这次被鬼子俘获的景,当俞海南说道松下大队驻地的军犬下了狗崽子的时候,王大鹏的目光呆滞了一下。

    聂风和王润南在这个时候走进了团部,他们的到來,让特战队的队员们全都站立起來。

    “收拾东西,战区长官部的人已经來了。”聂风通知了队员,然后走到了王大鹏的面前。

    王大鹏乐着对聂风说:“别总是板着脸,能得到长官部的接见,亲自与委员长同屋而坐,是我们军人的荣誉,你应该高兴才对呀。”

    聂风强装着挤出了一个微笑:“比起这些可的战士來,我还是喜欢呆在一线部队。”

    王大鹏脸上的表一下子变得严肃起來,他正了正聂风的衣领,然后拍了拍聂风的胳膊,沒有说话,只用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聂风知道,这应该是在给他送行吧。

    聂风最后向王大鹏敬了个礼,王大鹏回礼。

    到了分别的时候,聂风的脸上终于漏出了微笑,这是他留给一二三团最好的礼物了。

    中午,十辆黑色的轿车经过了一个上午的颠簸,最后停在了长官部的大院,院子里也在已挤满了人群,來的都是各界的精英人士以及各大报社的记者,其中还有许多外国记者。

    按照程安排,特战队先是会见了长官,谈了一些在前方作战的战事,时间不长,结束后就接受了各大记者的采访。

    采访会上,聂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保护人民的安全,是我们军人最大的职责。”虽然这些话的语法与措辞与当时国民政府的口号有些出入,但记者们听了聂风的话,明显的舒服了很多。

    忙碌了一个下午,队员们才托着疲惫的子回到了已经安排好的临时休息室,躺在上的时候,柱子还在抱怨着这个记者会比战场上的针锋相对还要熬人。

    聂风睡了一会,傍晚七点的时候,他才被一名军官叫醒,应邀参加了特意为他安排的晚宴。

    晚宴上,虽然沒了白天那些记者的纠缠,但是宴会上军官们的奢侈生活和庸俗的音乐却让聂风感到尤为不适应,那些在舞池中转圈的男男女女让他感到反感,在这样的环境当中,聂风很难联想到现在还是中双方在淞沪地区血战的子。

    所以,他找了很多借口走出房间,最后却被喝的酩酊大醉的“崇拜者”硬生生的拉了回去。

    一个少将看出了聂风的反应,在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下令结束了。

    聂风不知道这位少将的名字,他也沒有心思去知道他的名字,他想见到的是委员长,可是本想让委员长多等一会儿的聂风,最后还是白白等了委员长一夜。

    大厅里的人已经走光了,队员们被聂风劝去睡觉,少将和聂风独处在偌大的大厅里面,显得有些寂静。

    “聂队长不喜欢特意为你举办的宴会吗?”少将终于开口了。

    而聂风也毫不掩饰的说出了他对这样奢侈生活的反感:“前方将士还在流血,我们却躲在后方花天酒地,这是国民政府所提倡的吗?”

    啪啪啪。

    聂风后想起了掌声,掌声过后,鼓掌的人开口说话了:“聂队长果然是个将才,时时刻刻都心系官兵,记挂战事,任何外力都无法转移你的视线。”

    聂风回答:“兵法云: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可如今......”

    聂风本想把今天的不满一股气的对少将撒出來,可就在他转头的时候,却发现少将的边多了一个人,那人正是穿着中山装的委员长。

    “委员长好。”聂风两脚并在一起,军礼庄严的敬起。

    委员长杵着手里的拐杖,面带微笑的说:“不要这么严肃,随便一点。”

    聂风沒有放下右手,继续举着说:“聂风是个军人,军人的字典里沒有随便。”

    “呵呵,想不到聂队长如此拘谨,确实是我党**人学习的楷模呀。”委员长指着执着的聂风,对边的少将笑道。

    少将随声附和的说:“是啊!如果我党国的军官都像聂队长这样,那可真是我党国的福气,要是党国的军官都有聂队长这样严谨的态度,本人也就沒胆量打进中国了。”

    少将的话被聂风理解为在做自我检讨,他毫不客气的说:“**中间很多军官还缺乏军人的霸气,男人的骨气,我想,这和他们平时生活环境大有干系。”

    少将仿佛被一巴掌抽在脸上,两腮明显有些红晕泛起,于是他颜面尽失的打趣道:“聂队长真实快人快语,说得鄙人无地自容,不过聂队长说的及是,他们确实缺少象你这样的军人之气。”

    少将话锋一转,接着说:“这不,这次委员长召见你一是给你庆功,二嘛,就是要让你把**的将士训练成象你这样的铁血军人。”

    聂风一愣,狐疑的看着委员长,怕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題听错了话,用疑惑的眼神向委员长证实少将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委员长点头:“是真的,通过这次你的表现,让我们看到了你的特战队在战争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所以为了全局考虑,经长官部研究一致通过由你指挥中央军,作为淞沪战区的中坚力量,对我们正面的军做出还击,夺回已经丢掉的半个上海。”

    “可是,在谈论这个问題之前,我想问一下委员长,在我深入敌后,调的军各条战线的部队满世界跑的时候,我们的兵力为什么沒有在对方兵力空虚之时,趁机将战线向前推进。”

    委员长呆了一会儿,突然笑着说:“原來你是为这件事难以释怀,说句实在话,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虽然对方的兵力被抽调了一部分,可是那点兵力实在不能昭示出敌人的战斗力减弱,那些飞机大炮还实打实的摆在前线,我们要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攻击,伤亡必定不小,我想,这是大家,包括你都不愿意看到的。”

    聂风沉思了片刻,之前对委员长的成见突然被他的话说得有些算不上成见了:“委员长,这件事事关重大,我虽然为特战队长,偷袭破坏是我的强项,但并不一定适合规模化作战,在指挥集团作战这件事上,还请您给我点时间。”

    委员长的眉毛舒展开了,聂风虽沒有立刻答应,但是这已经让委员长足矣感到欣慰了,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