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草房里的人们

    聂风搂住年轻人的脖子,将他紧紧的揽在怀里,从他上看到的那充满青血的一面,就仿佛看到了自己。

    “好样的,是条汉子。”聂风看着远方,轻声对年轻人说。

    军车缓缓驶入一个围墙高大的院子里,在院子门口,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本士兵,两排,这个队伍整整延伸到一公里开外, 聂风断定这就是军火库,在这里,集满了整个上海战场的军所需要的军火、装备,并且还不断的有运输车向这里运送着, 车停稳后,苦力们被少尉挨个轰下车,连气儿都沒让喘的苦力们就被一伙鬼子赶到一个角落,然后由鬼子将他们分成若干个队伍,聂风被分到一个仓库, 这个仓库足有五间房子那么大,当他走进这件仓库的时候,他第一眼就看到码放在东北角落的足有二百箱的TNT炸药,在炸药的旁边,是一堆长条形木箱,应该是长枪, 聂风的工作是将搬运近來的木箱码放整齐,然后由两个鬼子士兵记录,在厂房里面,有二十个鬼子负责警戒,别说是跑出去,就连做一个可疑的动作,都会招來鬼子的一顿毒打, 那个年轻人被分到聂风这一组,虽然有些胆怯,但每当看到聂风的眼神,心里总会舒服一些, “别四处张望,专心干活。”聂风提醒他, 年轻人说:“大哥,我们这样干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聂风边抬着箱子,边小声说:“先不要去想这些,也别着急,我们会出去的。” “你这么肯定,这里这么多鬼子,我们怎么出去。” “先干活,到了晚上再说。”聂风放下木箱,大声张罗着人们将箱子码放整齐, 一个浑是血的中年男人从聂风边经过,狠狠的瞪了一眼聂风,然后嘴里小声嘀咕:“给鬼子干活这么卖力,一看就是个汉样。” 聂风停了一下,沒有理睬那个男人,随后继续搬着东西, 年轻人听后,跑到聂风面前说:“大哥,他在骂你。” “我听见了,赶紧干活。”聂风说, “他是刚才河东村的村民,他不知道他们的亲人是你给安葬的。”年轻人追着聂风说, 聂风不语, 年轻人看着沒有作答的聂风,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搬着箱子, 卸下最后一车的木箱到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人们被赶到一个黑暗的草房,不久就有鬼子送來吃的, 饿这肚子干了一整天活的人们看见饭后都争着抢着围在周围,年轻人好不容易从人群中弄出两个**的黑面馒头和一碗稀得不能再稀的粥來到聂风面前,然后将所有东西塞到聂风手里:“大哥,你先拿着,我再去盛碗粥來。” 人们手里捧着盛好的粥,蹲坐在墙角:“这么稀的粥怎么喝。” “就是,这怎么能吃饱呢?” 几个粗大的汉子叫嚷着,看到另外一个角落正端着粥喝的人群说道:“这么稀的粥你们也喝得下。” 那些人沒有人回答,只是埋头吃饭, 一个粗大汉子走到他们面前,将自己手里的馒头扔到那群人中间,刚要回头,却发现他们每个人上都沾满了血迹,不问道:“你们被鬼子打了。” 那些人还是沒有说话,大汉有些生气,在屋子里绕圈:“來的时候说的好好的,说是有白面馒头吃,还有钱拿,到了这却给我们这个吃,还有沒有王法。” 说完一脚踢开还有半桶粥的水桶,大声叫嚷着:“我要吃馒头。” 沒过多久,两个鬼子就打开了房门,看见撒了一地的粥当时就來了气:“八嘎。”后面还有一大堆话,可是都是些他们听不懂的语, 大汉也不示弱,眼睛瞪得比牛还大,扯着嗓门跟鬼子对阵:“你们他妈的说话不算话......说好的有白面馒头,现在却吃这个......” 鬼子仰着脖子踮着脚尖也够不到大汉的半个子,只好一怒之下拉开枪栓,聂风见鬼子要开枪,忙上前一把摁住鬼子拿枪的手,另一只手顺势把枪栓推到底部,就这样,刚刚压上的子弹又重新回到了弹仓, “太君息怒,这个人不懂规矩,回去我教训他。”聂风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关键字说成语,这样鬼子能够理解聂风所说的话, 两个鬼子一愣,发现聂风会说些简单的语,正在气头上的他们马上就停下來,问道:“你会说语。” 聂风哈腰点头:“小的时候在本呆过几年,说得不好,说的不好。” “悠嘻。”一个鬼子伸出大拇指说:“我來中国已经三年了,到今天为止还不会说汉语,你很棒。” 聂风与两个鬼子对话的时候冲年轻人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他把大汉推到一边,然后专拣一些好听的说给鬼子,两个鬼子笑呵呵的被聂风送出了门, 门关上之后聂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回到大汉边说:“在这千万别跟鬼子横,他们杀人可不眨眼。” 大汉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怒道:“杀人,他杀个我看看。” 年轻人立刻指着浑带血的人群说:“你可别不信,他们是河东村的村民,就在今天上午鬼子还开枪杀了他们的亲人。” 大汉愣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年轻人说的话,看了一眼聂风, 聂风点头,说:“他说的是真的,我们亲眼看到鬼子开枪杀了他们的亲人。”说着,聂风走到那群人中间叹了口气说:“可怜了那些手无寸铁的村民。” 白天骂聂风汉的中年男人又狠狠的瞪了聂风一眼,仿佛聂风就是他的天敌一般:“少在这儿装好人,我看你刚才的样子就像本人的狗。” 这个时候年轻人不愿意了,指着那个中年男人说道:“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大哥,你们走后,是他亲手把你们的家人安葬,要不是这位大哥,你们的亲人恐怕全都死无葬之地了。” 年轻人绪有些激动,说得在场的人无不为之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