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愕然!

    聂风是在那名卫兵的注视下换下那件衣服的,一直都以为不说话的卫兵是有些自大的表现,但聂风换完军装以后,不由得让自己有些吃惊。

    这件衣服简直就像为自己定做的一般,为什么参谋部对自己的尺码如此了解,参谋部办事的细节居然细致到一件衣服。

    聂风震惊之余偷瞄了那名警卫一眼,他的眼神正在仰视,看不到一点焦点。

    “这边请。”警卫在聂风换完衣服的时候打开房门,等聂风走到门口的时候,那名警卫指着眼前的一条路说:“从这里一直向前,走到尽头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接待你,你的配枪暂时有我保管,等出來的时候我会还给你的。”

    聂风点头,并按照他指引的方向阔步向前。

    这条通道大概不到三十米,但是就在这短短三十米的距离中,就有十个穿黑装同样配备冲锋枪的宪兵。

    “老蒋为了自己的安全真是煞费苦心啊!”聂风暗语,转念继续前行。

    路的尽头,聂风已经站在两扇大门的面前,又让聂风感觉有些惊讶的是,门口的两名卫兵的肩膀上显示的军衔竟然是少校。

    聂风收回视线,刚要伸手开门的聂风被突然打开门站在门后的人吓得一惊,但毕竟久经沙场,这种惊吓并沒有先露出來,至一眨眼的功夫聂风就镇定下來。

    “你是聂风。”那人语调平和,两眼不屑的打量着聂风。

    “正是。”聂风同样语调平和。

    “请进,请稍等。”那人指给聂风一个位子,聂风开始坐下,经过这一系列的折腾,他对委员长开始心中生畏了。

    不一会儿,聂风就发现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厅中摆放着的都是些西式豪华家居,看着这些奢侈的物件,聂风暗暗叹气,,参谋本部有这么豪华的地方,恐怕就不是什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可以搪塞的了了。

    再过一会儿,就有人送上了茶水,聂峰接过茶,说了声“谢谢”。

    送茶的人也是少校军衔,面对聂风微笑的感谢,沒有说话,脸上的表生硬,疏无待客之道,看起來有些不愿,看來也不是经常干这些活的。

    聂风沒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候。

    这时,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安静的打开,一个亮堂的声音传了进來:“委员长到。”

    聂风肃然起立,随着他的站起,一个人映入他的眼帘。

    这不是委员长是谁。

    委员长看着比军姿的聂风不由得双眉舒展,嘴角带笑:“不愧是活捉军中将,缴获军战车,把军打得抱头鼠窜的国民英雄,今看起來让我联想到在黄埔的那些军官,他们和你比起來,相差甚远。”

    聂风立正,回答:“多谢委员长夸奖。”

    “坐下吧。”委员长做到聂风对面,同时也请聂风坐下,他后的一个上将军官也跟着坐了下來。

    “知道我这次见你的原因吗?”委员长说,眼睛看着聂风。

    “请委员长赐教。”

    “经过我们的调查,你并非出军校,也无任何参军经历,让我费解的是,你为何对军事有着过人的天赋,难道这是你一生下來就具有的吗?”

    聂风又是一惊,想不到委员长会这么的直接,开门见山的就谈起自己的世了,聂风下意识的稳了稳心绪,不慌不忙,回答说:“聂某正像委员长所说,并非出军校,也不象委员长所说,一下生就具有这种天赋。”

    委员长又说:“你也并非是那边的人,根据这些天对你的调查,沒有任何资料显示,你和那边的人有过任何关系。”

    聂风知道委员长所说的“那边”指的是什么,轻轻叹气,看來即便是国共合作时期,委员长还是对“那边”存在戒心的。

    聂风点头,承认委员长说得都是真的。

    “这我就有点纳闷了,你到底來自何方。”委员长有点半开玩笑的说:“莫非你就是那西游记里的孙悟空。”

    聂风实在猜不到这一次被委员长请來到底是干什么,按照他的推算,应该就是因为在战场上小有名气,才得到了委员长的赏识,但想不到刚一见面,对方就开始打听自己的世,还暗地里偷偷调查。

    聂风也笑“我如果真是那孙悟空,还会让本人在中国的国土上横行霸道吗?”

    两人相视一笑,委员长忽然转变了话題,问道:“听说你下面还有一支队伍,并且都是象你一样有着过硬的军事素养,我想,你们应该都是猎户出吧,长期与猛兽打交道,让你们有了强健的体魄,敏锐的视听,过人的反应,我说的对吗?”

    聂风愕然,堂堂的委员长竟然说自己出猎户,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是个傻子都看得出來,他们是经过专门训练的军人,莫非委员长是在有意的掩饰什么吗。

    聂风不得而知,在沒有摸清对方到底居心何在的况下,只好顺水推舟,回答道:“委员长英明。”

    委员长如释重负,呼了一口气,对着边的上将说道:“这就对拉,那些参谋们总是疑神疑鬼,不相信我出色的士兵是纯洁的,非要给他按上一个‘**’的帽子,差点要将他扣下來。”说完,哈哈大笑。

    上将赔笑,说:“这些年他们对于那边投入过太多的精力,脑子里到现在还蹦着剿匪这根弦,形成了一种惯,殊不知现在已是抗统一战线,到现在还不能将这惯消除啊!”

    “好了,不谈这些了。”委员长把拿在手里的茶杯放下,将头转向聂风这边,很正经的说道:“其实这次找你來,就是冲着你的这支队伍來的。”

    聂风一愣,不知所云的委员长云里雾里说了一通,到底他的目的是什么,聂风还是沒能弄清,不解的说道:“请委员长明示。”

    “我们调查过你们这些人,你们曾经在北平与军发生过多次交火,仅凭你们七个人的力量,歼灭华北驻屯军上上下下一共五千六百八十九人,我这次叫你來,是想交给你一项关系着党国未來的重要任务。”

    聂风顿时大惊,委员长居然对自己调查的这么清楚,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