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记者会

    虽然在年龄上张庆余要比聂风大上不止五岁,但是现在的他却像个无助的孩子,他不是在怪聂风沒有让他把那几个鬼子杀了,他是在怪自己连一点保护兄弟的能力都沒有。

    他就这样靠在聂风的肩膀上,对方的肩膀被他当成了最忠诚的停靠岸。

    聂风轻声说:“别再想了,我也有过失去兄弟的那种心,我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

    张庆余沒有说话,很久以后,才擦拭掉眼角残余的泪花。

    “我是不是像个娘们儿。”他终于说话了。

    “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聂风故意逗他。

    两人相视一笑,张庆余站起來,郑重其事的对聂风说:“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说吧。”

    “带着我们,好好打鬼子。”

    聂风点头,给他以充满自信的眼神。

    第二天,來自师部的嘉奖最先到达,其次就是集团军与整个战区的。

    通过上级一层一层的报告,甚至还惊动了南京的委员长。

    在整条战线都在忙着收缩防线的时候,这个小小的三零五团却出人意料的沒有向后退出半步。

    不后退并不代表是件好事,其他防线后撤,就相当于三零五团在前进,当防线形成一个凸点的时候,那么这个凸点势必成为对方的重点打击对象。

    左左木如丧家之犬般狼狈的逃回了驻地,并且将这次的战斗损失上报给了旅团长,旅团长又上报到了松井石根大将。

    “又是这个特战队,他们总是像苍蝇一样在我们边,不,他们像老鼠,像蚊子,总之像一切能让我联想到的可恶的家伙。”这是松井石根接到报告后说的第一句话。

    参谋长原田熊吉恭敬的站在松井石根的面前,平时平静的脸上,双眉有些紧锁:“将军,现在我们不得不将特战队重新重视起來,因为他带给我们太多的损失了。”

    松井石根同样紧缩双眉,正在苦苦思索,正在这时,通讯兵來到松井石根面前,立正敬礼:“报告将军,第三师团第三十四联队,第十八联队,第六联队,第六十八联队已经全线向前推进三十华里,支那军退守嘉定以西月浦以西,只有罗店地区,支那军还在做着顽强抵抗,不退反攻。”

    松井石根微闭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知道了。”

    通讯兵退了下去。

    原田熊吉立刻说道:“现在罗店的守军已成孤势,我们何不一鼓作气,将嘉定、月浦继续施压,然后对罗店形成包围之势,断了他们的供给,继而歼之。”

    “此方法可行,命令。”松井石根來到战区地图下面大声说道,音量压盖了指挥部所有电台收发电报的声音。

    通讯兵站成一排,聆听着将军的命令。

    “第三师团的三十四联队,十八联队继续对嘉定地区发起攻击,务必在天黑之前向前推进三十华里,第六联队,第六十八联队继续对月浦地区发动进攻,同样在天黑前向前推进五十华里,其次,电告第十一师团,抽调第一、第二联队增援罗店地区,将第三师团的骑兵联队,野炮兵联队和工兵联队分别配属协助作战。”

    通讯兵同时受命,分别向自己所辖的各个联队传达命令。

    三零五团的团部今天是个忙绿的子,虽然在罗店地区的整条防线上的其他兄弟团还在拼命抵抗着军的进攻,但这一点儿都沒有影响记者们前來对三零五团的专访。

    记者招待会上,张灵甫站在一群记者面前,整洁的军装让他显得很年轻。

    在年轻的团长面前,更能让记者们感兴趣的还是前线的作战况,一名记者问道:“张团长,能不能向我们透漏一下罗店地区的战况。”

    张灵甫说:“罗店地区只要由五十一师防守,不过具体到什么地方由那一个团來坚守,我不方便透漏,你们还是去师部问我们师长吧,虽然我们团挡住了鬼子一个联队的进攻,还小有收获,但总的來说,我方面战事吃紧,并不报以乐观。”

    记者又问:“那您能透漏一下您所说的小有收获指的是什么吗?是缴获军的弹药吗?”

    张灵甫一笑,笑那些只为了一点点弹药就高兴的要死的记者们,于是说:“不是弹药。”记者们满心的期待显得有点失落,但更加的增大了他们的好奇心。

    张灵甫卖着关子,不忍心再看记者们焦急的神态,大声说:“比弹药好多了,是战车。”

    “战车。”下面一片哗然。

    “您能说说这辆战车是怎么缴获的吗?”

    “我要补充一下,不是一辆。”张灵甫说。

    “几辆。”又一片哗然。

    “这些战车是我的三连长,就是前些天抓了鬼子中将的那个三连长缴获的,告诉你们,这次他缴获了整整五辆战车,全新的。”

    哗然,哗然。

    哗然的同时还有些交头接耳,至于他们在说什么,张灵甫一句也沒有听清。

    忽然一个记者问道:“张团长,我听说三连长是最近几天才被三零五团收编的,之前他是干什么的您清楚吗?”

    沒等张灵甫说话,旁边的一个貌美如花的女记者说道:“好像听说是G党的人。”

    “胡说,三连长的作战标准G党里根本无人能及,从上次抓获军中将这件事就是个有力的证据,我分析他们是山里的民族武装之类的,也擅长打游击。”

    “你们别瞎分析,沒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

    张灵甫一言不发,看着在一起斗嘴的记者们显然让他觉得有点对他无视。

    “都别吵啦!听我说。”张灵甫提高音量,将记者们拉开。

    团部里嘈杂的场面渐渐平静下來,全都将视线重新落到张灵甫上。

    “我不管他是土匪也好,民族武装也罢,但是从他们的各个方面來看,可以排除他是G党,可是话又说回來了,在这个关键时期,就连委员长都主张国共合作,即便他是G党,但只要是真心打鬼子的,我张灵甫都视他为兄弟。”

    下面一片掌声,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