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大获全胜

    聂风果断的跳上了车,将那个正在开枪的鬼子打成了筛子,并且掀开了车顶的盖子,拎着枪叫跳了进去。

    驾驶室上的战车驾驶员和炮塔边上的两鬼子炮兵都以为是自己的同伴回到了战车,并沒有把头转向聂风这里。

    聂风对准那两名正在观察的鬼子炮手就是几个点,那连个鬼子到死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伴为什么会向自己开枪。

    鬼子驾驶员,听到后的枪声后,立即转,还从腰里掏出了防用的手枪。

    可是他的动作对于聂风來讲实在算不上是快,还沒等他打开枪的保险,聂风的子弹就已经全部打空。

    坦克停了下來,机枪,炮塔也随着安静了下來。

    小木一郎再次通过望远镜看到他的战车不是被炸掉履带,就是停在那里,并把炮塔转向自己的一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不好。”他暗惊,但很快意识到已经把炮塔转向自己的那辆坦克接下來将会做出一个怎么样的动作。

    佐佐木也将那辆坦克的举动作为重点,从他脸上急切的、捉摸不透的表可以看出,他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绪,大叫道:“小木大佐,你的战车怎么回事,它想对它自己的同胞开炮吗?”

    “我也不知道它要干什么,但我想我们现在要做就是马上趴下。”

    小木悻悻的对佐佐木一声嘶吼,因为他已经看见那根五十七毫米的短炮管发炮弹时所产生的亮光。

    轰。

    一声巨响,在佐佐木的观察哨上爆炸,炮弹的碎片与爆炸时所产生的气浪将佐佐木边的几个士兵炸倒,其中两个士兵的面部已经面目全非,在挣扎了一会儿后,才不舍的将眼睛闭上。

    “八嘎,小木君,你要为你部下所做的一切负责。”佐佐木揉了揉被迷了的眼睛,踉跄的从地上爬起。

    小木一郎也同样的爬起,不屑的说:“我不相信我的部下会做出这种事來,它一定被特战队控制了。”

    气急败坏的小木一郎马上命令战防炮(防坦克炮,直炮)小队,对他的那辆背叛的战车开炮,试图毁掉它。

    聂风开完一炮,马上从坦克里钻了出來,连续几个翻滚后跳进战壕,用望远镜扫视着对面,他想看看鬼子的战防炮所在的位置。

    一个巨大的炮光从对面比较隐蔽的地方闪了一下,然后就听见坦克不远处的地方被炸起了一团烟尘,聂风断定这个地方就是鬼子战防炮的位置,由于第一次击,并沒有击中坦克。

    聂风随即对后面吼到:“通知炮排,干掉对面三五二三位置的战防炮。”

    王润南立刻从战壕里爬了出來,为了能够让炮排的炮兵们弄懂聂风所说的“三五二三”的意思,他决定亲自去炮兵阵地一趟。

    鬼子的战防炮再一次发炮弹,但这一次并不是对准那辆转过头的坦克,而是把最初被炸断履带的坦克击中,把还在里面不敢出來的四个鬼子兵一同送上了西天。

    小木一郎愤恨的跑到战防炮的位置,抡圆了手臂打到那名炮兵的脸上:“该死的,我让你干掉那个背叛的坦克,为什么打掉另外一辆,你不知道里面还有我四名最优秀的坦克兵吗?”

    炮兵被大佐打得眼冒金星,可还是不忘立正,低头喊道:“是。”

    小木一郎将头一掷,看來现在追究那个炮兵的责任确实有点不是时候,于是狠狠的说道:“如果在打错,我亲手毙了你。”

    “是的大佐,我保证不再犯错了。”

    炮兵说完,立刻回到战防炮的后面,开始调整角度,炮管重新对准了那辆转过炮塔的坦克。

    诸元锁定,打开炮仓,装填炮弹......

    一系列娴熟的动作充分证明眼前的这个鬼子炮兵是一个训练有素,完全沒有被刚才大佐的不满所困扰的士兵,所有动作完毕之后,做了一个开炮的手势。

    其他士兵按照他的手势做好了一切准备,可是就在即将拉动触发弦的时候,眼前莫名的爆炸让他们再也沒有机会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还沒走远的小木大佐下意识的将手包住脑袋,并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那几个士兵,除了一个被炸得七扭八歪的战防炮还戳在那里,剩下的,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三连的炮兵阵地上,王润南对着刚才开炮的士兵一笑,鼓励的眼神让他更加自信。

    佐佐木面对着大势已去的战局,又看到灰头土脸的小木一郎,无可奈何的所:“小木君,我看我们这次的进攻已经成了徒劳,不如先把部队撤下來,把战况报告给将军阁下吧。”

    小木一郎显然不甘心自己的战车中队就这样的葬送在敌人的手里,但是,已经丢下了全部装备的小木一郎再也无力回天,只好一语不发,表木纳的走出了指挥所的帐篷。

    “退兵。”佐佐木大佐命令一旁的旗手,旗手开始挥动手中的两面旗子。

    退兵的命令一层一层的被传达下去,一直趴在地上的步兵所剩无几,仓皇中沒有去管那些沒有被打死、还在地上翻滚的同伴,随着各自小队长的收兵命令,一点一点的撤了回去。

    三连阵地上一阵欢呼,那是柱子和陈远起的头。

    “兄弟们,鬼子要撤了,追上去,剁了小鬼子。”

    随着他们两人的高呼,所有战士们都从战壕里将子探出,并且已经有人冲出了战壕,开始对鬼子的残兵追击了,嘴里高喊着“冲啊”的战士们像一群找到了目标的狼,冲了上去。

    聂风沒有阻拦他们的,一个团队的激如果被他拦住的话,那么这个团队的战斗力与士气会被他的阻拦而浇灭的。

    看着团体冲锋的那股壮观的场面,聂风欣慰的笑了一下,转头用无线电跟柱子说:“追段时间就行了,不要太远,免得中了鬼子的。”

    “明白。”柱子回答。

    聂风撤出阵地,迎來了三营长和他后的张灵甫,说:“怎么样,这一仗我们缴获了鬼子五辆坦克。”

    张灵甫大笑,因为他从來沒有亲眼看到或亲耳听到,在上海战场上,有哪支部队会一举缴获鬼子这么多的战车,他只是大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笑完,张灵甫又一皱眉,仿佛有什么事又一次将他困扰,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