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回忆

    第七十章

    俞海南跟着二麻子來到了深山里的一处破庙,并在刘二的带领下來到一间柴房,机敏的他借着开门的空档翻进了房间,藏在了门后。

    等刘二走出柴房的时候,俞海南借助了窗台上蜡烛微弱的光,才发现这些人的面孔如此的熟悉。

    “李大山。”俞海南心中暗惊。

    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俞海南又查看了别的人,认出了里面不仅有李大山,还有吴凯,侯三和几个飞云寨的兄弟。

    俞海南将食指放在李大山的鼻孔处,发现还有气息,看來他们只是被二麻子下了蒙药,并沒有生命危险,俞海南又看了看其他人,也和李大山的况一样。

    他辗转到窗前,侧耳听了听外面,发现沒什么动静后,又回到李大山的跟前,用力摇了摇,可是半晌过后,却也不见他们醒來。

    俞海南站起,在屋内扫视了一番,发现墙角处有个水缸,他立刻用手捧了点水,撒在李大山的脸上。

    过了一小会儿,李大山才从嘴里呼出一口气。

    不一会儿,李大山开始有了知觉,慢慢整开眼睛。

    “我的头怎么这么疼。”李大山揉揉眼,挣扎着坐了起來,刚要说话,就被愈海南堵住了嘴巴。

    “嘘。”

    李大山想要挣扎,但是两手无力。

    愈海南慢慢放下手的时候,李大山才发现将自己嘴堵上的人是愈海南。

    “怎么是你。”李大山瞪着眼说,又左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兄弟们一个不少的全在这里,惊恐的问:“我们这是在哪。”

    愈海南看着慢慢好转的李大山,问道:“你不是带着弹药 ,要送到上海吗?才睡两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李大山一愣,开始仔细想这两天发生的事。

    两天前的中午,李大山,侯三和吴凯三人,带着飞云寨的兄弟们,赶着两辆马车走在去往上海的路上,一路上他们为了安全,专门找一些乡间小路,直到走到苏州境内 也沒有出现任何状况。

    这一,他们吃完午饭,照常开始行进,在走出不到五里的时候,发现前面的路被两辆迎头相向的车堵住,李大山走上前去,发现两个农夫模样的中年男人在争吵。

    李大山上前对一个人说:“老伯,能不能把车让一下,我们急着赶路啊”

    两人吵的正凶,见后面來人,那人回过头沒好气的说:“急什么,谁不急着赶路,要是能过去,我不早就过去了吗?想过去的话,过來帮我把对面的车弄走。”

    对面的人也说了话:“呦,还來帮手了,來了帮手你说话就硬气了吗?告诉你,老子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给你让路。

    李大山看着越吵越凶的两个人,怒道:“都别吵了,这么吵下去谁也过不去。”

    李大山一嗓子吼出來,把两个人吓了一跳,顿时就蔫头不语了,其中一个人道:“那你说怎么办。”

    “能咋办,大家相互让一让,事不就解决了吗?”

    “说的好听,你说说,谁给谁让。”对面那人不依不绕,非要李大山说个明白。

    李大山一看就來了气,恶狠狠的说:“当然是你给我们俩让了。”

    另外一个也附和着说:“就是,当然是你给我俩让了,我们这边这么多人,还有三辆车,你不会让我们三辆车给你一辆车让路吧。”

    对面那人听后,不但沒有让开,反而更要坚持李大山这边给他让路。

    双方互相坚持,互不让路,矛盾越來越激化。

    李大山面对对方的胡搅蛮缠,气的牙根痒痒,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朝天开了一枪。

    这一招还凑效,不但双方不再争吵,对方还抱着脑袋给李大山跪下,嘴里嘟嘟囊囊的说:“大爷绕命,大爷绕命,我让就是了,您可别跟小的一般见识,我上有老下有小,一家老小全指望我活着呢?你可千万别杀我,我马上给您让路。”

    李大山怒道,说:“我们可是往上海战场运送军火,耽误了老子赶路,贻误了军机,你担待得起吗?”

    一句话说出,那人更是脸色铁青,哆嗦着腿站起來,马上调转了车头,一声不吭的反了回去。

    李大山这边的中年人也被李大山这一枪吓得不再说话,更是赶着车向前走去,给他们让开了一条路。

    侯三也吓得拽了一下李大山的衣服 ,小声的说:“你胆子不小啊!我们一直找小路走,就是怕别人知道我们运送的两车货物是军火,你还大着胆子嚷出來,被别人知道了,我们岂不是很危险。”

    “怕啥,有我李大山在,我看谁敢动。”

    侯三说:“行了,别说了,赶紧赶路吧,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方圆几十里沒有人烟,无缘无故的冒出两个赶车的农夫來,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李大山一边向前赶着车,一边大笑道:“就他们两个,再來个十个八个的,老子也不看在眼里,你们不要一惊一炸的好不好,有啥可怕的。”

    路被让开了,他们也顺利通过了,侯三也就沒再说什么,继续向前赶路。

    为了避免发生事端,侯三命令两辆车加快了速度,把那个同路的中年人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虽说这个时节已经到了中秋,可是正午的太阳还是火辣辣的将整个大地笼罩,尤其是在江南这样的地方,虽有些风,但是并沒有太大的效果。

    被毒辣的太阳照着,几乎每个人都脱掉了一两件衣服,带着的水也被喝光了。

    有几个兄弟忽然停下,叫嚷着不再走了,侯三和吴凯來到那几个兄弟面前,说:“我们再坚持一会儿,等到了前面的镇子,再好好休息休息。”

    李大山忽闪着半扇衣角说:“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兄弟们歇一下,我看这太阳一时半会儿是不会下去了,等歇够了再赶路。”

    二人抬头看看天,又左右看看前后无人,就同意了李大山的建议,等太阳稍微斜了点,再赶路。

    无巧不成书,他们刚刚坐下,从前面不远处就走來一个光着膀子,挑着东西的人出现在了路上,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