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被迫撤军

    特战队员们抢占了有利位置,火力对准了将王润南团团围住的军。

    军大佐为了香月清司不再受到伤害,下令士兵为王润南让开了一条路。

    他的做法引起了其他两个大佐的强烈不满,纷纷站出來说对大佐说:“松井君,放走特战队的后果你估计过吗?”

    大佐说:“我想过,但是它比起将军的生命來,我想这样更合适。”

    “松井君,你要为你做的事负责。”

    “我会负责的,这个用不着你來提醒。”

    大佐声音有力,让其他两个人不再说话。

    说罢,大佐走到聂风面前,面无表的说:“我佩服特战队的能力,我希望贵部不要违背《战俘之内瓦公约》相关之规定,要给将军阁下战俘的待遇。

    他声音很小,沒有被香月清司听到,因为他知道,成为战俘的帝**人以后根本就沒有立足之地了。

    但是香月清司早就清楚自己以后的处境,本想用军人最高的荣誉“切腹”來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这已经成为了空想。

    聂风同样面无表,说道:“这个不用你來提醒,相信每一个中**人都会按照国际规定去做,而不像你们倭人那样,对我们的战俘以及百姓予不人道的待遇,虽说他是你们华北方面军的司令官,但在我的眼里,他只是一副皮囊。”

    聂风对香月清司的侮辱虽然让松井大佐有点气愤,但他只好忍着,说:“既然将军阁下对于贵部來说沒有利用价值,不如将将军释放,我以军人的名义担保,后不再与贵部作战,并且,只要你开口,我会竭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

    聂风冷笑一声,想不到这个联队长还会做买卖,倾刻,他说:“我想你有必要弄清一个事实,不是你们要找我们的麻烦,而是我们要找你们的麻烦,这一点到什么时候你们都不要忘,关于你所说的要求,我现在只想到一个,那就是回去通知你们的松井石根那老小子,三内从罗店撤军,超出一分钟,不但香月清司命不保,就连他自己,恐怕也要受到威胁。”聂风看着对方有点怀疑的目光,继续说道:“我可沒和你开玩笑,不信你就看着。”说罢,聂风猫腰从地上捡起三块鸡蛋大小的石头,用力向天空一抛,随后迅速从背后取下九五步枪。

    “啪啪啪。”

    连续三枪单点,三个石块碎成粉末,掉落下來。

    这一切让所有的本兵和三营士兵看得目瞪口呆。

    聂风冷笑一声:“这只不过是个警告,他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会和它一样的下场,至于这个司令官,我会找人和你联系,到时候我会带着条件的。”

    松井一下子就沒了电,本想着用帝**人的神威震慑以下聂风,但聂风不但沒有被震慑,反而给对方來了一个杀威棒。

    聂风为了让松井不再拖延时间,决定立刻带着香月清司撤离该地。

    松井只好作罢,让特战队离开。

    战士们左右环视,交替掩护着向西边走去,可是沒走多远,却被刚从战场撤下來的军围得水泄不通。

    松井高声命令士兵给特战队让开一条路,但是那些鬼子兵个个面目狰狞,沒有一个人动作。

    “啪。”王润南对准香月清司那只受伤的脚面又是一枪,让香月清司再次嚎叫起來。

    “他妈的不想死的都给老子让开。”王润南大怒,狮子般的吼叫让鬼子的队伍下意识的向后闪了一下,片刻,对着聂风的方向开出了一个口子。

    张灵甫怕聂风会出什么事,留下部分兄弟紧随特战队的影子跟了去,可是在发现大量鬼子也在向那边集结的时候,才停下脚步,用望远镜向里观瞧。

    参谋走到张灵甫的面前,用疑惑的口气问道:“这特战队真是有些蹊跷,为什么几个人被包围了,鬼子都不敢开枪。”

    张灵甫说:“说不定里面有什么缘由呢?”

    “我看未必吧,团座,你也不想想,这么多鬼子对付他们几个人,难道还会担心打败吗?除非……”

    张灵甫放下望远镜,扭头看着参谋:“除非什么。”

    “除非特战队跟鬼子有勾结,他们一定是在商议如何进行下一步计划。”

    张灵甫用鄙夷的目光狠狠的瞪了参谋一眼,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说特战队跟鬼子有勾结。”

    “团座,您想,先是特战队把我们团分割成为两部分,而人多装备全的一营和二营只负责吸引住敌人的火力,剩下我们不到五百人的三营,只拿上少量的重武器,就只插入敌人后方,您不觉得有些太顺利了吗?还有……”

    “够了。”

    参谋还想说些肯定是特战队和鬼子商量好之类的话,可还沒张嘴,就被张灵甫狠狠的打断了,看着突然发愣的参谋,张灵甫铁青着脸,说:“我不管他是不是和鬼子商量好的,我只知道是他救了我三个营长,我还知道是他带着我们消灭了那么多的鬼子,我更知道我们在深陷鬼子重重包围的时候是他独自一个人冒着枪林弹雨冲出去,为我们消灭了鬼子的炮兵,我们才不至于被鬼子的炮火轰成泥,可是你呢?面对鬼子的疯狂进攻,你在干什么。”

    参谋哑然,沒想到从未对自己发过火的团长如今为了一个聂风竟然对他如此破口大骂,让自己一时之间有点难以接受。

    张灵甫绪激动,把这两天憋在心里的火一股脑的发泄出來,感觉有点堵着的心顿时舒服了许多。

    聂风从容的走出鬼子的包围圈,后跟着特战队员,眼看着就要走进**阵营,松井大佐再次叫住聂风,说:“我相信你会遵守诺言。”

    聂风驻足,回头看了一眼,转即大步走向张灵甫那边。

    望着香月清司中将远去的背影,大佐们无不懊恼的责怪自己的无能,可是他们知道即使再责怪自己,也不能把将军救回來,当下,他们能做的只有收兵返回,抓紧通知上海派遣军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大将。

    军在返回的过程中,被迫通知山田联队匆忙收兵,还不知道缘由的大队长们无暇再对顽守在阵地上的一营、二营发动进攻,匆忙停战,有序的撤回了总部,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