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分歧

    张灵甫见一营长不肯进帐,又扫视了一下其他两位营长,均都是一种迫不及待的眼神看着自己,似乎有很重要的事必须现在说。

    “有什么事说吧。”张灵甫很痛快的说。

    一营长说:“团座,这次我们三个和战士们真可谓是虎口脱险,我们被鬼子两个中队围困在一片小树林之内,已经抱定了为党国效忠的必死决心,准备与小鬼子同归于尽了。”

    张灵甫认真的听着,没有撒开一营长的手,而是纂的更紧了。

    一营长接着说:“您知道我们这次是怎么逃出来的吗?”

    张灵甫一愣:“难道你们不是突出重围,而是另有内?”他迫不及待的问一营长。

    一营长转过,这才把手指向后不远处站着的六个人对张灵甫说:“多亏这几个兄弟在包围圈外给我们打开一条血路,我们才得以脱险。”

    张灵甫随着一营长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留个个头一样高,穿深蓝色制服的年轻小伙子。他们手里拿着鬼子的歪把子机枪和三八式步枪,威严的姿站在那里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很有素养的一群人。

    “他们是什么人?”张灵甫问道。

    “一路上我们光顾着跑了,我们都没机会跟他们说话。”三营长说。

    张灵甫点了一下头,稳步走到聂风面前,拱手道:“几位壮士的大恩大德,张某铭记在心,请教几位壮士尊姓大名,何方高就啊?”

    聂风不习惯旧俗的礼仪,没有回礼,只说道:“我叫聂风,是从北平来的,到这里找个兄弟。路过此地见小鬼子横行撒野,顺便教训一下而已,谈不上大恩大德。”

    张灵甫微笑着说:“原来如此,不过你们救了我几个兄弟的命,在下感激不尽,还请几位帐下一叙,张某略备酒席,以报救命之恩,还望几位赏光啊。”

    聂风没有马上回答,在他心里,任何事都比不上寻找孙宏扬的下落,但是面对对方的盛邀请,还不知道如何拒绝。

    参谋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没有说话,心想:这几个人架子不小,我们团长亲自邀请还拿架子。还有他们口气不小,刚才听他们说是路过,顺便教训一下小鬼子,难道小鬼子在他们眼里还不值得他们一瞧吗?

    想罢,参谋上前,说道:“这位是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一师第三零五团团长张灵甫少校,难道他的盛邀请,你们也不赏光吗?”

    聂风一听旁边的人报号,立刻想起这位抗英雄张灵甫,想想这位少校团长抗战八年连年对血战,参加了主要的对会战,参加过南京保卫战、兰封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上高会战、两次长沙会战、浙赣会战、鄂西会战、常德会战、长衡会战、湘西会战等历次会战,多次负伤不肯下火线,取得了辉煌的抗战业绩,被大家公认为常胜将军的少校团长,立刻肃然起敬,说道:“原来是鼎鼎大名的抗功臣张团长,在下早有耳闻,今一见果有大将风采。”

    张灵甫笑了笑,没想到自己的名气就连北平的人都知道,实在是让他有了些许安慰,看来着二十几的努力没有白费,于是说:“我们进去详谈吧!”

    “恭敬不如从从命!”

    聂风没有拒绝,跟着张灵甫进入了营账。

    不久,炊事班做好了饭菜。酒桌上张灵甫等人与聂风的谈话,无非就是些感恩答谢之类的话,不必详谈。

    酒足饭饱之后,聂风等人被安排在一个独立的帐篷内休息,门口还安排了四个哨兵。

    柱子挑开门帘,刚想出去透透风,却被哨兵拦住:“请不要来回走动!”

    柱子急了,刚想说话,就被王润南拉了回来。

    “这分明是把我们看起来了嘛,待客哪有这种待法?”柱子发着牢,继续说:“再怎么说,我们也是救了他三个营长,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

    聂风坐在上,说:“好了,别发牢了,这里是他们军营,无缘无故的来了几个陌生人,人家加小心防范是理所当然的。”

    指挥所里,参谋和几个营长在张灵甫面前,讨论着这次突围的事。

    参谋对这次突围倒是没有多少意见要表达,反而对聂风这伙人很感兴趣,他说:“团座,这些人我感觉来的很蹊跷,负责包围的军有两个中队小五百人,就算是他们兵力分散,按照八个方向分,他们面对的鬼子也不少于五十人,救凭他们六个,就能打开一个缺口?我实在不敢相信。”

    张灵甫手托着下巴,趴在桌子上,仔细的回味着参谋的话,确实有点蹊跷,说:“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他们确实救了我们的营长和十几个弟兄,这个事实是无法争辩的。”

    参谋说:“团座,您别忘了军有个特高课,那里的特务对咱们的几个营长可看不上眼,要是把他们救了,取得了咱们的信任,然后再窃取我们的军事报,那就……”

    参谋说完,看了看几位营长,刚才的话让几个营长有点难堪,他们正在用一种难以接受的目光看着自己。

    “我只不过是打个比方,并没有诋毁各位之意”参谋解释道。

    刚说完,二营长“啪”的拍案而起,给个参谋吓了一跳。

    昨天的一章奉上,晚上再补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