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扑空

    夜黑风高,吹的树梢来回的摆动着,一种刚入秋的清凉让署天的闷燥从这座古城中消失了。

    皎洁的月光照在大地上,虽不是满月,却也清透。

    地上被月光照着的树的背影,顽皮的跟着整个树摇晃,仿佛在和它捉迷藏。

    幽灵的夜空下面,抬眼望去,几条黑影正沿着房子的屋脊所连接起来的空中通道向医院的方向运动。他们就像暗夜里的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行走在鬼子哨兵的头顶,更像一个个煞神,来夺取倭贼那不值钱的小命。

    对于聂风来讲,鬼子的命实在是一文不值,他暂时还不想现在就拿走他们的命,毕竟这次他们是有更重要的事,并不是不能,只要他想,这些行尸走随时都可以回他的老家去见他的天照大神。

    “注意,你五点钟方向出现敌巡逻队,共十二人。”

    随着无线电从耳机传出的声音,聂风在屋脊上停下脚步,矮下来。

    聂风立刻回头,不到五秒钟,一支由十二人组成的军巡逻队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军巡逻队行至门口的时候,负责在门口警戒的士兵立即举枪问道:“口令!”

    那巡逻队的小队长回答“大和民族!回令!”

    “一统天下!”

    之后,负责警戒的鬼子哨兵放松了警惕,把枪背回肩上,笑着说“原来是小林队长,这么晚您还亲自带队巡视,真乃是在下学习的楷模。”

    那个叫小林的队长走到哨兵跟前,说道:“今天与以往不同,支那人的特战队就像一群苍蝇一样,无孔不入,我们为帝**人就应认真履行好自己的职责,不让支那人有半点可乘之机才对。”接着,小林换成命令的口吻说:“你们一定不要大意,别被支那人混进医院!”

    “是,小林队长!”哨兵立正,表示接受命令,又说:“不过我想即使支那人敢进来,恐怕他们也会被我们的阵势下破胆了,就凭他们几个人,怎么会敢冒犯我堂堂一个大队的兵力呢?”

    “你还是不要小看了这些支那人,你别忘了,清水的一个大队不是丧失在他们手里了吗?还有第一大队,第七大队,大部分人都被他们打败了吗?难道这些还不够引起你对他们的重视?”小林语气强硬,说得哨兵一个劲的点头。接着小林继续说:“虽然这次我们已经把他们要找的目标转移,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还会来到这里,到时候你们都要全力以赴,为天皇尽最大的努力!”

    所有哨兵立正,之后小林带着巡逻队,朝着医院的后门饶了过去。

    下面的对话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聂风却听得一清二楚,包括孙宏扬已经被转移这件事,他也听得清清楚楚。

    “各小组注意!况有变,行动取消!”聂风按动前的按钮,将指令传达给了各个作战小组。

    “取消行动?”柱子听到命令后,先是一愣,接着对旁边的陈远说道。

    陈远收回手枪,说:“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知道,先撤,回去就知道了。”说完,二人隐蔽后退,离开了已经到达的医院顶楼。

    负责监视和狙击任务的王志也收起步枪,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预先安排好的民宅二楼,从后门撤回了集结地。

    按照原路返回到指定地点之后,聂风清点了一下人数,已经全部到齐。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距离医院不到一千米的距离,是侯三从朋友那里借用来的。

    几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面前,盯着聂风,等着他说出取消行动计划的原因。

    “刚才我听到鬼子的聊天,说孙宏扬已经被转移出医院,但是关在哪里,我还不知道。”聂风说。

    “看来小鬼子真想给咱们下啊,一个空医院就集结了这么多的兵力,想迷惑咱们的视线,让咱们以为重兵把守的医院肯定有咱们要找的人吗?”王润南点燃一根烟,递给了聂风,又给了柱子一根。

    柱子接过烟,半带着讽刺的语气说:“小鬼子这点花花肠子还想跟咱们玩兵法,他不知道要论玩兵法,我们是他的祖宗吗?”

    所有队员都笑起来,只有王润南没有说什么,转头问聂风:“下一步我们咱么办?”

    “等!”

    “等?恐怕我们没多少时间要等了,在这么等下去,恐怕孙宏扬就被小鬼子这么死了!”王志反问道,自从孙宏扬为了掩护他们被小鬼子抓了之后,这件事一直就留在他心中,就想一个结,挥之不去。

    “除了等,我们还没有其他办法,总不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乱撞吧!”王润南安慰着王志,他最了解战士们的心思,知道王志对这件事很在意,接着说:“你放心,小鬼子依然已经领教过我们的厉害,一时半会还不会对孙宏扬造成威胁,他们才不舍得把有着高超的军事技能的人才死掉,他会想办法让孙宏扬为他们做事,哪怕把有价值的信息提供给他们,对他来说,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说着,王润南叹了口气,说:“就苦了孙宏扬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挨过鬼子的威。”

    “他能,他一定能,我们都是不惧生死的雪狼,是与死亡做较量的雪狼,他不会屈服给小鬼子的。”王志有些激动,极力的为孙宏扬辩解。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相信他不会投降给本人的。”王润楠说。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屋子里都没有在发出其他声音,战士们听到的,都是兄弟们的呼吸声。

    大约不到一个小时过去了,外面的院门突然被人打开,俞海南立刻吹灭了桌子上的烛火,队员们也敏捷的做出了反应,占据好了有利位置。

    “聂队长!你们在吗?我是侯三!”

    聂风听出侯三压低嗓门的喊声,开了门对院子里的侯三比划了一下。

    侯三关上院门,蹑手蹑脚的走进屋里,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队员们大吃一惊。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