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秘乞丐

    谈话中孙宏扬又对福田峻多了一些了解。可是他却没有觉得福田峻的朋友死得有多可惜。

    他说:“到现在为止,你知道你们的部队在中国都做了些什么吗?”

    福田峻不语,仿佛军为什么来到中国,来到中国在做什么都与他无关。孙宏扬没有因为他的不语而停下,接着说:“他们是来侵略我们的国家,掠夺我们的资源,难道这些你一点都不知道吗?”

    “他们干什么都与我无关!”福田峻终于说了出来。

    “与你无关!与你无关?”孙宏扬看着他,眼睛里冒出了火。他站起来,虽然后纱布包着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可他还是强忍着站起来。

    “你死了一个朋友就难过成这样子,可是我呢?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兄弟死在你们的刺刀下,你可曾知道我的感受?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姐妹惨遭你们的侮辱,你可曾知道我的感受?”孙宏扬大吼着,双手抓着福田峻的衣领,像个着了魔的野兽。

    屋子外面的哨兵听见里面有动静,并且动静不小,三四个本士兵踹门而入,看着孙宏扬抓住福田峻的衣领,全部将枪举在孙宏扬的头上。

    “没事,没事,我们在聊天!”福田峻努力压制惊愕的眼神,转后的本士兵说。

    “福田君,你确认你没事吗?”一个士兵问。

    “没事,我们只不过想起了往事,谈得比较投机而已,你们先出去吧,我会处理好的。”福田峻慢慢放下孙宏扬的手,对士兵说。

    “这个支那人很难对付,建议您不要久留此地!我们出去了。”那个士兵提醒道。

    孙宏扬两眼放着杀人的光,狠狠的瞪着那个士兵。那士兵被孙宏扬的眼神吓得胆战心惊,交代了福田峻几句,就迅速的带着其他士兵,退了出去,并且将房门带上。

    另外一个士兵对刚才的士兵说:“福田医生好像很喜欢这个支那人,并且我听说他想和支那人交朋友!”

    士兵将枪背在后,苦笑了一下,说:“那些知识分子总是希望不用武力就将支那征服,可是他们忘了,没有比武力更好的办法能把支那征服的了。”说完,示意另外一个士兵回到原位,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

    屋子里静悄悄的,福田峻疑惑的眼神看着瘫坐在上的孙宏扬,不解的问:“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

    “我们中国人是一个礼仪之邦,怎么会象你想的那样,不分青红皂白的随便杀人。我们的百姓是那么的善良,那么单纯!可你们呢?手无寸铁的老人你们说杀就杀,柔弱无力的女人你们说糟蹋就糟蹋,就连不懂事的孩子你们都没有放过,活生生的被你们用刺刀挑死!”

    孙宏扬虽已是泪流满面,但哽咽的话仍旧说得清清楚楚,说得福田峻瞪着眼睛,呼吸有些急促,绪有些激动,傻傻的愣在那里。他一直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中国人说得话是真的。

    福田峻象疯子一样的夺门而出,每见到一个背步枪的士兵都会抓住他们的脖领问:“是真的吗?是真的吗?”

    所有被他问过的士兵都傻傻的看着福田峻,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福田峻一路狂奔,来到院长办公室。

    岗村院长正在跟一个医生谈工作上的事,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那声音由远及近,不一会,门被福田峻推开了。

    见到衣衫不整,把帽子都跑丢的福田峻,岗村怒喝道:“福田!你发什么疯!你是大本帝国有名的外科医生!注意你的形象!”

    “啪!”岗村狠狠的将一摞书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可这些并没有把福田峻震慑住,反而让他更加疯狂的对着那名同事喊道:“出去!我有事找院长!”

    那个同事被从来都没发过这么大火的福田吓的一个冷战,头也没回的赶紧出了门,并且很听话的把门关得紧紧的,连看都没敢看一眼,灰溜溜的跑出去了。

    福田峻恶狠狠的盯着被关紧的房门。

    “福田,到底什么事让你发这么大的火?现在屋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你有什么事要找我,尽管说吧。”岗村略微平和了一些,说。

    福田渐渐的转,一双恶狼般的眼神落在岗村的脸上,说:“告诉我,帝国的部队来中国到底是干什么来了?”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岗村一惊,不知所云。

    “我们的部队是不是来侵略中国的!”福田峻大吼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岗村坐下来,仔细的琢磨着原因。眼前的福田毕竟还很年轻,并且资历尚浅,并不是很容易的就能坚持自己的立场,于是问道:“福田君,是不是那个支那人跟你说了什么?让你的思想接受了他的摆布?”

    自从福田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直到进入校园的时候,岗村就成了自己的导师,与岗村相处的几年里,他曾经为自己指过很多明路,并耐心的教导他,让他成了国内最有名的外科医生,这中间的功劳,有多一半是属于岗村的。他说的话,被福田峻视为真理。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福田峻不再过多的依赖导师的教导,他有了他的思想,他开始认为并不是导师说的话,就一定是对的。

    就拿这件事来说,帝**人来到中国的任务和目的到底是什么,他始终都不明白。

    “老师,告诉我真相,我们来这里,是不是为了掠夺中国人的资源,霸占他们的国土?”福田峻哭着问,他期待着岗村的答案,正确的答案。

    “福田君,你太年轻了,什么事你还都弄不明白,我们来是为了解救中国人,让他们从西方列强的压迫中解脱出来。”

    “够了!你的理由就连中国的小孩子都不信!”福田峻嚷道,泪水已经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看来福田真的成熟了,成熟的让人不可思议。但是岗村宁愿他永远都不了解真相,因为这些会伤害他的天真。

    “你凭什么怀疑我们的军队?”岗村说。

    “就凭这这几年来,与我们军队作战的一直都是中国人,而不是你所说的西方列强!”

    “福田君,你的观点是错误的!”岗村有些发怒。

    福田还是恶狠狠的眼神,继续说:“我也希望这是错误的,但是我所看到的,我所听到的一切,都证明我的观点是对的!我现在开始厌恶自己,厌恶自己是一个本人!厌恶所有拿着枪践踏别人祖国的人!”

    “够了!福田!你说的话简直就是对祖国的侮辱,对这次使命的侮辱!”岗村最终没有按捺住自己的绪,面对发了疯的福田峻,他决定让他接受事实,生活在现实里。

    “对,你说的是对的,我们是来侵略中国的。因为我们的祖国实在太小了,已经容不下渐增多的国民,如果在百年之内没有找到更多的土地,我们的国民就会被慢慢的饿死!中国,多么大的地方,是我们祖国国土面积的几十倍,上百倍!可它却被蠢成猪一样的支那人占据着,他们不配拥有这么大的土地,他们只配做我们的奴隶!”

    岗村一口气把福田峻想要知道的东西一点不漏的说了出来,却把福田峻呆呆的戳在那里。

    “接受现实吧年轻人,生活这个近似乎疯狂的世界里,如果你不强大起来,就会被比你强大的人给消灭掉!只有我们的祖国强大了,我们才真正的强大起来!你是想死,还是想活着?”岗村继续说。

    福田呆滞的眼神没有一点光。从头到脚,从内心到外表都感到无力的他,离开了院长的办公室。

    北平的大街上依旧闹无比,晚霞的余晖将这个古老的城市笼罩。渐渐的,天边那一抹红云,也被黑暗的夜所吞没。

    街角,一个乞丐摸样的人蹲坐在那里,纤细的手指捧着一个窝头,低头啃着。一灰暗色的粗布衣服裹在上,头上的一顶破毡帽将整个脸罩在下面。

    街上不时有三五成群的本士兵排着队伍通过,人们知道,那是本宪兵队的巡逻兵。

    一个衣冠端正的老人路过乞丐边,随手在他前的破碗里扔下一张纸币,那乞丐赶紧起跪下,嘴里的食物都来不及咽下,磕着头说:“谢谢!谢谢!”

    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人回头看了看,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向前走着,嘴里嘀咕了一句:“愿菩萨保佑你。”已经听出乞丐是一个女人的老人,心里默默祈祷着这个女人不会被小鬼子发现。

    可是就连老人都能听得出这是女人的声音,何况在一旁餐馆门口喝酒的本军官呢?

    本军官一双色迷迷的眼神随着老人的走远,而转移到了乞丐的上。旁边的两个随从也笑呵呵的对自己的长官说道:“少尉阁下,支那女人!”

    三人对视了一下眼神,同样眯成一条线的眼神传递着同一种信息,已经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了。

    老人走远,乞丐捡起了碗里的纸币并揣到怀里,千恩万谢之后,发现碗里又多了些军票。

    乞丐一愣,微微抬起头,同时也发现了面前的一双黑色军靴和两双帆布军鞋。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