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日本军医福田峻

    题外话,也是正史。

    一九三七年本帝国主义制造了卢沟桥事变,企图在华北制造第二个满洲国,中国统帅部知道大战不可避免,遵照国防计划甲案,陆军为确保首都安全,先准备集中兵力歼灭上海的三千军海军陆战队,海军准备堵塞江,全歼军长江舰队,但机密泄露,本长江舰队仓皇逃出长江口。中**队一不做,二不休,在华北已经开战的况下,决不能容忍本海军在上海的陆战队的存在。况且,战争既然开始,一九三一年一?二八事变后规定的中**队不能进驻上海市区的规定在中方看来自然作废。八月十三,秘密进驻虹桥机场的中**队打死前来侦察的军大山勇夫大尉,是为“八?一三”事变,即淞沪会战。

    在全民抗浪潮推动下,国民党政府第二天发表了《自卫抗战声明书》,宣告“中国决不放弃领土之任何部分,遇有侵略,惟有实行天赋之自卫权以应之。”八月十四,当地国民党驻军第九集团军在总司令张治中的指挥下,指挥三个德械师开始总攻,中国空军也到上海协同作战,十五本正式宣布组建上海派遣军,以松井石根大将为司令官,率领两个师团的兵力开往上海增援,进一步扩大对中国的侵略战争。军增援部队在中**队侧后方上陆后,中方已经无力消灭军陆战队,蒋介石为首的中**队统帅部,这时考虑在上海作战比在遥远的北方大平原作战补给方便,且能避开机动力占优势的军。而且上海是国际大都市,有外国租界,在这开战极有可能引起大国势力的干涉,如果打的好,可能在外国调停下赢得一个光荣的和平。进而挫败军对华北的野心。这对相对弱小的中国来说是极为有力的。

    这样中双方在上海一地不断投入军队,此役国民党方面先后投入七十八个师、七个独立旅、三个暂编旅、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炮兵七团、财政部税警总团、宪兵一个团、上海市保安总团、上海市警察总队、江苏省保安团四个团,三队海军舰队,兵力总数在七十五万人以上。军投入五个师团一个旅团达二十万人。

    半个月的治疗,让孙宏扬能够下地行走了。福田峻几乎每天都会来病房看望孙宏扬。起初,孙宏扬对他总是冷冷的,可是福田峻并没有被他冰冷的态度打消积极,而是每一次都面带微笑而来,面带微笑而走。

    加上护士小姐无微不至的照顾,孙宏扬虽然深深知道他们这样不惜一切代价救活自己意味着什么,但他的心里已经将福田峻和那些杀人魔王分的一清二楚。从福田峻的话语里面,孙宏扬是能够清楚的分辨出他不是在利用自己的感

    这天上午,孙宏扬刚刚吃完护士送来的消炎药,独自一个人倚靠在头,享受着透过窗户照上的一缕阳光。

    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进来的正是福田峻,只见他倒背着手,面带微笑的一步一步走到前,对孙宏扬说:“我的病人,你好!”

    孙宏扬转过头,没有作声,本想着独自享受一下阳光的滋润,背后却传来福田峻的声音,

    这让孙宏扬的兴致一下子降低了不少。

    “你能不能每天少来几次?”孙宏扬面无表,说了句语。

    福田峻还是微笑,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这么多天,他已经习惯了孙宏扬的冷言冷语。

    “你好,有事吗?”孙宏扬终于抬起头说。

    福田峻有些惊喜,这是这几天来听到孙宏扬说话最多的一天。

    “我......可以......坐下吗?”福田峻嘴里说着生硬的中文。

    孙宏扬指了指放在边的一把木椅,头转向了窗外。

    福田峻高兴的坐了下来,将背在后的手转到前,手里拿着一个纸包,小心翼翼的送到孙宏扬前。

    “这是什么?”孙宏扬转过头,看着双手奉上的纸包,问道。

    “打开看看你就知道了。”

    孙宏扬看了看福田峻,又看看纸包,又看了看福田峻。

    “接着。”福田峻还是面带微笑,示意他接过纸包。

    孙宏扬接过纸包后,轻轻的打开后,发现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五块有点发黄的东西。不问道:“这是什么?”

    “这是我爷爷在我来中国的时候亲自给我做的牛糖,我好好的保存了三年,虽然现在的味道吃起来有点发酸,但还是可以吃的。”说完,福田峻拣出一块,放在嘴里津津有味的嚼了起来。他的样子就像一个孩子。

    “你是在用这几块糖收买我吗?”孙宏扬冷冷问道。

    “没有啊,我已经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我喜欢把自己最好的东西分享给我的朋友。”

    “朋友?你会把我当成朋友?你不是一直觉得我们中国人很狡猾,很诈吗?”孙宏扬问。

    福田峻笑了笑,摇摇头说:“请原谅我前几天对你的猜测,伤害了你的自尊,那时候我并不了解你的况,直到后来,我跟门外值班的士兵喝酒的时候他才和我说,你是因为掩护你的朋友,才被炸成这样的。”

    孙宏扬没有回答,听着福田峻继续说。

    “你知道吗?当我知道你为你的朋友所做的一切的时候,我对你是多么的佩服吗?你知道我很希望也有你这样的朋友吗?”

    孙宏扬看着表慢慢转变的福田峻,在他的眼睛里,他看到了一丝闪烁的光。

    福田峻将最后一点牛糖咽了下去,说起了他的童年......

    “小时候,我个子很小,伙伴们总的欺负我,没有人愿意跟我在一起玩,我只好每天坐在院墙上面,看着他们嘻戏,我多想下去跟他们在一起玩耍!可我还是没有胆量下去。直到有一天,我家隔壁搬来一个邻居,让我高兴的是,邻居家也有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孩,他很开朗,最终,他和我成为了朋友。”说到这的时候,福田峻的脸上露出了微笑,孙宏扬能够看出那种久违的、属于童年天真的微笑。

    “后来,他们非常嫉妒我们亲密的关系,总是找一些无关紧要的理由找我的麻烦,还多次威胁那个男孩远离我,却都被他拒绝了。再后来,那些孩子们每见到我们在一起,就向我们冲过来,用拳头打我们,每一次,他都紧紧的护住我,让我受到最轻的伤害,而他却是鼻青脸肿。可他还是会对我微笑,说他不疼。”

    福田峻眼泪已经夺眶而出,红润的眼眶里的目光,停在窗外的树叶上。

    “这应该算得上一个幸福的童年。”孙宏扬说。

    “是的,我的童年自从认识他以后,开始变得幸福起来,他每挨打一次,我就会把他带到家里,让爷爷给他做牛糖吃。”

    福田峻的脸上出现了喜悦,说着,他擦干了马上掉下来的眼泪。

    “后来呢?”

    “后来,他家又搬走了,我们曾经联系过几次,但是再后来,我们就失去了联系。”

    福田峻用手在脸上来回的擦着,试图将这段痛苦抹杀掉。随即,他恢复了表,看着孙宏扬。

    “去年的时候,我在中国的东北,见到了他!”福田峻轻声说。

    孙宏扬听了,将目光再次转向福田峻。

    “可我说什么话,他都听不见了。”

    “他怎么了?”孙宏扬问。

    “再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被当地的义勇军炸死了。”福田峻有点哽咽,用手擦掉已经留在脸上的泪痕,接着说:“我用尽了我所有学到的医学知识,还是没有把他救醒。”

    “你恨中国人吗?”

    “不知道那叫不叫恨,我一直觉得中国人很让人费解,为什么对我们本人总是痛下杀手。可是恨有什么用?他再也不会醒来。我只是个医生,我的老师告诉过我,战争本来就是件残酷的事,所以我没有恨,因为我们都选择了自己的职业,并且我们都会为了自己的职业付出所有。”

    说完,福田峻将头闷在前,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孙宏扬听了他的倾诉,也是半晌没有说话。

    军司令部。

    香月清司中将坐在办公桌前,手拿电话,听筒那边是岗村院长的声音:“报告司令官阁下,那个支那伤员恢复的很快,不出明天,您就可以前来提审了。”

    “我知道了,希望院长不要放松对他的看押,千万别出了什么岔子。”香月清司凝重的表,似乎慢慢的舒展开来。

    放下电话之后,他叫来了站在稳外站岗的士兵。

    士兵背步枪,立正后,等待和司令的命令。

    “马上通知牟田大佐,让他加派人手,一定对野战医院严加防范,以防支那特战队的偷袭,并且你要亲自转达牟田大佐,如果这次再出什么差池,让他就地剖腹!”

    “是!司令官!”

    士兵立正,转,出了门口。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