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月儿低着头,牙齿咬着下嘴唇,一副害羞的样子。

    张老汉斜眼看了看女儿,心里已经**不离十了,于是对李大山说:“长官,我有一事相求。”

    还没说完,李大山就抢着说:“老爹,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有什么难办的事,尽管说!包在我老李上!”

    看到**团长的爽快劲,张老汉立刻站起说:“李团长真是个爽快人,不过我还是怕……”

    “怕什么?有我和我兄弟在,保证给你办了!”

    张老汉有点踌躇,没好意思张口,毕竟同着闺女的面当场提亲,会让人笑话的,也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意,他左右为难,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聂风。

    聂风以为张老汉所说的事不好意思在麻烦自己,爽快的点了点头:“李大哥说的没错,有什么事您就说吧。”

    张老汉看聂风已经表了态,左思右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说话,只是嘴里一直“我,我”的念叨。

    李大山摇晃着光头,站了起来:“大爷!您有什么事就说,我们只要能办到,一定去办!”

    “我……我怕你们不答应。”张老汉硬着头皮说。

    “答应,必须答应!我李大山说话算话,你就说,什么事我给你做主!”

    “真的吗?你能做得了主?”张老汉追问。

    “能!什么事我做主!”李大山拍着脯说。

    张老汉稍微有了点底气,转过又问聂风:“他能做主?”

    聂风笑了笑,轻轻点头说:“能做主。”

    张老汉看聂风也这么说,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对他说:“我们是庄户人家,家里穷,从来没想过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女儿从小就死了娘,是我一手把她拉扯大,如今月儿已经十八岁,也到了嫁人的岁数。今天聂长官救了月儿的命,我们应当做牛做马来报答您的大恩,我就是想把女儿许配给聂长官,让她好好服侍你!”

    话没说完,聂风一口饭呛到嗓子,趴在凳子上咳嗽起来。

    月儿没想到父亲会当着自己的面提亲,害羞得推了父亲一下说:“爹,您说什么呢?”说完,将头一扭,跑了出去。

    李大山瞪着眼,慢慢的反应过来,张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好事啊!是吧!”说完,头转想向聂风:“兄弟,你艳福不浅啊,要我说,这事大哥给你做主了,你就娶了月儿吧!”

    “你……你,聂风指着李大山的鼻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随即对张老汉说:“大爷,我救月儿那是为了杀鬼子,这和月儿嫁人有什么关系呢?”

    张老汉此时已经顾不了那多,忙解释道:“我知道长官嫌弃我家的处境,我也不指望女儿嫁一个有钱的人家,只要有我们月儿一口吃的,不让她受欺负,我张老汉就没别的怨言了。”

    聂风越听越急,赶紧分辨道:“大爷,我不是嫌你家穷……”

    “那不就更好了!今天咱们就把事定下,我做主了!”李大山抢过聂风的话,对张老汉爽朗的说完后,自己倒满一碗酒,一口干掉。“痛快,喜事啊!”

    “李大哥,你怎么随便答应人家啊,再说,这事我还没同意呢!”聂风有点急,把筷子放在桌子上。

    张老汉一看聂风这个态度,急的直看李大山。

    李大山看到张老汉一脸的央求,对聂风说:“你也没成家,人家姑娘也是黄花大闺女,有什么不同意的,我看这事就好,你就听哥的,把月儿娶了,一来了了大爷一桩心愿,二来,她也能给你有个照应,两全其美,你就等着享福吧!

    聂风简直被李大山气的差点跳了起来,说:“现在是什么时候,本人都已经达到家门口了,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谈婚论嫁!反正我是不会答应的。”说完,一股抬起,回到西屋里去了。

    “你看,还急了,这又不是坏事。”李大山看着聂风走了出去,自言自语的说着。

    张老汉发现自己的话惹怒了聂风,赶紧对李大山说:“长官,这事可咋办啊?”

    “您放心大爷,这小子就会舞棒弄枪,这里有点转不过来弯,一会我回去开导他一下,说不定他想通了呢?”李大山指着自己的脑袋说。

    张老汉听李大山这么一说,感觉轻松了许多,赶忙把酒给李大山倒满,说:“那这事我就多麻烦长官了。”

    “你放心,我出马,保证那小子乖乖的迎娶你女儿!”李大山吹着牛皮,一口气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光。

    躺在上的聂风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小月的影,已经二十来天没和她联系了,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是不是知道自己已经不在了,正在为自己哭呢?

    聂风想着,眼泪竟然流了出来。

    酒过三巡,也已经很深了,李大山歪歪斜斜的来到聂风的屋里,发现他正在用眼睛瞪着自己。“兄弟,你咋还不睡啊?”李大山眯缝这眼睛,说。

    “我能睡着吗?你说你揽啥不好,干嘛跟我过不去?”聂风没办法的点了点李大山的光头。这一点,差点把李大山点个趔趄。李大山站稳后,说:“你个傻小子,那闺女长得多水灵,能嫁你是你的福气!别不知好歹,我李大山还没媳妇儿呢,他咋不把女儿嫁我啊?是吧,说明人家看得上你,你看那闺女多灵巧,要做饭会做饭,你看这个家让她收拾的多干净?娶过来,你就享清福吧!”李大山说完,衣服也没脱,躺了下去。

    “你咋就这么大心?你也不挑个时候?别忘了你我都是军人!”说道军人,聂风马上脑中一闪,立刻说:“咱们俩不是一个部队!你凭什么为我做主?”

    李大山一听,从炕上一骨碌爬起来,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瓜子:“我怎么把这茬忘了。”不过,他转念一想:不是一个部队就不能做主了吗?随后说:“不一个部队咋了?我是团长,你只不过是队长,队长当然要听团长的!”

    “别美了,你这团长只不过是个临时的,少拿这个忽悠我。”聂风不理他,将子靠在墙上,说:“要按照军衔分,我还是上校呢,你呢?恐怕连个尉官都不是吧!”

    李大山琢磨琢磨,也对,上面只把我升为团长,却没给我张军衔啊?

    “那咱们咋办?”李大山想了想,觉得自己还真的做不了聂风的主,伸着大脑袋问聂风。

    “那能咋办啊?跑呗!”

重要声明:小说《抗战烽烟:精英特战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